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机器人

机器人

        第12章

        佣人错愕地看向骆湛。

        他接了老先生的命令要下来请人时,就做好了看骆湛甩手走人然后自己收拾烂摊子的心理准备。

        没想到他们骆家最难搞的小少爷今晚像是转了性,竟然还真答应下来了。

        佣人不可思议地确认一遍:“少爷,您刚刚说的是知道了?”

        骆湛一撩眼皮,冷淡望着他。

        佣人得了“回答”,压下心底疑惑,露出松了口气的笑容:“那少爷和唐小姐在这儿稍等,我去请那位小小姐过来。”

        “……”

        骆湛皱眉,瞥向一旁。

        原来话间唐珞浅已经走到他身旁来了。

        刚走过来的唐珞浅听见佣人的话,面上有点羞赧的笑容一滞,反应过来她不相信地看过去,“那个小瞎……唐染也要和我们一起上去?”

        “老先生是这样吩咐的。”佣人回答。

        “……”唐珞浅咬了咬嘴唇,眼底掠过一点愤恨不满的情绪去。

        但佣人已经说了是骆老先生的意思,骆湛又就站在她身旁,她就算再想发小姐脾气也只能忍下来。

        等佣人找到唐染的方向然后过去后,唐珞浅犹豫了下,转向骆湛。

        她尽可能把表情按着自己最满意的笑容弧度展现出来,声音也压得细柔:“骆湛,我听说你今天嗓子不太舒服,要不要我——”

        话未说完,骆湛眼皮抬了抬,似乎是被提醒了什么。

        他没理会唐珞浅,转身走回自己过来的沙发前,俯身从夹缝里抽出份薄薄的东西。

        宴会里众人原本就都在盯着这位少爷的动静,见他突然动作,大家的目光都好奇地落过来。

        看清楚骆湛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众人懵了下——

        那是块压着一沓白纸的手写板,还有一支签字笔。

        离着近的年轻人好奇地问:“骆少,你这是……?”

        骆湛懒洋洋地垂了眼,单手托着手写板,咬开签字笔帽,写下龙飞凤舞的一行字:

        【嗓子疼,不方便说话。】

        年轻人呆住,“虽然之前听你家佣人说了,但是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骆湛耷拉着眼皮,往下继续写,写完懒洋洋地亮出来:

        【间歇发作。】

        众人:“…………”

        好一个收放自如的间歇性发作。

        而此时的露台角落,唐染趴在沙发扶手上,一边轻揉着胃,一边已经给自己哼到《虫儿飞》了。

        直到佣人走过来的脚步声拉走了她的注意。判断出对方好像是朝自己来的,唐染直起身,小心地摸到了扶手旁的盲杖上。

        “唐染小姐?”佣人问。

        唐染不安地点头,“我是。”

        “我们家老先生请你和唐小姐随少爷一起去楼上书房。”

        “老先生?让我也上去吗?”唐染意外地问。

        她印象里听说过这位骆家的大家长,但和对方并没有过交集,有些不明白地方为什么还要见自己。

        佣人说:“老先生专门嘱咐过,要少爷带唐染小姐一起上去。”

        唐染犹豫了下,轻声问:“少爷……是骆湛?”

        佣人愣了下,“对。”

        “好的。”

        安静几秒,女孩儿摸索着从沙发上起身,握着盲杖轻轻试探着面前的陌生区域。

        然后她朝佣人声音传来的方向仰了仰脸儿,“麻烦您带路了。”

        “当然。唐小姐请随我来。”

        “……”

        唐珞浅站在露台入口,看着骆家的佣人领撑着盲杖的小姑娘慢慢走来,她本就难看的脸色就更阴沉下来。

        在原地僵了几秒,唐珞浅有点愤恨地咬了咬牙,转向从头到尾没正眼看过她的骆湛。

        “骆湛,她太慢了,我不想等她。你——你上不上楼?”

        骆湛夹着手写板,插着裤袋,正倚在露台矮墙前,神情松懒地盯着露台角落看。

        撑着盲杖走来的女孩儿步子很慢。她今天穿的礼服裙在这样半明半暗的灯火下看起来格外衬人,腰身被裙线勾勒得纤细,裙摆下露出半截的雪白小腿在昏暗的光下透着玉石似的漂亮。

        大约是有点紧张,女孩儿越走近了,骆湛越看得到她细白的手指紧紧地攥着盲杖、白皙微尖的下颌顺着颈线半勾半绷,淡色藏一点艳红的唇瓣轻抿。

        大概是“第一次”来见传闻里脾性又冷又差的骆家小少爷,女孩儿细到头发丝都透着不安。

        骆湛低下眼笑了笑。

        三番五次被无视,唐珞浅的小姐脾气终于压不住了。

        她懊恼地跺了跺脚,“骆湛!”

