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别哭在线阅读 - 美人眼

美人眼

        第1章

        卧室空荡。

        穿过高楼间,被风裹挟的雨滴噼里啪啦地敲着这一层的落地窗。

        在落地窗的墙角窝着一个穿着单薄的白色睡裙的女孩儿。

        她轻歪着头靠在墙角,乌黑带一点卷的长发垂下来,盖过小半张清秀的巴掌脸,眼睫安静搭在下眼睑上。

        露在白色睡裙外,女孩儿从小腿到脚踝细瘦而骨线漂亮。

        只是极少见光的白皙肤色更显她纤弱,像是叫风一摧就能折了似的。

        雨点敲了片刻的窗,渐渐缓下来。卧室里恢复了空旷的悄然。

        直到女孩儿手旁的地板上,躺在那儿的手机屏幕一亮,然后一个冷淡又懒散的男声划破安静:

        “喂,来电话了。”

        带一点机械质地的变音,很轻易唤醒了浅眠的女孩儿。

        唐染睁开眼,视野模糊得像是身在深夜,她下意识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僵住了。

        ……啊,又忘了。

        怎么那场意外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她还是会忘了适应自己现在的眼睛状况。

        唐染轻弯了下嘴角,“骆骆,”她对着空气轻声说,“谁的电话?”

        “来自通讯录,备注‘阿婆’。”懒散好听的男声在手机里回应着。

        “接通,记得外放。”

        “……”

        这次没有声音再回答。嗡的一声震动后,来电被接通,电话对面的声音外放出来:

        “小染?”

        “阿婆,我在。”

        “对不起啊小染,阿婆这边因为雷雨天所以航班延迟了——你今天就先不要去那家店了吧?等阿婆明天再陪你去,好吗?”

        “没关系,阿婆,我自己也可以。”

        “啊?那怎么行呢!”

        “而且……”

        唐染想到什么,微微仰起头。女孩儿纤细的颈绷起脆弱易折的弧线。

        “明天,”枕着偌大的窗和身后高楼外空旷寂寥的风,她轻声,“明天我该去唐家了。”

        仿佛戳中了什么禁区。

        电话对面陡然一默。

        过了好久,女人有些愧疚的声音才接上,“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他们叫你回去,是因为唐珞……因为你那个姐姐要跟骆家的小少爷订婚了是吗?”

        “好像是。”

        “你那个父亲和奶奶真是偏心,难道你就不是唐家的孩子了吗?只顾得唐珞浅,过几天可就是你16岁生日了,到现在还自己一个人住在外面他们都不——”

        “阿婆。”女孩儿声音放得轻软了些。

        “好了好了……阿婆不说就是了。”女人忍下来,“那不然就等你从唐家回来,我再陪你去那个店?”

        “……”

        唐染恍惚的意识被拽回来,她很浅地笑了下。

        “可我已经跟店长约好今天,临时改时间不好的。而且你放心,我会等雨停再走。”

        “但是……”

        “阿婆,我自理能力很强的,你忘了?”

        “……”

        唐染耐心地陪电话地面的人磨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征得对方的同意。

        女人不放心地嘱咐:“那你路上一定要小心啊,有什么事情记得求助,不要不好意思!”

        “嗯,阿婆放心。”唐染想起什么,轻笑了笑,“不是还有骆骆陪着我么?”

        “骆骆?”女人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哦,就是那家店的店长推荐给你的智能语音app的名字是吧?奇奇怪怪的,你每次说我都反应不过来。”

        唐染摸过手机,一边从墙角起身,一边轻笑,“店长说是开发团队leader的名字,我觉得挺好听的。”

        “什么leader,不是从没面向市场推广过的失败品?”

