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是我

是我

        第13章

        听到唐染的话,书房里安静几秒,几人反应各不相同。

        骆湛是轻眯起眼,但没有开口。

        唐珞浅明显有点意外。不过很快她就给了唐染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扔过去以后想到小姑娘也看不见,她又讪讪收回视线。

        骆老爷子的年龄比三个小辈加起来都大,他们心思里那点弯弯绕绕他自然看得明白,唐珞浅的情绪变化也被他收进眼里。

        见微知著,唐染在唐家地位如何一目了然。

        老人在心里叹了声,面上只笑得慈和:“那也好。骆修比这个臭小子会照顾人,叫他去接你,我更放心些。”

        “谢谢爷爷。”唐染偷偷松了口气。

        老人回头看向身旁的佣人,“那你送他们出去吧。小染眼睛不好,照顾仔细了。”

        “好的,老先生。”

        佣人这边答应下来,上前言语领着唐染往外走。

        唐珞浅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和骆老爷子告了别,出门以后就看都不看唐染一眼地先下楼去了。

        骆湛神态懒散地跟在最后,到了走廊上,他随手写了一张纸,抽下来拍到佣人手里。

        佣人一愣:“少爷?”

        骆湛眼神示意白纸。

        佣人低头一看:【带唐染去隔壁耳室。】

        佣人茫然抬头,“啊?这会不会不合适——”

        可惜不等他说完话,骆湛退后一步回到书房,直接把门关上了。

        佣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唐染半天没听到佣人指引自己下楼的声音,不由好奇地侧过身,转向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

        “发生什么事了吗?”女孩轻声询问。

        佣人回神,对着手里铁画银钩的字迹为难了一会儿。

        他实在不敢违背家里那位小祖宗的意思,只得开口:“唐小姐,少爷似乎找老先生还有事要谈,需要你先去书房耳室等一会儿。”

        唐染微怔。

        默然几秒后,她咽回想单独下楼的话,轻轻点头,“好。”

        “那唐小姐跟我过来吧。”

        佣人一边说着,一边领唐染走向耳室。离开之前,他目露不解地看了一眼书房紧闭的房门——

        总觉得他们小少爷今晚的一切古怪都和这个看不见的小姑娘有关,是他的错觉吗?

        佣人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摇着头把唐染领走了。

        书房内。

        老爷子看见去而复返的骆湛,去拿茶杯的手在空中一顿,“你怎么又回来了?”

        骆湛走到沙发前停下来,闻言懒洋洋地支了支眼皮,“有件事情很好奇,回来问问。”

        “现在嗓子又好了?”老爷子皱眉,只以为骆湛是因为讨厌唐珞浅才不开口,“整天就知道闹幺蛾子,你就不能消停点。”

        骆湛扯了扯嘴角,不说话。

        老爷子按下情绪,尝了口茶,“不是有事情要问吗?说吧。”

        “……”

        半晌没听见动静,老人一抬眼,就见骆湛一双漆黑的眼里,情绪凉冰冰又复杂地打量自己。

        老爷子看了就来气,手里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撂。

        “你那是个什么眼神?”

        “唐染不会是你或者我爸在外面留下的风流债吧。”

        爷孙俩同时开口。

        空气安静。

        懵了将近半分钟,老爷子不可置信地睁大眼:“什、什么?”

        骆湛好整以暇地重复一遍:“唐染不会是你或者我爸——”

        “砰!”

        茶杯被暴脾气的老头儿拿起来就糊过去了。

        骆湛上身一歪,轻飘飘地躲过去,转回身就迎上自家爷爷暴跳如雷的怒吼——

        “你你你你胡说个什么东西!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才舒服??”

        从老爷子的眼神和表情里判断出真实性,骆湛眼底藏在轻慢惫懒下的凝重慢慢散了。

        他松一口气,面上却不露,只笑得更懒散轻慢:“怪我么?又送礼物又买机器人的,我看你对唐珞浅都没有对唐染的上心,还以为她是我们骆家藏在外面的小公主。”

        “少给我胡言乱语,传出去像什么话!”

        “那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

        “你”字到底没出口,老人晦暗着脸色咽回话,皱着眉气鼓鼓地瞪自己这个不肖孙子:“你还有没有别的事?没有就赶紧滚蛋,看见你我就来气!”

        没能从老人那儿套出话,骆湛也不以为意。

        他从半倚半坐的沙发扶手上直起身,懒洋洋地往外走,“她和骆家没血缘关系就好。”

        沙发上眼神闪烁的老人闻言一愣,抬头,“这有什么好?”

        “好在……我不用多个妹妹或者小姑姑?”骆湛背对着书房,轻扯了下嘴角。

        老人冷哼了声。

        “对了,”走到书房门前的骆湛停住,“仿生机器人那件事,让我哥接唐染去实验室前先联系我。”

        老人皱眉,“为什么?”

