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喜欢

喜欢

        第52章

        “卧槽?你失忆过?真的假的!”

        微凉的晚风里,手机听筒内传出来的话声惊起了露台对面树丛里的鸟雀。

        拿着手机的骆湛更是首当其冲。

        他原本在分心思考站在露台另一旁的小姑娘会不会冷,此时突然被对面谭云昶一句话惊到,险些把手机扔了。

        回过神,骆湛皱眉――

        “我直接告诉你结论的问题,你还要反问一遍,是最近的工作量已经让你探索到自己脑容量的极限了?”

        “害,我这不是表达惊讶嘛。”

        谭云昶说完,话头一转,满怀忧思语气沉重地开口。

        “但是祖宗,你这脑袋可是我们实验室的史诗级珍宝啊,多少点子和难题在未来的日子里还要全靠它的,失忆这事听起来可太危险了。我看这样,我们考虑考虑帮你的智商入个保险吧?我感觉以你的头脑几千万还是值的,所以这保价至少也得千万起跳――”

        骆湛冷冰冰地轻哼了声,打断谭云昶:“没完了是吧?”

        “……完了。”听出不善,谭云昶一秒收住:“祖宗您继续。”

        骆湛:“跟齐靳那边说,那个男孩的事情不必查了。”

        谭云昶连忙应声:“好嘞,我今晚就通知他。”

        “嗯。没别的事情,挂――”

        谭云昶:“嘿嘿,那还是等恭喜你啊,祖宗。”

        骆湛指腹停在挂断的按键前,顿了一秒,他重抬手机到耳旁,懒声问:“恭喜什么?”

        谭云昶理所当然地说:“虽然失忆过,但那男孩子是你总比是别人好啊。不然真等唐染妹妹恢复视力,再把另一个小竹马往她面前一拉……啧啧,那结局可就不好说了。”

        骆湛垂眼。

        安静几秒,他问:“就这件事?”声线低低沉沉的,听起来显然兴致不高。

        谭云昶意外地问:“你听起来还不太高兴啊,难道唐染妹妹对你是她的小竹马这件事的反应没有达到你的预期?”

        “……”

        骆湛轻眯起眼。

        过了几秒,他懒下神色,转过身。骆湛背抵上露台围栏,沉默地看着不远处灯火阑珊里的小姑娘。

        夜色晕染,模糊了视野里女孩的轮廓。只隐约见着她的长发被夜风吹乱,又被女孩抬手勾住,轻拢回耳后。

        身上那件男款的黑底撞色夹克明显比她的身形大了一两个号。袖子长长地垂在两旁,尾摆盖过腿根。

        在寥寥夜色里,更衬得女孩身影娇小。

        骆湛就倚在围栏前,那样无声地看着。

        直到谭云昶等了许久不闻动静,茫然地出声问道:“喂喂?是我这边断线了吗?怎么突然没动静了?”

        “……没有。”骆湛回神,低了眼,“是我看走神了。”

        谭云昶:“……”

        谭云昶:“容我大胆地废话一句,祖宗您是看什么看走神的?”

        从小姑娘那儿移开目光,围栏前身形颀长的少年又恢复了倦懒散漫的语调。

        他侧过身,倚着围栏,淡淡地哼笑了声:“你不也知道是废话么。”

        谭云昶有点牙疼:“就那么好看?你不是每天晚上都暗戳戳看两三个小时吗?还是专人专场、独座独票。”

        骆湛反问:“不好看?”

        “得,借三十个胆子我也不敢说您家小姑娘不好看啊,”谭云昶停顿了下,奸笑,“更何况,唐染妹妹确实好――”

        骆湛突然打断:“闭嘴。”

        谭云昶:“?”

        小少爷冷笑:“只准我说她好看,你不准说。”

        谭云昶:“……”

        这个人是真的狗。

        骆湛显然没这自觉,很淡定就把话题落回去:“这件事不要声张,尤其是在唐染面前。”

        “啊?为什么?”

        骆湛沉默两秒:“我还没告诉她我就是那个人。”

        “――?”谭云昶呆了好一会儿,急忙问:“为什么不说啊?她又不怨你、反而特别想看见你,不然生日愿望也不能是许的这个。”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说??”

        这一次沉默尤为地久。

        然后谭云昶听见电话对面轻嗤出一声冷淡的薄凉的笑,满是自嘲,以及另一种埋得更深的情绪:

        “我该怎么说,‘对不起,我就是那个被你救了、却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冰窟窿里等了十年的人’?”

        谭云昶语塞半晌,无奈地劝:“但那也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的,那是谁的?”

        “不管是谁的,你总不能永远不告诉她真相吧?你可都答应唐染妹妹要帮她找小竹马了。”

        骆湛慢慢直起身,朝那片灯火阑珊的角落走去:“我会说的。……等我有足够开口的勇气。”

        听了这话,谭云昶一时失语,最后才无奈地说:

        “祖宗,你可是我们心目中无所不能心比天高的小少爷――多少追不到你的姑娘们玩笑说你是身在神坛的,你竟然还有需要勇气的一天?那你叫我们这些凡人还怎么活?”