        “店长说,那个团队只是开发着玩的,所以没推广过。”唐染想了想,“而且我觉得,骆骆比市场上许多智能助手还聪明些。”

        “真那么棒怎么会不推广?”女人无奈,“我看他们就用来哄哄你这种傻傻相信的小孩儿了。再说——声音再好听也只是个人工智能,出了事它又不能从天上飞下来帮你。”

        “……”

        大约是因为做服务业的缘故,电话对面的女人一直对这些号称会“在将来彻底取代服务行业人员”的人工智能抱有不小的成见。

        唐染不和她争,只微垂着眼,神情柔软安静。

        等通话结束,敲窗的雨也停了。

        唐染在这个已经再熟悉不过的家里慢吞吞地绕了几圈,便换好衣服,拿上盲杖,走出了门。

        对低视力或者完全失明的视障患者来说,家以外的世界到处都蕴藏危险:那些盲道会被停满的自行车占用,尽头会通向不知道哪个下水道管,还会被设计成奇奇怪怪的回形路线……

        唐染记得自己的盲人朋友和自己吐槽看过的一个说法:个别城市的盲道不是用来解决盲人出行的,而是解决盲人的。

        盲道以外就更是他们的未知地。不过好在,有时候也会遇见热心的人。

        唐染搭着盲杖走到最近的公交站,拿出手机准备喊“骆骆”出来帮忙。

        这时候,旁边有个女孩子迟疑地上前:“你好。”

        唐染微怔,顺着声音的方向慢慢转过去。她微闭着眼,声音带一点困惑:“你好?”

        “你……是不是要搭公交车?”

        “嗯。”

        “那你要搭多少路,我帮你看它来没来。”

        唐染有点意外,还是点了点头,“我要坐936路。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对方好像有点紧张地说完,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咦?你也是坐936路吗?我也一样哎,我是到青岩路下车,你呢?”

        唐染回忆了下,“是两站以后的那一站吗?”

        “是啊。”

        “我也是那站。”

        “啊,那真的好巧!”女生笑着说,“看来我们很有缘分,你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吧!”

        “……”

        尽管后续推拒一路,但唐染最后还是没能成功拒绝掉对方的好意。

        下了公交车,唐染重新搭起盲杖。

        “你说的那家店我没听说过哎,有地址吗?”女生扶着她的手腕问。

        唐染:“我问问骆骆。”

        “落——?”

        不等女生开口问,只听一个在阳光下听起来格外倦懒的男声被叫了出来:

        “……在了。”

        女生呆呆地打量一遍唐染——她确定那个声音就是从这个漂亮的失明女孩儿身上发出来的。

        然后她就见女孩儿拿出手机。

        “骆骆,‘int未来店’怎么走?”

        “听我指挥。”

        懒洋洋地大爷似的说完这四个字,那个好听的声音开始导航了。

        女生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这个是?”

        “它叫骆骆。”唐染说,“是一款智能助手app。”

        “我知道有这种东西,但是,这个声音……”女生吸了口气,终于激动地说出来,“好好听啊呜呜我怎么没有听过这样的语音助手我也要下一个!它的应用名叫什么?就叫落落吗?”

        唐染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这个不对外开放下载渠道。”

        “啊?”

        “是我要去的那家店的店长推荐给我的,非授权商用的app。”

        “哎?这样啊……”女生失望,“那算了,我送你过去吧!”

        “……”

        然而等唐染和女生走到目的地以后,挂着“int未来”几个潦草门牌字的店却是关着门的。

        听女生说了,唐染有些意外:“我和店长约好的确实是今天……”

        “你有他的电话吗?打过去问问?”

        “嗯。”

        唐染让“骆骆”从通讯录拨了店长的手机号,没多久,对面电话响起。

        “唐妹妹?”电话对面一个没睡醒的男人闷着声问,“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了?”

        “店长,我们约好今天……”

        “啊!”唐染话没说完,对面惊叫一声,“我给忘了!你等等你等等,我一会儿就——哎不行,我这抽不开身,你等我给你找人,十分钟内一定过去!”

        “不用的,可以下回……”

        “那哪行啊,你出来一趟冒多少风险,怎么也不能让你白跑了啊!你等着,我这就找人,十分钟内、最晚二十分钟,一定到!”

        “……”

        唐染不及回应,对面已经挂断电话。

        几分钟后。

        k大少年班专用实验室。

        “湛哥,手机响了。”

        “……”

        一双长腿懒洋洋地搭在电脑桌上,没动静,没反应。

        持续数秒后,大约是见手机来电实在坚持不懈,倚在椅子里昏睡的男生终于皱起眉,闭着眼从裤袋里摸出手机。

        “……喂?”

