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开窍

开窍

        第61章

        “噗咳咳咳……”

        静默的桌旁,谭云昶被骆湛的话呛了一口冰可乐,拍着胸口的咳嗽声打破沉寂。

        僵住的人回过神。

        这一句“叫阿姨”砸下来,两个年纪轻轻的女孩是怎样都站不住了。

        “什么人嘛。”

        开口那个气极地嘟囔了句,拉住同伴转身走离开。

        谭云昶这边扶着桌子咳嗽完,还没直起身已经忍不住笑:“不是女朋友是女儿?祖宗你这也太骚了哈哈哈哈……”

        “不然呢。”骆湛靠在藤椅里,垂下的手懒洋洋地搭在一旁,闻言只冷淡地支了支眼皮,“说是,然后等她举报我诱拐未成年?”

        谭云昶:“害,这么豁的出去干嘛啊,人家不就要给微信号吗?给她就是了。”

        骆湛轻哼:“联系方式这种东西,女朋友同意了才能给。”

        “?”谭云昶惊奇,“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那谁来同意??”

        “……未来的。”

        骆湛说完,懒垂了眼,落向侧前方――

        坐在藤椅里的小姑娘自始至终微低着头。长发垂在旁边,把巴掌脸藏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出神情,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骆湛这才察觉有异。

        他直起身,声音里那点懒散情绪褪掉了:“唐染?”

        安静两秒,小姑娘抬了抬头:“啊?”像是刚回过神。

        骆湛松了口气,无奈:“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小姑娘握着香蕉牛奶圆滚滚的瓶子,又低回头,“没什么。”

        “……”

        骆湛皱眉。

        他很明显地能够感觉到小姑娘有什么想法瞒了他,不想让他知道。

        不等骆湛追问,旁边谭云昶撑着脸不怀好意地看了他一眼,开口:“唐染妹妹,你怎么看?”

        唐染慢半拍地抬头,茫然问:“看什么?”

        “就是骆湛说的这件事啊,得女朋友同意了,他才能交自己的联系方式。”

        小姑娘沉默两秒,点点头:“挺好的。”

        “那假如,我是说假如啊。”谭云昶表情明显憋着坏,声音上故作严肃,显然是欺负小姑娘看不到。

        骆湛冷着眸子,警告地看他。

        唐染看不到两人眼神交流,问:“假如什么?”

        谭云昶咳了声:“假如你是骆湛的女朋友,那你会同意还是不同意?”

        唐染怔住。

        旁边林千华终于看不下去,无奈插话:“学长,你就别逗唐染了。”

        “嘿,骆湛都没说什么,你怎么还急了?再说,我就是问个问题嘛。”

        林千华:“这问题没必要。”

        “为什么?”

        林千华:“既然是女朋友,那换了谁也不可能同意的吧。被别的女生要微信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吃醋?都不用发生在男女朋友身上――只要是个喜欢湛哥的女生,肯定不会乐意啊,更别说女朋友了。”

        “……”

        林千华和谭云昶讨论起来。谁也没注意,在林千华的话声里,抱着香蕉牛奶瓶的唐染却像是怔住了。

        她久久地僵在那里,一动没动。

        直到身后那人叫停林千华和谭云昶的讨论。

        谭云昶嬉皮笑脸:“怎么了祖宗,不好意思啊?”

        骆湛停了两秒,冷淡地一扯嘴角:“你今天很野啊?”

        “……”谭云昶笑容一僵。仗着有唐染在,他今天确实是比平常大胆太多了。而骆小少爷这个眼神,显然已经耐心告罄。

        果然,下一秒,就听那个松懒微倦的声音里掺上凉冰冰的笑。

        “我是不是该和matthew的秘书室联系一下,取消下周五的午餐预约了?”

        谭云昶顿时表情扭曲:“别别别别别――我男神好不容易空出时间!祖宗我错了,以后一定改正!”

        说完,谭云昶就抬手在自己嘴巴前做出拉上拉链的动作。

        骆湛懒得和谭云昶再掰扯,他垂回眼,注意到身前停了不知道多久的小姑娘。

        停了几秒,骆湛问:“怎么不喝了?”

        “……嗯。”

        唐染低着头,捧起牛奶瓶,把吸管咬进嘴巴里。

        到脸颊微鼓起来,小姑娘终于从林千华的那番话里醒过来。

        她慢吞吞地皱起眉。

        喜欢……

        吗。

        .

