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初恋?

初恋?

        第28章

        谭云昶那句“初恋”原本只是开玩笑的,毕竟小姑娘不过十六周岁,又乖乖巧巧的一直待在家里,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有初恋的样子。

        但是等唐染的后续补充出来,谭云昶也尴尬了。他缩着脑袋嘀咕了声:“从小认识,这不但是初恋,还是青梅竹马啊……”

        谭云昶声音不大,但唐染耳朵聪敏,捕捉得一字不漏。她想了两秒才摇摇头,“不是青梅竹马,我们认识得很早,但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是初恋吗?”有点突兀的机械声音突然插入聊天。唐染怔了下,转回来后,她弯下眼角,“骆骆连这部分的语言模块都有吗?”

        “咳咳……”谭云昶僵笑着替骆湛找补,“这款机器人的对话功能确实很厉害。”

        “嗯。”唐染点点头,认真思考起“机器人”的问题来。

        安静几秒后,三人亲眼见着,闭着眼睛趴在桌旁的小姑娘清秀的脸蛋慢慢染上一点艳丽的红。

        她的声音轻下去:“我是很喜欢他的。”

        “……”谭云昶和林千华已经不敢去看骆湛的神情了。

        感受到从某人那里传来的低气压,谭云昶只能硬着头皮说:“这,唐染妹妹,你和你那个小竹马认识的时候都还只是小孩呢,哪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

        唐染轻皱了下眉头,有点不赞同地绷着小脸从桌边直起身,“他是我见过的无论男孩还是女孩里最好看的,我知道我喜欢他。”

        “…………”

        谭云昶胆战心惊地看向自己对面――骆小少爷顶着一张虐遍k大少女心的祸害脸,正冷冰冰凉飕飕地勾起唇角。

        那可实在称不上是一个笑。

        谭云昶擦着汗收回目光,对着毫无察觉的小姑娘“好言相劝”:“唐染妹妹,你还小,可不能拿颜值当找男朋友的标准。”

        “……”小姑娘微鼓着脸没说话。

        难得见唐染犯一次小脾气,谭云昶也估摸出那个小男孩在小姑娘心目中的分量了。知道自己再否认对方也只是让唐染心里不舒服,他只得换个曲线救国的方式。

        谭云昶话锋一转:“而且就算真按照脸选人,那有一个绝对是没得挑的。”

        唐染忍不住好奇,“谁?”

        谭云昶:“骆湛啊。”

        唐染一怔。

        虽然正主就在自己对面坐着,但谭云昶此时夸起人来也毫不在意:“不是我跟你吹,我们实验室那位的少爷脾气你多多少少也体会过了――”

        唐染皱眉,小声否定:“骆骆脾气挺好的。”

        谭云昶本能就想冷笑一声,但反应过来这个称呼能存在所代表的的意义,跟着再想起自己方才听到看到的至今还发生在眼前的一幕,他又只得憋屈地咽回去。

        “那也就在你面前……就他平常那少爷脾气,要不是靠那张祸害脸,就算家世背景能力再好,我看也早被k大的学姐学妹一条心地套上麻袋沉江了。”

        “……”

        唐染陷入沉思。

        谭云昶还在努力替骆湛拉分:“而且他还有个最变态的地方――别人要么小时候丑长大了才好看,要么小时候好看长大却丑了,可我们这位祖宗不一样。”

        说到这儿,谭云昶入戏很深地气愤看了骆湛一眼,才继续道:“从他14岁进k大少年班,一张脸跟混血洋娃娃似的好看,被那时候母爱泛滥的学姐们推上校草位置以后,连续6年至今再没下来――就冲这一点,你不知道,我们学校多少男同胞溜去实验室给他投毒的心都有啊。”

        唐染被谭云昶的语气逗得莞尔一笑,小酒窝浅浅的晃,“也有你吗?”

        “……咳,”谭云昶被呛了一下,“跟我没关系,我差得远着。那熊猫没了也轮不上我当国宝啊。”

        唐染想了想,“那有‘骆骆’好看吗?”

        “啊?”

        女孩侧了侧身,手指趴在桌边指了指骆湛坐着的方向,“这个‘骆骆’。我刚刚摸过,眼睫毛很长,鼻梁很挺,嘴唇薄薄得,应该也很好……”

        “咳咳咳――”

        唐染“看”字没说完,在一旁喝饮料的林千华已经呛得脸红脖子粗了。

        唐染茫然地停住:“又呛到了吗?”

        “没事,没事。”谭云昶一边拍着林千华的背,一边心有悻悻地说,“你们这,咳,你这摸得挺仔细……”

        唐染愣了下,不好意思地问:“不能摸吗?我问过‘骆骆’,它说可以,我就试了试。”

        “……”

        谭云昶和咳得脸红脖子粗的林千华心情复杂地看向骆湛。

        桌旁,骆湛懒洋洋地垂着眼支身坐着。感觉到那边的视线,他才撩起眼帘,不过仍没向那两人,而是朝唐染去的。

        “可以。”

        他懒散冷淡地勾起嘴角。空气里的机械声音倒是平静无澜。

        “因为是主人,所以做什么都可以。”

        谭云昶、林千华:“…………”

        两人心情复杂地对视了眼,在彼此那里获得相通的认知――

        这人大概是被不知道存在在哪个次元里的情敌给刺激大了,现在在机器人角色上入戏之深,已经是彻底弃疗的程度了。

        .