        如果唐染在场,那一定会惊讶地发现:此时那人疏懒好听的声线竟然和她手机里的“骆骆”有八.九分相似。

        而此时男生修长手指拿着的手机里,焦急的声音炸响:“你可终于接电话了——江湖救急啊祖宗!!”

        “死了,不救。”

        男生紧闭着眼,冷漠地摁断通话。

        没几秒,他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

        数秒后,骆湛忍无可忍地睁开眼,长腿从桌上拿下来,电话被他暴躁接起,“……说。”

        “求你了祖宗!你就去int门店一趟帮我开个门拿个东西就行,人家客人提前跟我约了半个月、就在今天取,结果我给忘了!然后我这边中期答辩呢,实在是抽不开身啊!”

        “让他明天再去能死么?”

        骆湛阴沉着漆黑的眸子。

        他生了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内眼角深而陷,眼尾微微上翘,桃花弧饱满漂亮。此时这般冷冰冰谁也不睨的模样,仍自带几分懒散冷淡的欲。

        店长在对面哭诉,“是个盲人小姑娘,去店里走一趟可太不容易了,我哪忍心开口嘛。”

        “……”

        僵持数秒。

        椅子里的男生撇开那张祸害脸,低沉不虞地“啧”了声。

        “知道了,让她等着。”

        说完话,他从椅子里站起身,顺手把手机扔到桌上。然后他拎起椅背上挂着的外套,往肩上一甩便沉戾着眉眼往外走。

        到了实验室外间,其他人注意到,奇怪地问:“湛哥,昨晚不是通宵跑算法刚睡?还要出去干什么?”

        骆湛冷冰冰懒洋洋地往外走,闻言一停。

        低嗤了声后,他迈开长腿,揉着发酸的肩颈,面无表情走人——

        “献爱心,做公益。”

        “……?”

        此时,刚被骆湛挂断的电话那边。

        int店长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骆湛还算剩点人性。”

        他旁边的孟学禹早就急了,“你让骆湛去给唐染妹妹开店取货?就他那张祸害脸,那……那唐染妹妹到了他那儿,不跟肉包子打狗一样有去无回了!”

        “骂谁狗呢。”店长斜他,“而且你是不是傻,骆湛长得再祸害有什么用,唐妹妹看得见他长什么样吗?”

        “啊,对哦。”孟学禹一愣,摸了摸后脑勺,“我忘了。”

        孟学禹刚放心没几秒,又开始皱眉了,“那万一骆湛看唐染妹妹好看,见色起意怎么办?”

        店长撇嘴,“你当骆湛是你?他从小到大见多少美人,你见他搭理过哪个了。”

        “好像是,他眼光也太高了。”

        “他岂止是眼光高,他那已经是变态了。”

        “?”

        见孟学禹露出迷茫表情,店长微笑:“你不知道吧?骆湛有个特别独特的癖好——他只钟爱美人眼。”

        “美人眼?”

        “对,不然以他的家世长相,从小到大追他的女孩子能绕k大三圈,怎么会一个站得到他身旁的都没有。他们实验室之前不是有人说过了?要长一双骆湛看得上的美人眼,那可是难比登天。”

        “谭云昶,该你了。”

        隔壁房间助教突然走出来,朝外间点名。

        “哎,到了。”

        int店长,也就是谭云昶连忙应了声,一边起身一边开口。

        “所以你就放心吧。唐染再好看,那也是个失明的盲人小姑娘,普通眼睛都没有,更别说美人眼了。骆湛怎么会看得上她?”

        走之前,谭云昶拍了拍孟学禹的肩膀,神秘地压低声音:

        “而且偷偷告诉你,我听说他家给安排了订婚,对象是个豪门大小姐,巧的是好像也姓唐——所以人以后有如花美眷在家里等着呢,不会抢你的唐染妹妹的。”

        “……”

        看着谭云昶背影,孟学禹茫然地皱起眉。

        话虽如此……

        但他心里怎么就这么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