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生日

生日

        第91章

        谭云昶扒着suv的车窗,向外张望。几秒后他探回身:“祖宗,你真把孟学禹气得坐计程车跑了。”

        骆湛翘着修长紧实的二郎腿,懒洋洋地靠在座位里,闻言眼皮不抬:“哦。回去让他找我报销路费。”

        谭云昶:“你这样不利于实验室团结啊。”

        “我能保证不被私人感情影响到实验室的项目工作,”骆湛一支眼皮,没表情地问,“他能吗?”

        谭云昶看了一眼那已经绝尘而去的车屁股:“恐怕不能。”

        骆湛嘴角轻扯,笑意冷淡嘲弄地转了回去:“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会是我的错?”

        谭云昶哑口无言。

        过去好一会儿,谭云昶反应过来后才恨恨转向车里的唐染:“唐妹妹,就他这狗脾气,你到底喜欢他哪一点?”

        “啊?”唐染从方才突然听到表白到现在脸上余晕都未褪,此时只凭着本能反应茫然抬眼。

        谭云昶没等到唐染的回答,就被骆湛抬起长腿踢了踢:“别乱说话。是我喜欢她。”

        “你少装蒜,难道你会不知道唐染妹妹也――嗷!”谭云昶弓腰抱住小腿,“你你你突然踢那么狠干吗!”

        骆湛轻啧了声,警告地看了谭云昶一眼后,向后摆了摆头:“太挤了,去后面。”

        “这是唐染妹妹家里的车,又不是你的!”

        “我就是她的,她的为什么不能是我的?”

        “……”

        谭云昶成功被这一番听起来很有道理,但仔细琢磨又好像有哪里不对的话绕住。

        等他终于反应过来,司机已经一脚油门,用加速度把他紧紧地糊在后排的车座里了。

        轿车开上从机场通往k市市区的主干道。等车里安静片刻后,驾驶座的司机小心翼翼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车内的人。“小小姐,我们的目的地定在哪里呢?”

        “……”

        “小小姐?”

        “……啊。”唐染终于回神。

        小姑娘红着脸手足无措地转了转,大概还没反应过来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就先撞见隔着车内过道,坐在邻座的骆湛单手撑着下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眼睛。

        那双眸子漆黑,瞳底很深,让人恍然觉出些戏谑而深情的模样。

        唐染顿时脸上更红。骆湛见了不由哑声笑着低了低头,支起来的手指向驾驶座:“他喊的你。”

        “嗯。”唐染小声应下。

        在她刚转过头的时候,就听见耳旁那人愉悦地笑:“不过,听我说一句喜欢就这么开心吗,小姑娘?”

        “……”

        唐染僵住了。

        过去好几秒,女孩偷偷转回头。她不安地望着骆湛,然后在某一刻终于鼓足勇气,撑着扶手凑到骆湛耳边。

        “嗯,开心。”

        女孩的呼吸不安得轻颤,语气却柔软而认真。

        猝不及防的骆湛怔在座里。

        等唐染红着脸坐回去,跟驾驶座的司机交流起来,骆湛这边才慢慢回过神。抬眼看着小姑娘趴在前面的侧影,骆湛哑然失笑。

        后排,见证全程的谭云昶轻蔑地哼了声,压低音量:“让你骚,被反将军了吧?”

        骆湛:“只是走了下神。”

        “少来。”谭云昶往前一趴,胳膊肘搭到骆湛座椅的头枕后,“你不知道你自己呆了多少秒是吧?我刚刚可差点给你掐秒表了――不就是被唐妹妹凑近说了句悄悄话吗,瞧你那点出息。”

        骆湛没再辩驳,只专注地望着女孩的背影。

        看着看着,车窗映着的那张清隽侧颜上,少年人的唇角就情不自禁地勾起来。

        .

        为了随诊复查的便利,唐染从手术后一直被家俊溪安排在他私人眼科医院的附属疗养院里住院。

        而骆湛在t国耽搁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实验室几个参与项目里,他这边的个人进度都落下不少。回国之后自然免不了一顿恶补。

        k市和m市隔着的又不是几十分钟的车程距离,两人除了每天的电话信息以外,骆湛即便专程赶来m市,往往也是用不了多久就被int实验室的人叫回去了。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一个月,终于有所缓解。月底的周六早上,骆湛和谭云昶一道去了m市。

        进了唐染的病房,骆湛发现房间里只有小姑娘和一名专职护工在。

        在唐染这里轮班的护工对骆湛早就熟知了,此时见到他和谭云昶来,那名女护工连忙起身,朝骆湛点头后就准备进套房的盥洗间里。

        骆湛抬手把人拦住:“matthew……蓝先生人呢,他怎么不在?”

