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爸爸?

爸爸?

        第75章

        秋风萧瑟。

        唐染不在的偏宅外,石阶下相对而立的两个男人之间的空气更是冰冷得接近凝固。让人恍惚有种冬天已经提前来了的错觉。

        死寂之后,沉默终于被打破――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出现?”蓝景谦问。

        骆湛:“这句话应该我来说。”

        “如果我记得不错,”蓝景谦视线一点点压下去,“骆小少爷就算和唐家有关系,也该是和主宅那位的婚约关系――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偏宅,又为什么会认识唐染?”

        “……嗤。”

        小少爷那张冷淡冰凉的表情被一点懒散嘲弄的笑意划破。他低下头去,手没什么正经地插进裤袋里,一边笑着一边往前晃了两步――

        到蓝景谦面前,停住。

        骆湛慢慢抬头。

        从来懒散而漫不经心的眸子里,此时蛰伏着被触及地盘的野兽才会有的冰冷:“你质问我?以什么身份?auto科技的创始人,还是唐家偏宅的……司机?”

        尾声处少年人勾起嘴角。

        明明是露出笑容,微微绷紧的肩背到手臂的肌肉线条,却无一不说明他此刻隐忍在爆发边缘的情绪。

        ――蓝景谦隐藏身份变成唐染的司机,这件事无疑同时触到了骆湛的底线和高压线。

        如果不是顾忌唐染此时就在偏宅内,随时可能出现,那骆湛大概已经忍不住拎起他这位“好兄弟”的衣领,把人拉到一旁质问了。

        蓝景谦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骆湛――脱掉了那副永远懒洋洋对什么事都不上心模样的外衣后,少年人眼神凌厉得能划伤人一样。

        蓝景谦脑海里的那层纸被这凌厉一戳而破:

        “所以,你和谭云昶之前说起过的小姑娘,就是被你带去家俊溪那里接受眼睛的检查治疗的人,也就是唐染。”

        “是。”

        骆湛应得斩钉截铁,眼底锋芒不减半分。

        “我回答完,该你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唐家偏宅、又为什么要做唐染的司机?”

        蓝景谦不答,只缓缓点头:“所以你那天说起来要祸害的小姑娘,也是唐染。”

        骆湛皱眉,唇角挑起冷淡的笑:“和你有关吗?”

        蓝景谦面无表情:“很、好。”

        “――”

        两人互不相让地对视起来。

        眼神间刀光剑影,气氛僵持不下,眼见着下一秒可能就要打起来――

        “吱。”

        偏宅的外门被推开,换好外套的小姑娘握着盲杖慢慢走出来。

        她对着安静的黑暗茫然地停住:“骆骆?”

        “――我在。”

        正和蓝景谦对峙的骆湛头都没回,本能地先作了答。

        下一秒他回过神,在蓝景谦意外而若有所思的眼神下,骆小少爷难得露出了一点不自在。

        只是很快,那点情绪就被骆湛压下去。

        他没有再和蓝景谦对峙,转身便走上石阶。在小姑娘站着的石阶的下一级,骆湛停下来。

        他习惯成本能地接过女孩手里的盲杖,折叠收起攥在掌心,右手手臂托起女孩的手:“准备好出发了吗?”

        “嗯。”

        唐染也习惯性地攥紧骆湛的袖口衣角。

        “那走吧。”

        “好。”

        “……”

        石阶下,几步外的蓝景谦原地不动地看着这无比娴熟配合的一套动作,直到那一高一低两道身影走过面前,他慢慢眯起眼。又在原地站了几秒,蓝景谦迈开腿跟上去。

        到了偏宅停车的空地前。

        隔着还有几步,蓝景谦已经遥控打开半敞篷轿车的车门。

        “让小染上我的车。”

        正停在int实验室的装载车旁的骆湛回眸,眼神冷淡:“为什么。”

        “因为我是小染的司机。”蓝景谦视线往旁边一瞥,“而且,你难道每次来都是开这种车折腾她的?”

        骆湛微皱起眉:“我的车不方便进来。”

        “怕唐家主宅的人发现?”

