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心跳

心跳

        第17章

        实验室里一片死寂。

        早在门开前已经有所意料的谭云昶此时反应最快。

        他一个箭步上前,像是闪现到那位中年老师身旁,然后把自己满溢着谄媚笑容的脸挡到老师眼皮子底下――

        “哎哟刘老师您听谁说的,湛哥今天没来实验室啊!”

        谭云昶一边说着,一边哥俩好似的挽住老师的胳膊把人带着转身,“您想问什么?机器人大赛的事情是吧?没事没事,这个事情我们实验室还有别人知道,不用湛哥来也能跟您说。”

        老师茫然地被往外拖了几步才反应过来,扭着脖子想往后看,“哎?可我看骆湛不是已经就在――”

        “没有的事,您看错了!”谭云昶慌忙截住话音,朝门旁呆着的男生一使眼色,“巧了,机器人大赛那个项目就是他负责的,老师您问他就行!”

        “……啊,对,是我负责的。”门旁男生反应过来,配合着谭云昶把那位老师拉到实验室外面去了。

        前后不过半分钟。

        看着重新在眼前关上的门,谭云昶却感觉被扒掉一层皮似的。他长吁出一口气,伸手抹了把额头的汗,小心翼翼地转回头。

        实验室里的int成员们安静如鸡。

        在他们目光焦点汇聚的中央,方才轻声重复过“骆湛”两个字的女孩仍是一动未动地站在原地。

        那张白净清秀初显几分艳丽的脸上安然恬静,睫毛像小扇子似的搭在眼睑下,描出一点淡淡的阴翳。

        谭云昶这一出闹剧从开场到落幕,她只那样闭眼站着像个最沉默的观众,没说话也没动作。

        ――如果不是那声“骆湛”的余音似乎还绕在耳边,那谭云昶都要觉得小姑娘根本没听见男老师的话了。

        一时摸不清状况,谭云昶只得求助地看向女孩身后。

        却见明明是当事人的骆湛此时看起来比谁都镇静,冷白清隽的祸害脸上不见多少情绪,只压着漆黑的眼望着唐染的背影。

        两个人都跟自己玩沉默――谭云昶快疯了。

        这安静里,唐染终于有了动作。

        她并不是没反应,只是这一瞬息涌进脑海里的画面和声音太多,让她一时回不过神。

        唐染慢慢握紧手里的盲杖,轻声问:“刚刚那个人,是来找你的么。”

        不必直指,实验室里听见这句话的众人也知道这个问题是问谁的。

        骆湛眼底情绪微动。

        在他开口之前,谭云昶尴尬笑着上前,解围说:“哪能啊?唐妹妹你误会了。那什么……骆湛有时候也会来我们实验室,老师是来找他的。”

        女孩默然几秒,“嗯。”她轻应一声,情绪淡淡,也听不出来是信了还是没信。

        “而且这事儿,这事儿骆修也知道――是吧,骆修?”谭云昶一边心虚找补,一边拼命给骆湛使眼色,暗示他趁热打铁再解释几句。

        骆湛却像没听见。

        他没配合,既不说话,也不动作。少年只像平常那样神情懒散地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垂眼望着女孩。

        那双漆黑的眼里情绪深深浅浅,起伏不定着。

        谭云昶头都大了。

        骆湛的沉默让他的解释变成了欲盖弥彰,即便是换个傻子来也该发现有猫腻。

        谭云昶绝望地等着被小姑娘揭穿,顺便考虑了一下万一女孩被气哭了或者闹起来要怎么收场。

        然而在谭云昶脑袋里的第一套应对方案想出来之前,他听见唐染开口了。

        声音是安静平和的。

        “这个机器人内部电机很多,续航时间是不是会受影响?”

        谭云昶:“……?”

