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偏方

偏方

        第48章

        骆老爷子震在原地:“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那个礼物是你?”

        “字面意思。”

        “你、你给我说清楚!”

        “……”

        骆湛轻扯了下嘴角。他侧过身,插着裤袋眼神凉淡地望向自己的爷爷:“你送给她的那件仿生机器人,被int实验室里的人弄坏了。那时候没别的更适合的办法,只能我来顶替。”

        骆老爷子僵了好几秒才消化完这个消息:“所以这段时间你在外面……”

        “对,她就是之前你从钱家那里听说过的那个还没成年的小姑娘。”

        骆老爷子呼吸都紧促起来:“你可以有更好的办法补偿她,不一定要做这些事情。机器人的订单我可以重新下,让他们第一时间赶制新品就是了!再说,再说以你的脾气,怎么做得好机器人的事情?”

        “……”

        骆湛听完沉默。

        几秒后,他偏开脸,轻嗤了声:“我也很意外我能做好。下决定前我还犹豫过,觉得不甘心,现在却只有庆幸了。”

        老爷子气极:“这有什么好庆幸的?你是骆家以后的继承人,去给一个小丫头做那种鞍前马后地伺候人的苦差算怎么回事?传出去像话吗!”

        “忘恩负义才更不像话吧,爷爷。”骆湛冷淡地笑,“我欠了她一双眼睛和这么多年的时间,就算给她做机器人又算得了什么?”

        “……”

        从骆湛少有的认真眼神里看出某种坚毅的情绪,骆老爷子神思恍惚了下。

        等他回过神,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起来:“你是铁了心要为了补偿她,把自己一辈子搭进去吗?”

        “一辈子?”骆湛微怔。回神后他微垂下眼,嘴角轻勾起来,“听起来还真叫人向往。”

        骆老爷子:“――?”

        骆湛重新抬眼,神色恢复了惯常的懒散,但眼底情绪却不能更认真了:“即便我今天没有发现这件事,我一样会这样决定,或早或晚罢了。”

        骆老爷子胡子抖了抖:“你决定什么了?”

        骆湛:“唐珞浅我不会娶,绝无可能。”

        “……”

        骆老爷子心底不祥预感愈发加深。沉默几秒他松下神情,试图缓和气氛:“这件事可以以后再说。你们年纪都还小,冲动不得,不急着――”

        骆湛却没给他机会:“所以爷爷你就去跟唐家说好了。”

        老爷子眼神一颤:“说什么?”

        骆湛淡定地说:“结婚可以,立刻都行,但我要换成那个小的。”

        骆老爷子:“…………?”

        露台长窗内对着的走廊上,楼梯口站着之前随骆湛和骆老爷子一起过来的管家林易和两个唐家的佣人。

        不听雇主家的私密事情是他们做家政服务的职业道德和本能,所以和林易一样,两个佣人都站得离着露台长窗远远的。

        然而就在走廊上正安静的时候,一声咆哮撞开了窗――

        “她还是个孩子、结什么婚立什么刻?!我我我要替骆家的列祖列宗抽死你这个有辱门楣的不肖子孙!……我拐杖呢?我拐杖呢!?”

        唐家的两个佣人停住交流,震惊地呆在原地。

        他们实在没法想象,这个雷霆般的动静是那位刚坐在茶室里的时候看起来还儒雅随和的老爷子发出来的咆哮。

        两人面面相觑几秒,不约而同地转向对面――

        骆家的管家面带纹丝不动的微笑,淡定地站在原地,一只手里还提着替老爷子拿着的拐杖。

        直到察觉两人目光,林易转回来,淡定地笑:“小场面,不要慌。”

        其中一个佣人震惊地问:“这,还是小场面?”

        “当然。”

        “您还见过更大的?”

        林易微笑:“身为一名经过严格培训的职业管家,经历过无数位棘手苛刻的雇主,什么样的场面我没见过?粉红色hellokitty的围裙play我都看见了,这点不算什么。”

        “……”

        两人顿时肃然起敬。

        .

        去偏宅领唐染来主宅问好的那位唐家管事此时已经快要急死了。

        他每走出两步就要回三次头,每次一看见那个撑着盲杖的小姑娘只比前一次多挪了一点距离,他就又忍不住烦躁地催促:

        “唐染小姐,麻烦你尽快一点。骆老爷子和骆家小少爷可是家里的贵客,怠慢了他们你也不怕被老太太责备?”

