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告白之后

告白之后

        第63章

        骆湛这二十年的人生里,听过太多太多的告白。

        不论年龄,甚至可以不论性别。

        k大里有个玩笑的说法:

        生得特别好看的人天生就最受青睐;如果这之上再加上顶尖的头脑,那就是走到哪里都备受瞩目的天之骄子;如果再再加上煊赫的家世背景还有难以言喻的性吸引力……那就是骆湛。

        所以在最初int实验室还不禁外人来的时候,告白这种事情,在骆湛的生活里出现得几乎比一天三餐还频繁。

        今天之前,如果有人告诉骆湛,有一天他会因为一个小姑娘猝不及防的告白呆上整整半分钟,那他一定嗤之以鼻,甚至懒得搭理这种不经之言。

        直到它切实发生。

        就在此刻――

        “骆骆?”

        “……”

        “骆骆,你怎么不说话了?”

        “……”

        “骆骆?你别吓我,你是运行bug了吗?”

        “――”

        唐染有些着急地起身而带动桌椅,在地板上摩擦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这尖锐声音里,骆湛才猝然回神。

        “……”

        望着桌后的女孩,他张了张口。

        好久以后,失语的骆湛终于忍不住抬起手遮住眼。

        他无声,哑然而狼狈地笑起来。

        冷白皮该是极性感的一种肤色。平素白得仿佛性冷感,这种时候却藏不住情绪――

        即便有手掌遮着,淡淡的潮红已经漫染青年的面与颈项。

        “骆骆?”

        女孩已经担心地从方桌后站起身来。

        骆湛不敢开口。

        他知道自己此时声音一定哑得厉害,因为那些让他整个人都发烫的欢愉情绪正从身体里满溢出来。

        眼神、声音、动作,呼吸、心跳、温度……身体的所有部位和感官在此刻全部“背叛”。

        他藏不住,压不下来。

        骆家最懒散又不正经的小少爷,扯淡就像喝水一样简单。

        他从没想过某天只是说一个敷衍的语气词都做不到,更没想过自己人生里会有一刻狼狈得如此这般。

        “骆骆……”

        唐染顺着方桌起身,在黑暗里摸索着走到“机器人”的位置。

        她不安地抬起手在空中虚探,然后手指尖撞到“机器人”的锁骨上――

        那温度几乎是灼烫的,和之前试过的温凉感全然不同。

        唐染吓得慌忙缩回手。

        她呆了几秒,尽所能加快步伐,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骆湛一直在原地僵站很久。所有满溢的情绪被一点点压回身体深处后,理智才回归,给身体“解封”。

        空荡的客厅里,“罪魁祸首”的小姑娘已经不知所踪。

        想起她最后的动向,骆湛迈开发僵的长腿,朝女孩的卧室方向走去。

        还没到门口,骆湛听见似乎就站在卧室门旁的唐染有点着急的讲电话声:

        “我觉得应该是运行bug,骆骆好像已经死机了,店长你们还是提前来看看吧。”

        谭云昶的声音带着某种古怪的、以骆湛对他的熟悉更像是在强忍笑意的情绪,艰难出声。

        “这款仿生机器人,应该是,不存在死机可能的。唐染妹妹你别急,不妨等等,等他缓过神……咳,不是,等他自动重启就好了。”

        唐染此时正处于担忧焦急的情绪下,并没察觉谭云昶的用词错误。

        她声音更着急了点:“可是骆骆的体表温度控制好像都失控了,烫得很厉害,我特别担心会烧掉芯片。”

        谭云昶:“噗,体温都升高了吗?可以啊,你们聊得这么刺……”

        骆湛听不下去。

        他抬手,叩响面前的房门。

        站在门旁,聚精会神的唐染受惊一抖,本能地白着小脸转身。

        几秒后,她反应过来,语气惊喜:“骆骆??――你没事了吗?”

        骆湛冷白皮肤上仍染着淡淡的红。

        但那双黑漆漆的眸子已经冷静下来。他凉淡地瞥了一眼唐染手里的手机,在心底狠狠记了谭云昶一笔后,骆湛开口。

        “运行出错,已进行关机修复,重启完毕。”

        机械声音竭力保持平静。

        但那一点情.动之后的沙哑,还是遮遮掩掩地藏在声线里。

        所幸小姑娘此时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惊喜感,完全没注意到这点细节:“太好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要坏掉了。”

        唐染松下这口气,才突然想起自己手机里的通话,她连忙重新抬起来:“店长,骆骆已经重启好,恢复正常了!”

        谭云昶那边大概已经笑得快要打滚,此时回到电话里,竭力忍笑到声音都带颤:“那就好,那就好。”

        唐染说:“不过你们今晚提前来接他、回去检查一下好不好?我还是担心有别的问题在。”为了不叫小姑娘怀疑,也是出于自身求生欲,谭云昶强忍住笑,答应下来。

        .