        没跟上话题转移速度,谭云昶傻眼了好一会儿,才在骆湛一声低咳里蓦地回神,“续、续航?这部分不是我研究的――林千华,你来给唐染妹妹介绍一下续航那部分。”

        “啊,好的,来了。”

        安静的实验室角落里有人应声,快步跑到这边,给唐染讲解起来了。

        趁这工夫,谭云昶连忙把骆湛拉到一旁:“什么情况?她这是信了?”

        骆湛懒洋洋地垂着眼,靠坐到实验室的长桌上。叠起长腿,他抬眸看着女孩的方向,仍旧不说话。

        谭云昶急了,压着声音:“祖宗喂你今天怎么回事?我们这可是在替你兜老底呢,你怎么突然一点都不配合了――都快把我急死了!”

        “我配合,只会更快露馅。”骆湛终于应声。

        谭云昶:“那你说唐妹妹信了我的鬼话吗?”

        “……我怎么知道。”骆湛懒声答,“我又不会读心。”

        谭云昶:“别谦虚了你哪有不会的啊祖宗?就算以前不会,现场开发也行――读读试试?”

        “……”

        骆湛懒得理他。

        谭云昶烦得揪头发:“行吧,既然你不在意,那你这边暴露也就暴露了……但是,万一唐妹妹生我们实验室的气,以后再也不去int门店了怎么办?”

        “不去怎么了。”

        “还能怎么?”谭云昶叹气:“回头孟学弟恐怕得跟我绝交。”

        “……”

        骆湛眼底情绪一晃。

        几秒后,少年单手撑着桌棱直起身,凉凉地回眸,“这件事和他有关系吗。”

        谭云昶一愣,“你不知道孟学禹喜欢唐妹妹?不应该啊,咱实验室里哪有人不知道的?”

        骆湛眼神微动,随即冷淡轻嗤,“他是告白了,还是成功了?”

        谭云昶:“这倒没有,他一直没敢。”

        骆湛勾了勾嘴角,眼神冰凉:“那唐染去不去门店,关他屁事。”

        谭云昶被说得一懵。

        思索片刻,谭云昶终于品出点什么不寻常的东西。

        他扭头望向骆湛,表情一点点紧张起来,“不是,祖宗,您刚刚这话是几个意思的?”

        骆湛支起眼看他。

        谭云昶紧张得都结巴了,“这这这这话我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味啊,你不会是真对我们唐妹妹有兴趣了吧?”

        “……”

        骆湛默然两秒,嘴角冷淡勾起,他低低地嗤笑了声,“她16岁的生日都没过,我看起来像是会对她有兴趣的?”

        谭云昶艰难点头:“像。”

        骆湛笑意一冷:“我变态么?”

        谭云昶:“……”

        谭云昶放了心,尴尬地笑:“那就是我想多了,不过倒也不用说得这么狠,毕竟我们小孟就喜欢唐妹妹。”

        骆湛冷嗤,倚坐回桌前,“让他做梦。”

        谭云昶刚恢复的笑容再次僵住,这次他沉默的时间格外久:“你知道一般你这个反应,都只在两类身份上体现。”

        骆湛冷淡瞥他:“?”

        谭云昶:“爸爸或者男朋友。”

        骆湛:“……”

        骆湛没来得及开口,实验室里一道身影走到角落这边,停在两人面前。正是负责给唐染介绍机器人续航部分的林千华。

        他犹豫着开口:“湛哥,谭学长。”

        谭云昶问:“怎么了?”

        林千华说:“那个小姑娘说看得差不多了,要回去了。”

        谭云昶一愣,低头看手表:“这才几点,怎么现在就走?”

