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父母

父母

        第51章

        等小姑娘情绪终于稳定下来,骆湛领着唐染,延这段z字型的木质楼梯慢慢往唐家主宅的二楼走。

        拐过一楼二楼中间的休息平台,骆湛刚要迈上第一级台阶,却在望见这十几级台阶之上的二楼走廊里站着的两人时,他脚步一停。

        两三秒后,唐染有所察觉,不解地仰了仰头:“骆骆,怎么了?”

        “……”

        当面听见这个称呼,站在二楼走廊里的骆老爷子眼底闪烁过复杂的情绪。

        但他眼皮子下面,那个一贯桀骜的小孙子却应得习惯自然,更直接收回目光不再和他对视――

        “没什么,撞见人了。”骆湛不在意地说完,“走吧。”

        他原本想牵着小姑娘继续往上走,却被唐染死死地攥住了衣角。小姑娘脸上露出明显的担忧和惊慌。

        这次轮到骆湛意外,唐染目不能视,对骆老爷子更谈不上熟悉,没道理有任何察觉的可能才对。

        他耐心地低下声,问:“怎么不走了?”

        唐染迟疑几秒,把骆湛的袖口衣角往自己的方向拽了拽。骆湛会意,俯身躬低下来,不忘替小姑娘挡住来自二楼的视线。

        然后他听见小姑娘攀在他耳旁,小心又担忧地说:“我刚刚没有听见脚步声,所以他们一定来得比我们早,我们说的话他们是不是已经听到了?”

        骆湛思索着抬眼,望向二楼。和骆老爷子还有他身旁的管家林易对视几秒,他落回视线,然后点头:“确实应该听到了。”

        “那怎么办?”小姑娘露出更担心的情绪。

        骆湛问:“怕他们去唐家那个老太太那里告你的状?”

        唐染犹豫几秒,诚实地说:“奶奶不会在意我的,最多就是叫我待在偏宅不要出来,我怕她会告诉骆爷爷。骆爷爷会不会训你……”

        小姑娘对他的关心和担忧溢于言表,骆湛听得嘴角忍不住轻勾起来。

        小少爷最擅长的那些花花心思和手段里,苦肉计是他从来懒得也不屑用的。但此时到了唐染面前,无需练习,他使起来也是得心应手的――

        “老头那个臭脾气,训我一顿是轻的。在家里他每隔几天就到处找拐杖要打我。”

        唐染犹豫了下,还有点不信:“可是大家都说骆爷爷对你很好的。”

        骆湛轻嗤了声:“我今天最开始不知道是来唐家,他为了逼我来,找了一队擒拿格斗专业人员去我家楼下把我绑来的。”

        “啊?”小姑娘急了,“那、那怎么办,不然我去跟骆爷爷解释……”

        “没事。”

        骆湛到底没舍得小姑娘多担心,他愉悦地笑了声,安抚,“听见的人我认识,是骆家跟着一起来的。他们不会去找你家那个老太太告状。”

        唐染这才松了口气。

        又往上走了几阶楼梯,唐染想起什么,转过脑袋小声问:“那他们也不会跟骆爷爷告状吗?”

        骆湛顶着老爷子明显不善的目光,懒洋洋地笑:“不会。”

        唐染这才放心,“你和他们很熟是不是?”

        “嗯。”骆湛随口补充,“骆家两位管事的――”他一顿,想了想,“老大爷。”

        突然就在孙子那里掉了一辈的老爷子:“…………?”

        管家不在乎这个,憋着笑站在原地。

        在那两束视线下,骆湛依旧不以为意我行我素,他目不斜视地扶着小姑娘上到二楼的走廊里。

        此时停住,离着老爷子已经不足二十公分的距离。

        大约是老爷子的气势实在重,骆湛身旁的小姑娘若有所察,不安地攥紧了骆湛的袖口衣角。

        骆湛脚步一缓:“今天晚上外面的气温和湿度都很舒服,我先陪你去露台走一圈吧。”

        唐染犹豫了下:“骆爷爷他们不是还在等?”

        “他们有事,之前就下楼去了,现在应该还没回来。等他们回来了我再送你上去问好。”

        “……好。”

        看着那一高一低两道身影走到这条长廊的尽头,然后消失在拐角,楼梯口前骆老爷子在沉默许久后,慢慢叹了声气。

        他问:“林易,你怎么看?”

        林管家早就猜到自己逃不过这一出,此时也不意外,斟酌几秒才温和地笑着开口:“我就随便看看的,只是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小少爷这副模样,实在是太新奇了。”

        “是没见过,别说你没见,我这个做爷爷的也没见过。”老爷子摇着头,“当初我或许就该猜到,这个小姑娘要是没有对他那样的影响力,那他也不会在那年的事情之后就性格大变了。”

        管家试探着说:“那老先生您觉得,小少爷这副模样看起来好吗?”

        老爷子沉默许久,低低哼了声,不情愿地说:“……有点别扭,但总体也不算差。”

        管家笑了,“小少爷好些性格就随您了。”

        “……”

        老爷子转过头,皱皱眉,但到底还是没说什么。

        管家等了会儿,见老爷子始终不开口,才又说:“我看小少爷能这样按着性子陪小姑娘说话,真像变了个人似的,果然遇见喜欢的人,小少爷这样的性格也遭不住的。”

        “喜欢?”老爷子果然被这平缓信息里最凸起的尖锐词刺激到,他冷哼了声,“对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说那种话,他也不怕被人家骂他耍流氓。也就是听到的是我们――换了旁人,恐怕背地里少不了戳他脊梁骨的!”