        “因为那是我——”骆湛皱起眉,改口,“……的实验室。”

        “好了,知道了。滚吧。”老爷子没好气地把人赶出书房。

        出了书房,骆湛没停顿,径直走向隔壁耳室。

        佣人一直等在耳室外,此时见骆湛走来,他微躬身,“少爷,唐染小姐在里面。”

        骆湛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压低声音,“嗯,你下去吧。这里不用你了。”

        佣人一愣,下意识看了眼骆湛臂弯夹着的白纸板,“可是待会儿我要送唐染小姐下楼……”

        骆湛没说话,淡淡睨他。

        被那眼神盯得头皮一麻,佣人只得连声应了,转身快步离开。

        骆湛在房外站了两秒,抬手推开房门。

        骆家主楼书房的耳室也是个小阅览室,用书架分割开空间,各种类型的大块头书籍都陈列在书架上。整个房间的另一侧,则布置着成套的风格简约的素色实木桌椅。

        被佣人领进来的小姑娘此时就坐在桌旁的圆木凳上。

        大约是听见了开门的声音,靠在桌角困得快要睡过去的小姑娘一下子支棱起耳朵来,有点警觉地握住盲杖,转向门口的方向。

        骆湛收进眼底,无声地勾了勾嘴角。他走到桌旁,伸手拉过了那个被他提前送过来的托盘,拨弄拿起上面银色的甜点匙。

        坐在桌旁的唐染听见动静,慢慢往后缩了一点,声音轻和礼貌:“骆湛……哥哥?”

        “……”

        骆湛手指一停。

        须臾后,他微抬了眸,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小心地“望”着他的小姑娘。

        这是骆小少爷人生里头一回发现——被人软着声叫哥哥也可以是一件很好玩甚至很享受的事情。

        把这沉默看作默认,女孩摸索着想要从圆木凳上下来,“既然你的事情结束了,那我们就下楼吧?”

        话刚说完,唐染的手腕被一把攥住,按回桌上。

        唐染身影蓦地停住,紧张地仰起脸。

        她被握住的手无意识地紧攥着,细白的手指扣在掌心里,秀气得贝壳似的指甲透着嫣粉色,掐得掌心发白。

        骆湛垂眸看了两秒,鬼使神差地伸手过去,拿冰凉的甜品匙的金属柄轻塞进她掌心里。

        金属柄冰得小姑娘手一抖。

        隔得极近,骆湛甚至看得见那双紧闭着的细长微翘的眼睛上的睫毛跟着轻轻颤了颤。

        “骆、骆湛哥哥……”

        因为看不见所以不知道他到底拿了什么、要做什么,女孩吓得声音都有些不稳了。

        尾调里这一点颤音勾起骆湛在书房里惊到自己的那段妄想,他皱了皱眉,终于还是没忍心再逗她。

        “是我。”

        和导航里一样熟悉的,懒散冷淡还有点大爷的声音。

        唐染怔怔:“骆修?”

        “……嗯。”这个称呼让骆湛不爽地皱起眉。

        唐染绷紧的肩蓦地垮下来,无意识攥紧的手指也松开了,“我还以为是骆湛……”

        骆湛挑眉,“你就那么怕他?”

        “有一点。阿婆说他很可怕,让我不要招惹到他。”唐染松开的手指触到了方才凉冰冰的金属柄,她好奇地摸上去,“这是什么?”

        “甜品匙。”

        “?”

        “你晚上不是没吃东西?”骆湛回神,把亮银色的小勺子放进女孩手心,然后把托盘拉到她面前,“也不知道喊饿。”

        “不是在家里,我不好意思……”女孩儿小声说完,想起什么,“我晚上没吃东西,你怎么知道的?我听他们说你今晚有事不会出现的。”

        骆湛坐到女孩对面的圆木凳上,撑起手支着颧骨,懒洋洋地答:“我在三楼看见了。”

        “那你怎么不下去呢。”

        “骆湛不让。”

        “啊?”

        “他在家的时候,不喜欢我出现。”骆湛信口扯完,垂手叩了叩托盘,“吃东西,饿久了会伤胃。”

        “……哦。”

        女孩点点头,听话地摸着托盘拿起甜品匙来。

        骆湛正准备看着小姑娘吃甜点的时候,裤袋里的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

        桌对面的唐染抬了抬头。

        骆湛不爽地低啧了声,拿出手机,“我先去接个电话,你吃吧。”

        “好。”

        “……”

        保险起见,骆湛走到耳室外,关上房门才接起了电话。

        对面的人吞吞吐吐:“湛、湛哥,你今晚忙、忙吗……”

        “有事说事。”骆湛停了两秒,皱眉,“实验室出什么事了?”

        “就、就是早上送来的那个仿生机器人,我那会儿没在实验室也忘了说,他们以为是买来的试验品,好像……”

        “好像什么。”

        懒洋洋地靠在墙上的骆湛直起身,心里生出种不祥的预感。

        对面哭丧着声音:“好像,被拆坏了。”

        骆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