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表白

表白

        第90章

        和骆湛一道回来的int实验室松客杯项目组的所有人,此时全都呆呆地看着他们面前发生的这一幕。

        “湛哥他这是,抱住了一个女孩,对吧?”有人喃喃发问,“还是说我现在应该还躺在万米高空的公务舱里,做着一个离奇可怕的怪梦?”

        旁边的人同样表情管理困难:“如果你看见的是梦,那我们应该在做同一个――嗷――你掐我干吗!”

        “会疼,看来不是梦了。”那人疑惑地收回手,“那难道是湛哥撞邪了?”“撞什么邪?”

        “美人邪?”

        被掐的那人扭回头,盯着被他们湛哥挡住了大半身影的女孩看了两秒,严肃摇头:“不可能,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小仙女似的邪祟?”

        “嗯,你说得有道理。”

        站在一旁的谭云昶听不下去,翻了个白眼:“你们是不是下飞机的时候脑袋被舱门夹了,连这个小姑娘都认不出来?”“嗯?我们应该认识她吗?”

        “嘶……这么说起来,从刚刚一打眼我就觉着这女孩有点眼熟,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啊。”

        谭云昶嫌弃地转了转头,注意到两人身后戴着眼镜目光复杂的男生,谭云昶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把人勾肩搭过来:“孟学弟,来来来,你给这两个二百五介绍一下这是哪位。”

        孟学禹原本正失神地盯着看,此时冷不丁被谭云昶拖到最前面。

        梗了好几秒,他在那两人求知的目光里低下头,含糊地说:“就,之前隔几个周就会去int门店的唐、唐染。”他一顿,情绪复杂地抬眼:“她之前失明,看不见东西的。现在应该好了。”

        “啊!我就说眼熟,原来是之前店里那个盲人小姑娘!”

        “对对对,她有一年没去店里了,我都快把她忘了,没想到啊……虽然之前就觉得以后肯定会长成个小美人,没想到才一年不见,睁开眼睛这么漂亮!”

        “论时间我们先认识的这女孩吧?我记得学禹那会儿还看见人小姑娘就脸红、大家都在猜他什么时候会表白来着――这怎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也让湛哥祸祸到手里了?”

        “果然就应验了我说的,湛哥这祸害脱单以前,咱实验室里谁也别想踏踏实实地找女朋友。”

        “学禹,别哭啊。不是我军无能,实在是敌人火力太猛。”

        “……”

        谭云昶本来是特意挪到这边的。

        见骆湛被唐染发现,他就知道骆湛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想着给两个久别十年到今天才算正式见面“重逢”的人一点独处空间,谭云昶这才跑来int众人这边。

        然而隔着几米观察了一会儿,谭云昶慢慢察觉了点不对。他皱起眉头,装作随意地溜达过去。

        谭云昶停住时,正听见唐染语气轻快地问骆湛:“骆骆,t国那边热不热?我记得书上说那边的气候很独特,是唯一一种雨热不同期的……”

        “咳,打断一下。”谭云昶绕到唐染身后,朝骆湛做了一个“发生了什么”疑惑表情。

        骆湛微皱着眉,没理他。

        唐染倒是转过身来,茫然地问:“怎么了,店长?”

        谭云昶连忙遮掩过情绪,笑:“害,没事,我就是有点奇怪。我长得平平无奇,你看见我没什么反应也就算了,现在你都见到骆湛了――”

        谭云昶拖长语调。

        骆湛没搭理他,唐染仍旧一副茫然无辜的眼神望着他。

        谭云昶只得自己给自己接台阶,笑得尴尬:“骆湛可是从14岁入学后就霸占了k大校草位置、从此再没叫宝座易主的颜值级别,唐妹妹你看见他,就一点不觉得有什么吗?”

        “啊,”唐染恍然。“店长是问这个。”

        “对对对,我就是问这个――你真不觉得他长得,特别,嗯?”

        “骆骆当然好看。”女孩转回去,薄薄的眼皮半垂下去,细长的眼角弯弯地翘起来。她的笑意浸在温润的眸子里,眼神澄澈,“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了,所以一点都不意外。”

        谭云昶陷入人生迷惑:“第一次,见面?”他转向骆湛,“你们最近已经背着我偷偷见过了??”