        等这场特殊的夜谈会结束,“机器人”回到机械箱,被谭云昶和林千华推走,唐染坚持握着盲杖把两人送到偏宅外。

        到门口时,谭云昶手机震动了下。

        他拿出来看过以后,表情微妙地望了一眼机械箱的方向。

        唐染听见声音,侧过身轻声问:“怎么了?”

        谭云昶回神,正色而谨慎地开口:“唐妹妹,骆湛发短信来跟我说,他认识一位非常杰出的眼科医生,想要代你咨询一下眼睛的问题。不过需要先了解一下,你的眼睛是先天失明还是后天意外?”

        唐染握着盲杖的手指本能地收紧了点,只是很快又松开。

        女孩笑容微涩:“不用麻烦了。就算问到,失明治疗在时间和人力财力上的耗费都很大,而且未必有效果。”

        谭云昶皱起眉想说什么,又压回去,他拧出玩笑的模样,说:“这可是骆小少爷交给我的任务――拿不到答案,我今晚就只能从唐家走回实验室了。”

        唐染沉默两秒,低声说:“是一场意外的车祸。”

        气氛有些凝结。

        谭云昶正在考虑该怎么缓和时,他们面前的小姑娘抬起头,笑得清浅:“不过也不是完全的坏事。因为那场意外我才救了我喜欢的那个男孩,也是那之后我才找到自己的……家。”

        谭云昶呆了呆,“你眼睛失明是因为你喜欢的那个小男孩?”

        唐染微皱起眉,不赞同地说:“不是因为他。那只是一场意外,只是刚好在那时候发生了。”

        “…………”

        谭云昶艰难地看了一眼机械箱。

        他感觉这铁疙瘩已经快要被里面的人自动制冷,冻成冰箱了。

        .

        int实验室的车搬走了“机器人骆骆”。

        离开唐家大院的范围不远,货运车就连忙停到路边。谭云昶从前排下来,跑去车斗里解开了机械箱的固定带。

        特殊设计的机械箱从门内解锁,骆湛没表情地揉着肩颈从机械箱里出来。

        被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懒洋洋地一瞥,谭云昶突然有点后悔――他应该拽着驾驶座上的林千华一起下来的。

        不然,万一这位祖宗一冲动趁着着月黑风高的把他灭口了怎么办?

        再次想起今天晚上经历里的丰富信息量,谭云昶忍住笑:“辛苦辛苦……又喊主人又唱生日歌的,湛哥今天累坏了吧?”

        骆湛轻眯起眼,“你是真觉得拍下视频以后,在我面前就能为所欲为了?”

        “那肯定不能。”谭云昶奸笑,“但我觉着一定范围内还是管用的。”

        “……”

        骆湛冷淡地哼笑了声,没再搭理谭云昶。他揉着发僵的肩颈走到车斗尽头,跳下车。

        货运车的副驾驶是双联排的座位,只能并肩挤着。骆湛那少爷脾气还没坐过这种内部条件的车,但也皱着眉上来了――毕竟再不舒服,总比在后面车斗那机械箱里要强一些。车开出去一段,林千华看了看靠在车座里阖眼休息的骆湛,忍不住问:“湛哥,那机械箱里不憋得慌吗?”

        沉默几秒,骆湛没睁眼,懒声回:“死不了。”

        林千华一噎,无奈道:“今天去得早,你在里面待的时间也长。来路上我和谭学长还担心你,要不明天再给箱子里装个照明设施吧?”

        骆湛仍阖着眼,语气散漫:“不用。”

        谭云昶也劝:“别硬撑啊祖宗,那点通气孔可不够多少亮光进入的,那么黑,再给你闷坏了。”

        “……”

        骆湛沉默下来。

        等了好一会儿,谭云昶和林千华都以为他是太累所以睡过去了的时候,突然听见那个懒散冷淡的声音低缓响起。

        “是挺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谭云昶不解回头,“所以才说要给你装上照明……”

        回过头的这一秒,他看清骆湛的模样,话声也愣在口中。

        那人难得不见散漫神情。

        一双漆黑的眸子里情绪压得低低沉沉的,像是凝结了厚重的挥不散的雾。那张惯常会挂着似笑非笑或者不耐烦的懒散表情的祸害脸上,此时什么情绪都不见。

        他的注意力全然不在车里,眸子的焦点也虚在空中,只低低地像在叹声:

        “不知道失明以后的那几年,她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谭云昶语塞半晌,小心翼翼地放轻了声:“祖宗,你别跟我说你这是心疼了。”

        “……我有什么好心疼的?”骆湛陡然回神,冷着声音:“她又不是为了我。”

        谭云昶忍住笑:“那你要不要帮唐妹妹找找那小男孩?”

        “……”

        骆湛眼神更冷。

        半晌,他眼神冰凉,冷淡开口:“找出来干什么――把他弄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