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景谦

景谦

        第58章

        “你说得对,小姑娘确实挺可怜的。”安静半晌,家俊溪接话。

        想到自己的那个猜测以及这猜测一旦被证实所代表的秘密,家俊溪望着不远处那个小姑娘的眼神就复杂起来。

        停了几秒,他说:“所以你就好好活着,也好好照顾她吧。眼.角.膜的事情,我这边会解决的。”

        骆湛从情绪里回神,他转过视线,看向家俊溪。

        家俊溪淡定地说:“国际眼.角.膜捐献库那边我已经在帮她联系了。”

        骆湛表情微绷,难得露出一点紧张的情绪。

        家俊溪:“那边会综合考量病人的可适应性以及手术成功率,还有术后恢复概率这些方面。唐染这样的情况,想拿到名额只是时间的问题。”

        骆湛问:“大约需要多长时间?”

        家俊溪说:“最早今年就能等到,最迟也就明年年底吧。”他一顿,“所以唐家她的监护人那边,你需要尽快帮她安排好了。”

        骆湛轻眯起眼。

        唐染此时正握着盲杖往回走,骆湛回神上前,扶住了女孩。

        临离开前,骆湛看向家俊溪:“您说的事情我会记得,谢谢家院长。”

        正事谈完,家俊溪已经恢复了平日那副古怪脾气,闻言只瞥了骆湛一眼:“难得还能从骆小少爷这儿听一句感谢,不胜荣幸。”

        只要唐染的眼睛能治好,骆湛对家俊溪就有一万倍于旁人的耐性。

        所以听了家俊溪的冷嘲,他却淡定得像没听见:“家院长工作繁忙,我们就不打扰了。”

        他身旁的小姑娘很配合地跟着点头:“家院长再见。”

        家俊溪顿了顿:“嗯,再见。”

        目送骆湛和唐染离开,家俊溪没有急着回办公室,而是走回前台前,叩了叩柜面,问:“给auto分公司安排的那部分免费体检怎么样了?”

        前台秘书进电脑看了一下传上来的进度表格后,才抬头对家俊溪说:“完成体检的人数已经过半了。”

        家俊溪问:“蓝景谦查了吗?”

        前台连忙低头在数据库里搜索了一遍,随后遗憾摇头:“还没有。”

        副台那边另一个助理秘书举了举手:“院长,auto的蓝总秘书室那边打过电话来,说今天下午会过来拜访您,顺便把体检完成。”

        家俊溪这才露出宽慰神色。

        他准备回办公室,离着近的那个前台秘书小心地问:“院长,听说您和auto科技的那位蓝总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啊?”

        家俊溪一顿,回头:“你听谁说的?”

        秘书不好意思地说:“就,大家聊起来的时候有人提起来的。”

        家俊溪没说话。

        副台那边的助理秘书也玩笑着说:“家院长和那位蓝总关系肯定不错吧,不然也不能免费让auto的员工来咱们这做体检呐。”

        家俊溪回神,冷淡地笑了下:“你们一个两个的啊,工作时候还在想这些事情,我发工资给你们就是让你们八卦的,对吧?”

        秘书眨眨眼:“这不也是工作吗?”

        “别的工作没见你们这么上心,”家俊溪轻嗤,“打听这个做什么,对蓝景谦有兴趣啊?”

        “……”

        两个秘书对视了眼,然后一同笑起来。

        副台那个胆子大些,笑嘻嘻地说:“那位蓝总可是有名的钻石王老五,长得那么帅,气质又好,还事业有成。我听说他今年三十七岁,看起来却像是刚到而立之年呢。”

        “对对对,我也听说过。”主台这个立刻赞同地点头,她没忍住笑起来,冲同事挤挤眼,“不过刚刚走那个小哥哥也是真的帅,简直长了张明星脸,不出道都可惜……除了看人的眼神还有说话冷淡了点外,完全挑不出瑕疵。”

        “唉,这种有的是年轻的小姑娘追,我们就别指望了。”

        “也是。”

        “……”

        被八卦起来的两个姑娘完全无视了,家俊溪好气又好笑,他抬手叩叩桌面:“上班呢,还是做梦呢。”

        两个秘书连忙各自转回来,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家俊溪转身前顿了下,还是没忍住,提醒:“下午蓝景谦来了以后,你们少折腾事儿啊――他那里你们也不用惦记,更跟你们没关系了。”

        副台秘书眼里冒出八卦的光:“院长,您跟蓝总那么熟,难道有别人都不知道的内部消息?”