        “我……”

        唐染张口想辩解什么,只是又咽了回去。

        她知道对方这番话根本不是想听她的解释,她给出越合理的解释也只能越让对方恼羞成怒。

        所以即便委屈,也还不如沉默。

        在完全陌生的唐家主宅,那些修葺的平整宽敞的路面她看不见,她每迈出一步去,能看到的只有前方的黑暗。黑暗里每一个陌生的没有踩过的地方,对看不见的人来说都像是会吞人的深渊。

        但唐染只能依言,尽可能地克制着恐惧稍稍加快些步子。

        这个管事却并没有因为她那一点点加快而放松,他只更不耐烦地嘀咕起来:“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为什么要我来领你,万一上去以后你被老太太怪罪,我还得跟着受骂……”

        “……”

        唐染耳朵最敏慧,这番话一字不差地被她听到。女孩握着拐杖的手指慢慢收紧,指尖被压得褪了血色,透着一种冰凉的苍白。

        “哎哟小姐喂,你怎么还停下了呢?”那个管事站在楼梯最底下的两级台阶上,转身回来,“跟我闹脾气啊?有本事您去和老太太闹脾气行吗,怎么也得快着点――”

        “急什么。”

        一个冷淡阴沉的、像是冻上了冰碴子的声音突然在楼梯的高处响起。

        管事被这声音凉得一哆嗦,连忙缩着脖子回头,就见站在十几级台阶之上,身影修长的青年站在扶手旁。

        那张挑不出瑕疵的俊美面庞上,一双漆黑的眼正冷冰冰地睨着他。配合着居高临下生人勿近的气场,还有这人一贯在外的名号,管事顿时觉得腿有点软。

        他僵硬而尴尬地撑起笑:“骆小少爷?你,不是,您怎么在这儿?”

        骆湛将冰冷的目光从他身上移开,落到后面那个茫然站着的小姑娘身上时,他的眼神已经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

        他情不自禁地向下迈下一级台阶。

        只是在理智回归的一瞬,他又想起自己此时是在唐家的主宅,而不是别的什么可以无所顾忌地对小姑娘好、还不必担心给她招惹麻烦的地方。

        骆湛只能又克制地停下。

        那点近在咫尺却不能立即得到的烦躁交织在他心头,让他再开口时的声音又冷了两分:

        “我还没下楼就听你吵闹催促,像只聒噪的鹦鹉,结果还是催一个失明的小姑娘?”

        管事连忙擦着汗躬躬身:“我也是怕耽、耽搁了您这几位贵客。老太太让我带她来问好,万一延误了,那……”

        “见我一面就那么重要?”

        听管事狡辩,骆湛冷淡地哼笑了声,不紧不慢地插着裤袋走下来。

        “是最后一面,给我奔丧来的,再晚点就见不到了?”

        “……哎哟!您可折杀我了――那哪能啊骆少!”

        管事差点被这话吓软了腿,慌得手足无措。

        “这这这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说您的晦气话啊!是我不对,我不该催、不该催,下次一定记得了,您可千万别跟我计较!”

        这种看人下菜碟的小人,骆湛见得多了。即便此时心里已经记了他一笔,骆湛也不会就着唐染的事情给对方“教训”,免得小人报复他不成,还会转而迁怒唐染。

        骆湛只能压下眼底躁动的冷意,凉冰冰地瞥了一眼。

        “我来带她上去,你滚吧。”

        “是,是。”

        管事哪还敢质疑,忙慌地转身跑掉了。

        等那边人影消失在视线里,骆湛快步下了最后几级台阶,一直走到小姑娘面前。

        他拧着眉,低声说:“下次再遇见这种事情你就当他是柴门犬吠,不要理他,更不用听他的――万一你摔着了,难道他还能替你疼么?”

        骆湛的话说完,小姑娘却只闭眼沉默着。

        骆湛意外地皱眉:“唐染?”

        安静几秒,女孩终于轻声开口:“你和唐珞浅订婚的事情,已经谈完了吗?”