        “十六七岁,再过几年不就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了吗?”管家好脾气地笑。

        “……”

        “结婚”这个词更让老爷子沉下脸来。

        但好歹没有直接发火,说明余地不小。

        管家思索几秒,问:“您是担心,唐家那位老太太那边不同意?”

        “她同不同意的问题并不大,”骆老爷子皱着眉说,“但她就算同意了,唐染的身份她不会承认的。真到那时候,所有人都会觉着我们骆家的继承人娶回来的未来当家夫人是唐家的一个私生女。”

        林管家笑意也淡下去,无奈地说:“小少爷不会在乎这个的。”

        “哼,他当然不在乎。他们年轻人在乎什么?说到底还是年轻,只以为凭着自己的能力资本便能让人闭嘴,却连人言可畏四个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他们就不想想,自古以来这皇帝老子管得到天下生死仍旧堵不住悠悠众口――‘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样的道理他们课本里整日教着,他们有几个真往心里去了的?”

        林管家苦笑:“但小少爷那样的脾性,您恐怕说不动他。总不能真像今天一样,他一不听话就叫人把他绑来绑去的。”

        骆老爷子沉默半晌,突然问:“唐家那个嫁出国的女儿,近些年有消息吗?”

        林易一愣:“您是想通过她把唐染的身世名义正过来?”

        老爷子没说话,眼神严肃地看了他一眼。

        林管家连忙低了低头,回话:“没听说过。唐世语自从那年和唐家闹翻嫁出国后,就很少有消息传回来了。听说她和唐家都从来没联系过。”

        老爷子又问:“她嫁得是哪家来着?”

        林易摇了摇头:“不清楚。唐家这位老太太是给她安排了的,但她不是故意找了旁人嫁的?”

        老爷子被勾起对那个晚辈的回忆,有点头疼地摇头:“说起来,唐染这小丫头的性格和她母亲还真是天壤之别。”

        林易也苦笑:“可不是,当初唐家这位小姐的威名,那可是叫多少世家公子哥闻风丧胆的啊……要不是她那性格实在厉害,这位老太太实在无咒可念,恐怕也不会使出拿死胎骗自己亲女儿的狠手段。”

        老爷子听完,却不赞同地哼了声:“她手段狠用出来的法子,可不该她女儿替她背锅。”林易点头:“老先生说的是。”

        “那你觉着,以唐世语那样的脾气,她会真就那么潦草嫁人了?”

        林易犹豫了下,坦然开口:“其实当年就有人说,唐世语是为了脱离母亲掌控这才找了个形婚的理由嫁出国――但这些年一直没动静,具体我也不敢断言。”

        “这样,”骆老爷子沉思片刻,开口,“你找人专门循着她当年嫁人出国的消息,查查她夫家那边的事情,再顺着摸一摸她现在的情况。”

        林易眼神意外:“老先生,您是真准备为唐染正正名分?”

        老爷子沉默几秒,冷哼了声:“我是被那臭小子逼得没办法――总得做两手准备,不然最后放任他给我把骆家拖进沟里去不成?”

        林管家笑起来:“是是是,您说的理由都对。”

        老爷子冷眼斜他:“什么叫理由?”

        林管家温和笑笑,不说话了。

        “行了,我们也上楼吧。你没听那臭小子走之前都拿话提醒我了――怕我来不及赶上去,再让他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的小丫头扑了空。”

        老爷子冷笑了声,怨念丛生。

        “养他这么些年,他对我还不如对那小丫头百分之一呢。还说人家白眼狼。”

        林易笑着跟上去,最后问了一句:“既然要查唐世语,那让唐世语当年未婚先孕的男人要不要也查一查?”

        老爷子上楼的脚步一顿,问:“是她当初的男朋友吧?”

        “是。”

        “穷苦人家的?”

        林易想了想,说:“好像是……实在没什么信息,当年您让我查小姑娘出身想帮她寻亲的时候,我连她父亲叫什么都没查到,估计是所有痕迹都被唐家抹掉了。”

        “哼,这老太太对自己亲女儿都下得去狠手,更别说对一个耽误了她联姻计划的外人了。”

        林易也轻叹了声气:“那会儿我只打听到他们读书的学校,可能为了躲避唐家的耳目,他们恋爱也是地下,没几个人知道。只有唐世语的室友隐约听她提过,说是孤儿出身的穷学生,拿着助学金和奖学金生活的。成绩应该不错,但具体消息却没透露出来。”

        老爷子沉默须臾,一边往楼上走一边低声问:“那后来呢,人去哪儿了。”

        林易:“不知道,说是人间蒸发了似的。”林易犹豫了下,声音压到最低,“我那时候都怀疑,不会是被……”

        “别胡说。”

        老爷子没好气地打断他。

        “是。”林管家苦笑了下,“不过就算没出事,但一个完全没背景的穷学生,对上唐家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恐怕也落不到什么好下场。”

        “是啊。”

        老爷子幽幽叹了口气。

        “至少国内不会有他落脚之地。大概是流落到不知道哪个小国家的角落里去了吧。”

        林易:“那还查他吗?”

        老爷子说:“不用了。这样的穷小子满世界都是,查出来也掀不起风浪,就先顺着唐世语那根线,摸一摸情况吧。”

        “是,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