        骆湛终于有了点反应。

        笑色一散,他冷淡抬眼,黑漆漆的眸子没什么情绪地睨向唐珞浅。

        唐珞浅被那漆黑的眼盯得心里一颤,有些想打退堂鼓。但余光瞥见唐染已经慢慢走到他们身前不远处,她只得咬牙硬撑着,“我在跟你说话呢,你看别人做什么?”

        “……”

        一两米外,唐染迟疑地停住脚。

        她听得出那是唐珞浅的声音,只是有点惊奇:在唐家认识这个姐姐这些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位大小姐这么憋屈又隐忍的语气。

        好像,是在跟那个骆家的小少爷说话?

        一想到那个坏脾气还喜欢漂亮眼睛的小少爷就在身旁,唐染把手里的盲杖攥得更紧了点。

        唐珞浅紧咬牙,笑意勉强,“啊,你是不是不想和她一起上去?唐染看不见东西,你介意这个的话我们就先走吧?”

        “……”

        唐染不安地握着盲杖。

        骆湛轻眯起眼。

        认识几天了,他头一次见小姑娘这么一副要把全身上下的刺竖起来的小刺猬似的防备状态——明明就是朝他来的,他却越看越觉得好玩。

        只是旁边多了个聒噪的……

        骆湛皱起眉,想了想,他立过手写板,在上面写下龙飞凤舞的一行字,然后往唐珞浅眼前一抬——

        【你妹妹真好看。】

        “!?”

        唐珞浅脸一白。

        她抬起视线,就见少年勾着板子,笑得冷淡又懒散。

        唐珞浅只觉得被羞辱得厉害,她气极扭头,二话不说就往楼梯口跑了。

        佣人愣了下,“少爷,唐小姐怎么了?”他下意识想去看骆湛到底写了什么。

        骆湛无声地冷笑了下。他伸手一盖,然后扯掉了最上面这页白纸,揉成一团塞进裤袋。

        【走吧。】

        他写下最后两个字,示意佣人领着女孩跟上来。

        佣人只得点头。

        只是刚走出两步去,前面那双长腿一停,又折回露台。

        几秒后,佣人目瞪口呆地看见他们小少爷端着个放有银色甜点匙和几块小点心的托盘回来了。

        单手没法写字,骆湛也懒得解释这是给某个饿得胃疼的小姑娘准备的。在佣人惊愕的目光里,他瞥向闭着眼的女孩儿,然后端着托盘淡定地走到前面。

        唐染并不知道发生什么,只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半晌后,她才听佣人艰难开口:“我们也走吧,唐小姐。”

        “……好。”

        唐染茫然地点了点头。

        .

        唐染和骆湛到骆老先生的书房里时,唐珞浅看起来已经坐下有一会儿了。

        骆老先生坐在沙发主位,唐珞浅陪坐在他手边那张真皮长沙发的第一个位置上,低眉顺眼的,半点没方才的跋扈劲儿。

        骆湛扫过她,视线不停顿地移开。

        甜点和托盘已经被他送去书房耳室,此时他只夹着白纸板,跟在佣人和拄着盲杖的小姑娘身后,懒洋洋地踱进来。

        “老先生,少爷和唐染小姐到了。”佣人停到沙发旁。

        骆老爷子之前便听见动静,这会儿才回过神,把复杂的目光从那个握着盲杖的小姑娘身上移回来了。

        他张了张口,踌躇几秒才放轻了声音,像是吓着小姑娘似的问:“你就是唐染吧?”

        唐染还没什么反应,骆湛先皱起眉看了骆老爷子一眼。

        书房里安静几秒,唐染轻声开口:“骆爷爷好。”女孩声音质地干净,只有一点细微的不安情绪藏在里面。

        “好,好。”老爷子连声应了,随后想起来什么,不满地看向孙子,“你怎么不说话?你唐染妹妹看不见,你也不知道不扶她坐下?”

        “……”

        骆湛身影微顿。

        虽然下楼前特地找佣人换了一身没有做过熏香处理的衣物,但离着太近他还是怕被辨认出来。

        骆湛下意识地偏过头,看向侧前方的小姑娘。

        就见唐染大约是根据老爷子的说话朝向察觉了他的位置,女孩儿呆了两秒,然后极细微而慢吞吞地……往远离他的方向挪了一公分。

        骆湛:“。”

        看来他这骆家小少爷的凶名还真是远扬在外啊。

        心底那点死了多少年的逆反心理被激起来,骆湛一勾嘴角,不说话地走过去扶住女孩的手腕,把不情愿得全身都在拒绝的小姑娘像拎只小鸡崽似的拎到沙发旁。

        艰难坐到沙发上,唐染嗖地一下抽回手,像是多一秒就会被这个叫“骆湛”的大魔王吃掉一样。

        看小姑娘苍白着脸儿还要维持礼貌,老爷子终于也皱了眉,不悦地看向小孙子,“你是土匪吗?”

