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躲

        第18章

        和想象中完全不同的回答让唐染怔在座里。

        恍惚间,和面前这人认识以来的那些声音再次趁虚而入,在她脑海里回溯起来。

        【我不是骆湛……我是骆修。】

        【我和我弟弟的关系不好。从小他就欺负我,家里所有人都偏爱他。】

        【真论漂亮,那骆湛该娶你的。】

        【不过他只喜欢眼睛漂亮的,所以不会喜欢你。】

        【骆湛是个混蛋,不必理他。】

        【你最漂亮,没人比得过你。】

        【骆湛已经走了。等下次,我带你找他打招呼。】

        【你就那么怕他?】

        黑暗里都是一样的画面,只有那人的声音在。

        和她经历过的来自旁人的嘲弄、轻蔑、厌恶全都不同――他永远是那副疏懒冷淡的腔调,像初遇那天在喧闹的长街走来的少年,什么时候都漫不经心。

        在她最不安无助的时候,也是他把她从泥沼似的黑暗里拉出来,低声告诉她说,“在了”。

        可原来全是骗人的。

        他随手就给她织了一个身世可怜的少年模样,她还深信不疑,回家以后都时常想起,然后担心骆家那个传闻里桀骜不驯的小少爷会欺负她的朋友“骆修”。

        ……骗子。

        唐染低下头去。心底涌上来的委屈劲儿让她鼻尖有点酸。

        她咬住唇,也不吭声,只安静又固执地把被那人按在胸膛前的手往回抽。

        毕竟只是个十五六岁的盲人小姑娘,力气小得可怜。

        而且那样纤细脆弱的胳膊,骆湛很确定自己单手就扣住她的两只手腕,轻易也可以压得她动弹不得。

        可小姑娘不留力和余地,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稍重按一下都能留个红印的娇嫩皮肤,只固执地把手往回抽。

        眼见着女孩细白的手慢慢凝起红,骆湛眉皱起来。

        僵持一两秒,他还是没舍得地松开了。

        抽回手的唐染毫不犹豫,立刻就把自己缩到紧靠着车门远离骆湛的那侧。

        骆湛低啧了声。把心底蹿上来的躁意压下去,他皱着眉俯身过去,给女孩拉安全带。

        “躲那么远做什么?坐正了,我又不会拐卖你。”

        “……”小姑娘回他一个不说话。

        勾住安全带的骆湛皱着眉低眼。

        近在咫尺的距离,小姑娘单薄的身形紧紧缩在真皮座椅里,全身都避免和抗拒着和他有一丁点的接触。

        那颗小脑袋也压得很低,如果不是他俯身过来拉安全带,几乎看不到被遮在柔软长发下的清秀的脸。

        而即便此时,从他的视角看下去,也只见得到女孩被咬得泛白的唇,一抹莹润嫣色从贝齿前由浅及深,透着与肤色反差极大的艳丽。

        骆湛感觉自己的太阳穴猛地跳了下。

        不知道是被脑海里什么画面吓到了,从来懒散轻慢的小少爷难得慌了一秒眼神。

        安全带扣了两次,终于成功插入安全扣里。

        骆湛握上方向盘。

        修长的指节缓缓压紧,僵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松开。

        从车载墨镜盒里取了墨镜戴上,骆湛发动起车。

        超跑性能绝佳的发动机发出鸣声的前一秒,低着头的唐染听见耳边掠过一点幻觉似的哑声:

        “别咬嘴唇。”

        “?”

        唐染怔了两秒,慢慢松开被自己无意识咬住的下唇。

        暴露本性以后的骆家小少爷果然像传闻里说的那样,脾气古怪又不驯……

        小姑娘皱着眉想。

        .

        骆湛把唐染送到了公寓楼下。

        因为是提前回来的,楼下也没人接。骆湛停住车,看向身旁的副驾驶座。

        小姑娘抱着左右两条的四点式安全带绷了一路,一个字都没跟他说过。

        “到了。”

        骆湛侧身过去,准备给小姑娘解开安全带。

        只是不等他勾起安全扣,就见女孩的手先他一步按住了红色的解锁扣,咔哒一声把安全带解开了。

        然后唐染仰起那张漂亮秀丽的脸,没什么情绪地轻声说:“谢谢,请把盲杖给我。”

        骆湛停在空中的手垂回,他皱起眉,重复:“‘请’?”