        骆湛哑然,步子都停了停。

        几秒后,他迈开长腿,低垂着眼,笑:“我需要勇气,很奇怪吗。”

        “可不是。”

        “……”

        骆湛抬眸,看了看已经离他很近的小姑娘。

        她大约是听见了脚步声,慢慢转回来。

        女孩的眼睛轻阖着,这样近的距离下,骆湛甚至能看见那柔软微翘的睫毛,还有投在眼睑下的淡淡阴翳。“骆骆?”

        女孩轻声问。

        她的唇瓣微微开合,唇色透着淡淡的嫣。

        让人想小心翼翼地亲吻。

        手机里,谭云昶正叹气:“这要是传出去,你就算是跌落神坛了,祖宗。”

        骆湛回神。

        他垂下眼,认命地笑,声音低哑好听。

        “我心甘情愿。”

        谭云昶:“……”

        k大,实验室里。

        对着挂断的电话,谭云昶僵了好几秒才恶狠狠地回过神――

        “玛德,呸呸呸,一嘴狗粮!”

        .

        唐家主宅,三楼。

        从楼梯进了长廊,拐向茶室方向的路上,唐染迟疑几秒,轻声问身旁的人:“骆骆,我们要不要分开进?”

        “不用。”身旁那人声调懒洋洋的,“说是偶遇就好。”

        “……嗯。”

        “害怕?”看出小姑娘还是有点不安,骆湛转回头,问。

        “不,不怕……”唐染下意识摇了摇头。

        耳旁响起声低哑的笑。

        唐染的脸红了起来。

        两秒后,她诚实地改口:“有点怕。”

        “怕谁?”

        “……”

        “你家那个管事的老太婆?”

        “!”唐染被吓了一跳,在唐家可没人敢这样说杭老太太。她慌忙地仰起脸朝骆湛说,“你你你小点声,别那样叫。”

        “看来确实是怕,”骆湛低低身,抬起手摸了摸唐染的头,他忍着笑,“给我们小姑娘都吓结巴了。”

        唐染脸更红了,不知道是恼得还是羞得。

        “不过,”骆湛一想起唐染是被杭老太太亲手安排送进孤儿院的,就忍不住沉下语气:“她对你不好,我这样叫她都是客气的了。”

        唐染犹豫了下:“但是你这样喊她,别人听到了只会说你没礼貌的。”

        骆湛闻言,微直起身,那张祸害脸上眉尾一抬,桃花眼里掠过薄凉嘲弄的笑色。

        他轻嗤了声:

        “我在乎他们怎么评价我?”

        骆小少爷骨子里按捺已久的那点桀骜不驯的少爷脾气冒了尖,然后在这一秒暴露无遗。

        唐染静了几秒,突然没什么征兆地弯下眼笑说:“我喜欢骆骆。”

        “――!”

        骆小少爷那点冷淡嘲弄的笑意都僵住了,他本能低头:“你……”

        唐染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脸上的笑意已经变成羡慕和向往:“我也想像骆骆一样,可以很骄傲,什么别人的眼光和话都不在意、不顾忌,那样活着一定很快乐。是个满分的性格!”

        “…………”

        骆小少爷用他那“价值几千万保险”的脑袋想了一秒,很快就明白了――

        唐染这番话想表达的意思,就和“我喜欢达芬奇,因为他鸡蛋画得圆”没什么两样。

        骆小少爷顿觉了无生趣,眼皮懒洋洋地耷拉回去。

        不过临进茶室前,他不忘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长发,说:“人的性格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评分标准,当然也就没有哪种是满分、哪种是零分。比如你喜欢我的性格,我也喜欢你的性格。”

        唐染意外地问:“你喜欢我的性格吗?可是阿婆说我太内向了,大家更喜欢活泼有趣的女孩子……”

        唐染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藏住自己的失落,“而我什么都不懂,很无趣。”

        “她胡说。”

        骆湛不悦地皱起眉。

        唐染愣了下,仰起头。

        骆湛也发觉自己反应有点过激,他低咳了声,放缓声音。

        “我说了,每个人的性格都是独一无二的,它没有统一的判断标准。就像在我见过的所有人里,我只喜欢你……的性格。”

        唐染没察觉那个诡异的停顿。

        她在少有的被认可里笑得眼角弯下来:“虽然知道骆骆是在哄我,但我还是很开心。”

        骆湛不赞同:“是实话,不是哄你。”

        唐染轻笑:“才不信,怎么会喜欢到只喜欢一种的程度?”

        “当然有。这点程度算什么。”

        唐染微呆:“还有更厉害的吗?”

        “嗯。”

        小少爷声调懒洋洋的,带点漫不经心:“还有些喜欢程度太严重的,人都不想做了。”

        唐染茫然:“不想做人,那是什么程度?”

        “大概是……”

        骆湛认真地想了想。

        “恨不得在胸前挂一个日历本,数着最后一两年,每过完一天就撕掉一页吧。”

        唐染更加茫然:“为什么要撕日历本?”

        “因为,”

        骆湛舌尖顶了顶上颚,他眼帘一垂,声线低哑地笑――

        “等撕完,就可以不用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