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粉色围裙

粉色围裙

        第20章

        谭云昶从外面走进实验室时,满脸还写着魂游天外。

        围桌坐着的实验室成员听见门开的声音,停下讨论,纷纷转身看过来。

        “谭学长,湛哥怎么说?”

        “……”

        “谭学长??”

        “啊?”谭云昶慢半拍地回过神,“哦哦,我刚刚给他打电话了,他今天有事,回不来了。”

        “那这个仿生机器人的故障排查怎么办?”

        谭云昶:“骆湛的意思是故障排查先后置,让我们这两天挑个修正度足够的变声器。”

        几人懵了:“变声器?”

        谭云昶:“嗯。还有千华,机器人的充电续航部分是你负责研究的吧?你今天下午找几篇太阳能充电机器人的相关论文研究一下。”

        林千华愣了愣:“太阳能充电?找它做什么,这个机器人不是这种供电方式啊?”

        “它确实不是,但是骆湛需要你拿得出理论,装成它是。”

        “?”

        众人更傻了。

        林千华按捺不住,说:“谭学长,湛哥到底是想怎么处理这件事?毕竟是我们搞出来的故障,你直说吧,我们能承受得住。”

        谭云昶表情有点扭曲,“他说,考虑到实验室的新项目暂定为主研泛化能力方面的家居服务机器人,他作为int团队leader,决定身先士卒潜入定向的需求用户群,做好用户需求的市场调研,便于及时进行闭环反馈,以保障我们的研究工作顺利进行。”

        “……”

        实验室一帮纯工科生被这碗迷魂汤灌得云山雾里。

        过了好几秒,终于有个实诚的小心翼翼地举手提问:“谭学长,能翻译成人话吗?听不懂。”

        谭云昶慢慢叹出一口气,似乎此刻才终于消化完刚刚那通电话里他听到的那个叫人消化不良的消息。

        带着无比复杂的心情,谭云昶开口:

        “骆湛要把自己当生日礼物,送去给唐染装人形仿生机器人。”

        “――??”

        实验室众人纷纷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僵在原地。

        谭云昶再次叹了声气,摇着头往里间走。

        “还好小孟不在啊,不然让他听见了,还不得拎个电路板找骆湛拼命去……”

        .

        唐染拿着手机从卧室里走出来时眉心微蹙,似乎很烦恼地在思考什么问题。

        倚在沙发里的骆湛听见卧室房门打开的声音,第一时间坐直身看了过去。

        唐染隔着茶几停在骆湛对面。迟疑了一会儿,她低着头说:“阿婆今天可能赶不回来了,她让我,让我自己一个人吃饭。”

        骆湛停了一会儿,垂下眼,懒洋洋地笑:“你是第一次说谎,所以才这么不熟练?”

        唐染脸红了起来。

        头一回见小姑娘撒谎,骆湛忍住笑意:“她到底怎么说的?”

        沉默了将近半分钟,小姑娘才终于鼓足了勇气开口:“阿婆说,让我今天先跟着你……蹭饭。”

        最后一个词声音说得极小,小到面前的女孩好像说完就要不好意思地钻进哪个地洞里了。

        让她不说谎,她就诚实得原句复述,连换个委婉的让她自己能下得来台的词都没有。

        骆湛忍住笑,按膝起身,“你不是最听你阿婆的话了?”

        唐染仰起脸,轻声反驳:“可阿婆不知道你是骆湛才这样说的。如果她知道了,那她一定不会叫我跟着你了。”

        “哦。”骆湛懒散地点点头,眼皮一撩,似笑非笑,“那你怎么不告诉她,其实我不是骆修,而是骆湛?”

        唐染:“……”

        好一会儿后,小姑娘诚实又小声地回答:“我没敢。”骆湛莞尔。

        唐染还在原地纠结着的时候,听见沙发上那人起身,绕过茶几走了出来。唐染追着脚步声转过去,“你下午应该还有事情吧?就不麻烦你……”

        “我没事。”骆湛毫不心虚,语气惫懒得理直气壮,“实验室今天下午放假,大家都清闲得很。”

        唐染顿住。

        过了几秒,她不放弃地轻声说:“家里有泡面和香肠,我自己也能吃饭的。”

        骆湛:“不健康。”

        唐染:“还有外卖电话……”

        骆湛:“更不健康。”

        唐染默然两秒,仰起头,好奇地问:“可是,你还会做饭吗?”