        小姑娘没说话。

        骆湛气笑了,舌尖顶了顶上颚,那双漆黑的眼里压下躁意,“你是想跟我划清关系?”

        唐染仍未开口。

        “因为我是骆湛不是骆修,所以你是歧视我?”

        唐染安静几秒,认真地开口:“是你先骗我的,你不能颠倒黑白。”

        “……”

        骆湛轻眯起眼,他扶上女孩的靠座,向前倾身,把敏感后缩的小姑娘迫进逼仄的三角空间里。

        等唐染退到没什么退路,背脊也抵上车门时,骆湛主动停下了。

        他轻嗤了声,“我颠倒黑白?你敢说不歧视我么――我是骆修的时候,你也会这样躲我?”

        小姑娘心虚地沉默,几秒后她小声说:“那你也不能骗我。”

        骆湛:“我如果不骗你,那天开始你就已经要躲着我了吧?”

        唐染:“……”

        骆湛:“是还是不是,说话。”

        唐染轻抿起唇。等了一会儿,她慢吞吞地点了点头,很诚实:“嗯。”

        骆湛:“…………”

        骆湛沉下眸色,看着小姑娘安静恬然的眉眼,小巧的鼻尖和因为不安紧张而轻抿起的嘴巴。

        盯了几秒,他转开眼,“算了。我送你上楼。”

        骆湛下车,拿起座位后的盲杖,又打开了唐染那一侧的车门。小姑娘摸着车门小心翼翼地走下来后,伸出手去。

        “盲杖给我就可以了。”

        看着眼皮底下这只白净漂亮的手,骆湛慢慢皱起眉,“不是骆修,就连送你上楼的资格都没有了?”

        唐染迟疑了下,还是没说话。

        骆湛盯她两秒,转开脸,气极反笑。他把盲杖递进女孩手里。唐染摸索着握住,刚想拿回来,却发现另一端仍被骆湛握着没有松手。她有些茫然,微仰起头。

        “叫你那个阿婆下来接你。”她身前那个声音压着不悦一点躁意。

        唐染:“我自己也可以……”

        骆湛:“或者我送你上去。”

        女孩停了两秒,松开盲杖,低头开始找自己的手机。

        骆湛低头看着,一双漆黑的眼里情绪深浅起伏――

        从小到大没人叫他这么憋屈过。

        偏偏还不能发火。

        半分钟过去了。

        唐染终于慢吞吞地停住,“手机,好像放在家里了。”

        骆湛嘴角冷淡地勾了下,他拿盲杖轻敲了敲女孩手心,“我不是没给你选择的。”

        唐染:“……”

        小姑娘默然几秒,憋屈地握了上去。

        骆小少爷顿时感觉心头那些阴翳一扫而空。他转过身,心情愉悦地领着小姑娘往公寓楼走去。

        这片公寓楼是一体三户,唐染住在12层的中户,全南向。

        可惜骆小少爷门都没能看见,在电梯间里就被唐染下了“逐客令”――

        “谢谢你送我回来。”站在梯门前,小姑娘握着盲杖,声音和神情一样地安静。

        骆湛皱眉,“我专程来接送,连一杯水都不请我喝?”

        唐染想了想,“你要喝水吗?”

        骆湛:“……”

        他知道自己如果说“要”,那小姑娘大概会让他在这儿等着,然后回去给他拿一瓶矿泉水。

        这个设想顿时让骆湛一张祸害脸都青了,他气得冷笑:“我看起来像讨饭的么?”

        唐染茫然地仰起头:“?”

        骆湛从脑补的设想画面里退出来,这才发现站在面前的小姑娘还在等他的回答。

        骆湛皱起眉,“……没什么。”

        唐染点头,“那我回家了?你路上小心,再见。”

        说完,唐染看起来毫不留恋地转身就走。

        骆湛想都没想便上前,把小姑娘勾着胳膊拦住。

        唐染被突然的拉力拉得重心不稳,她有些惊慌地往旁边伸手。黑暗里有人第一时间攥住了她的手,将她重新托住身。

        唐染惊魂未定地重新站稳后,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把手从骆湛那里抽回来。

        突然空落的掌心,让骆湛心里也像是被割走了一块似的。

        骆湛终于再抑不住,他皱起眉:“骆湛对你来说就这么让人讨厌?我是对你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么?”

