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你是?

你是?

        第68章

        唐家主宅,三楼茶室。

        在邱翊把段清燕拽走后,房间内除了杭老太太和蓝景谦外再无一人,空气凝结得仿佛固态。

        杭老太太攥着茶杯的手紧绷着,青色的血管都从褶皱的皮肤下凸显,像是随时要爆发出骇人的情绪来。

        气氛到某一瞬,弦绷至最紧――

        杭老太太却突然毫无征兆地笑起来。她抬头看向蓝景谦,声音沙哑,眼神沉暗:“你是从谁那里得知的。”

        蓝景谦没有回答。

        看到段清燕的那个反应时,他想要的答案就已经有了,甚至更多。

        他知道也是因为这一点,杭老太太才根本没有对他的问题再做任何遮掩或者反驳。

        没等到蓝景谦回答,杭老太太难能并不恼怒,她只眯起眼,有些不甘地说:“早在你功成名就地回国时,我就猜到终究要有这么一天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蓝景谦对她的话充耳不闻,只在沉默许久后抬起头,眼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漫上了淡淡的血丝。

        他声音低哑地问:“她在哪儿?”

        杭老太太眼神飘了飘:“唐家的孩子,自然是在唐家。”“你真把她当唐家的孩子照顾过吗?”蓝景谦声音起了一点嘶意。

        杭老太太一顿:“就算我不愿意,她身体里毕竟流着一半唐家的血。”

        “那为什么从来没人提过她?!”

        “提她什么、又怎么提她?唐家流落在外的私生女?还是世语年纪轻轻未婚先孕的污点?”

        杭老太太眼神冰冷。

        “我不会允许这样的污点抹脏唐家。她是唐家的孩子不假,至少吃穿用度上,我从没亏待过她。”

        蓝景谦慢慢攥起拳,满腔的怒意、恼恨还有质问和发泄都被他压下去,只剩下最迫切的一个念头。

        蓝景谦哑声问:“她现在在哪儿。我要见她。”

        “见可以,”杭老太太皱起眉,“但你不能带她走。”

        蓝景谦太阳穴一跳,这一刻他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负面情绪,眼神阴沉地望向对面:“她是我的女儿、我凭什么不能带她离开?”

        老太太同样沉声:“就凭这十六年来,你没有尽过半点抚养义务。”

        “那是因为你们的隐瞒!”

        “你可以去对法官讲这话,让他判断,你十七年前出国了无音讯,该怪你放弃抚养权、还是怪我们隐瞒?”

        “――!”

        蓝景谦忍无可忍,蓦地站起身来。

        那一瞬间,这个男人脱去了平日里清冷自持成熟稳重的模样,眼睛红得像被激怒的狮子。

        恨不得把眼前的人撕得粉碎的狮子。

        只是他到底已经不是十七年前那个初出茅庐只会冲动和任人拿捏的毛头小子了。

        那些狰狞的情绪被他一点点压回身体里,连攥紧的青筋绽起的拳头都慢慢松开。

        蓝景谦撑着茶海边沿,满浸着血丝的眼望着对面的杭老太太:“你明明不接受她的存在、为什么不肯放她离开?”

        杭老太太表情微滞。

        下一秒她转开目光,冷声说:“我有我的原因,不需要你来管。”

        “我不想管。猜也猜得到,一定又是为了你的唐家。”蓝景谦声音冰冷,“但你可能忘了一件事――唐家还是那个难以撼动的唐家,但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碌碌无为的我了。”

        “……”老太太眼神一颤,转回头,面上阴沉下来,“你想做什么?”

        蓝景谦:“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我会去找那个缘由。您猜找到以后,我会怎么做?”

        老太太脸色骤变:“你敢!”

        “――”

        蓝景谦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崩断。

        他双手攥拳狠狠地捶在桌上,整个人仿佛要扑上去――

        “我的亲生女儿被你藏在暗无天日的角落里整整十六年!这十六年里她是怎么过来的我想都不敢想――我还有什么不敢!?”

        杭老太太僵在原地。

        死寂许久,她声音低下来:“好,好,你可以带走她――但不能是现在。”

        蓝景谦咬牙:“如果我一定要现在呢?”

        “那就鱼死网破。”杭老太太声音也嘶哑下来,她眼神阴狠地抬头,“你想毁了唐家,那我就能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你女儿――敢赌的话、你来试试。”

        蓝景谦攥拳,被压得血色全无的指节都捏出轻响。

        他从牙缝间挤出字声:“多、久?”

