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疯了

疯了

        第19章

        公寓楼下的安全门密码,骆湛只看唐染按过一遍就记得清清楚楚。畅通无阻地进到楼内,骆湛拐进一楼的电梯间里。

        电梯间刚拐入的地方恰好站着一位看起来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头发花白,走起路来背影颤巍巍的,手里还拄着拐杖。

        骆湛从老太太身旁走过去,按下电梯。

        其中一部电梯停在一楼,梯门当即打开,骆湛懒洋洋地耷拉着眼进到电梯里。

        但凡认识骆湛的人都知道:骆小少爷从来一副惫懒冷淡的性子,平白无故去乐于助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的。

        这次也一样。

        老太太一没出状况二没求助,他便是个过路的陌生人,从头到尾视线都没往老人身上扫。

        眼见着梯门开始关合,电梯间里,老人拐杖一下又一下轻敲着地面的声音传进电梯厢内。

        “……”骆湛眼皮撩了撩。

        梯门外拐杖的声音和他脑海里那根盲杖试探的敲击,不期然地重合了。

        “嘀――”

        将合的梯门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蓦然按住。

        两页梯门随着感应声音缓缓收回。

        那位老太太此时已经慢悠悠地走到电梯前,听见声音,她有点讶异地抬头看向骆湛。

        骆湛仍是那副冷淡神情,被老太太感激地看了也没什么反应。他单手扶着梯门,侧过身,给老人让出更方便进出的空间。

        老太太笑起来,“谢谢你啊,年轻人。”

        “不客气。”骆湛淡淡应了。

        等老人走进电梯内,骆湛收回手。电梯厢两侧都有按键,骆湛没必要去询问老人,他就独自盯着按键群落,面无表情地拿眼神放冷气。

        ――明明都被小姑娘那样嫌弃了,一杯水不见便下了逐客令,他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听到骆修那番话就忍不住又回来了。

        骆湛不爽地皱起眉。

        正在这时,他裤袋里手机震动起来。骆湛拿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上是“谭云昶”的名字。他接起电话。

        谭云昶在对面惊奇地问:“你哥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我哥?”骆湛皱眉。

        谭云昶:“对啊,他刚刚突然打电话给我,自称是骆修,然后告诉我说你今天可能回不了实验室了。”

        骆湛一默。

        谭云昶没察觉,还在说:“不过他没告诉我原因就挂断电话了……难道是你把我手机号给他的,作为校内紧急联系人之类的?啊哈哈哈那可真是太荣幸――”

        “你想多了。”骆湛冷漠打断,“他如果想知道,那int所有人的手机号码他都能拿到。”

        谭云昶叹气:“行吧,我就该知道你这个没心没肺没肝的人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的。”

        骆湛轻眯起眼,“ai语音助手的账我还没和你算,你现在是主动挑衅我?”

        “啊,那什么,”谭云昶在电话对面打了个哈哈,连忙转移话题:“所以你今天真不回实验室了?我们组不是说好今天再排查一遍这仿生机器人是哪段的故障吗?”

        骆湛默然两秒,“唐染这边出了点状况。”

        他未说完,对面抢答:“啊我懂了,你今天中午要陪那个小姑娘是吧?她是不是留你吃午饭了?”

        “…………”

        再次想起连杯水都没喝上就被下了逐客令的惨剧,骆湛面无表情,语气冷冰冰地开口:“吃什么饭?我只是上去看一眼,送完钥匙就走。”

        “啊?”

        “回去再说。”

        “哎――”

        懒得听谭云昶再掰扯,骆湛懒着眉眼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回裤袋里。

        然后他才想起什么,抬头看了一眼梯门上方的小led显示屏。

        还在“1”层。

        骆湛不解地转过身,正对上老太太笑眯眯的眼:“我看你还没按电梯,又在打电话,怕你错过了楼层。你去几楼啊年轻人?”

        骆湛眼神一缓,“12层。”

        “嗯?你是12楼的?”老太太按下11,又按了12,“我就住楼下,不过怎么不记得见过你呢?”

        骆湛:“我……朋友住在这边。”

        “啊,”老太太恍然地笑,“是不是女朋友啊?”

        “……”

        对着位萍水相逢的老太太,骆湛懒得费劲解释,随对方判断了。

        电梯在11层停过之后,再次将骆湛送到12楼。

        梯门打开。

        电梯间对面就是每层的中户。

        走出12层的电梯间之前,骆湛侧颜还凉冰冰的,漆黑的眼里凝着点冷淡的郁气。

        但在看见中户防盗门外那个抱着膝盖蹲在墙角前的女孩时,他的身影蓦地一顿。

        大约是听见了声音,趴在自己细白的胳膊上的女孩怔然地仰起脸。

        小姑娘的眼角泛着点淡淡的红,不知道是不是哭过,还是只是委屈无助得厉害了。

        她摸着盲杖慢慢起来,轻声又有点怯怯地问:“你好,我是中户的住户。我家里没人开门,能借一下你的手机吗?”

        “……”

        骆湛心底那些蓄积的躁意和郁结蓦地一空,只余庆幸――

        还好他回来了,没把小姑娘一个人扔在这空荡冷清的黑暗里。

        骆湛叹声,走过去。

        防盗门的地毯边角有一块并不明显的凸起,就在小姑娘脚边。

        正常人仔细查看还能发现,但对于看不见东西的唐染来说,大概只有意外踩上去,才有可能有所察觉。

        骆湛停到唐染面前。

        女孩随着他的无声和接近有些慌张起来,握着盲杖不安地退了半步。只是她身后就是墙壁和房门,也并没有多少余地可走。

        骆湛蹲下去,掀起地毯那一角,果然在下面看到了防盗门的钥匙。

        而正在此时,安静的走廊里,他头顶响起个不确定的小心的声音:“骆……骆湛?”

