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染染

染染

        第60章

        “游乐场?”

        车内,听完骆湛说的,刚醒来没多久的唐染意外地问。

        “嗯,”骆湛应声,“谭云昶仓促选的地方,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们就不去了。”

        唐染犹豫了下,诚实回答:“我没去过。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就听说那里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后来……后来就没机会去了。”

        骆湛眼神一黯。

        等回过神,他转向小姑娘:“那想去吗?”

        “有点好奇。”小姑娘声音轻了点,“但是他们会不会不让我进?”

        “不会。”骆湛笃定地说。

        唐染好奇地回头:“为什么骆骆那么确定?”

        骆湛:“因为在这方面我国有一套完善的包含反歧视在内的权益保障法。他们如果以失明为由禁止你进入,那就送他们上社会新闻。”

        骆湛说得云淡风轻,语气里是他最常有的懒散又从容的淡定,即便是面对任何陌生的情况,他也好像一直都能有这样一种底气。

        不熟悉他的人都认为这是骆小少爷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目中无人的傲劲儿。

        熟悉了就会知道……

        他确实是。

        不过骆湛的这一面鲜少在唐染面前流露,此时着实让唐染怔了两秒。

        然后小姑娘笑得弯下眼角:“骆骆刚刚说话的时候一定很帅。”

        “嗯?”

        唐染:“因为只是这样听起来也会觉得骆骆很厉害。好像只要有你在,就可以什么事情都不用担心了。”

        骆湛:“不是好像。”

        唐染微怔。

        骆湛:“我说过我是你一个人的许愿池,忘了吗?只要有我在,任何事情你都不需要担心。”

        “……”

        和想象中女孩轻声的回答不同,安静几秒后,骆湛耳朵里突然响起的却是一个非常嫌弃的糙汉音:

        “祖宗你是不是忘了,你答应人小姑娘的第一个愿望还不算是实现了呢。”

        骆湛一默。

        两秒后,他微皱起眉,看了一眼导航手机上的通话状态:“……你怎么还没挂断电话?”

        谭云昶冷笑:“不是我还没挂断,明明是你哄小姑娘哄得太过投入、完全忘了自己还在接电话的事情了吧?”

        骆湛:“但我记得我已经说过结束语了。”

        谭云昶气结:“那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单方面结束语,你还记得电话是得有两个人才能打的吗??”

        “……”

        沉默几秒,骆湛冷淡地一扯嘴角:“你说的对。”

        谭云昶意外:“祖宗,你这么突然,夸得我受宠若惊啊。”

        骆湛:“所以两秒后,电话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了。”

        谭云昶:“……?”

        “嘟”的一声,通话结束。

        谭云昶对着回到主页界面的手机,沉默数秒,黑屏上映出他咬牙切齿面目扭曲的五官:

        “这他妈也算个人??”

        另一边。

        跑车内。

        唐染转过头,问:“是店长的电话还没挂断吗?”

        “嗯。”

        “他是不是等急了啊。”

        “没有,”骆湛懒洋洋地答,毫无心虚,“他说他和林千华还有那个唐珞浅相处得很愉快,让我们不用急,晚点到也没关系。”

        “……”

        车里安静几秒,传来女孩的轻笑:“骆骆,你这样被店长听到,他会气坏了的。”

        骆湛勾了勾嘴角,侧眸:“怎么这次不乖乖地‘哦’一声了。”

        唐染小声:“一听就是骗人的。”

        “之前不是?”

        小姑娘安静了会儿,还是诚实地小声说:“也是。”

        “那那时候怎么不拆穿?”

        “……”

        小姑娘不说话了。

        骆湛等了好一会儿,听唐染仍不做声,他才哑笑了声,问:“我猜,你是以前觉得没安全感,总担心不顺着我的意思就会丢了我这个朋友;而现在慢慢发现,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寸步不离地站在你这边,所以胆子也大了,是吧。”

        “……”

        唐染低着头,心里慌起来。

        骆湛第一次把自己的明锐用在她的身上,被这么不留余地地拆穿让最不擅长人际交往的小姑娘一时无措,满心都在不安自己是不是惹骆湛不高兴了。

        正在她揪着手指想要怎么做的时候,头顶突然被人轻揉了揉。

        唐染茫然抬头。

        趁着红灯停稳车,骆湛从驾驶座那边侧过身,抬手安抚惊慌的小姑娘。

        他有些无奈地垂下眼,声音里透着一点沙哑还有纵容的笑:“你的发现一点没错――不管你做什么,我就是会寸步不离地站在你这边。”