        这一天的m市之旅,到日薄西山,两辆车才前后开回到唐家大院的正门外。

        唐珞浅受足了气,从林千华和谭云昶那辆车上下来后,她谁也没看谁也没管,冷青着一张脸就进门去了。

        跟下车来的谭云昶和林千华对视了眼。

        林千华无奈地耸耸肩,小声说:“其实唐珞浅还挺漂亮的,我看她也是真的喜欢湛哥。”

        谭云昶:“当然喜欢了。不然她那大小姐脾气,今天就压根不会跟我们出去――说到底还是不死心呗。”

        “湛哥对不喜欢的女孩可真是一点情分都不留。”“情分?”谭云昶像是听了个笑话,探身过去一摸林千华额头,“你是不是烧糊涂了?骆湛身上找情分?你怎么不在苹果树上摘桃儿呢?”

        林千华一噎。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长路,乘着来路透红的夕阳余晖,那辆墨蓝色的跑车正在驶近。

        车开得很慢,完全浪费了这辆最新代超跑宣传广告里吹得天花乱坠的“速度与激情”。

        只因为傍晚秋凉,骆湛怕风大,敞篷车里的小姑娘会冷。

        林千华转回头:“湛哥对唐染就很……”

        “那是唐染不同。”谭云昶靠在车上,“你就是和最近的骆湛走得太近,被他迷惑了。你回想一下就行了――唐染出现以前,骆湛什么时候对哪个女孩正眼看过?”

        林千华摇头。

        谭云昶哼笑了声:“而且,骆湛现在的脾气可真是被唐染调.教出来了。不说他刚进k大那几年年纪还小,就说前两年,int实验室里他从来说一不二,你什么时候看我对他像是最近这么放松过?”

        提起这个,林千华笑了下:“我也没敢过。”

        “所以啊。”

        那辆墨蓝色的跑车终于慢慢停下来。谭云昶直起身,往那车的方向走。路过林千华的时候,他抬手拍了拍林千华的肩膀。

        “这唐家大小姐应该谢谢唐染,要不是唐染,就她这个脾气落在骆湛手里,还不知道比今天多吃多少苦。”

        林千华犹豫:“会吗?”

        “会。”谭云昶叹了声气,回头看了一眼那高门大院,“还有这唐家……要不是顾忌唐染在,就骆家小少爷这要命的脾性,哪能忍到现在?”

        “……”

        墨蓝色超跑停下来,发动机也熄火。

        谭云昶主动结束交谈,恢复一贯的嬉皮笑脸的模样,走到驾驶座一侧:“唐珞浅直接进去了,要不我们直接送唐染回偏宅吧?”

        骆湛回眸看向副驾驶座,被粉色毛毯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姑娘扎在安全带里,闻言朝谭云昶的方向仰了仰头。

        “好。”

        “那……”谭云昶刚要接话。

        唐染突然问:“现在黑天了吗?”

        “还没有,”谭云昶接话:“估计也就六点左右吧。”

        “店长,”唐染又问,“那今晚你们是不是来不及送‘骆骆’过来了?”

        谭云昶愣了一下,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唐染说的是仿生机器人。谭云昶嘴角微抽了抽,看向骆湛,打着眼神示意:“祖宗,能来吗?”

        骆湛一顿,回眸问:“想看见‘骆骆’?”

        唐染点头:“嗯。”

        “那他会来。”骆湛转向谭云昶,“我和千华回实验室去接‘他’。你开我这辆车,先送唐染回偏宅吧。”

        谭云昶拍拍车门,促狭又感慨地笑:“辛苦了啊,祖宗。”

        “不辛苦。”

        骆湛解开安全带,下到副驾驶座的车旁。站了两秒,他忍不住落下手去揉了揉女孩长发,眉眼间笑意疏懒却温柔。

        “是许愿池应该做的。”

        “……”

        等目送骆湛坐上林千华开来的车,调头回k大,谭云昶感慨地叹了声气。

        “这是攒了二十年的‘情分’,全用一个人身上了啊。”

        副驾驶座的唐染茫然抬头:“什么情分?”

        “没什么没什么,”谭云昶打了个哈哈,“我就是突然想起个人来。认识他女朋友前,那真是铁骨铮铮啊……谁想得到,说真香就真香了。”

        “哦。”

        唐染听得云里雾里,半晌也没想通,最后只好点头应下。

        谭云昶心虚地驾车送唐染回了偏宅。

        等小心翼翼地虚扶着小姑娘进到偏宅内,谭云昶按骆湛的“短信指示”,在客厅里陪着。

        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好久,唐染始终没什么太多的回应。

        谭云昶憋了一会儿,还是好奇地没忍住:“唐染妹妹,你今天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唐染微怔抬眸:“啊?”

        谭云昶说:“从游乐场以后,一直看你心不在焉的啊。”

        唐染再次沉默。

        就在谭云昶几乎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小姑娘声音低落地开口:“店长,你说……”

        谭云昶一听这语气严肃的开头,连忙正色,做好了充当知心大哥哥的准备:“嗯,说什么?”

        然后他就见小姑娘沮丧地皱着眉,慢慢趴到方桌上。“你说,骆湛是不是把我当女儿了。”

        谭云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