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三年起步

三年起步

        第29章

        前一天晚上从唐家偏宅回来得晚,骆湛又熬了两个小时,补上了去给唐染做“机器人”落下的团队进度。

        结束时已经是深夜,骆湛和林千华、谭云昶三人索性没回家,在学校旁边酒店开了三个房间,洗浴后各自睡下了。

        上午9:52,骆湛房间的房门被敲得砰砰作响。

        拉上遮光帘的屋子里昏暗黑沉,半晌不见任何动静。

        门外。

        谭云昶小心翼翼地捧着手机,对着电话另一头尴尬地赔着笑:“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啊骆爷爷。骆湛昨晚和我们一起忙算法,估计是没怎么睡好,我们这就叫他起来……”谭云昶等对面说完,连连答应了几句。然后他捂住手机听筒位置,笑容一垮,压低声音问敲门的林千华:“怎么还没好?”

        林千华苦着脸,换了只手:“我手都快捶断了,湛哥不开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就再使点劲啊!”谭云昶朝着被自己举得远远的手机使眼色,“老祖宗等着呢。”

        “我要是把门捶坏了可得学长你赔啊。”

        “使劲砸,坏了骆湛赔。”

        “……”

        林千华头疼地转回来,高举起握拳的手,抡圆了朝着酒店房门砸过去――

        “咔哒。”

        林千华眼前的门板替换成一张没睡醒的祸害脸,一头凌乱碎发下,眼角深陷的桃花眼半眯着,此时懒洋洋地挑起来瞥向门外。大约是睡眠不足的缘故,这人原本就偏冷白皮的肤色更多了两分苍白,衬着他背后昏沉沉的房间,像是从哪个古堡里爬出来的吸血鬼亲王。

        骆湛懒散地打了个呵欠,一抬手,截住林千华因为惯性收不住的拳头,然后冷淡地推到一旁。

        他靠到门框上。

        介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还带着沙哑睡意的声线低低沉沉的――

        “大早上的,闹什么妖。”

        “不早了祖宗,看看这都几点了?”谭云昶压低声音,“你手机是不是关静音了,你家老爷子找你,电话都打来我这儿了。”

        “……没调静音,”骆湛想起什么,勾了勾嘴角,冷淡嘲弄,“把他拉黑名单了而已。”

        谭云昶:“…………”

        谭云昶无奈地松开听筒,把手机递过去,“赶紧接电话吧。”

        骆湛没动,靠在门框上凉冰冰地瞥了一眼谭云昶递过来的手机。停了两秒,他才轻嗤一声,抬手接过。

        骆湛接过来便按下免提,然后转身,打着呵欠往房间里面走去。

        “又什么事?”

        “……你还知道接电话!我以为你死在外面了,都准备叫林管家去给你收尸了!”

        “托您福,还活着。”

        “少跟我耍贫嘴、我问你,昨晚为什么没去唐家!”

        “……”

        跟在骆湛身后进来,谭云昶和林千华两位知情人心虚地对视了眼。

        当事人自己满不在乎地轻嗤了声,“唐家跟你告状了?”

        “人一家长辈等了你半晚上,你还笑得出来?”

        “哦。”骆湛懒洋洋地应了,坐进单人沙发里,“那他们也知道我有多目无尊长品行顽劣了,准备什么时候另择良婿?”

        电话对面沉默下来。

        在这安静里,骆湛眼底懒散慢慢褪去,最后凝上一点冷冰冰的嘲弄:“唐家就这么看好骆家这根枝,我都这样做了,他们还一定要把唐珞浅嫁过来?”

        老爷子沉声说:“骆家和唐家密切合作这么多年,对外也一直是结盟态势。这桩婚事很早以前就已经定下来了――不是你耍一些小孩子手段就能推拒过去的。”

        骆湛轻眯起眼:“那我就不明白了。唐家想和骆家结盟我能理解,可爷爷你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刚巧就在这么多家里选了唐家?”

        “……陈年旧事,当然各有因缘,难道我还要把我的创业史讲给你听?”

        骆老爷子冷声说完,旁边似乎有人小声劝了两句,他又勉强放软语气:“而且,唐珞浅虽然性格气量上有点瑕疵,但大的品性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论家世她清清白白,论模样她漂漂亮亮,论其余她能歌善舞没有短处――综合起来,她是和你适龄的年轻人里最优秀的了,你有什么看不上她的?”

        骆湛冷嗤一声,“您是上年纪了,眼神不好,我可以谅解。”

        “……臭小子,你非得要气死我是不是!你又没有喜欢的人,怎么就不能和唐珞浅谈谈试试!?”

        “……”

        骆湛眼神微晃。

        过了几秒,他低下嗓音,冷淡惫懒地笑了声:“我不着急,您再看看。再说了,干吗非要适龄的?小个四五岁我都不介意。”

        对面一噎。

        等反应过来,老爷子气急败坏地咆哮出声――

        “小四五岁,那才十五六!你个混小子是自由日子过够了、想进去吃公家饭了是不是?!”

        骆湛愉悦地笑起来,这笑里还夹着一丝释然。

        老爷子被他气得血压都往上飙,训话自然是无法继续。挂断电话后,骆湛靠在沙发里,还是没忍住低着声笑。

        谭云昶和林千华在房间里看了全程,心情复杂。

        过了好一会儿,谭云昶忍不住开口:“祖宗,你可别笑了。再笑小心笑进医院里去。”

        “……”

        骆湛停下来。半晌,只听见那个宽厚的真皮沙发后,藏在阴影里的人低低地自嘲地笑了声:“进医院?那也比进局子强。”

        林千华小声问:“湛哥,你是真喜欢上唐染了吗?”

        “……”

        “我觉得,你家老爷子不会同意的。唐染确实挺好的,但毕竟是私生女……我们不介意这个,但是老一辈最重名声,恐怕不会同意……”

        谭云昶跟着叹了口气,显然一样的见解。

        “我不想想那么长远。”骆湛说。

        谭云昶犹豫了下,嘀咕:“不长远?那你这可有点渣的节奏。”

        默然几秒,骆湛轻嗤:“是我不能去长远想――她才16,我难道还能对她做什么?只能是给她当个机器人。至少等给她治好眼睛以后,她有想法了,我才能想。”

        林千华犹豫:“那万一拖得太久……”

        骆湛懒洋洋地靠进沙发里,阖上眼,“没关系,我浪费得起。……我也乐意。”

        林千华:“不是怕你浪费不起。”

        骆湛:“那怕什么。”

        憋了一会儿,林千华小声比比:“我是怕你忍不住――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湛哥,以后到了关键时候,一定考虑清楚。”

        “……”

        骆湛难得噎住。

        半晌,他气得笑骂:“滚,你以为我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