        唐染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见这句话以后,她心里那些惊慌和不安变成了一种酸涩,一股脑涌上来,撞得她鼻尖发酸。

        小姑娘眼角憋得泛红,半晌才努力压着声说:“我不想……被讨厌。”

        “不会。”

        看着这个模样的小姑娘,骆湛心里止不住地抽疼。

        他叹了声气,到底还是没忍住,慢慢俯身下去,在女孩头顶乌黑的长发上落下一吻。

        “唐染做什么我都不会讨厌,这是我说的――所以在我身上,你可以任性,可以更胆大,可以恣肆妄为。”

        “……”

        唐染怔在那个吻下。

        骆湛也意外自己这样的举动。

        他以前总觉得男孩女孩之间那些腻歪是无聊无趣而且毫无意义的,但等到自己身临其境,才发现小姑娘的每一个反应,哪怕只是多一秒的呆滞,都像是在给他能制造出不同愉悦感的“反馈激励”。

        骆湛回神,不由失笑。

        趁唐染还在发呆,他靠在她身前,声音里带着点压得低哑的笑意:“‘许愿池’也有一个愿望,希望以后能实现。”

        唐染耳朵动了动。还在丢魂阶段的女孩顺着本能抬头:“是什么愿望?”

        “‘许愿池’希望,等将来有一天,他的小姑娘长大了,漂亮,自信,无畏――像最骄傲的小玫瑰一样。”

        唐染沉默几秒,用力点头:“我会的!”

        骆湛垂眼,笑:“我期待。”

        骆湛话声刚落,敞篷跑车后一声鸣笛。骆湛微皱眉,回眸。

        墨蓝色超跑后,按喇叭的大哥按下车窗,微微探头。

        顾忌地看了眼骆湛的超跑,那男人压着不悦,操着一口m市当地的方言说:“老弟,咱哄媳妇能回家哄不?红灯都让你哄绿啦!”

        骆湛:“…………”

        骆小少爷懒洋洋不正经地活了二十年,没在乎过别人眼光。

        头一回,油门一踩,最新代豪华超跑的车屁股都透出点落荒而逃的狼狈劲儿。

        小少爷难得犯臊,也就没注意到副驾驶座的女孩听见那话后就红了脸儿。只是等车开出去几十米,小姑娘像是突然回过神,茫然地摸了摸自己脸颊。

        ――手心里一片陌生的烫。

        对着黑暗里自己余温犹在的手掌心,唐染陷入了一种陌生又悸动的不解和深思里。

        .

        周末的游乐场,人流量一向是可怕到堪称修罗场的。

        游客中年轻女孩的占比本来就高,再加上骆湛和唐染这一对身高上反差萌,又是一个冷脸大帅哥一个失明小姑娘的奇妙组合――从停车场到约定点的这一路上,那些或明晃晃或偷偷落来的目光,几乎让骆湛觉得自己是只被牵出来溜街的猴。

        按回头率和议论度,还得是稀有少见的金丝猴。

        ――再次被勾起刚进k大时的阴影回忆,骆小少爷一路上脸色都冷冰冰的,仿佛一尊刚从南极空投回来的冰雕。

        好不容易到了约定点,两方离着还有十几米,谭云昶和林千华已经憋不住扭开头笑。

        骆湛面无表情地沉着一张祸害脸,停住身时就皱起眉:“笑什么笑。”

        尽管凶巴巴的,也没耽误小少爷躬身去熟练收起唐染的盲杖,扶她在太阳伞下的藤椅上落座。

        然后骆湛扯住另一把藤椅,往小姑娘身旁一搁,他懒撑着一双长腿坐进藤椅里。

        单手撑着靠在扶手上,小少爷耷拉下眼皮,盖住眼底的躁戾。

        谭云昶直回身:“咳,唐家那大小姐发脾气发累了,嫌游乐场里又脏又乱,已经回车上了。说等你一到,让我们立刻打电话通知她。”

        “嗯。”骆湛应声,眼都没抬。“不用管。”

        “……”

        谭云昶憋着坏,拖着藤椅往身旁凑――坐下的小姑娘正好奇地沉浸在游乐场上空荡过的尖叫声和欢笑声里。

        “唐染妹妹,你同意来的啊?”谭云昶问。

        唐染回神,点头:“嗯,我以前就想来游乐场感受一下了。”

        “啧啧,难怪呢。”

        “?”唐染不解地转向谭云昶。

        “……”

        唐染的藤椅旁,骆湛从谭云昶凑过来时,就已经像只守着猎物的野兽被侵犯到领地时一样露出警觉。

        他没动,只支起眼皮,惫懒冷淡地望着谭云昶。

        有唐染这“免死金牌”在,谭云昶胆子分外地大。他直回身,给不解的小姑娘解惑:“刚刚我和千华还在讨论,说你们会不会进来呢。”

        唐染问:“不是约好的地方吗?为什么我们会不进来?”

