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许愿池

许愿池

        第34章

        唐染这次做的检查项目种类繁多,其中总有几项出检验报告的时间格外地长,其中最长的一项更是要等到第二天才出得来。

        骆湛和唐染自然都不可能一直留在医院里等检验结果。于是骆湛和家俊溪办公室通过电话,约好明天上午来医院取了所有检查报告再去办公室找他后,骆湛就领着唐染离开了这间私人医院。去停车场的路上,一路都很安静。

        快要到那辆扎眼的艳红色超跑前的时候,搭着骆湛手腕慢慢走的女孩突然开了口,声音很轻:“骆湛,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骆湛视线落回。

        小姑娘微低下头,“从我在走廊上说你是我哥哥以后,你好像就一直没怎么说话了……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很介意这个,以后不会了。”

        小姑娘软着声道歉的模样看起来温吞又无害,还带着点让人心疼的不安和小心。

        “你是认错惯了么?”骆湛抬手,揉了揉女孩头顶,“我不介意。你不需要为任何人的态度道歉。”

        唐染犹豫了下,诚实回答:“不是任何人。”

        “嗯?”

        小姑娘仰了仰脸儿,认真地说:“骆湛……不一样。”

        骆湛微怔,懒声笑问:“哪不一样?”

        唐染歪过头,费劲地纠结了一会儿,才找准一个合适的定义:“是朋友。还是除了阿婆以外,对我最好的人。”

        “……”

        骆湛微眯起眼。

        过了几秒,他低下头,愉悦又有点不爽地轻啧了声:“以后一定要让你把‘除了以外’去掉。”

        这句话压得低且模糊,唐染没听清,茫然地转回来:“啊?”

        “没什么,上车吧。”

        骆湛遥控超跑解锁,为唐染打开车门,躬身扶着女孩坐进副驾驶座。

        半蹲身给唐染系好安全带后,骆湛绕过车前,也坐进车里。

        拿着车钥匙点火之前,骆湛突然想到什么。他停住手,转头看向身旁:“虽然不介意,但是有点好奇。”

        “?”唐染回头。

        骆湛问:“刚刚在医院里,她们问起来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那样说?”

        唐染迟疑地顿住。

        过了十几秒,骆湛才听见女孩轻声说:“我不想她们奇奇怪怪地看你。”

        骆湛眼底情绪一晃。须臾后,他垂眼无声地勾起嘴角,单手扶着方向盘侧靠上去,“你知道她们怎么看我的?”

        唐染安静两秒,“第一次见面,在公交车站那里,你说我们看起来像父女。”

        骆湛:“……”

        这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骆湛好气又好笑,“所以在你的印象里,我就是个老头子的形象?”

        唐染摇了摇头,弯下眼角,露出难得带点俏皮的笑:“我知道你不是。店长说过你长得很好看,k大很多女生都在追你。”

        骆湛:“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那样说?”

        唐染笑意淡下去,微蹙起眉。犹豫一会儿后,女孩才小声又诚实地说:“我怕她们误会我是你女朋友。”

        “嘀――”

        骆湛身影一僵,不慎就按住了鸣笛。

        刺耳的声响后,骆小少爷眼里飘过一点罕见的慌忙。他倚回车座里,不自在地轻咳了声:“误会那个,又怎么了……她们和我们也不认识。”

        唐染摇头,认真地答:“店长说过你比我大四岁,而且你一定很高,那样她们会把你当成诱拐未成年的人。”

        “……”骆湛失笑,“你还知道诱拐未成年?”

        唐染诚实得很:“思想品德课的盲文老师给我上的第一节课,就是和自身安全保护意识有关的法律课。”

        “嗯,我懂了。”

        骆湛向后微仰,望着前上方湛蓝的天空,懒洋洋地笑:“因为我比你大四岁,陪着你出来或者像你男朋友就是变态了?”

        唐染一呆。

        “变态”这个词在她的认知里是非常严重恶性的贬义词,她几乎不接触网络,自然也不知道这个词已经常被年轻人用来自嘲或者互相调侃了。

        过去好几秒后,她有点慌乱地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会是变……”

        “我不是变态么。”

        “当然不是!”

        “……”骆湛压下声音,声线微哑地笑:“那你可犯大错了,你思想品德老师白教了你那么多。”

        唐染:“?”