        杭老太太眼神一松:“一年、最多两年。”

        蓝景谦眼神阴沉。

        杭老太太停顿两秒,缓下声补充:“这两年间,只要你不带她离开,也答应绝对不让外人知道你们的关系――那就随便你什么时候来看她。”

        “你肯答应的话。”

        见蓝景谦沉默,杭老太太放出杀手锏――

        “我立刻让你见到她。”

        “……”

        两个小时后。

        唐世新一回到家就快步上楼,直奔茶室,推开房门后,他疾步绕过屏风,声音急促:“妈,我听下面的人说蓝景谦来家里了?”

        茶海前,杭老太太眉眼阴郁地低头看着什么。听见动静,她停了许久才僵着身慢慢抬头,攥紧手里的东西。

        “嗯。”

        “那他、他已经知道唐染就是他的女儿了?”

        “嗯。”

        “……”唐世新拧起眉。

        茶室里沉寂下来。许久后,杭老太太突然没什么征兆地开口:

        “蓝景谦就是唐染生父的事情,绝对、绝对不能让骆家知道。”

        “为什――”唐世新话声一停,似乎想到什么,“可蓝景谦那边会配合吗?”

        “为了他女儿,他会的。而且他也不知道当年的事。”

        “可骆家那边万一听到风声……”

        “所以我说,不能让骆家知道!”杭老太太转过身,冷声打断,“只要骆敬远不知道唐染的生父是蓝景谦,那我们两家的盟约就能维持下去。”

        唐世新脸色微变:“但只要蓝景谦带唐染离开,那骆老爷子迟早都会知道的。”

        “就只需要把它维持到那时候――因为在那之前,”杭老太太声音阴沉下来,“你必须尽快让你女儿和骆湛订婚!”

        “……”

        唐世新低下头去。

        .

        因为晚上还有一份机器人的“兼职”要做,时间冲突下,骆湛没有办法亲自送上完课的唐染回来。

        所以司机的任务,最后还是落到了林千华身上。

        开着骆湛那辆敞篷超跑把唐染送回偏宅,林千华虚扶着小姑娘回去时,半是玩笑地说:“我看这样下去,我毕业以后不要去做ai行业了,当个计程车司机就挺适合我的。”

        唐染跟着笑起来,又有点抱歉:“机器人的事情总是这样麻烦你们,好像有点太辛苦了。不然……”

        听见这句“不然”,林千华吓了一跳:他要是来送一回小姑娘,把他们湛哥的机器人“兼职”给搅黄了,那回去绝对死定了。

        “没事没事没事!”一想到惨烈后果,林千华脑袋直摇,“不麻烦不麻烦――唐染妹妹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一点都不会麻烦,真的!”

        见林千华反应激烈,唐染欲言又止。

        几秒后,她轻弯下眼角:“嗯。不麻烦你们就好。”

        “……”

        惊魂甫定的林千华将唐染送回偏宅,找了个理由就第一时间溜了。

        唐染独自换完家居服出来后,正听见方桌上的小立钟轻敲了一下。

        “半点的钟声啊,”小姑娘自言自语地走过去,“按时间,应该是五点半了。”

        按照以往,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后,段清燕会来给她送晚餐。而最近经常提前“上班”的机器人骆骆,也会在7点之前就位。

        想到这个,小姑娘刚因为恢复一个人而觉着有点孤单的心,再次期盼地雀跃起来。

        她正摸索着客厅里的盲文书架,想要找一本盲文书打发时间的时候,就听见偏宅的门铃声响起。

        手刚抬过脑袋的小姑娘愣了下,朝玄关的方向转了转身。

        五点半的时间……

        既不可能是晚饭,也不可能是机器人才对。

        除了那次骆老爷子登门、老太太喊她过去问好以外,唐染的偏宅还从没来过送餐和送机器人之外的其他人。

        “又要给谁问好吗……”

        小姑娘小声咕哝着走过去。

        经过玄关时,她犹豫了下,还是把盲杖拿了出来。然后唐染上前,摸索着开门。

        几秒后,偏宅的房门打开了。

        房间里柔暖的灯光将女孩纤弱的身影投在男人的脚边。

        望着那张和记忆里的女人七八分相似的脸,蓝景谦眼底蓦地泛起湿潮。

        “有人,在吗。”对着安静的黑暗,女孩茫然地转了转脸。

        那双眼睛安静阖着,没有睁开过。

        “……”

        蓝景谦嘴唇轻颤了下,他张口想说话,但在开口前,没压住的眼泪已经淌下来。

        蓝景谦抬手咬住拳,逼自己将哽咽咽了下去,然后尽力无声地调整自己的呼吸。

        这样反复几回。

        门前好像有人,但又好像只是风声,唐染已经要以为是谁的恶作剧的时候,她听见一个陌生的、带点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来:

        “你就是……唐染吧?”

        唐染怔住。

        几秒后,朝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去,小姑娘轻歪了下头。

        “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