        谭云昶看了一眼林千华,林千华没敢看骆湛,只憋着笑低声说:“湛哥对游乐场这种地方是提不起兴趣的。如果是换了旁人要进来,那他肯定理都不理。”

        谭云昶附和地嬉笑:“就是啊,我们祖宗到了这种地方,简直能被眼神扒掉三层皮啊。”

        唐染忙转身,摸索着朝向骆湛的方向:“骆骆,你不喜欢游乐场的话我们现在就走吧。我只是好奇,来过就够了。”

        “……”

        谭云昶咳嗽了声,压住笑,和林千华对视了眼。小姑娘对骆湛的称呼到现在还叫他们有点接受困难,而他们已经是最常听见这个词的外人了,如果int实验室的其他成员听到,那还不知道要惊掉多少眼珠子呢。

        骆湛轻眯起眼,从林千华和谭云昶那里收回冷冰冰懒洋洋的目光。转望到女孩身上时,他眼神缓下来。

        黑漆漆的眸子里也镀一层柔和曦光似的。

        “没有不喜欢,”骆湛无视良心开口,“我也从来没来过,跟你一样,很好奇……很想来看看。”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一字一顿地挤出来了。

        唐染沉默几秒,似乎是在判断这话的可信度。判断失败以后,她抬了抬头:“可是店长刚刚说……”

        在骆湛的警告目光下,谭云昶自觉接话,很艰难地忍着笑:“咳,那是以前的祖宗不喜欢,现在都变成‘骆骆’了,那哪还能有什么不喜欢的――我说的对吧,祖宗?”

        “……”

        骆湛没什么情绪地支了支眼皮,眸子里写满了冷漠的“你想死吗”。

        在死亡边缘跳了一场《极乐净土》的谭云昶嬉皮笑脸地缩回身,不说话了。

        然而,仿佛是在考验骆湛的耐性极限,这边交谈刚停,不远处的一桌,两个女孩你推我一下我搡你一把地走过来。

        已经可以预料到接下来的一幕,谭云昶和林千华忍笑忍到几乎要内伤了,各自痛苦地别开脸。

        骆湛懒垂着眼,抬着只修长冷白的手,在桌上谭云昶和林千华买好的饮品里挑了个香蕉牛奶。他抽出吸管插好,然后拉过身旁小姑娘的手,放进她掌心。

        “有点凉,”骆湛说,“慢慢喝。”

        唐染弯下眼:“嗯,谢谢骆骆。”

        隔壁桌的两个女孩正在此时停到旁边。

        其中一个拽了另一个一下,开口:“帅哥,这位是你女朋友吗?”

        “……”

        骆湛充耳不闻,懒洋洋地靠在藤椅里,垂眼看着小姑娘软着脸颊喝牛奶。

        安静几秒,空气尴尬。

        唐染慢半拍地抬头:“骆骆,是不是有人在跟你说话?”

        “……嗯。”

        唐染开口,骆湛自然不会再否定。他伸手摸了摸女孩脑袋。

        “先喝完。”

        说完以后,垮着滚边夹克的清隽少年侧过脸,眼皮掀起来,一双黑得透不进光似的眸子撩着冷冷淡淡的懒倦情绪。

        凉冰冰地把两个女孩看了两秒,他情绪不变地问:“有事?”

        那声线低哑里透一点磁性,在秋日午后微醺的光下格外松懒而动听。

        原本已经萌生退意的女孩被这声音一撩,没把持住就脱口而出――

        “如果她不是你女朋友,那我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

        骆湛未作反应。

        他身旁的唐染却怔了怔,细白的手指握在那只圆润的香蕉牛奶瓶子上,无意识地慢慢收拢。

        发白的指尖透出一点不安。

        在黑暗里,唐染听见那人声音恢复了某种她曾经最熟悉的懒散冷淡还大爷的语气:

        “嗯,她不是我女朋友。”

        女声喜出望外:“那你的微信能给我吗?”

        “……”

        一声冷淡的低嗤后,正陷入某种莫名低落情绪里的唐染突然感觉头顶被熟悉的温度和力度按了按。

        “是我女儿。”

        她耳边响起声倦懒散漫的笑――

        “染染乖,叫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