        “我是变态啊。”

        那人以一副散漫不正经的玩笑语调说。他拧上钥匙,发动起车,开了出去。

        余音犹带懒散笑意――

        “所以等眼睛好了以后再见着我要赶紧跑的,小姑娘。”

        车身驶过嘈杂,而车里安静半晌。

        低着头若有所思的小姑娘小声咕哝了声:“才不是呢。”

        .

        从医院停车场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后了。

        为了准备检查,早餐唐染就没吃。骆湛选了附近推荐的一家餐厅定成导航目的地,驾车开向那里。

        餐厅单独坐落,占地面积不小。骆湛的车开上门廊后停了下来。副驾驶座一侧的车门被迎宾的侍者打开,对方刚看到里面闭眼坐着的小姑娘,就见从驾驶座一侧下来的年轻人已经走到他旁边。

        “我来。”

        “是,先生。”侍者退开一步,将位置让给骆湛。

        骆湛俯身,把车里的小姑娘牵了出来。

        旁边站着的侍者确认了自己方才的发现――副驾驶里安静漂亮的女孩竟然是个盲人。

        他略带惊讶地和车对面的同事对视了眼,然后才按捺地压回视线:“先生,小姐,请随我来。”

        “……”

        地处完全陌生的城市,这间餐厅又是注重打造客人就餐的私密环境而层层绕绕。一路走进餐厅,骆湛都能察觉得到,在自己手臂上扒着的女孩的手攥得慢慢紧了,带着明显的不安。

        趁一个拐角,侍者转入视野盲区,骆湛侧俯身:“怕什么,我会拐卖你么。”

        唐染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感觉这里好像很大,很安静,又没什么客人,有点阴森森的……”

        骆湛一怔。

        他眼前的餐厅布置得奢华大气,显然是出自名设计师的手笔。普通人进来以后大概都会被沿路那些摆件吸引走注意力;采光极优的情况下,更是有一种走在博物馆的感觉。

        但他没想到,在看不到的女孩的那个世界里,能感受到的只有空旷、冰冷和安静,以及由此带来的阴森。

        骆湛垂眼。

        默然几秒,他开口:“我们刚刚拐进一道长廊,这一段应该是十七世纪的巴洛克风格。两边有处理过的彩色玻璃花窗,繁复夸饰,基调以金色为主……”

        唐染听了个开头,就茫然地转向骆湛。

        骆湛说完一段才回眸,“以后你看不见的时候我就当你的眼睛,把我看到的一切告诉你,这样就不会害怕了。”

        唐染怔怔地仰了会儿脸。等她回过神,一点没来得及掩饰的红晕擦过女孩白皙的脸颊。

        唐染慢慢点头,“好。谢谢……”

        在称呼上,小姑娘停住。

        叫骆湛似乎有点生疏,但哥哥对方好像也不太喜欢……

        想了想之后,唐染轻声问:“我能继续叫你骆骆吗?”

        骆湛无奈:“随你。”

        “……”唐染眼角一弯,“谢谢骆骆。”

        话间,侍者将两人领到餐桌旁。

        骆湛扶着小姑娘落座,点餐之后侍者躬身离开。

        骆湛视线一扫,再次开口:“我们现在在的这段空间是十一世纪前的地中海风格,色调上以柔和的白色为主,开放式空间。门窗是马蹄状,所有摆件擦漆做旧处理,很有复古感……”

        等说完视线可及之处的光景,骆湛收回目光,看向修边圆润的木桌对面。女孩双手拢着,安静地仰着头听他的话,显然听得入神。

        到此安静下来又几秒,她才轻动了下,有点意犹未尽地轻笑起来:“骆骆好厉害。”

        骆湛垂眼:“等你眼睛治好以后,这些东西你都能自己看得到。”

        提起眼睛,唐染一默。她低下头,犹豫之后还是没开口。

        骆湛问:“治好眼睛以后,你最想看的是什么,我帮你安排。”

        唐染低声:“我眼睛治愈的希望不会很大的,骆骆……而且在时间和经济、精力上的花费,唐家也不一定会同意。”

        “要他们同意做什么?”骆湛声音一冷。

        在这几秒,骆小少爷在女孩面前掩藏极好的桀骜不驯的脾性冒了个尖,又被他自己按了下去。

        骆湛低咳了声,“之前在医院我还是你的朋友。现在刚离开没多久,我就成唐家的朋友了?”