        和林千华一起把机械箱顺着专门装置上的滑架推上运载车后,谭云昶实在忍不住,又调转回头,走到还担心地等在偏宅门外的唐染面前。

        “唐妹妹,”谭云昶今晚来路上笑得脸都发僵,这会儿终于不必忍也能正常说话了,“你今晚到底跟骆……骆骆说了什么,竟然都直接让他‘死机重启’了?”

        唐染茫然地回忆了下:“我就是按照店长你说的,让他启动了恋爱教学模块,然后请他教我怎么追自己喜欢的男孩子。”

        “然后呢?”

        “然后,他问是谁……”唐染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我说完名字,他好像就死机了。”

        说完话的这一瞬间,一点莫名的明悟和念头飞快地从唐染心底掠过去。

        可惜她没来得及抓住,便被谭云昶的笑声拉回了意识。

        唐染不解抬头:“店长,你笑什么?”

        “没事,没事……”谭云昶感觉今天晚上自己都快笑出腹肌了,他艰难地摆摆手,“我就是问一下bug的触发点,方便回去校验。”

        “好。”唐染担心地点头,“如果有什么问题,店长你记得通知我。”

        “嗯嗯,一定,你放心。夜里凉,赶紧回去吧唐染妹妹。”

        “……”

        运载车在夜色里开远。

        到离开唐家大院一段距离,林千华熟练地把车停到路边。

        今晚情况实在“特殊”,他没忍住,和谭云昶一起去后车斗里把机械箱内的骆湛接出来。

        起初还没看出什么,等骆湛一言不发回到运载车的驾驶舱里,借着车内灯光,谭云昶看清后“噗嗤”一声笑出来。

        “哈哈哈哈我的天啊,祖宗,你别跟我说你从人家小姑娘跟你告白后将近一个小时,到现在脸上这红都还没褪啊哈哈哈哈哈……”

        骆湛懒垂着眼,靠在车座里,白皙凌厉的颧骨线条上犹染着余晕。

        听见谭云昶的话,他冷淡地哼了声。

        “褪了。”

        林千华比较实诚,这会儿更多的是震惊,他有点回不过神地看着骆湛,本能反驳:“确实没褪哎,湛哥。”

        “脸红一个小时,当我是永动机吗?”

        骆湛眼皮没抬。沉默几秒后,他遵循良心,开口。

        “这是刚刚在机械箱里……又想起来了。”

        刚直起腰的谭云昶再次笑得跌回去。

        .

        周五下午,k市某会所的茶馆包厢内。

        “哈哈哈是真的!男神你信我,这是骆湛的原话!”

        “……”

        最近在各大财经杂志上炙手可热的auto创始人蓝景谦此时就坐在谭云昶对面,淡淡含笑地听谭云昶说话。

        在之前聊完自控领域方向前沿情况后的闲谈里,谭云昶果然没忍住提起骆湛这光辉灿烂的人生里第一笔浓墨重彩的“污点”。

        关于蓝景谦和唐家似有恩怨,骆湛早有提醒,所以和唐染相关的谭云昶避开没提,只说了骆湛事后的反应。

        而蓝景谦也确实颇有兴趣。

        他托着质地细沙的紫砂杯,听完后笑着转眼,目光落到斜对面没精打采的少年身上。

        “骆小少爷还能有这样一面?”

        骆湛支了支眼皮,瞥过谭云昶后,他冷淡地勾嘴角:“谭云昶恨不得给我广告天下。”

        “不怪他,我也好奇。”蓝景谦笑,“那个女孩是怎样和你告白的,能让你有那么大的反应?”

        “……”

        骆湛没开口,谭云昶立刻接了话:“这就是神奇的地方了――我可打听了,人家小姑娘连一句正经的‘我喜欢你’都没说出口。”

        蓝景谦意外:“嗯?”

        谭云昶促狭地笑起来:“最多算是旁听了一句‘我喜欢一个人,他叫骆湛’,我们祖宗就立刻缴械投降、兵败千里了。”

        蓝景谦转向骆湛:“看来你真是很喜欢那个女孩?”

        骆湛把玩着紫砂杯的指节一停。他眼神难得有点不自在,飘到一旁。

        蓝景谦问:“两情相悦也是好事,交往了吗?”

        “哪能啊。”提起这个,谭云昶就差点笑出声,“人家小姑娘可比湛哥小好几岁,今年还没成年呢!”

        蓝景谦怔神两秒,失笑摇头。

        “那你可要小心,别被女孩的父母撞到――不然恐怕饶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