        “啊,蓝先生昨天好像公司里有什么急事,连着接了几通电话后就离开了,一直没露面。”

        骆湛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等护工进了盥洗室关好门,骆湛走向窗边。

        谭云昶在他之前已经和小姑娘聊起来,骆湛过去以后并未打断,而是再自然不过地停在女孩身旁,轻摸了摸女孩的头。

        “中午好,”趁谭云昶滔滔不绝,骆湛俯低了身,在唐染耳边轻着声带笑地打招呼,“染染。”

        唐染被那呼吸烫了下似的,往旁边缩了一点,然后才红起脸乖巧又认真地点头:“骆骆中午好。”

        “哎哟我去,真是看不下去了。”谭云昶嫌弃地后退一大步,“骆湛,求求你挽回一下你岌岌可危的k大性冷淡校草的形象吧,能不能别每次一来就黏着我们唐妹妹?”

        骆湛打过招呼就顺势靠到女孩身旁的墙上,此时也只懒散地支了支眼皮,嗤笑:“我什么时候有过那种狗屁形象?”

        “bingo。”谭云昶捏了个指响,指骆湛,“说的就是你现在这副吊儿郎当‘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

        骆湛懒得搭理他,垂下眼,望回到小姑娘身上:“下周就是你生日了,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生日礼物?”

        唐染一呆。

        两三秒后她回过神,右手攥成细白的小拳头在左手掌心敲了一下,恍然道:“我忘记告诉骆骆了吗?”

        骆湛迟疑:“告诉我什么?”

        “我的生日改了。”

        骆湛:“?”

        唐染正思索着怎么解释,两人斜对面的谭云昶主动揽过话去:“这个我知道,我来讲!”

        “……”骆湛不爽抬眼,“为什么我不知道的她的事情,你会知道?”

        谭云昶嘿嘿贱笑两声:“可能因为我前几个月和我男神越来越熟,正所谓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骆湛冷淡地睨着他。

        谭云昶没再敢挑战骆湛在和唐染有关的问题上高得不得了的底线,直言:“就是祖宗你在t国那两个月,我男神不知道怎么联系着唐家拿到了唐染妹妹的出生医学证明,给她改回了正确的出生年月。”

        骆湛一顿,低眼看向唐染:“我记得之前那个生日,是你进孤儿院的时间?”

        “嗯,”唐染眼角微弯下来,“现在,我也有自己的生日啦,骆骆。”

        “……”

        看着女孩的笑,骆湛心里一颤。

        唐染已经兴奋地低下头去拿桌上的小台历,并没有注意到骆湛此刻的表情。

        她翻到12月去,然后举起来开心地指给骆湛:“等到今年的这天就是我的成人礼了!”

        骆湛微怔:“不是17岁的生日吗?”

        谭云昶小心提醒:“他们送唐染去孤儿院的时候,应该已经快满岁了,直接把入院当做生日的话,所以那边是少报将近一年。”

        “一、年?”

        骆湛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起来。

        唐染这次听出骆湛声音里的情绪,她茫然地抬眼:“骆骆?”

        骆湛皱了下眉。

        须臾后,他慢慢压下情绪,垂眼:“就算这样,下周我也要给染染过生日――以后我们小姑娘每年过两个生日,把以前落下的都补回来,好不好?”

        唐染眼神雀跃,但在开心前又迟疑住:“这样会不会太麻烦?”

        骆湛:“最关心你的人就是我和蓝景谦了,对我们来说,一年陪你过365个生日也不会觉得麻烦,只会觉得和你一样开心。你怕什么?”

        唐染认真想了想,弯眼笑起来:“你说得对。”

        骆湛问:“那今年的第一个生日,想要什么礼物?”

        “嗯,我想想……”

        唐染认真思索起来。

        思考了不到半分钟,骆湛面前慢慢竖起一根细白的食指。

        骆湛视线压下去。

        小姑娘正举着手指,不安地看着他:“我确实有一个想要实现的生日愿望,但是不知道会不会麻烦到你们,或者……能不能实现。”

        骆湛莞尔失笑,他抬手勾住女孩的那根手指,下意识地摩挲了下,压回身边:“这么快就想到,看来是已经想要很久了。说吧,是什么?”

        唐染抿了抿唇,小声:“骆骆。”

        “嗯?”

        “骆骆。”

        “我在――”骆湛的话声一停。

        下一秒,他反应过来什么,有点意外且错愕地低下头:“你是想要,那个骆骆?”

        唐染不安地点了点头:“送来m市还想带进病房里的话,是不是会有点困难?但是我已经好久好久没看见它了,或者哪天我回k市,去你们学校的实验室看一看它,这样可以吗?”

        骆湛复杂垂眼,没有应答。

        谭云昶这半晌终于反应过来,急得直给骆湛使眼色。

        唐染见两人都不说话,眼神黯了黯:“实在不方便,那就算了。”

        “不、不是不方便的问题!”谭云昶急忙接话。

        唐染:“那是什么问题?”

        谭云昶急得快要满头大汗。

        在唐染一眨不眨地望着他的澄澈目光下,谭云昶牙一咬心一横,张口:

        “对不起啊小染,我们实验室前几天有几个傻孩子,一不小心把、把那个机器人拆坏了。”

        唐染蓦地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