        “……”

        骆湛一默。

        安静里,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这双手白皙,骨节分明,修长有力。

        它握过所有软笔硬笔,能写一手铁画银钩的字迹;也敲过代码,以前会写几百几千行的漂亮程序;从小到大摸过不知道多少乐器,随便拿起哪种他都能奏一首代表作……

        唯独有一类事不会做。

        家务方面,骆小少爷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也毫不为过――更别说做饭了。

        唐染也猜得到,此时正认真地说:“所以你在不在都是一样的,不需要额外麻烦你……”

        “谁说我不会了。”

        骆小少爷懒洋洋地抬起眼,漂亮有力的双手往裤袋里一抄。

        唐染意外地怔住:“你会做饭吗?”

        “嗯,我上过烹饪课。”骆湛气定神闲地说。

        ――那是在每个男孩子小时候都会有的那个什么都做就是不做人的狗不理时期,骆小少爷某天一时兴起。

        然后就帮骆家换了个新厨房。

        作为后遗症,骆家那些资历久的厨师到现在看见骆湛还会觉得阴影深刻。

        唐染不知内情,此时被骆湛那副懒散冷淡又大爷的语气唬住了,想了想她才认真地问:“但是我家原材料可能不多。”

        “没关系。”骆湛走向料理台旁边的双开门冰箱,拉开门后,他快速从上到下扫了一遍每一层的储物。

        然后骆湛淡定地合上柜门,“我去一趟洗手间。”

        唐染茫然点头,“好。”

        骆湛进到客用洗手间内,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小少爷?”电话接通后,对面意外地问。

        “林管家,有个名单你记一下。”

        “名单?好的,您说。”

        骆湛调动起自己的短暂记忆存储,依样往外报:“干海参一盒,洋白菜三棵,西红柿五颗,鸡蛋十枚…………好了,就这些。”

        从第一个材料名报出来,电话对面的骆家的管家就开始发懵。等凭着职业本能记录到最后一项,他看着自己笔尖下的名单,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半晌,林管家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小少爷,这些东西是?”

        骆湛:“待会儿我发你一个地址,你找个离这里近的私厨菜馆,让他们以这个名单内的东西为原材料,做一顿午餐送到我给你的地址这里。”

        “是,少爷。”林管家再好奇也没多问,答应下来。

        骆湛:“用到哪些原材料也发给我,我会打包一份同样的,让来送的人带走。”

        “还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吗?”

        “嗯。”骆湛应,“第一点,来的人不要敲门,到门口给我打电话。第二点,这顿午餐的味道中等就可以,别做出什么餐标级别的。”

        林管家哭笑不得地应下了。

        交待完所有事情,骆湛在洗手间里十分缜密地把计划从头推了一遍,确定没什么纰漏后他才洗了手,走出洗手间。

        经过卧室间的过道,骆湛走进客厅,就见唐染正在厨房里弯着腰,摸索着找什么东西。

        骆湛走过去:“在找什么?”

        “我明明记得阿婆放在这里了……”小姑娘背对着他,听起来小声咕哝着,念念有词的。

        骆湛问:“要我帮你――”

        “啊,找到了。”小姑娘手里攥着什么转过身,因为太高兴了没注意,一头便撞进骆湛怀里。

        骆湛没事,唐染那小个子却正磕在他胸膛前。额头撞疼了不说,人还向后踉跄了步,被骆湛连忙伸手护回身前来。

        “没事吧?”等小姑娘站稳身,骆湛低下眼问。

        “没,没事,”唐染有点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额头,“我没注意你走到后面了。”

        骆湛无奈,抬手摸了摸女孩微微泛红的额头,“你刚刚在找什么?”

        “这个!”