        骆湛一愣。

        到此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

        和他的认知里两人刚刚分别了十几分钟不同,在小姑娘的概念里,他今天是和骆家老爷子一起上门谈“婚约”的。

        而且还是个把“仿生机器人”送到她的偏宅门外,却连面都没露一副要绝交架势的……渣男。

        骆湛:“。”

        仿佛是场送命局,好难。

        骆小少爷陷入沉思。

        而这个沉默的时间里,小姑娘一颗心都快凉透了。

        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像对段清燕说话的时候那样豁达――

        就算早就做好了总有一天骆湛还是会被抢走的准备,但是真到这一天到来眼前的时候,她还是难过又小气,像是死死抱着自己糖果瓶的小孩子。

        “只是一块糖果,没什么的。”从小所有人都这样哄她。

        “可这是我唯一的一块糖果了。”心底那个小小的女孩子紧紧地抱着玻璃瓶,红着眼圈小声说。

        但是不会有人听见。

        就算他们听见了,他们也会装作没有听见。

        唐染的眼圈一点点泛起红。

        她自己也感觉自己的情绪要失控了,她不想骆湛看见。那样会很丢人,还会像一种威胁。

        于是女孩很努力地低下头,让耳旁长而微卷的头发垂下来,半遮住脸。她没有再等骆湛的回答,她绕过身前的人,摸索着楼梯扶手,撑着盲杖想要上楼。

        于是骆湛苦思冥想的中间,就发现自己的小姑娘委屈得像只要把脑袋埋进土里的小鸵鸟,正顺着楼梯一级一级慢吞吞地往上挪。

        骆湛醒神,几步追上去。

        他本能地伸出手想要握住女孩的手腕:“我帮你。”

        却在刚触及的下一秒,骆湛的手就被小姑娘条件反射似的“啪”一下甩开――

        “不用,我自己……”

        两人就站在楼梯扶手旁,离得很近,唐染急着甩掉更没判断出黑暗里的距离,骆湛的手便直接磕到木质扶手的直角棱上。

        “砰”的一声闷响。

        骆湛疼得本能皱了下眉。

        他低头看了看,指背上蹭下一道明显的白印――已经可以预见,明天之后会留下看起来怎样狰狞恐怖的淤青了。

        唐染呆了几秒。

        反应过来以后小姑娘慌了神,手里的盲杖都扔下了。

        她第一次这么慌乱,伸出去的手在空气里摸索了几次才摸到骆湛的手臂:“你怎么了?刚刚碰到哪儿了?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骆骆……”

        女孩的声音带上焦急的微哽。

        而直到此时小姑娘抬起头,骆湛才发现她的眼圈早就通红了。

        骆湛在心底无声地一叹。

        他身上所有桀骜的不驯的躁动的少爷脾气,好像一遇见她就立刻缴械投降了,半点抗争都没有。

        骆湛顺着女孩担心地握在自己手臂上又小心翼翼怕碰疼了他的手,慢慢反握上去。

        “不管我爷爷怎么说,我都不会和唐珞浅订婚――所以,你不需要急着和我撇清关系,更不要因为这件事红眼睛。”

        “……”

        在那个没有半点生气、只更温和地安抚她的声音里,唐染怔在原地。然后她感觉得到那人扣着她的手,似乎有些发僵地俯身下去。

        骆湛从楼梯上拿起被小姑娘慌得松开了的盲杖,又忍着身上的伤直起身。

        他把盲杖交到她另一只手里。

        然后骆湛微俯身,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下次发火不要甩手了,甩我没关系,你自己磕到怎么办?实在不解气,你就拿盲杖敲我吧。我不动。”

        唐染眼圈更红了点。

        半晌她才低着头,小声问:“你疼不疼?”

        小少爷懒笑了声:“你问哪儿?看你眼睛红得像只小兔子似的,确实是有点心疼。”

        唐染:“手。”

        “不……”

        昧良心的“不疼”两字在嘴边打了个急刹车,又停住了。

        骆湛沉默两秒:“疼。”

        小姑娘慌忙抬头:“那我们去找唐家的家庭医生――”

        骆湛:“不用那么麻烦。”

        唐染:“啊?”

        骆湛:“我最近刚听说一个止疼的偏方。”

        唐染:“?”

        对着小姑娘茫然又有点着急的小脸,骆湛压下去几次,但最后还是没能按捺住,被心底那只挥舞三叉戟的恶魔骆驱使着,低声说:

        “偏方里说,如果是被人弄疼的,那只要让‘罪魁祸首’满怀诚意地亲一亲伤口,疼的地方立刻就会好了。”

        唐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