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休战”商谈

“休战”商谈

        第78章

        骆湛第一次在自己这位“忘年交”的脸上,看见这样抽象到难以言喻的表情。

        以致于他有点担心,自己设想里应该会按兵不动的蓝景谦会不会因为理智全失,不考虑结果利弊就直接冲上来活撕了自己。

        所幸,在明显肉眼可见的呼吸调整后,蓝景谦的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他的表情一点点平复下去,双眼仍旧近乎凶厉地盯在骆湛身上。

        “小染,你……外套还没脱。先回房间把衣服换下来吧,冷热不匀容易感冒。”

        唐染回过神,有点不好意思地放下手退了半步:“嗯,叔叔你先坐。”

        说完,小姑娘摸索着朝自己卧室的方向走去。

        女孩的背影消失在过道,卧室房门关上的声音很快也传了回来。

        蓝景谦那凌厉得像带了刀子的目光于是落回骆湛身上。

        骆湛无奈失笑:“这……”机械质地的声音一停。

        他垂手关了变声开关,然后才抬眼,低哑下声音说:“我声明,伪装ai是情非得已,伪装期间的任何时刻绝对没有做出过任何占小姑娘便宜的行为。”

        “情非得已?”蓝景谦面无表情地重复,“是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给小染做机器人了?”

        骆湛:“虽然不是这种状况,但确实是无奈选择。”

        蓝景谦眯起眼:“那我刚刚怎么没看出你有半点不情愿,反而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骆湛一顿,半是玩笑地抬眼,轻声问:“叔叔,你确定要我在这儿解释给你听?”他示意了下唐染卧室的方向。蓝景谦表情晦暗不明。

        僵持数秒,蓝景谦迈开腿,脚步无声地走到骆湛面前,他停了下来。

        “明天上午10点,”蓝景谦向前倾身,声音压得冰冷低沉,“还是上次那个茶馆包厢。去之前你最好提前想想,这件事要怎么跟我解释清楚。”

        骆湛懒笑着点头:“一定。刚好我也有几个小问题,想听叔叔你的答案。”

        “……”

        蓝景谦凉飕飕地瞥了他眼。

        唐染没有出来,蓝景谦也没放过这盘问的机会。他压着声音:“你每天晚上都来?”

        骆湛屈起食指轻蹭了下额角,露出点不自在:“是。”

        蓝景谦情绪沉了一度:“那每天什么时候离开?”

        “10点以前。”

        “……你知道这种行为,我已经可以打110让人抓你走了吗,骆小少爷?”蓝景谦的称呼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

        骆湛点了点头:“大概知道。”“那你还敢站在这儿?”

        “让我换个地方待一晚上,这也没什么。”骆湛语气淡定,“不过染染发现我不在,大概会着急或者担心――这会让我不安。”

        蓝景谦皱起眉。

        但想到唐染方才焦急慌乱的模样,他又不得不承认骆湛说的是对的。

        蓝景谦只能打消把人塞进机械箱扔出去的想法。

        卧室方向传来动静,蓝景谦和骆湛自觉停下交谈。蓝景谦主动拉开距离走到一旁,等着唐染出来。

        换好了家居服的小姑娘从过道里走出,第一件事就是先对蓝景谦说:“叔叔,时间好像不早了,你回到家要很晚了吧?”

        蓝景谦眼神柔和下来:“没关系,我不急。”

        唐染说:“可是应该已经过工作时间很久了……这样耽误叔叔的私人时间,真的很不好。”

        “怎么会呢。”蓝景谦说,“和小染待在一起,我的私人时间会有价值得多。”

        “……”

        骆湛站在旁边,已经半靠到墙上,懒洋洋地听着。

        尽管已经验证蓝景谦就是唐染的生父这件事,但听见他的小姑娘这样被另一个男人温声哄着,心底那点不爽和酸得咕嘟咕嘟冒泡的感觉还是挥之不散。

        骆湛低了低头,无奈又无聊地拨了一下额前垂下的碎发。

        那边又聊几句后,因为耽误司机叔叔私人时间而良心不安的唐染还是绕回起点:“叔叔,你不用担心我了,真的――有骆骆陪我,我不会无聊。你快回家休息吧。”

        蓝景谦嘴角抽了抽,看向骆湛。

        要是没这个小变态在,那他大概还不用这么担心。

        但这个问题蓝景谦自然没办法向唐染言明。于是皱眉几秒后,蓝景谦也只能压下情绪,转回头对唐染说:“既然这样,那叔叔就不打扰你了。小染你也早点休息,好吗?”

        “嗯!”唐染点头,“叔叔再见。”

        “……”

        临走之前,蓝景谦给骆湛投去意味深长的警告目光,然后才关门离开了。

        .

        周一上午。

        为了表示诚意,骆湛提前20分钟赶到了和蓝景谦约好的茶馆包厢里。

        然而推门进去时,蓝景谦看起来还是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

        骆湛关上门,嘴角轻勾起来:“蓝总最近几天未免太清闲了?我可以理解为,auto科技在内陆市场的基本盘已经开拓完成了?”

