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醋

        第27章

        女孩的指尖凉冰冰的,就停在骆湛的喉结上。

        那凉意里却像是点起了一团火。骆湛喉结只轻轻滚动了下,就感觉那团火顺着喉咙吞了下去,一直落进腹中。

        然后黑漆漆的海被腾地一下点燃,海面上陆离的火光顷刻间铺展泛滥,无尽蔓延,一直滚烫着烧进四肢百骸。

        灯下。

        骆湛那双眸子黑沉得厉害。他皱着眉,神色狼狈而不甘。

        只是被小姑娘摸了一下喉结而已,却好像差点在脑海里完成一次史前演变……难不成还真像谭云昶那个“老”不要脸说的一样,成年以后自我严苛的不近女色,让他开始欲求不满了?

        想到这个,骆湛脸一黑。

        这世上有些人天生禁不起想,好像一想就要出来刷存在感――

        骆湛念头未落,他和唐染的身后,偏宅的玄关位置就传来一声敲门声,紧随其后是情绪复杂的疑问:

        “或许,我们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骆湛想转身,但只能忍住。

        他面前的小姑娘茫然地仰起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在回忆里辨别了一下声音后,唐染轻声问:“店长?”

        小姑娘的手从骆湛颈前垂下去。

        骆湛得了自由,无声回眸,眼神冷冰冰黑漆漆地望向玄关。

        现在玄关的谭云昶和林千华表情尴尬而微妙。

        回想起方才他们站在门口看到的那一幕画面,两人对视一眼。谭云昶硬着头皮答:“嗯,是我。我们看门开着,就直接进来了,没打扰到你们……咳,没打扰到你吧?”

        唐染疑惑地问:“你们是来带机器人回去的吗?”“对,”谭云昶尴尬地避开眼神,“唐染妹妹,你们,咳,你刚刚是在和机器人交流呢?”

        唐染想到什么,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脸颊上露出一个小小的酒窝,“我刚刚在试着摸出骆骆的五官,我想知道他长什么模样。”

        “骆――骆骆?”谭云昶差点被自己口水呛着,惊悚地看向骆湛,做口型:

        【你这就暴露了?】

        骆湛冷冰冰懒洋洋地瞥着他,没说话,嘴角微勾,弧度冷淡轻蔑。

        唐染不察觉地点头,“嗯,是我取的名字。之前两个名字骆骆说有违禁词汇,不能录入使用,只有这个可以。”

        谭云昶、林千华:“…………”

        两人对于这个坐在桌旁的“机器人”是个什么存在再清楚不过,所以也就知道小姑娘这一番话里寓意着多少丰富而值得深思的讯息。

        对视一眼后,在各自一言难尽的表情里,两人显然对他们int团队leader的下限有了新的认知。

        安静几秒,谭云昶咳嗽着走进门:“原来是这样啊。咳……那什么,唐染妹妹,今天不是你生日吗?我们给你买了生日蛋糕,所以提前点时间过来了。也是想陪你一起庆祝一下,你别嫌弃。”

        谭云昶说着,给骆湛使了个眼色。

        这件事正是骆湛还没离开机械箱前,用手机给谭云昶发了短信安排的。此时他并不意外,冷淡点头算作了解。

        唐染愣了一下,回过神后惊喜极了,她扶着桌边起身,“生日蛋糕?给我买的吗?谢谢店长。”

        “没什么,不用谢我们。”谭云昶要笑不笑地看了一动不动的某人一眼,“要谢你就去谢骆湛好了。”

        “……”

        听见谭云昶提起的那个名字,唐染表情黯了黯。

        直到谭云昶和林千华走到桌前,才听见低着头的小姑娘轻声问:“骆湛跟你们一起来了吗,他是不是……去唐家主宅了?”

        谭云昶和林千华同时一愣。

        两人下意识地望了一眼桌旁的骆湛。骆湛微皱着眉,没有说话。

        谭云昶反应最快,连忙打了个哈哈笑起来:“怎么可能?骆湛最烦别人跟他提唐家了,哪里会跑来唐家主宅,你是听谁说的?”