        唐染把手里的东西向上一举。

        “……”

        骆湛的表情蓦地滞住。

        几秒后,望着小姑娘手里的粉色围裙,骆湛轻眯起眼。

        “你找这个干什么?”

        “给你戴的。”唐染弯着眼角笑,丝毫不知道她看不见的黑暗里,某人的眼神表情已经危险到什么程度上了。“我以前想跟阿婆学做饭,这个是阿婆专门买给我的。”

        骆湛表情不善地看着这只粉色围裙,“我不戴。”

        唐染微怔,“为什么?”

        骆湛毫不留情:“丑。”

        小姑娘高兴的表情停住,然后慢慢黯了下去。

        “很丑吗?阿婆那时候说挺好看的……虽然我因为看不到菜的火候总是学不会做饭,但是还是把它留下来了。”

        女孩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跟着低下去。

        如果这双眼睛看得见,那一定黯得像没星星的夜晚。

        可能还是飘着小雨丝的。

        骆湛心里低低地叹了口气。

        他听见自己不甘又无奈地开口:“给我吧。……我戴。”

        女孩一怔,微仰起脸。过了两三秒,她的眼角重新弯下来,“那我帮你系吧。”“……”

        看着女孩恢复明媚的清秀面庞,骆湛叹到唇角那口气转成一声无奈的笑:“好,让你来。”

        粉色小围裙被骆湛自愿套上,两侧的系带则由闭着眼睛的女孩牵在掌心,小心地绕过骆湛的腰。

        休闲宽松的白衬衫被系带收紧,精瘦的腰腹线压在薄薄的白衬衫下。

        骆湛背对着唐染。

        但还是感觉得到,小姑娘的手在他身后轻系围裙的系带,小心翼翼的。

        “骆骆,我能系个蝴蝶结吗?别的我不会。”小姑娘忙活了一会儿,认真地念叨着,连自己喊了什么称呼都没注意。

        “……”

        骆湛没给她纠正,只看着冰箱门上隐约映出来的自己身后那道小小的影子。

        盯了片刻,他微垂眼,笑。

        “随你。”

        “……”

        .

        按照骆湛的要求安排下去以后,林管家仔细想了想,还是决定亲自去送这顿餐饭。

        他当即准备从骆家出发,只是急匆匆地离开前,正遇上了这几天住在家里的骆修。

        “大少爷。”林管家毕恭毕敬地见了礼。

        “林管家别客气。您和爷爷一样,叫我骆修就好。”骆修停住身,笑容温和,“您是准备出门?”

        “对,”林管家犹豫了下,想骆湛没说要隐瞒,便实话实说,“小少爷让人去一个地址送餐饭,说是要……”

        林管家简单几句,把骆湛那些稀奇古怪的要求说了出来。

        骆修原本准备随口应过就离开了,闻言眼神一停。须臾后,他侧过身,淡淡地笑:“什么地址?”

        林管家是骆老先生的心腹,对这两兄弟的真实情况比较了解,也并未避讳,就将地址给骆修看了。

        骆修不动声色地听完,视线一扫。见到和料想中完全重合的信息,他眼底笑意加深。

        “那林管家去忙吧。”骆修走出两步去,突然想到什么,停下来又转过身,“劳烦林管家给我弟弟带句话。”

        “您说?”

        “之前那件没聊完的事,如果他还有兴趣,那今天回来前就来找我谈谈。”

        林管家愣了下,还是点头,“好。”

        “……”

        一个小时后。

        从私厨餐馆拿了方方正正的多层古木餐盒离开,林管家按着骆湛给自己的地址和安全门密码,走进一栋陌生的公寓楼。

        目的地是12层中户。

        到了那户看起来挺普通的防盗门外,林管家给骆湛拨了个电话。

        没响几声,电话就被摁断了。

        林管家耐心地等了十几秒,面前的防盗门在他面前打开。

        是熟悉的清隽冷白的面孔。

        林管家微笑:“少爷,您要的午餐餐餐……”

        尾声扭曲。

        门后,还是那个冷冰冰懒洋洋的骆小少爷。

        唯一的区别,是他白衬衫前穿了件围裙。

        粉红色围裙。

        还他妈是hellokitty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