        沙发里的蓝景谦没抬眼,啜了一口茶:“公司没有女儿重要。”

        “……”听出这话里隐隐的杀气,骆湛哑然一笑,很是无畏地走进包厢里。

        等骆湛直接坐到对面,蓝景谦刚抬眼就愣了下。

        已经凉飕飕地准备落回去的目光定格住,上下把对面的青年打量了一遍――

        小少爷今天破天荒地传了一套深蓝色淡条纹西装,灰色长大衣被他随手挂在沙发靠背旁。

        西装内衬里是最板正的白衬衫,还搭了一条领带。在领带的束缚下,衬衫扣子自然一丝不苟地系到最上。

        蓝景谦是没准备给这个惦记自家小姑娘的臭小子什么好脸色的,原计划是要冷他一冷,但此时盯了几秒,实在没忍住。

        蓝景谦问:“骆小少爷这是什么装束,刚参加发布会回来?”

        骆湛抬手整了整领带结,又顺着衬衫领口捋松一遍。一边整理,小少爷一边皱起眉:“毕竟是以新身份和新关系第一次见面,怎么也该正式点……你们职场人每天穿这种衣服,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让人活不下来的不会是着装这点小事,”蓝景谦淡淡抬眼,“小少爷不愧是小少爷,这点事情都忍不得――那你大概天生适合空降领导位。”

        骆湛好气又好笑:“我们认识这么久,我什么脾性你第一天了解?”

        蓝景谦露出一副水泼不进的冷淡表情:“不是新身份和新关系的第一次见面吗?”

        “行,”骆湛懒洋洋地笑起来,压低头,“叔叔好。”

        “……”

        蓝景谦表情更加危险。

        骆湛见好就收,没再往蓝景谦这把火上继续浇油。

        他简单几句给蓝景谦解释清楚仿生机器人的事情,还拿出了临来前特意按着int实验室那几个弄坏了机器人的罪人脑袋让他们录的视频,作为“人证”放给了蓝景谦看。

        蓝景谦看过以后,虽然没解决本质问题,但表情总算松了点:“你之后还准备继续给小染扮机器人?”

        “没意外的话,会继续。”

        蓝景谦不悦敛眉。

        骆湛说:“染染已经习惯了机器人的存在――至少在她的眼睛治好以前,我会陪在她身边。”

        “只是陪,没有私心?”

        “……”

        和蓝景谦对视两秒,骆湛低垂了眼,笑:“就算我说没有,你信吗?”

        蓝景谦冷淡地说:“从昨天开始,你说的每一个字我几乎都不信了。”

        骆湛倚进真皮沙发的靠背里,眼神惫懒无奈:“那我们就真的没什么谈下去的必要了。”

        蓝景谦轻眯起眼:“你真不担心我告诉小染。”

        “不担心。”

        “你哪来的自信?”

        “说自信好像奇怪了点。”骆湛抬起茶杯,品了口后,低着眼微皱起眉,“我果然对任何树叶子的味道都提不起兴趣……”

        蓝景谦没理会他的插科打诨:“那你凭什么不担心?”

        骆湛苦恼地放下杯子,眼神依旧懒洋洋的:“我不想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所以不太想说这个直接原因。但既然你一定要听――”

        骆湛掀起眼皮,轻哂:“你继续装她的司机,我继续装她的机器人。这样才能和平相处啊,叔叔。”

        蓝景谦眼神凉了下去。

        赶在蓝景谦开口前,骆湛再次说:“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根本原因。”

        “是什么。”

        “我相信,”骆湛认真地说,“你和我一样,做任何选择都是为了她好。”

        “……”

        骆湛话声落后,茶室里陷入长久的沉寂。

        蓝景谦在深思以后,点头:“好。我暂且相信你这一次。”

        骆湛眼神松了些,淡淡玩笑:“那我们算是达成‘休战协议’了?”

        “临时的。”

        “随你。”骆湛抓回话语主动权,“那轮到我来问了。”

        蓝景谦冷淡抬眼,没说话地看向他。

        骆湛不以为意,眼神认真起来:“我的问题很简单――唐家和你有多少陈年旧事的爱恨情仇不为关心,我只想知道,染染的抚养权监护权现在在谁手里。”

        蓝景谦本能皱眉。

        这个问题无疑正打在了他的痛处,几秒后他才凛着神色,沉声说:“在唐家。不然我怎么可能还会让她留在那里。”

        骆湛也不意外:“果然。”

        “……”

        “那在染染成年以前,抚养权有可能拿回来吗?”

        蓝景谦交扣起手:“这方面的问题我已经咨询过我的律师团队。在唐家履行十数年抚养义务而我从未过问的前提下,除非庭外和解,否则即便提起诉讼,我这方也很难打赢。”

        骆湛低啧了声:“那还是要找唐世新啊。”

        蓝景谦回神,皱眉问:“什么事情要找唐世新?”

        骆湛:“染染的眼睛手术,你那位老同学说过了,未成年人做这种手术必须要有监护人签字。”

        蓝景谦声音一沉:“……唐家未必愿意签,是吗?”

        骆湛没说话,但眼神同样冷了下来。

        蓝景谦起身:“这件事我去找他们谈。”

        “你去他们也不会同意。”

        “?”蓝景谦警觉回头,“你知道什么?”

        “我大概猜得到他们不肯给唐染治眼的主要原因。而且那个原因……”

        骆湛将面前茶杯里的茶水倒尽。薄胎的杯子被他啪嗒一声,倒扣到桌上。

        骆湛低着眼,虚望着自己收紧的指背,声线冰凉冷淡。

        “只有我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