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会面

会面

        第66章

        电话里的安静叫人不安。

        唐染在怔住的这几秒里,感觉到一个有点惊悚的想法正在被慢慢勾勒出轮廓,而脑海深处似乎有之前的记忆片段,挣扎着要上来把这个轮廓补全。

        但没等到第一块拼图碎片从记忆里挣出,唐染听见电话对面的沉默之后,骆湛哑声笑起来。

        “主……人。”

        他语气轻慢地补上话尾。

        唐染呆住:“你是在称呼我吗。”

        骆湛没回答,只说:“最近一段时间里,实验室在研究仿生机器人合成声音的优化和声源替代。”

        唐染还有点回不过神,讷讷地想了一会儿:“就像ai骆骆那样吗?”

        “嗯,所以我最近会经常拼读练习仿生机器人常用语言模块里的一些高频词,”骆湛轻咳了声,“看来还是不太熟练。”

        唐染一点点反应过来。

        她的嘴角和语气也同样地扬起来,带着藏不住的欢欣:“所以之后仿生机器人会换成你的声音吗?”

        电话对面一默。须臾后,男生哑然失笑,戏谑地问:“就这么期待换成我的声音?”

        “我没、没、没有。”

        唐染本能地立刻反驳。没撒过谎的小姑娘,从声音到表情再到紧张得手指都攥住桌边的动作,全都打着“我在撒谎”的标签。

        骆湛笑得愉悦,声音愈发哑下去。

        “还是说,你其实心底更期待的是……我亲自给你做机器人?”

        “!”

        这一句正撞上唐染脑海里那个隐约的轮廓。

        只当自己被发现了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小姑娘的脸顿时以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她还想努力替自己辩驳点什么,可惜一个字都说不上来了。

        唐染耳朵尖,脸红得理智都不清醒的时候,还能隐约听见电话对面收进来一点嫌弃的话声。

        是谭云昶的:“祖宗求你别这么骚好不好?人家唐染妹妹没经过你这样的,再给人逗坏了怎么办。”

        “逗坏了?”

        那个好听的声音笑起来,透过紧贴在耳旁的空气轻轻震颤着,让唐染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都跟着乱抖。

        他似乎侧过脸去和旁边的人说话,声音隐隐约约地传回来,笑意在松懒里透着点欲气。

        “真逗坏了……那就我负责吧。还能怎么办?”

        唐染的大脑cpu成功过热,短路烧断,思考能力完全停摆。

        她不记得骆湛说了什么,只模糊知道他答应过来,便匆匆结束聊天。挂断电话后的小姑娘自己一个人趴到桌上,试图给自己做降温重启。

        脸儿埋在臂弯里看不太见,但女孩长发间秀气的耳朵已经染上艳丽的浅粉,把她的情绪状态曝露无疑。

        旁观全程的段清燕心情复杂得无以言表,只有一种在自己老家,看到完全无力反抗的小乖兔被心狠手黑的大野狼咬着它红彤彤的脖子叼回窝里的感觉。

        她们小染才16,怎么就碰上这么个狗男人,以后还不得吃得软兔毛都不剩下么……

        愁死个人。

        段清燕一边忧心忡忡着,一边恪尽职守地陪着唐染等到骆湛来接。

        临送唐染离开偏宅前,段清燕怎么也不放心。

        她一着急,乡音就压不住,这会儿也顾不得了,就操着口方言在唐染耳边嘱咐:“小染呐,我们那儿老人都说,这个男人,长得恁好看、嘴又恁会说话的那种,都靠不住,最会骗女孩子哩。你长得恁漂亮,在外面一定要小心被人骗唷!”

        唐染听得微怔,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小姑娘眼角弯弯:“你是说骆湛吗?”

        超跑性能绝佳的发动机声音就在门外,段清燕没敢应。

        唐染又说:“骆骆不会的。”

        段清燕更急了点:“骗子不会告诉你他要骗你的……”

        “不是因为这个。只是骆骆很厉害,很优秀,他不需要骗人……更不需要骗我。”

        提起这个,小姑娘的笑里多了一丝犹豫和低落。

        “我对他来说,应该就像长不大的小孩吧,他每天会看见很多很多漂亮还喜欢他的小姐姐,哪有什么注意力来骗我?”

        “……”

        段清燕无语哽噎。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

        等段清燕终于想通唐染是压根没发现骆湛对她怀有的那点心思,再想提醒已经晚了――

        偏宅门打开,骆家那位小少爷正神态松懒地站在石阶下的砾石小路上。听见门声时他抬眼,黑漆漆的眸子定焦在那道娇小的身影上。

        然后那里面散漫无谓的情绪里,慢慢潋滟起熠熠的浅光。

        “司机到了。”那人低下眼,笑,“许愿池说,很高兴能满足你的愿望,主人。”

        唐染确实没经过骆湛这样的,只听那人低哑戏谑又只对着她温柔轻缓的声音,她就已经原地红了脸儿。

        段清燕也没经过。

        看着眼前这个只凭一张清隽俊美的脸就不知道能祸害多少少女心的青年,她由衷对唐染生出一种“宝贝不保”的不祥预感。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她的想法,小姑娘准备出门的前一秒,又折回来了。

        凑到段清燕面前,那张在五官间已经显出几分贵气的漂亮精致的脸蛋上透着红。

        女孩附在段清燕身前,小声耳语:“其实,想骗人的是我。”

        段清燕:“?”