        唐染怔怔地抬了抬头,“唐珞浅,还有家里其他人都说,骆湛今晚会来唐家拜访。”

        “……”

        谭云昶和林千华对视一眼――

        来是确实来了,还是装箱“运”来的。只不过拜访的不是唐家的主宅,而是这黑咕隆咚的偏宅。

        实话没法说,谭云昶眼睛转了转,随口扯道:“那不会,我们来之前还见着他了,他今晚一直留在实验室,不会来这边――是吧,千华?”

        收到谭云昶的目光示意,林千华连忙附和:“是啊,湛哥说了今晚在实验室跑代码,没时间出来。”

        唐染一怔,“可是主宅那边好像收到的是骆家那边的确切消息,不然不会这么隆重……”

        “骆家那边的消息?”谭云昶说着话,眼睛瞄向身旁。

        坐在桌边的骆湛不必担心被唐染全副注意力盯着了,此时也如往常懒下神色。听见唐染说的,他眼皮都没抬,显然半点意外都没有。

        谭云昶了然收回视线,嬉笑道:“那肯定是骆湛想放唐家的鸽子,故意惹唐家这边恼火――省得再有人提他和唐珞浅的婚约。”

        唐染怔然:“这样吗?”

        “不会有错了,信我吧。”谭云昶嬉皮笑脸的,“我可太清楚骆湛那少爷脾性了。”

        “……”

        被点了名的骆湛没什么情绪地撩起眼帘,漆黑的眸子瞥了谭云昶一眼。他冷冷淡淡地一勾嘴角,视线又垂回去。

        谭云昶非常懂适可而止的道理,尤其是已经得了某人的警告。

        虽然知道当着唐染的面,骆湛是绝对不会做出自己暴露的事情来,但万一这会儿把人惹恼了,那回去以后还是够他喝一壶的。

        于是谭云昶主动跳过这个话题,“千华,你把一次性的盘碟刀叉分了,我把蛋糕盒打开,顺便插上蜡烛。”

        “好。”林千华答应着。

        分给唐染和谭云昶后,林千华下意识地把第三个餐盘往骆湛面前搁。

        眼见快到桌上,那人一抬头,漆黑的眼凉飕飕地刮了他一下。林千华这才陡然回神,伸出去的胳膊连忙打了个弯,绕回到自己面前。

        放下这只碟子,林千华心虚地往唐染那儿看了眼。

        所幸,小姑娘这会儿的注意力不在这边,而是完全集中在了谭云昶那里。

        第一次过有正式生日蛋糕的生日,女孩只差把期待写在情绪里。光下那张秀丽的小脸看着都明艳了几分。

        叫人心软又心疼。

        不过这情绪在骆湛那里没持续多久――发现唐染是全神贯注地只朝着谭云昶一个人后,骆湛轻眯起眼,目光缓缓落过去。

        谭云昶正一边数着蜡烛一边跟小姑娘玩笑,突然感觉一点冷意从脊梁骨爬上来。他手里一哆嗦,下意识抬头。

        正对上桌对面骆湛漆黑的眼。

        冷淡,懒散,还满是大爷似的不爽。

        谭云昶:“……”

        谭云昶做口型:【要不你来?】

        “……”

        在唐染面前,骆湛当然来不了。他皱了皱眉,薄唇微动,同样是口型:【快点。】

        谭云昶被气得冷笑一声。

        正趴在桌旁等着的唐染听见,茫然地抬起头,“店长,怎么了?”

        “没什么。”谭云昶用力地插下最后一根蜡烛,“想起一个见色忘义的狗男人。”唐染更茫然了。

        谭云昶和林千华一起将插好的16支蜡烛点上,林千华刚准备起生日歌的调,就被谭云昶拦住。

        谭云昶报复心十足且不怀好意地看向骆湛。

        骆湛察觉,微皱起眉。

        可惜不等他阻止,谭云昶已经对唐染开口了:“唐染妹妹,我们昨天研究说明书,发现这款机器人还可以唱歌呢。只要是录入进它芯片中的歌曲,它都能唱。”

        “……?”