        唐染轻笑起来:“不是,是第一次在int门店。那天有一个扶我过去的女孩,她说骆骆是带回家就该供起来的长相。”

        “哈,哈哈,还真是个新奇的说法。”谭云昶干笑着,扭头看向骆湛,拼命使起眼色来。

        骆湛仍没理他,只垂着眼。

        谭云昶无奈:“行,那也别在这杵着了,都去停车场吧。我和千华开来了两辆车,人估计盛不下――祖宗,你去唐染妹妹那辆?”

        唐染点头:“爸爸的司机送我来的,我请他开来一辆suv,店长你们那边坐不下的话,也可以让其他人过来。”

        “好,那就……”

        谭云昶刚要答应,却见一直没什么反应的骆湛抬了眼。

        那张清隽俊美的面庞上不见情绪,只一双眸子黑漆漆地沉着。他没看别处,也不在意旁人,只望着唐染一个。

        “我是最好看的么?”

        谭云昶:“?”

        这大白天的突然说什么骚话?

        唐染也茫然地睁大了眼睛。

        骆湛似乎丝毫不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什么,他平静地补充:“你不是说你小时候见过的那个男孩是最好看的吗?和他比起来呢,我还好看吗?”

        谭云昶听懂了,心里暗自咧嘴:不愧是他们祖宗,坑自己的直球都打得这么狠。

        感慨归感慨,没耽误谭云昶好奇地转向唐染――他也很好奇这个答案。

        小姑娘似乎是愣了下,过去几秒才轻声说:“其实,我已经忘记他长什么模样了。毕竟已经过去太久了。”

        谭云昶:“……?”

        谭云昶懵了好几秒,下意识地开口:“那你不早说啊唐妹妹。”

        唐染歪过头:“早说什么?”

        谭云昶:“你要是早说的话,那骆湛说不定都不用去――”

        在踩到高压线上前,谭云昶险而又险地住了嘴。对着小姑娘僵了两秒,谭云昶讪讪地笑:“没什么,没什么。就是骆湛之前可在意这件事了,你要是早说的话,他肯定不会想那么多了。”

        “哦。”唐染轻点了点头。

        她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说完以后,女孩就朝骆湛仰起脸,软着酒窝轻淡地笑:“那我们回去吧,骆骆?”

        骆湛眼神一晃,到底没再说什么。

        他只无声地叹,抬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嗯,听你的。”

        “……”

        .

        二十分钟后。

        蓝景谦的司机开来的suv里。

        后座一共坐了四个人:唐染,骆湛,谭云昶……

        还有孟学禹。

        在骆湛冷冰冰的目光里,谭云昶笑得好不尴尬:“这,我也不知道,怎么最后就剩我俩被撂下了。”

        谭云昶往唐染后面的位置缩了缩,笑容谄媚:“唐妹妹,我们搭个车,你不介意吧?”

        唐染摇头,认真地说:“当然不会。”

        “我介意。”

        骆湛坐在和唐染同一横排的另一个位置上,此时懒洋洋地支起眼皮,语气冷淡又薄情寡义――

        “你们下去打车,回去以后找我报销路费。”

        谭云昶:“……”

        谭云昶可怜巴巴地扭过头,求助地看向唐染。不等他目光接上唐染的,谭云昶眼前就先黑了――

        骆湛起身靠过来,嫌弃地捂住谭云昶的眼,一把把人摁回后排。

        “别拿你那眼神污染小姑娘,她才刚复明几天。”

        谭云昶:“??”

        把人摁回座位后,骆湛垂下手,没表情地在谭云昶衣服上来回擦了擦,然后才收回来。

        中途顺便把小姑娘的脸托着尖尖的小下巴转回来:“乖,别看他,脏。我们看点干净的,对眼睛好。”

        谭云昶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气得咬牙:“就你干净!”

        骆湛充耳未闻,指腹在离开前轻蹭了蹭女孩侧颊,然后他皱起眉:“蓝景谦最近两个月是趁我不在虐待你了吗?怎么没长肉还瘦了?”