        “与你无关。”

        “……”

        林千华听见动静,从装载车的驾驶座里下来了。他绕过车头,走到骆湛身旁,下意识抬头去看敢和他们湛哥硬刚的人。

        看清楚那张非常眼熟的面孔,林千华大惊,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蓝――”

        话声未竟,提前察觉的骆湛手里盲杖一抬。

        余下的话被盲杖杖柄怼在了嘴巴里。

        林千华回神,慌忙收回视线落到身前的骆湛身上。对上少年人那冷冰冰懒洋洋的一双眸子,林千华心里一激灵。

        闭嘴。

        骆湛皱着眉朝林千华做口型。

        林千华立刻疯狂眨眼,表示自己明白了。

        骆湛这才放下盲杖。

        临收回前,他想到什么,怼到林千华嘴巴上的盲杖杖柄被他举起来,嫌弃地在林千华衣服上蹭了蹭。

        林千华委屈巴巴地看了他一眼。

        蓝景谦旁观这一出“默剧”。

        唐染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了这么久没听见声音,她好奇地朝身旁仰了仰脸:“骆骆,你和司机叔叔认识吗?”

        “……”

        骆湛和蓝景谦对视一眼。

        下一秒。

        蓝景谦淡淡撇开视线:“不认识。”

        骆湛冷冰冰哼笑了声:“没见过。”

        唐染更加茫然了。

        尽管骆湛不太情愿,但考虑到唐染的舒适度,他还是亲自把小姑娘送进了蓝景谦开来的黑色轿车里。

        蹲下身去给唐染系安全带的时候,骆湛声音懒洋洋也不掩饰:“到了大道旁我们再换车。如果觉得不安全,那记得按我给你设的随身警铃。”

        唐染琢磨一遍才听懂,她轻声说:“骆骆,叔叔人很好的,你不要这样开他的玩笑。”

        骆湛低着头,把安全带扣进安全扣里,捋平女孩外套的褶皱,然后才抬起眼。

        他伸手轻揉了揉女孩的长发,懒散地笑:“你还说过我是好人――从这点来看你的判断完全不能参考,我不信。”

        “骆骆不是吗?”

        唐染被他的自嘲逗得笑起来,眼角弯得月牙一样。

        坐进驾驶座,蓝景谦面无表情地瞥来一眼。

        忍了几秒,他才艰难地将视线从骆湛摸着唐染头顶的那只可恨的手上挪了下来。

        “我们要出发了。”蓝景谦说。

        “……”骆湛眼底笑意一淡。几秒后,他仍只望着唐染,退开半步,手也垂了下去。“小姑娘,待会儿见。”

        唐染的手下意识在黑暗里握了一下,但什么都没攥到。

        回过神,她认真点头:“嗯,待会见。”

        “……”

        .

        装载车开在前。

        出了唐家大院的后门,骆湛摘掉掩人耳目的棒球帽,扔在座旁。他拿出手机给谭云昶打了个电话。

        “待会儿你会见到唐染从蓝景谦的车上下来,一个字都不要说,直接上车回学校。”

        谭云昶在对面消化了好几秒:“蓝景――我男神??”

        “嗯。”

        “他为什么会――”

        骆湛冷淡打断:“我现在的疑问比你更多,而且情绪比你更差,你确定要现在问我?”

        谭云昶艰难咽回话音。

        骆湛倚进座里,轻眯起眼。半晌后,他突然开口:“这通电话结束以后,你立刻找齐靳查一件事。”

        “什么事?”

        “…………”

        骆湛和谭云昶的电话结束后,车里仍旧死寂了好一会儿。

        然后林千华才终于从震惊里回过神,错愕地扭头看向骆湛:“湛哥,你不会是认为――”

        “我什么都没有认为,只是怀疑。”骆湛懒洋洋地支起眼皮,顿了顿,“开车看路,我不想死在你手里。”

        “哦哦。”林千华连忙转回头。

        但回忆起骆湛刚才对谭云昶的交代,他还是有些心神不定:“可是你这个怀疑也,太大胆了点。”

        “是么。”

        骆湛侧过脸。

        望着前车窗玻璃外那辆开在装载车前的黑色半敞篷轿车,骆湛慢慢沉下了视线。

        黑色敞篷车的速度自然比装载车要快得多,提前了两分钟停到大道旁。

        最初的安静里,唐染绷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转向驾驶座,轻声问:“司机叔叔,你不喜欢骆湛吗?”