        他说着,目光跳过林千华落到后面,就见站在玻璃立柜前的女孩微低着头,柔软的长发将脸蛋遮了大半,情绪也看不分明。

        谭云昶轻抽了口气,“果然还是发现了吧……”

        他话声未落,身旁懒洋洋地坐在桌边的男生已经直身。

        单手拎起外套勾进臂弯,骆湛走向实验室门口,“我送她回去。”

        “你要不干脆让别人送吧,路上她问你再露馅了怎么办?”谭云昶担心地压着声音追上去。

        骆湛轻眯了下眼,没说话。

        也来不及多说,实验室从这到那统共几步距离,两人很快走到唐染身边。

        骆湛停下,“我送你回家。”说着,他低身去收女孩手里的盲杖。

        在男生修长的指节即将触碰到盲杖的前一秒,闭着眼的女孩似乎有所察觉,握着盲杖的手下意识地往另一侧躲了躲。

        盲杖擦着骆湛的指腹挪到旁边去。

        骆湛身影停住,几秒后他抬眸。

        小姑娘微低着头。垂下的长发中间露出个很轻的旋,看得让人想抬手去摸一摸。

        骆湛眼神压下去。

        唐染的手将盲杖攥得紧紧的,指尖泛白,轻声说:“我已经记得路了,出去的时候可以不用扶,我自己走吧。”

        声音听起来还算正常,分辨不出什么来。

        至少谭云昶没分辨出来,他怕骆湛尴尬,解围地笑起来,“那倒是。我们唐妹妹对陌生环境的适应能力可是一流的,自己走应该也没问――”

        话没说完,谭云昶亲眼看着骆湛皱起眉,不容拒绝地抬手握住了女孩的盲杖:

        “给我。”

        谭云昶:“……?”

        “我自己可以的。”唐染第一次格外坚持,握着盲杖没松手。说完话,女孩的唇紧张得抿起来,莹润的嫣色里泛开一点苍白。

        谭云昶尴尬地侧过头,压低声音劝骆湛,“祖宗哎,你跟小姑娘计较什么?她想自己走就让她自己――”

        “唐染。”

        骆湛冷冰冰地出声。

        谭云昶听出骆湛这声线下罕见的剧烈的情绪起伏,脖子一缩,剩下的话也咽回去,不敢开口了。

        唐染更是第一次听这个总是懒洋洋也没什么正经的声音这样凶得近乎凌厉地和她说话。

        小姑娘到底是胆子小,随着那人阴沉沉的能吓跑半个实验室成员的声音一落,她指尖轻抖了下,终于慢吞吞地松开手。

        只是唇瓣被咬得更白了。

        骆湛视线瞥过,眼神微僵了下。他回过神,收起盲杖,然后俯身拉起女孩细白的手搭到自己小臂上。

        隔着薄薄的衬衫,他都能试出她指尖的凉度,不知道是吓得还是气得。

        骆湛只得缓缓压下心底蹿上来的躁意。

        沉默几秒,他无声地叹了口气。

        遵循内心方才就冒出来的念头――骆湛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女孩的发旋。

        “对不起,我的错。不该凶你。”

        这话一出,实验室里本来还在装不在的所有int成员同时停住动作,一两秒后,各自瞪大眼睛转过头。

        离着两人最近的谭云昶更是首当其冲,瞠目结舌地傻在原地。

        ――“骆湛”和“服软”这两个词,有生之年他们就没想过还能放在一起。

        至于当事人,骆湛丝毫没去在意自己给团队成员们带来了多大的灵魂冲击。看小姑娘的手终于迟疑地攥住他衬衫的袖口,骆湛眼神一松。“走吧。”

        “……”

        感觉得到很多目光落在身上,唐染安静几秒,还是轻应了声。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消失在门外。

        半晌,站在原地呆若木鸡的谭云昶才终于艰难地回过神,喃喃出声:

        “都他妈这样了,还敢说自己不是个变态。”

        .