        “不是……”

        “那就不要和我划清界限,”骆湛皱眉,“帮你治好眼睛是我处于朋友立场的愿望,你一定要排斥拒绝,不会伤了朋友的心么?”

        “……”

        骆小少爷的话说得义正辞严,听得小姑娘都有点无地自容了。

        骆湛也没想迫着小姑娘为难表态,沉默几秒后就主动转回话题:“而且只是问你的愿望,你现在最想见到的是……”

        骆湛话未说完,突然想到什么。

        他目光一停,随即不善地轻眯起眼:“难道,你最想见的是你小时候那个小竹马?”

        唐染一呆,抬眸:“你怎么知道?”

        骆湛:“……”

        骆湛气得差点风度不存,深呼吸了一次之后才勉强压下情绪。再开口时,少年声音压得低哑,还带点莫名的咬牙切齿:“你真是没良心得可以。”

        唐染没听清骆湛的话,还在疑惑:“我不记得我和你提过,你怎么知道我有……小竹马?”

        骆湛一顿,抬眸:“你刚刚问我怎么知道,是问我怎么知道他的存在?”

        唐染:“对啊。”

        心底那缸快速发酵的醋海平息了点,骆小少爷不爽地偏过视线,“我听谭云昶提起过。”

        唐染默然两秒,小声:“店长怎么什么都告诉你。”

        “都是你的生日愿望了,我还不能知道?”

        “……”

        唐染没分辨出这话里的醋劲,只听得出骆湛似乎不太高兴。

        她犹豫了下,才轻声说:“你刚刚问我眼睛治好以后最想看见什么?”

        “嗯。”骆湛倚进木椅,耷拉下眼皮,懒洋洋地答应了声。

        他垂着眼,没表情――

        料想答案也是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初恋……

        却听小姑娘轻笑起来:“虽然也很想见到他,但现在,我更想看看骆骆长得什么模样。”

        骆湛一怔。

        两三秒后,他慢慢抬眼:“真的?”

        唐染:“嗯。”

        骆湛:“不想看你的小初恋了?”

        小姑娘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问:“能两个都见吗?”

        骆湛:“……”

        骆湛冷冰冰的不留情面,“不能。只能一个。”

        “……哦。”小姑娘点了点头,“那还是骆骆吧。”

        骆湛没说话。

        他偏过脸,只是嘴角不自觉地勾起来,压都压不下去。

        点好的菜一道一道送上来。

        侍者再次离开后,唐染握着凉冰冰的不知道什么质地的筷子,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骆骆,你不要担心。”

        “?”骆湛抬眸。

        小姑娘的语气认真:“就算以后再见到那个男孩,我最好的朋友还是你。”

        “……”骆湛失笑,“不是他?”

        唐染微垂下眼,睫毛轻颤了下,“我们已经好多年没见了,他早就把我忘了……所以不会再是朋友。”她一顿,声音低下去,“只是我也没有过别的朋友,阿婆说我是一个人长大的,所以我在梦里才总会又梦见他。时间久了,我就忍不住想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从马蹄状窗户里投下的阳光把女孩一半拥抱着,一半留在阴影里。那张清秀里初见艳丽的脸庞安静,恬然,还有一丝低落的黯然。

        像最漂亮的珍宝蒙上一层薄昧。

        让人看着便忍不住想伸手拭去。

        骆湛望了几秒,听见心底有人“缴械投降”地叹了一声。

        “我帮你找。”

        唐染听见声音,过了两三秒才回过神,茫然地仰起脸朝向骆湛的方向。

        黑暗里,那个已经熟悉得让她依赖的少年声音懒散低哑:“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他。”

        唐染回神,她想到什么,有点慌乱地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骆湛撑起手臂,托着下颌望着女孩。看了几秒,他无奈地笑起来,“是我想。”

        因为不想看见你有一点难过,所以想。

        唐染不安地攥着筷子,“这件事不是你的事情,我已经麻烦你那么多了。如果眼睛能治好,我会自己……”

        骆湛:“不麻烦。你已经付过定金了。”

        唐染一怔。

        骆湛:“第一次见面你给我的硬币,忘了吗?”

        唐染:“那是……”

        “以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许愿池。”

        骆湛垂眼,懒洋洋地笑着,眼神却认真地说。

        “只要你给我一枚硬币……所有愿望我都帮你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