        林千华懵然扭头,看了看骆湛又看了看谭云昶――他进int实验室也有三四年了,从来没听骆小少爷开一次金嗓,更别说还是生日歌这种类童谣。

        尤其随着这两年骆湛逐渐成为团队leader,敢提这种无理要求的坟头草都快成精了。

        林千华紧张地把凳子往远离骆湛的方向挪了挪。

        唐染并不知道桌上的交锋和暗流涌动,她只在回过神后,惊喜地转向骆湛:“骆骆,你会唱生日歌吗?”

        “…………”

        对着小姑娘满怀期待的表情,骆小少爷木着脸沉默几秒,冷冰冰地看向谭云昶:【你死了。】

        谭云昶奸笑着拿出手机,调到录音摄像的界面,镜头正对着骆湛。他自己从手机后探出头,满脸奸诈地做口型:【别威胁我啊,录下来就是把柄。有本事你别唱。】

        林千华作为唯一一个看得见两人“战场”的,实打实为谭云昶鞠了一把汗。

        毕竟骆湛只要找个借口不唱,那他怀疑谭云昶大概都没机会活着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骆湛还未回答。

        他身旁的小姑娘表情黯了黯,但仍弯下眼角笑着,“骆骆那里是不是没有收录生日歌?那还是算了。”

        “祝你生日快乐……”

        机械质地的低哑嗓音突然震响了空气。

        唐染一怔,惊喜漫上眼角。然后女孩很快压下情绪,她轻握起手,安静地闭着眼听。

        林千华震惊地望向骆湛。

        拿着手机的谭云昶同样愣了下。然后他心情微妙而复杂地看了闭着眼睛的小姑娘一眼,伸手推了推林千华。

        林千华堪堪回神。

        两人和着骆湛起调的生日歌节拍,跟着一起唱了下去: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生日歌唱完,谭云昶噼里啪啦地鼓掌。然后他收起手机,将生日蛋糕推到唐染面前:“唐染妹妹,可以吹蜡烛了!”

        林千华连忙拦:“许愿,先许愿。”

        “哦哦对,”谭云昶附和点头,“每年都有一个生日愿望,实现几率很高的,唐染妹妹快许愿!”

        唐染想了想,点头,笑意清浅:“好。”

        许完愿,唐染在谭云昶和林千华的帮忙下把蜡烛吹灭。谭云昶切好蛋糕分进三人的盘子里。

        谭云昶仗着手机里录好还云端备份了的视频护身,此时nn瑟瑟地把蛋糕盘从骆湛面前晃过去:“可惜啊,机器人不能吃……”

        唐染有点遗憾地点头,“如果骆骆也可以尝到味道就好了。”

        骆湛从方才唱生日歌开始,视线便一直停留在唐染身上。

        直到此时女孩开口,骆湛微垂下眼,问:“许完愿了吗,主人?”

        “主――噗咳咳咳……”

        第一口蛋糕刚搁进嘴里的谭云昶被那一句“主人”噎得正着,顿时咳了个撕心裂肺。

        林千华没比谭云昶好多少,呆若木鸡地坐在凳子上。

        唐染慌忙问:“店长怎么了,没事吗?”

        “……没事,没事……”谭云昶终于平复咳嗽,气若游丝,从桌子下面爬上来。

        半死不活地撑在桌边,他艰难地朝骆湛竖了个拇指,表情扭曲地做口型:【祖宗,算你狠。】

        骆湛懒得搭理。

        他只垂着眼望那小姑娘,“许的什么愿?”

        无论是什么,他都想要帮她实现。

        唐染安静了一会儿。

        几秒后,她轻笑起来:“我许的愿望是,让我再次遇到那个人。”

        骆湛一顿,眼神逐渐不善。

        谭云昶好奇地问:“那个人?什么人?难不成……是唐染妹妹的小初恋?”说着,谭云昶幸灾乐祸地看了骆湛一眼。

        唐染在脑海里回忆,却遗憾地发现男孩的面容已经模糊了。

        她轻叹了声,趴到自己胳膊上,弯下眼角笑。

        “是小时候遇见的一个男孩,那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了。如果可以实现一个愿望,那我想再见他一次。”

        “咔嚓”一声。

        唐染微怔,抬头,“什么声音?”

        “……没事。”

        林千华望着骆湛手里的“残骸”,还有那张犹如冰封似的祸害脸,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我,不小心碾碎了,剩下的所有叉子。”

        唐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