        “……”

        “怎么不说话?”

        “……”

        佣人眼见老爷子要冒火,小少爷还没事人似的懒洋洋又吊儿郎当地站在旁边,慌忙躬身到老爷子身旁解释:“小少爷嗓子坏了,说不了话。”

        “嗓子坏了?”老人皱眉,“上午不是还好好的?”

        “可能,可能是突然坏了。”想起骆湛在露台上嗓子犯病的收放自如,佣人说这话也说得有点心虚。

        好在老爷子没深究,只皱着眉睖了骆湛一眼,“那你也坐下吧。”

        骆湛原本想拒绝。

        只是余光瞥见听到这话后不自觉地绷紧肩膀的小姑娘,他又勾起嘴角。

        没用老人指座,骆湛故意重着脚步,走到唐染坐的那排沙发上,大大方方地坐了下去。

        弹性极好的真皮沙发被某人故意带着落体重力压得一颤。

        坐在沙发边上,小姑娘跟着轻抖了下,然后慢吞吞地往远离他的方向缩了缩。

        骆湛忍住笑,偏过头低咳了声。

        唐染正小心地缩着手脚免得招惹到那个可怕的小少爷,听见这点动静以后她微微一怔。

        这个音色,听起来怎么有点像……

        不等想完,女孩在心里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后面将近一刻钟的时间里,都是唐珞浅陪着老人聊天。

        偶尔老爷子也会专门问唐染几个问题,只有到这时候,女孩好像才会从她那个独自而安静的小世界里出来,说几句话。

        每次她开口,倚在离三人这头最远的沙发另一头的扶手上,骆湛总会掀起困倦得快阖上的眼,听小姑娘声音柔软又安静地说上几句话。

        女孩声音很好听,就是不知道哭起来是不是也——

        骆湛眼皮猛地一跳。

        他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惊得蓦然绷直了身。

        瞬间就一点都不困,彻底清醒了。

        隔着一条长茶几,老爷子被骆湛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今晚到底要干什么!”

        “……”

        骆湛停住。僵着身体,他眼神复杂而深沉地看了一眼那个浑然不知任何事情的盲人小姑娘。

        骆湛慢慢垂了眼,压下心底躁意,他拿起旁边白纸板,快速地草书了几个字,顺着茶几滑到老爷子眼皮底下:

        【唠唠叨叨,有完没完?】

        老爷子气得想过去踹他。

        忍下来之后,老人开口:“时间不早了,陪我这个老头子也没意思——我不耽误你们玩,让骆湛送你们下楼吧。”

        唐珞浅眼神闪了闪,撒着娇笑:“怎么会?骆爷爷您最有趣了,才不会没意思呢。”

        旁边摸着盲杖慢慢起身的唐染顿了顿,还是诚实地开口:“爷爷再见……生日快乐。”

        被这句提醒到,老爷子突然想起来,“小染,你16岁生日快到了吧?”

        唐染意外地停住,“嗯。”

        老爷子说:“我给你从国外买了个生日礼物,是个人形仿生机器人,先送去实验室研究一下功能和弊病了。等过两天,让骆湛去接你看看礼物吧?没问题就把它带回家。”

        唐染和唐珞浅都愣住了。

        等回过神,唐珞浅有些愤恨地看向唐染,碍于老爷子和骆湛都在场她才没发出火来,但表情仍是不善。

        老爷子自然察觉得到,微皱了皱眉,只是没说什么。

        唐染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迟疑几秒后诚实开口:“可是我第一次见您,不该收您的礼物。”

        “这有什么该不该?本来就是给你买的,别人也用不到。”

        “……”

        唐染微闭着眼,心里纠结。

        如果是别的东西,她大概会坚持拒绝,但是仿生机器人……

        那大概就像是一个可以摸得到的、可以更真实地陪伴她的“骆骆”吧?

        唐染听见自己心跳都加快了点。沉默好久后,小姑娘微微红了脸,她小声说:“我很喜欢人工智能,所以想要收下这个礼物。”

        老爷子被她逗笑了,“本来就是送给你的。”

        女孩不安又开心地握着盲杖,眼角轻弯下来,“谢谢爷爷。”

        “……”

        老爷子愣了愣。

        这个笑容不见最美的眼睛,却真诚得令人没办法不被打动。

        许久后他轻叹了声,“应该的,应该的。骆湛,”老人目光复杂地抬头,“你下周之前记得接小染去看看机器人,知道了吗?”

        骆湛刚想点头。

        就听小姑娘开口:“爷爷,不用麻烦骆湛……哥哥的。”

        老人无奈,“怎么算麻烦,以后都是一家人。而且不让他领着,难不成还能让你自己一个人去看么?”

        唐染犹豫几秒,突然想到什么。

        她小心地开口问:“那,能让骆修哥哥送我去么?”

        骆湛:“……”

        骆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