        小姑娘红着脸,声音更轻了:“我想把他‘骗’回来……我会努力的!”

        段清燕:“???”

        宝啊你这点段数哪够在那个狗男人面前玩的!

        可惜不等段清燕提醒,骆湛已经上前,动作熟练地收起女孩的盲杖,把人扶走了。

        段清燕只得亲眼目睹“羊入虎口”。

        还是只自以为是小狐狸而对面趴着是只懒洋洋的大猫的……羊入虎口。

        .

        因为下午这一番耽搁,段清燕拎着餐盒回到主宅时,比平常晚了许多。

        刚进厨房区域,她迎面撞上了这边佣人里的管事。对方一看见她就立刻沉了脸色:“不过是让你去给偏宅送个午饭,你是准备在那儿留到晚餐再回来??”

        段清燕懂规则,也识趣,她低头道歉:“对不起钱主管,我今天耽搁了,以后一定不会了。”

        “以后以后,只知道跟我说以后――你们一个一个的就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今天主宅要用人了,我就一个都找不到了,真是晦气!”

        管事的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这么大火气,段清燕也不敢问。

        她低着头准备等管事走过去,却见对方突然想起什么,扭回头目光诡异地打量她。

        段清燕被看得心虚:“钱主管?”

        钱主管问:“我记得你能进唐家,好像是泡茶的手艺还不错?”

        段清燕犹豫了下,点头:“我在上一位雇主那里,专门学了很长时间的茶艺。”

        “……嘿,这还真是让我赶上了!”钱主管眼睛顿时亮起来,“今天家里突然来了位客人,听说是最喜欢茶道;家里的茶道师刚巧不在,案面这帮人里又不确保能不能用……你也跟着去一趟吧!万一真要你顶上,那你可不能给我丢人啊!”

        段清燕一懵:“啊?”

        “别啊了,餐盒先撂一旁,你赶紧跟我走!”

        “哦,好。”

        段清燕没敢耽搁,依言把手里餐盒放在旁边。

        还没等她站稳身,那位钱主管已经急匆匆催她了:“快点快点!”

        “……哎。”

        十分钟后,段清燕站在唐家主宅的主楼里。

        主楼只住着唐家的主人。不到管事级别、不负责主楼内事务的佣人平常根本连主楼的门都踏不进来。

        段清燕也是头一回进。

        一路上她没敢东张西望,那位钱主管把她领去三楼的一个耳室,让她在那儿等着便离开了。

        耳室里原本就有两个佣人打扮的女人,只是按服装分类,段清燕看得出对方是比她级别高不少的佣人。

        那两人自然也看出来了,很快就不感兴趣地收回目光。

        其中一个似乎是接上被打断的聊天:“你确定吗?”

        “我可是听管家吩咐茶点布置的时候提起来的,不会有错,一定就是他。”

        “可他怎么会来唐家?”

        “这就不知道了,听说完全没任何预约,突然就上门了――我看管家态度,像是一副来者不善的态势。”

        “那我真是想看看了,他可是今年几家财经娱乐杂志联合评出来的钻石王老五!”

        “谁不想啊……”

        两人的交谈没能继续,耳室的房门再次被推开。

        方才还对着段清燕冷脸的钱主管此时对着一个中年男人点头哈腰的架势:“邱管家,能找到的人都在这儿了。”

        中年男人瞥过三人一眼,在段清燕身上时他皱了皱眉。

        但最后还是没多开口,只说了一句:“你们三个跟我来。”

        “……”

        段清燕三人表情都有点紧张得发僵。

        钱主管催促了句,三人硬着头皮跟上去。

        绕过主楼三楼的长廊,段清燕三人被带到唐家的茶室内。

        绕过长屏风,段清燕本能抬头。

        房间里只有一张陌生面孔。

        在面沉如水的杭老太太对面,坐着一个看起来刚过而立模样的男人,他五官轮廓棱角分明,神色沉静而清冷。

        段清燕听说过他,在报纸上、新闻里、财经杂志的大封面或者采访彩页内,也在唐家的女佣人茶余饭后兴致勃勃的闲谈中。

        她们嬉笑着说他是只要单身以后就能永远霸榜钻石王老五排行榜首的极品,也有人掰着手指如数家珍地讲他孤身海外那些年功成名就的传奇故事。

        由此,段清燕被动地对他的名号耳熟能详――

        auto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如今国内炙手可热的控制领域新贵,蓝景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