        骆湛定住身。

        就着那个半蹲的姿势,他撩起眼帘仰视向面前站着的女孩儿。

        视线停了两秒,他出声:“嗯。”

        “――”

        唐染蓦地松下那口提吊着的气。她紧张得脸儿都发白,此时放松下来也终于慢慢恢复一点红晕。

        “你怎么回来了?”

        骆湛没回答,而是拿起钥匙起身。沉默片刻,他突然地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唐染一怔,还是如实回答:“你身上有琥珀雪松的香气,凉凉淡淡的。”

        果然。

        骆湛:“好闻么。”

        唐染诚实点头。

        骆湛轻勾了下嘴角,“要收费的。”

        唐染:“?”

        骆湛掂了掂手里的钥匙,他低着眼,恢复惯常懒散的笑,“我口渴了,请我喝杯水吧。”

        唐染低头,“阿婆好像不在家……”

        “钥匙在我这儿。”

        “――”

        女孩蓦地抬起头。

        如果不是看不见,骆湛想这双眼型很美的眼睛此时一定亮晶晶的,会像是盛了两汪水色,也会衬得女孩漂亮的脸庞更加艳丽。

        骆湛心底轧过极深的遗憾去。

        “想要钥匙么?”骆湛问。

        唐染连忙点头。

        骆湛像是看见了条急着咬钩的小鱼儿,他低眼无声地笑,“那这钥匙,就是另外的价格了。”

        “?”女孩茫然抬头。

        骆湛:“不让我进门,就不给你钥匙。”

        唐染:“……”

        一分钟后。

        骆小少爷心满意足地坐到了唐染家的小沙发上。

        唐染进门以后明显比在外面适应许多。盲杖被她收起放进玄关的长筒里,即便没了它的帮助,在家里唐染看起来也依旧能像正常人一样活动。骆湛看着女孩取来杯子,倒上一杯凉白开放到自己面前。然后唐染将壶放回原处,姿势乖巧地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

        “你喝吧。”女孩声音很轻。

        骆湛虽然不渴,但借着这个理由进来的,此时自然只能拿起杯子。

        喝了口水,骆湛似乎随口问:“你在这里生活很久了?”

        “好像,有七八年了。”

        骆湛皱眉:“唐家一直没有接你回去?”

        提起唐家,小姑娘漂亮的面孔都黯了点。她安静几秒,弯下眼角:“嗯,但是没关系,等我过了16岁生日以后应该就会回去了。”

        “为什么要等那时候?”

        “阿婆的儿媳快要生宝宝了,等宝宝出生,阿婆就有自己的小孙子或者小孙女了……以后她就没办法再照顾我了。”唐染闭着眼睛,声音很轻地说着。

        她看起来情绪有点低落,只是小心地藏着,“父亲说会安排我搬去偏宅,那样照应起来也会方便些。”

        骆湛声音微冷,“偏宅?”

        “嗯,”唐染没有察觉,弯着眼角说,“唐家有片很大的后院,后院的西南角有一处单独的小宅子,就是唐家的偏宅了。那里很幽静,我也喜欢那里。”

        “……”

        骆湛神色愈发冷淡,他倚进沙发里,眸子里起起落落地荡着什么情绪。

        半晌没听到骆湛说话,唐染慢慢收住笑,露出一点不安的情绪,“怎么了?”

        骆湛回神,转回视线,“到时候只有你自己住过去?”

        唐染:“嗯,阿婆之后就会回她的家乡了。”

        “你不怕么?”

        唐染一怔。须臾后,小姑娘藏起情绪里一点怯意和不安,弯下眼角清浅地笑:“不怕,‘骆骆’会陪我一起的。”

        “――!”

        骆湛手中水杯里水面一晃。

        有那么一瞬间,他差点以为唐染是在喊他了。

        更恐怖的是,在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种错觉。

        骆湛沉默。

        唐染安静了一会儿,终于主动开口问:“不过,为什么我家的钥匙会在你那里呢?”

        骆湛被提醒,意识拉了回来,“你那位阿婆家里的儿媳早产,她临时赶回去了。”

        唐染怔住。

        骆湛“好心”提示:“你可以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情况。”

        “……好。”

        唐染顾不得多说,忙起身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骆湛按着性子等在客厅里。

        直到听见卧室里隐约的交谈声响起,他才拿出手机,也拨了个电话出去。

        没几秒便接通了。

        对面,谭云昶接起电话便抢了白:“祖宗哎,您实话告诉我,您这‘就上去看一眼’是正常人的看一眼,还是照着一眼万年的标准去的?”

        骆湛:“临时有事,回不去了。”

        谭云昶:“……”

        谭云昶:“你不回来跟我们一块排查故障,这仿生机器人怎么办?”

        骆湛:“就算能排查出故障,以我们实验室的水平也修复不了。”

        谭云昶:“可还有两天就是唐染生日了,我们总不能送一个完全报废的机器人过去吧?”

        “……”

        骆湛眼神微晃了下。

        须臾后,他慢慢仰进沙发里。

        望着唐染家的天花板,默然许久,骆湛突然低笑了声。

        谭云昶愣在对面,“你笑什么?”

        “我笑……”

        骆湛看着天花板上的暗纹,眼神不甘又释然。

        “我可能真的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