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除夕夜日常

除夕夜日常

        第80章

        除夕深夜。

        k市主干道冷冷清清,让人几乎记不起平日车水马龙的盛景。

        墨蓝色跑车疾驰过空荡的长街。车窗两旁,掠过去的树和路灯的影儿像是追逐的鬼魅,同万家的喧闹和灯火一起,被它甩在身后的绚烂陆离里。

        逆行过漆黑如墨的长夜,车身最终停在唐家大院旁的主道边上。

        骆湛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去。

        对面很快就接起。

        隔着电话,女孩的声音透着清软的欢欣:“骆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骆湛应下,然后才笑着说,“可是还没到新年呢。”

        “快了,快了。”

        “……”

        今晚小姑娘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活泼,骆湛忍不住勾起嘴角来。他向前倾身,伏到方向盘上,遥望着岔路尽头蛰伏在黑夜里的唐家的灯火。

        星星点点的光映进他漆黑的眸子里,漾出异于平常的温柔。

        “有什么新年愿望吗小姑娘,许愿池帮你实现。”

        “新年愿望……”小姑娘咕哝起来,苦思冥想好久之后,她小声问:“还没想到的话,可以过后再提吗?”

        骆湛忍俊不禁:“新年0点提出来的才能叫新年愿望,过后当然不算。我们小姑娘可不能这么贪心。”

        唐染有点丧气地:“哦。”

        这失落的小语气把骆湛的心窝稳准地戳住了。

        沉默几秒,他侧伏在方向盘上,支着额头无奈地笑:“算了,我认输。染染的新年愿望想什么时候提就什么时候提,哪怕是拖到今年的最后一天,我也会给你实现。”

        “那不可以,”小姑娘笑起来,隔着手机都能听出来的明媚灿烂,“最后一天要有新的新年愿望才行。”

        骆湛哑然失笑。

        电话里安静几秒。然后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

        “骆骆,你现在在家吗?”

        “我们小姑娘回偏宅了?”

        默契之后,骆湛低笑着开口:“我先问的。”

        唐染迟疑了下:“不是我么。”

        “不是。”

        “哦。”

        “所以你要先回答我,”骆湛欺负完小姑娘,嘴角忍不住勾起来,“回偏宅了吗?”

        “嗯,回来好久了。”

        “一直没睡?”

        “司机叔叔来了,说要陪我跨年。而且,”小姑娘声音不好意思地轻了点,“我在等你的电话。”

        骆湛意外地问:“你怎么知道我会给你打电话?”

        唐染想了想,认真地说:“因为我想给骆骆打电话,所以觉得骆骆应该也是这么想的。”

        骆湛一怔。

        须臾后,他垂眸,不禁哑然笑起来:“你还真是……”

        唐染好奇地等着:“?”

        骆湛却没接下去,也不解释,只说:“等以后我们染染复明,我一定要把你看得紧点才行。”

        唐染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茫然又听话地应声。

        “司机叔叔现在在你身边吗?”

        “嗯,”小姑娘笑起来,“你要和叔叔问新年好吗?”

        “不了,他会趁机挂我电话的。”骆湛玩笑,“不过我也有个新年愿望,染染能帮我实现吗?”

        唐染愣了下,反应过后兴奋起来:“是什么,骆骆你说。”

        “能给我实现新年愿望,就这么高兴?”骆湛忍不住打趣她。

        “当然了。一直都是你做我的许愿池,我也想能做你的。”

        “嗯。”骆湛声音愉悦,“你不是问我在哪儿?我现在不在家,在离你不远的地方。”

        唐染一呆。

        骆湛说:“所以我的新年愿望就是,在0点到来之前,能看见我的小姑娘像变魔术一样出现在我面前。”

        “!”

        相熟半年多,唐染和骆湛的默契早就到了一点即通的地步了。

        等小姑娘回过神,开心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到骆湛耳旁――

        “叔叔,你能送我去我们平常换车的路旁吗?骆骆在那里等我!”

        “……”

        未闻回答,骆湛已经可以想象出蓝景谦的反应。他忍不住撑着额头低下眼去,哑声笑起来。

        .

        轿车的远光大灯洞破黑暗的夜色,隔着前车窗,直直地拂了骆湛满面。

        伏在方向盘上的骆湛本能地抬了抬手臂,在眼前挡住刺目的光。等抬头看清楚光的来处,骆湛半气半笑地转开头,轻嗤了声。

        黑色的轿车最终面对面停了下来。

        骆湛推开超跑的车门,长腿迈下车,踩上被寒冬冻得结实梆硬的地面。

        皮鞋踩在硬质的柏油路面上,发出轻微而极具韵律的声响。

        几秒后,骆湛停在半敞篷轿车的副驾驶座外。他撑着车门,俯下身来。

        “除夕快乐,染染。”

        副驾驶座上抱着安全带的小姑娘红扑扑着脸儿。不知道是风吹得还是激动得,闻言她仰头,眼角弯弯,嘴角翘起来:“除夕快乐,骆骆!”

