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复诊

复诊

        第56章

        车里安静几秒。

        骆湛问:“你都听见了?”

        唐染想了想,摇摇头:“声音很模糊,只听见了一两句。”

        “然后就把这句听得这么清楚?”

        “嗯。”

        “……”骆湛垂眼,笑,“我还真是运气不好。”

        唐染沉默。

        过了一会儿,小姑娘转回头,轻声说:“那我们出发吧。”

        骆湛微怔,回眸:“不是刚问了我问题,不好奇答案了?”

        唐染最开始抿着唇没说话,但骆湛一直耐心地等着她的回答,她只能开口:“如果骆骆不喜欢这个问题,那我们能当作我没问过吗?”

        “……”

        骆湛怔了许久,才慢慢反应过来女孩这句话背后藏着的不安和小心维系。

        他心里微动。

        循着本能,骆湛抬手过去,摸了摸女孩的头顶。

        唐染被摸得愣了下,不解地抬起头扭过来朝向他:“骆骆?”“别害怕啊,小姑娘。”

        骆湛低下声音,无奈又心疼地笑:“我刚刚说自己运气不好,不是说不喜欢你的问题,而是有更希望你刚巧听到的话没被听到,觉得有点遗憾而已。”

        “……”

        小姑娘沮丧失落地耷拉下去的唇角一点点抿平,然后又偷偷地开始往上翘。

        翘成弧度以后,唐染回过神,有点不好意思了:“我是不是特别敏感,容易多想?阿婆说我这样不好,但我总是忍不住……刚刚你不说话,我以为你不喜欢这个问题。”

        “没有。”骆湛断然否定,“我只是第一次喜――咳,第一次想一直和一个人做朋友,没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哦。”

        一个冷漠的声音在车外接了茬。

        “……”

        骆湛微挑眉,回过头,就看见谭云昶站在车外冷笑:“为了唐染妹妹,我们现在连小少爷的朋友都不配做了是吧?”

        骆湛难得心虚。

        谭云昶的视线跨过骆湛,眺向副驾驶座的唐染:“唐妹妹,这种问题你问他本人是没有答案的,要我来说吧,那就是命中注定的见色起――”

        “有事吗?”骆湛及时打断,眼神凉凉淡淡地瞥过去。

        谭云昶被看得一噎,虽然没说完的话咽回去了,但不妨碍他大着胆子保持冷笑:“就是问问两位好朋友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

        骆湛没给谭云昶继续在唐染面前调侃自己的机会,他启动超跑,一脚油门。

        勇于揭短的谭云昶被甩了一脸车尾气,只能气哼哼地回了林千华开来的轿车里。

        载着后座脸色煞白发冷的唐珞浅,黑色轿车追着前面的墨蓝色超跑跟了上去。

        路上。

        终于恢复了“二人世界”的跑车内,除了耳旁掠过去的风,一切都很安静。

        骆湛握着方向盘,食指在柔软的真皮皮套上轻叩过几次,似乎在就什么问题摇摆不定。

        直到超跑开近高速收费站。几辆车在etc通道减速排队,骆湛将车头一拧,停在路旁,他自己解开安全带,从座位后取了什么东西。

        唐染茫然地听了会儿:“骆骆,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话刚说完,她感觉安全带的接扣被打开,然后一件柔软的毯子似的东西被盖在自己身上。

        唐染愣了下,下意识地伸手攥住。

        骆湛给她掩好边角,重新躬身给她系上安全带:“秋风凉了,高速上没办法开太慢,你以后也要记得注意保暖。”

        “嗯。”

        “……”

        骆湛给唐染“武装”好以后直起身,冷不丁看见小姑娘现在的模样,他忍不住低笑了声,侧过脸。

        唐染被笑得一懵:“怎么了?”

        “你现在就像……”

        骆湛回眸,看向这件在床上用品店售货员诡异的目光下,由他亲手买回来的、粉白色的毯子。

        还有毯子上面结实绑着的四点式安全带。

        沉默地注视几秒,骆湛忍俊不禁。他再次偏开脸,笑了起来。

        唐染:“?”

        她刚想再问,就听耳旁那个被笑意染上些许沙哑质感的声音低下来,说:

        “就像一只被方方正正捆扎好的、粉糯糯的粽子。”

        唐染:“……”

        有画面了。

        看着小姑娘糯白的脸一点点染上嫣然的红,骆湛笑了会儿,停下来。

        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那张初具成熟棱角的清隽面庞上,情绪也一点点认真起来。

        然后唐染听见,安静的车内响起骆湛的声音:

        “我刚刚想了一路,还是没有找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唐染茫然回头:“什么答案?”