        唐染脸红起来,但还是认真地反驳:“没有的,是在医院里一直吃营养餐,很清淡。”

        话到尾音,小姑娘憋了憋,还是没忍住小声咕哝:“有一个护士姐姐可严厉了,一点荤腥都不让我碰。”

        骆湛嘴角淡淡勾起来:“那你跟我说是谁,我回去找家院长。”

        唐染摇摇头,严肃地看向骆湛:“护士姐姐是为了我好,不能这样。”

        “嗯,”骆湛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是要叫家院长给她发个表彰――谢谢她在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看住了某个馋嘴的小姑娘。”

        “……”

        唐染此时才反应过来被捉弄,皱了皱鼻子偷偷瞪了骆湛一眼,又连忙转过头去了。

        骆湛好气又好笑:“你刚刚是不是瞪我了?”

        唐染无辜回头:“我没有。”

        “真没有?”

        “真的!”

        “……”

        后排,谭云昶一言难尽地看着两人,半晌压着声音直摇头:“认识唐妹妹前,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骆湛也能有这么一天。”

        “……”孟学禹正看得心情复杂,闻言回头。“当初是学长你说的。”

        谭云昶:“啊?”

        孟学禹咬了咬牙:“你说的,湛哥不会喜欢她的。”

        “。”

        谭云昶尴尬顿住。

        suv里后座两排,这一系的空间再宽敞也不过方寸的地方。孟学禹说话的时候声音没有刻意地压,前排没法听不清楚。

        骆湛和唐染的话声同时停住。

        唐染茫然地转回头,看向她并不认识也没什么印象的孟学禹。

        骆湛靠在真皮座椅里,原本朝着唐染而侧着身,此时他垂着眼皮低且冷淡地笑了声:“当事人还没聋,聊我的八卦一定要当着我的面?”

        孟学禹僵住身。

        谭云昶尴尬几秒,连忙打圆场:“学禹估计是晕机了,刚刚说胡话呢。你们聊你们的,别――”

        “可不只是谭学长说过,湛哥你自己也说了的!”孟学禹不知道从哪儿鼓起的勇气,攥着拳抬起头,死死地瞪着骆湛,“当初是学长你自己说,你不可能喜欢她的!”

        “……”

        车内死寂几秒。

        三人都心知肚明,独唐染一人完全在状况外。

        等了好一会儿不见缓和,唐染小心地往骆湛的方向挪了挪。她犹豫了下,声音压得轻轻的:“骆骆,他说的是你吗?”

        骆湛眼底冷冰冰的怒意在触及近在咫尺的女孩柔软的眸子时,不自觉便缩了回去,像是生怕情绪里的锋芒会误伤了面前的小姑娘。

        他垂了垂眼:“嗯,是在说我。”

        唐染意外地问:“他好像很生气,他说的当初的那个女孩是谁,是……”唐染犹豫了下,不自察地放轻声,“是骆骆的前女友吗?”

        骆湛哑然。

        几秒后,他无奈地笑了声:“你什么时候听说我有过前女友了?”

        小姑娘的眸子黯下去:“骆骆各方面都很厉害,长相也最好看,有前女友很正常――”

        “嗯,我不正常。”骆湛毫不犹豫地叫停女孩的脑补,“所以没有过任何前女友或者暧昧对象。”

        “……”

        唐染惊讶抬头,不懂掩饰的眸子里露出明显的欢愉。

        看得骆湛不由失笑。

        唐染反应过来,脸也微红,但没有掩饰什么。她只更好奇地问:“那他是不是误会你什么了,他好像以为你以前抢了他喜欢的人?”

        骆湛:“没有误会。”

        唐染:“?”

        骆湛转过头,屈起的手肘扶着座椅靠背的顶端,他没什么表情地看向座位后的孟学禹。

        对视数秒。

        一贯冷淡而懒散的青年勾起嘴角,朝孟学禹微微挑眉。

        这一笑里透着凌厉,且坦然自若。

        “是我说的。现在我反悔了。”

        “我就是喜欢唐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