        这一唱一和似的对话,叫驾驶座上攥着方向盘的男人心里更加不爽。蓝景谦侧过脸,看向骆湛。

        收到目光的骆湛抬眼,懒散地笑:“好久不见了,叔叔。”

        “……”

        新近年关,蓝景谦在公司忙得分.身乏术,连在唐染这边露面的频率都低了许多。除了电话联系,他和骆湛确实将近一个月没能在偏宅碰面了。

        换句话说,骆湛又在无监督的情况下,赖在他宝贝女儿身边,不知道有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偏偏唐染对骆湛最是毫无防备。

        老父亲在心底叹声,面上表情严肃:“这么冷的天气,还要把人叫出来。万一小染冻感冒了怎么办?”骆湛刚要开口,副驾驶座的小姑娘已经转过脸去,认真地说:“不会的叔叔,这才一会儿的时间,我抵抗力没有那么差的,而且我穿得很保暖。”

        蓝景谦哑口无言。

        骆湛撑着车门,哑然地笑:“是我考虑不周。想过来陪小姑娘跨年的,但林千华他们回家了,车开不来。只能用这种方法……”

        唐染听到一半,已经忍不住高兴地转回来:“骆骆今天是来陪我跨年的吗?”

        “不然呢。”

        骆湛失笑,抬手隔着毛线帽揉了揉小姑娘:“我跨过大半个k市跑来,难道只是为了当面和你说一声除夕快乐的?”

        “那你快上车吧,可以……可以躲在后排?”

        蓝景谦敲着方向盘,露出淡淡地笑:“毕竟敞篷,万一安保近前查看,后排被发现的概率太高――还是去后备箱吧,那里安全。”

        唐染听得一呆:“后备箱能,能躲人吗?”

        蓝景谦没着急接话,扭头看向骆湛。

        对视两秒,骆湛挑眉:“悉听尊便。”

        “别。”

        唐染急了,她侧拧过身,在旁边车门上摸到骆湛的手。指节修长有力,只是透着冰雪似的凉意。

        小姑娘焦急地抬头:“你怎么没戴手套?”

        骆湛无奈地笑:“这个问题该我问你。”小姑娘的手比他暖和得多,细细白白的,还很软。

        “可我抱了热水袋,你是开车来的。”

        “没关系。我在路上关了车篷。”

        “哦……”唐染不知道想到什么,低了低头。

        骆湛压下那点肌肤相触的不舍,把自己凉冰冰的手从小姑娘那儿往回抽:“好了。外面太凉了,手插回去。”

        唐染却紧攥着他的手指没放:“后备箱藏起来一定很不舒服,我们还是想个别的办法吧?”“别担心。”骆湛哑然地笑,“我们待会儿见。”

        “……”

        二十分钟后。

        唐家偏宅前的空地上,黑色轿车缓缓停下来。

        等在石阶下的段清燕连忙走到副驾驶座外:“小染?”

        唐染听出声音,惊喜抬头:“你来很久了吗?”

        “我刚到。”段清燕拉开车门,将车里的唐染扶下来,“敲门没人应我还以为你睡了呢。问了安保才知道你出去了――这大过年的,你到外面去干什么?”

        唐染笑起来:“我又接到另一位朋友来跨年。”

        “接了……人?”

        段清燕愣了下,看向轿车后排。

        驾驶座那位大佬她是不敢看的――不久前第一次发现唐染的新司机竟然是蓝景谦,她就遭遇过一场非常熟悉但相对温和了些的“威胁”。

        然而此时后座更是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凛冽寒风里,段清燕猛地哆嗦了下,僵着脖子扭回头:“小小小染,你那位朋友是坐坐在后排吗……你你你之前跟它说过话了?”

        唐染感觉到扶着自己的手带着细微的抖。

        怔了两秒,她反应过来,轻笑出声:“你误会了。”唐染朝车里的方向侧了侧身,“叔叔,你快开开门,别把他憋坏了。”

        蓝景谦抬手,在控制板上按下按键。

        下一秒,哆哆嗦嗦的段清燕就愣在原地――

        后备箱门缓缓打开。

        一阵o@后,骆家那位桀骜不驯的小少爷,一身狼狈地从后备箱里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