        来时骆湛刻意卡着上课的时间,k大校园里没多少人。但唐染提出的提前离开则让计划临时生变――

        两人从实验楼出来时,正赶上学校里第一节大课下课的那波学生。

        停在临时停车区的那辆红色敞篷超跑在大学校园内本就是极为扎眼的罕见,再加上骆湛那张在k大人人认识的祸害脸,回头率基本百分之百。

        更不必说,这位以“对所有女性生物不感冒”闻名的k大校草,竟然一路上都领着个看不见的盲人小姑娘。

        他们这边刚到车前,k大的校园论坛和贴吧里已经被两人的是照片和讨论帖子刷屏了。

        骆湛看了实验室那边的消息通知,不在意地收起手机,然后低下眼。

        大约是很少经历这样的人流密集程度,一路上他身旁的小姑娘都十分安静还紧张――细白的手从刚开始揪着他袖口衣料,到此时已经发展成紧紧地攥着他的手腕。像是把他当成了那根救命的稻草。

        那张清秀漂亮的小脸上,不安的情绪更是几乎写在表情里。

        而面对着这样可怜巴巴的小姑娘,骆湛发现自己在同情之余,心底竟然还深藏着另一种秘不可宣的情绪。

        这样发展下去大概真要成变态了。

        骆湛皱起眉。

        “到了么?”唐染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动静,轻声问。

        “……嗯。”骆湛回神,拿出车钥匙开了锁,垂手在副驾驶侧凌厉的流线门上轻拂过,车门感应,自动拉起。

        骆湛把小姑娘扶上车,自己也上了驾驶座。

        在车钥匙插入钥匙孔前,骆湛听见身旁安静的小姑娘突然出声问。

        “你……是骆修还是骆湛?”

        骆湛动作一停。

        须臾后,他轻嗤了声。插进孔里的钥匙被他松开,骆湛倚进座里,转过头,目不瞬地盯着安静坐着的小姑娘。

        “刚刚在实验室里怎么不问,现在才想起来?”

        唐染放在膝盖上的手无意识地攥了攥裙角。她低着头,却没解释。

        然后她听见那个懒散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声线压得极低,距离上似乎也比刚刚近了――

        “是怕在那么多人面前揭露,会让我下不来台?”

        唐染身影微僵。

        ……被猜到了。

        车内将近半分钟的安静之后。

        那个声音笑得冷淡惫懒:“但是现在他们都不在,你连验证我说法的人都找不到,还怎么确认?”

        听见这句,唐染终于出声。

        “可以确认的。”她抬了抬头,分辨着声音朝向骆湛的方向。女孩垂在眼睑下的睫毛不安得轻抖,“你再说一遍你是骆修,我可以分辨出来。”

        骆湛:“分辨什么?”

        唐染声音轻了点:“分辨……你有没有在说谎。”

        骆湛垂下眼,笑,“怎么分辨,听心跳还是试脉搏?”

        “……”

        小姑娘用沉默表达了自己的抗议。

        骆湛轻眯起眼,“好啊。那试试吧――看我有没有在说谎。”

        “嗯。”

        唐染转过身,小脸微绷,态度认真严肃。

        骆湛好气又好笑,他垂手一勾,把女孩细白的手拉上来,直直抵到胸膛前、心口的正上方。

        唐染一怔。

        隔着薄薄的衬衫,她能够清晰无比地感触到那陌生的体温和肌肉的纹理线条。

        像被烫了下似的,唐染下意识往回抽手,却被那人死死按住了。

        骆湛垂着眼,声音里带着漫不经心:“这样才能听得更清楚吧,小侦探?”

        “不,不用――”

        “我只说一遍。”

        “……”唐染僵了下,还是慢慢停住挣扎。她闭着眼,紧张地分辨着空气里的每一点声音。

        “我是……”

        骆湛的视线描摹过女孩安静恬然的五官轮廓,然后被细细的发丝缠紧。放缓的时间里,骆湛听见心跳脱开耳边那些嘈杂,变得清晰有力。

        所有感观和知觉,最后全数归拢在心口前那只手上。

        骆湛喉结轻滚了下。

        须臾后,在女孩看不见的黑暗里,他垂眼,露出溃败而狼狈的笑。

        “……我是骆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