        “……”唐染攥紧还残留着熟悉温度的指尖。

        半晌后,她轻摇了摇头:“没有。我没有讨厌你。”

        骆湛:“那为什么躲我?”

        唐染低下头。

        半晌,骆湛才听见小姑娘声音很轻地说:“因为你会和唐珞浅订婚。”

        骆湛冷淡地笑,“谁说的?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吗?21世纪还想包办婚姻干涉自由可是会犯刑法的。”

        女孩低着头,“而且阿婆还说过,我以后会有一个很厉害的姐夫,我不能招惹你,也不能得罪你……不然的话,我就更没办法回唐家了。”

        “――”

        骆湛眉心一紧。

        女孩话尾低落的语气让他心口狠狠地揪了一下,却没来由也不见因果。难言的暴躁从心底慢慢攀上来,将他的呼吸都缠紧,像舔.舐伤口的火舌。

        等理智重归清明,他俯身到离女孩极近的位置。眸子里那点躁戾轻碾慢磨,最后缠成声音里倦懒冷淡的笑:

        “你叫谁姐夫?碰瓷么?”

        “……”

        看着女孩苍白的脸,骆湛垂下眼。停了片刻后他直起身,声音懒散下来,“不喝就不喝,”少年转身,耷拉着眼皮往回走,“谁惦记你家一杯水么。”

        骆湛走回梯门前,停住。

        按下电梯按钮的前一秒,听着身后女孩慢慢敲着盲杖离开的声音,他没回头地问:“你真就没有别的想跟我说了?”

        身后那个声音停住。

        骆湛眼底,一点希冀和愉悦撕破深压的躁意往外钻――

        “你以后,”小姑娘轻声,认真诚恳地劝,“还是别欺负骆修了。”

        骆湛:“……”

        骆湛:“?”

        等骆湛恼怒转身,身后小姑娘早就敲着盲杖走出电梯间了。

        对着空气,骆小少爷独自在电梯间里气得七窍生烟。

        他冰冷着俊脸走进电梯。

        头也不回地离开公寓楼时,少年侧颜冷峻。手机响起时,他接起来的声音听着都沉哑躁郁:“说。”

        对面默然两秒,温和地笑:“谁惹你这么大火气?”

        “……”骆湛拿下手机看了眼,果然是骆修的号码。

        一想起自己从某个忘恩负义的小姑娘那儿收到的“临别赠语”,骆湛把人从电话里拎出来约架的心思都有了。

        他声音又沉一度,“有事说事。”

        电话对面,骆修笑问:“和那个叫唐染的小姑娘有关的事情,算事情吗?”

        骆湛语气冷淡,“今天起她的任何事情都跟我无关。”说话间,骆湛走到车前,拿遥控钥匙准备开锁。

        “哦,那她今天可能要露宿街头也和你没关系是吧?”

        “――”

        骆湛身影蓦地一停。

        骆修:“那好,我就当没接到那位杨女士的电……”

        “她怎么了?”骆湛皱眉,打断骆修的话音。

        骆修温和地笑:“不是和你无关了?”

        “……”

        骆湛没表情地转身,靠到车前盖上,声音懒散冷淡:“我只是问问。”

        骆修:“有位杨女士通过爷爷打电话给我,说她家里儿媳突然早产必须回去一趟――让‘我’先照顾一下被‘我’接走的唐染。”

        骆湛垂着眼,“她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哦,”骆修想起什么,“好像那个小姑娘既没拿手机,也没拿钥匙。杨女士说钥匙她放在地毯下面了,让‘我’通知一下。”

        “……”

        “好奇完了?听起来你应该没和那小姑娘在一起,当没听到就好,忙你的吧。”

        骆湛冷淡地笑了声,“我会的。”

        挂断电话。

        骆湛冷着俊脸,开锁上车。

        红色超跑甩一道利落的尾线,开了出去。

        公寓楼下。

        路过的两人露出羡慕的表情。

        “真帅,要是我也有一辆就好了。”

        “是啊,谁不想……哎?那车怎么又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