        “你不是问我我对你好的原因是什么。”

        唐染默然。

        骆湛:“不久前我找到过一个理应对你好的理由,但那已经是在认识你很久以后,我知道它不是最初的原因。”

        “……”

        “按照人工智能的自动控制理论部分,我们想要判断一个问题产生的原因,那么首先要找到这个问题对应的干扰在这个控制过程里的输入点。”

        唐染安静地跟着他的思路走,听到这里她问:“你是说第一次在int见面那天吗?”

        “嗯。”

        骆湛倚进座里。他垂下眼,不自禁露出招牌式的懒散笑意,尽管小姑娘看不见。

        “那天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我以前不是没有见过狼狈的小姑娘,但我从来没有自己做过什么――时间、地点、人物、天气环境……有任何一个因素发生变化的话,我那天可能都不会回去你面前。”

        骆湛一顿,有些无奈抬眼。

        “虽然抱歉,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唐染。我不是你想象中的善良或者温柔,后来我为你做的任何事情,也要基于那场意外之后的相识才能实现。”

        唐染认真思考起骆湛的话。很久以后,小姑娘慢慢露出笑来。

        “那也很好。”

        “很好?”骆湛意外。他本来以为女孩会不喜欢他的这个答案。

        “嗯,很好。”唐染点头,轻笑着说,“这样会让我觉得,店长说的是对的。”

        骆湛:“?”

        唐染:“命中注定啊。我以前很讨厌这个词,因为它给我带来的一切都是不好的、我不想要的。但如果这些之后它带来的第一个礼物是骆骆,那我很开心。”

        唐染想了想,又认真地补充说:“为了骆骆,我以后会珍惜它的。”

        骆湛第一次在女孩的话里怔了许久后,才回过神。

        “虽然谭云昶的重点不在这个词上,但是……”

        骆湛垂眼,哑然地笑。

        他想起在这一个月陆续的噩梦里,那个窗户狭窄的孤儿院,昏暗的禁闭室,还有碎片一样的镜子里那个被打得满身伤痕的男孩。

        他慢慢明白自己会忘记这段记忆的原因。

        大概是太过幼小无力的生物,在面对无法承受的苦难和疼痛时,由身体本能选择的逃避方式。

        但是。

        如果命运以苦难的名义赠我的礼物是你――

        骆湛抬眼。

        看着面前的女孩,他低声说:

        “那我感谢,更珍惜。”

        唐染并不知道骆湛想了什么,她只是笑着弯下眼角。

        “嗯,我也是。”

        .

        按照原定的计划,谭云昶和林千华载着唐珞浅下了高速后,佯装跟丢了骆湛的超跑,然后在m市那架复杂程度堪比3d迷宫的立交桥上,开始了他们原地打转的“旅行”。

        唐珞浅急得脸都白了的时候,骆湛已经开车载着唐染,直奔家俊溪所在的眼科医院。

        因为早就定好了具体的复诊时间,所以两人到医院后,畅通无阻地上到家俊溪私人办公室所在的楼层。

        只是前台确认过他们的预约信息后,却提出了新的问题――

        “抱歉,骆先生。”

        和上次的前台不太一样的小姐姐,但一样的是看向骆湛时有点躲避和脸红的反应。

        “按照我这里的预约信息记录,您陪同的这位小姐需要重新去做一次血常规检查。”

        骆湛原本已经准备扶着唐染走向家俊溪的办公室了,闻言他回眸,微皱起眉:“上次不是已经做完了所有的检查项目吗?”

        前台被那冷冰冰的眼神吓了一跳,呆过几秒才连忙说:“抱歉,是这样吗?因为上次不是我负责,所以情况我不太清楚……那、那我打电话问问。”

        骆湛皱着眉,等在原地。

        旁边唐染犹豫了下,伸手拽拽他的袖口衣角,轻声说:“骆骆,你不要这么凶。”

        对旁人一贯懒散冷淡型地凶了二十年的骆小少爷一顿,迟疑低头:“我很凶吗?”

        小姑娘慢吞吞地点头,然后抬手,试图补救地用秀气的拇指和食指比量出短短的距离:“一点点。”

        骆湛看着那两根细白的手指,还有乖巧地蜷起来的其他小指头,他忍不住垂了眼,嘴角勾起来。

        “好吧,”小少爷藏着笑,故作严肃,“下次注意。”

        唐染松了口气。

        “不过。”

        骆湛想起前台的话,再次不爽地轻眯起眼。

        他抬手,自己无意识但占有欲十足地摸着小姑娘的脑袋,语气危险――

        “我们小姑娘白白嫩嫩的,谁知道他们惦记着多扎你一针,是想干什么。”

        “……”

        小姑娘乖乖巧巧的,一动不动。像石狮子爪底下按着的那颗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