        “算不上秘密,以前认识他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点。”

        回忆起当年,家俊溪心里浮起些物是人非的沧桑感。

        两个秘书眼巴巴地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家俊溪笑着摇头叹声:“他啊,更不会喜欢你们这些年轻的小姑娘了。”

        “啊?为什么啊?”

        “他喜欢比他大一两岁的女人,还是最难驾驭的、能把他霸王硬上弓了才行的那种。”家俊溪一顿,笑起来,“而且你们想想,他这方方面面的条件,为什么会这么多年没结婚?”

        副台秘书小心翼翼地搭茬:“gay?”

        家俊溪一愣,随即气笑了:“你们这些小姑娘一天到晚都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因为受过情伤、心里还放着个人!”

        两个秘书愣了下。

        等家俊溪往办公室走了,回过神的两人才好奇地凑到一起。

        “心里有人,没听说过哎?”

        “是啊,而且那蓝总好像从显名以后一直没交过什么女朋友,财经杂志上都说他是特冷淡自持的那一款,那这得多少年前的情伤了?”

        “啧啧,可怕……”

        有了家俊溪的警告在前,下午蓝景谦到前台时,两位秘书果然一个比一个安分守己。

        “蓝先生,这里就是我们院长的办公室了。”亲自把人接引过来的前台秘书示意了下,上前叩门:“家院长,蓝总到了。”

        “请进。”

        秘书推开门,转身让出通道。

        她身后的男人一身西装外套一件长款大衣,能叫多数男人自曝其短的版型到了他身上,却显得比模特还模特,每一根收线都是恰到好处的。

        在那种成熟冷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里,秘书红着脸低着头,听见头顶那个温和里带一点疏离的声音开口:

        “谢谢。”

        长大衣掠起风里一阵淡香。

        直到脚步声进到办公室最里面,秘书才仓促回神,红着脸关上门跑回去了。

        家俊溪目睹全程,坐在老板椅上,手里玩着支钢笔,冲走进来的男人玩笑:“你那点男性魅力能不能收一收?多少年了,在学校里就这样,到现在还用来调戏小姑娘?”

        “……”

        蓝景谦和家俊溪是多年至交,彼此说话没有顾忌。蓝景谦也早就习惯了家俊溪不奚落人就不会聊天了的古怪脾气。

        他淡定地走到沙发旁,脱了长大衣,自如坐下,声音平静:“我可没有调戏你的下属。你看到了,我只道过一句谢。”

        “你这样的,一句道谢已经是调戏了。”家俊溪从椅子上起身。

        蓝景谦拿起桌上茶罐,递到身前轻嗅了下:“云南的熟普?”

        “嗯,这份可比你我都还要大上十几岁呢。怎么样,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回来,我的诚意够足了吧?”

        “够。”

        蓝景谦淡淡地笑,手里茶罐一抬。

        “够抵得上你去年去我那儿败掉的红酒的十分之一了。看在它的份上,我就当你是多年不见,把那件事忘记好了。”

        “哈哈哈……”

        家俊溪被拆穿意图也不羞,走到沙发前坐下。

        等蓝景谦那边动作熟练利落地沏上茶,家俊溪接过一杯:“你们auto员工的体检都结束了吧?”

        “嗯,这员工福利也要谢你。”

        家俊溪说:“怎么说你也是第一次回国开辟市场,我又是东道主,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表示点什么,那多不合适?”

        蓝景谦轻笑了声,情绪淡淡:“承情了。”

        “客气什么……你自己的体检没忘记吧?”家俊溪似乎无意提到,随手抿了口热茶,“不是年轻那会儿了,可得注意身体。”

        蓝景谦淡笑:“上来前已经查完。这才一年不见,上次都不听你语气这么沧桑,这回是怎么了?”

        “咳,人将不惑了,一点感慨而已,多正常。”

        “……”

        一年不见,蓝景谦和家俊溪聊了许久,到那份家俊溪专门为蓝景谦的回来叫人送来的山泉水快要喝尽了,聊兴这才落了些。

        趁最后一泡斟进杯子里,家俊溪问:“你今年感情方面怎么样,有进展了?”

        握着公道杯长柄的那只修长漂亮的手在空中一停,蓝景谦垂眼,淡笑里透着点莫名的疏离。

        “这方面我没什么欲.求,你不是一直都清楚么。”

        家俊溪停住。

        办公室内安静几秒后,有人出声问:

        “你还是忘不了她,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