        “……”

        蓝景谦被唐染的话从紊乱的思绪里叫了回来。

        思索两秒后,他开口:“我知道骆家的这位小少爷,我也很欣赏他。只是……我很难接受他这样出现在你身边。”

        唐染犹豫了下,问:“为什么?”

        蓝景谦叹声说:“他是骆家最受宠的小少爷,在其他方面更是得天独厚,养成了一副桀骜不驯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的性子。那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资本。这样的少年人到哪里都是被追捧的,小染如果喜欢他,那我会很担心。”

        “……”

        驾驶座上的女孩沉默好久,慢慢低下头去:“司机叔叔也觉得,我是没有资格和骆湛站在一起的吗?”“当然不是!”蓝景谦想都没想地否决,“小染值得这世界上最好的男孩子喜欢。”

        唐染轻攥起安全带,小声说:“骆骆对我来说,就是这个世界里最好的人。”

        蓝景谦眼神一颤。

        须臾后,他无声地叹:“他对我们小染好吗?”

        唐染用力点头。

        停了几秒,似乎觉得这还不足够,唐染又开口。

        “骆骆是对我最好的人。他刚开始表现得很凶,也很冷漠,但那只是表现的。他会在下雨的时候跑回来找我,会把自己的外套给我,还会陪我坐他从来没坐过的公交车。我迷路的时候他会冒着很大的雨找我,我没吃东西的时候只有他一直记得。我害怕他想要躲开的时候,他会在我面前装作是他的哥哥――他明明是很骄傲的一个人,那该是他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但那样的事情他为我做了很多很多。”

        唐染说完,车内久久安静。

        等了一会儿,小姑娘突然反应过来,红起脸低下头:“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

        蓝景谦慢慢回神,有些无奈地笑起来:“确实不少。看来和他的每件事,你都记得很清楚。”

        “……”小姑娘的脸更红了。但她还是认真又坦诚地点头,“因为骆骆很好。他值得我记得。”

        “可是他对你太好了,我也会担心。”

        “?”唐染茫然抬头。

        蓝景谦沉默几秒,抬手轻摸了摸女孩的头:“小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道理叫除了父母以外,没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的。”

        唐染没听通透,不解地歪了歪头。

        蓝景谦收回手,望着后视镜里逐渐开近的那辆车,眼底情绪更复杂起来。

        “无亲无故的,为你违逆本性对你好到极致的只有两种可能。或是因为歉疚,或是因为有所图。他会是哪一种……还是两种都有?”

        “……”

        谭云昶和林千华乘着装载车离开。

        大道旁只剩下一辆墨蓝色超跑,还有一辆深黑色半敞篷轿车。

        唐染这边从蓝景谦的车上换到骆湛的车上之前,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来自之前照顾她的阿婆杨益兰的。

        小姑娘显然十分高兴,还有点迫不及待,拿起手机躲到骆湛的车后接电话去了。

        骆湛原本靠在车前身上,支着长腿懒洋洋地等着。

        直到他自己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下。

        将消息一目十行地看完,骆湛慢慢眯起眼。几秒后,他直起身跳下车身,径直走向停在前方的黑色轿车。

        坐在驾驶座里的蓝景谦的注意力,很快随着骆湛的接近,而从后视镜里小姑娘的身影上挪到骆湛身上。

        他解开安全带,半侧过身,看着骆湛走到他的车旁。

        蓝景谦淡淡抬眼:“有事吗,骆小少爷?”

        骆湛撑住黑色轿车的车门,微俯下身:“确实有个问题想和你确认一下,蓝先生。”

        蓝景谦没什么表情:“小少爷这样的称呼,我受不起。”

        “那就换一个,随蓝先生喜欢……哦,我想到了。”

        “?”那莫名飘忽的语气让蓝景谦皱眉,抬头看向骆湛。

        骆湛低着漆黑的眼。

        沉默对视半晌,他移开视线,蓦地一笑。

        “或许,我该提前叫一声……爸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