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二章 原来他都记得

第九百三十二章 原来他都记得

        乔十一就这么看这个在座各位的各怀鬼胎,偶尔回应一下。

        “乔总,你表个态,大家帮你出了这么久的建议,也想听听你的想法。”

        等大家都议论得差不多了,商部长就把话题引回了乔十一的身上。

        乔十一重新到了酒,举杯敬了敬各位,说,“还是要谢谢各位的好意,不过我会好好考虑各位的建议的。”

        蓝微月也举杯,跟乔十一轻轻的碰了碰,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等到酒局结束的时候,乔十一已经喝得有些差不多了。

        因蓝微月是这场酒局上唯一的女性,大家便没怎么让她喝酒。

        但其他的人,都是轮番在敬酒的。

        酒量差的,已经醉倒。

        就算酒量好的,这会儿也是醉得有些迷迷瞪瞪了。

        蓝微月的注意力都在乔十一这边,礼貌又周到的问乔十一,“乔总,你有人接吗?需要我帮你叫车吗?”

        “不用。”乔十一虽然有些醉了,但还勉强维持着体态和形象,“我打电话叫人来接我,谢谢蓝小姐关心。”

        “不客气,应该的。”蓝微月微笑着回应。

        但她还是没走,就那么等在那儿,也不知在等着什么。

        就她那点心思,乔十一自然猜到了。

        所以他给秦粤打了电话,就那么当着蓝微月的面,用温柔得不行的语气说道,“粤粤,我喝多了,你可不可以来接我?”

        秦粤正在给郁舒谈商务呢,接到电话的时候,微微的怔了怔,“在哪儿喝呢?”

        “四季饭点。”乔十一报上地址。

        秦粤看了看时间说,“距离有点远啊,我在城南这边呢,要不你让司机去接你?”

        “不,我就想让你来接我。”

        乔十一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多黏糊。

        “你喝了多少酒?”秦粤下意识的问道。

        如果只是正常的量,乔十一不会这样犯浑的,所以她忍不住问了一下。

        “我不知道,反正从坐下就一直在喝。”

        那应该喝挺多的,秦粤想了想说道,“我现在赶过去的话要一个半小时,你要是愿意等的话我就过来。”

        “如果是你,我当然愿意等,多久都等。”

        秦粤心里一软,叮嘱道,“那你乖乖等着,我现在过来。”

        “好,那你一定要来啊。”

        “好。”秦粤回答得很无奈。

        她挂了电话就回到包厢里,跟洽谈商务的人道了歉,才匆忙离开,直奔乔十一所在的饭点。

        蓝微月看了全程,但表情却一直很平静。

        打完电话,乔十一就那么靠在椅子上,浅眯着眼,没再说话。

        商部长的秘书来接他的时候,他已经睡了一觉了,被叫醒的时候迷迷糊糊的。

        见蓝微月和乔十一都在,就迷迷瞪瞪的说了一句,“那你们俩聊啊,我先走了,我不行了,你们年轻人好好聊聊,我还想吃你们的喜糖呢。”

        “商叔叔慢走。”蓝微月保持着微笑道。

        商部长由秘书搀扶着离开了,偌大的包厢就只剩下蓝微月跟乔十一两人了。

        她起身去给乔十一倒了杯热水,递过去的时候,语带关心的说道,“乔总,喝点热水吧,喝点热水会舒服一点。”

        乔十一似半梦半醒,但还是接过了她递来的热水,“谢谢。”  喝了一口后,他便放下了,问了她一句,“蓝总怎么还没走?”

        “不着急,等乔总的人来接了你,我再走也来得及的。”蓝微月笑得从容。

        乔十一看得出来,这蓝微月是个很执着的人。

        一般来说,听到他那么跟人打电话,都会识时务知进退。

        可这蓝微月却不动声色,依旧这样等着,到是让他觉得头痛了。

        不过他这会确实是喝多了,头有些痛,胃部也不舒服,也就没那个心情去琢磨别人的想法了。

        她愿意等,那就让她等着吧。

        秦粤紧赶慢赶的道了四季饭店,找到乔十一包间的时候,就瞧见了里面的两人。

        一男一女。

        不,孤男寡女。

        虽然什么也没发生,但看上去就挺奇怪的。

        秦粤进来后,蓝微月还微笑着跟她打招呼,“你是来接乔总的吗?”

        “对,他刚给我打电话了.”秦粤解释道。

        蓝微月点了点头,“好,乔总喝多了,我有些担心,就陪着等了一会儿,既然你来接了,那我就安心了。”

        说完她便起身拿了包和外套,跟秦粤微微的点了个头之后,就离开了。

        全程都表现得很从容,没有一丁点的不自然,也没叫人看出半点不对。

        秦粤觉得自己可能多想了,收敛了情绪去叫乔十一。

        乔十一似乎是真眯着了,听到秦粤的声音,努力的睁开了眼睛。

        看清楚秦粤那张脸时,立马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黏黏糊糊的道,“粤粤,你来接我回家啦。”

        “这是喝了多少啊?”秦粤蹙着眉看他。

        乔十一答非所问,直接一把搂住了秦粤的细腰说,“我等了你好久,都等睡着了,还以为你不来接我了,还好你来了。”

        “我不是答应你会来接你的吗?”秦粤无奈的道,“你先松手。”

        “抱一会儿。”乔十一压根不理会,还把手抱得更紧了。

        秦粤什么都不怕,就怕乔十一喝醉犯浑。

        以前有幸见识过一次,现在想起来还心有戚戚。

        “就算是应酬,也应该克制一点,少喝一点的。”秦粤的语气充满着无可奈何,“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

        “我现在哪儿都不想去,就想抱抱你。”乔十一动都没动一下,“你这几天都躲着我。”

        “我没有。”

        “你有。”

        秦粤想再辩驳,但到底还是没再跟他争辩。

        她跟一个喝醉了的人争辩什么呢?

        乔十一说得有些委屈,“就从那天婶婶找过你之后,你就在躲着我了,我能感觉得出来。”

        “是你多想了。”

        “我没多想。”

        “……”

        秦粤在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

        乔十一愈发的收紧了手臂,“不管婶婶跟你说了什么,我都希望你不要动摇,要和我一样,做最坚定的选择。”

        秦粤低头看他。

        男人明明已经喝多了,可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坚定。

        那瞬间,她有些心软。

        一直以来,都是乔十一在坚定的拉着她。

        不管她做任何的决定,他的选择永远都只有她,也只是她。

        就像一支向日葵,一心一意的向她绽放盛开,从未改变。

        秦粤时常觉得自己像个残忍的刽子手,一直在扼杀着他的爱。

        她也怕,怕自己真的把他的爱杀死。

        可她更怕爱到最后,不爱了。

        如果爱有期限,那她希望爱夭折在她还能抽身的时候。

        扶着乔十一从四季饭店出来的时候,原京的又一场大雪落了下来。

        大概是感觉到了寒冷,乔十一伸手就开始扒自己的衣服。

        “你做什么?”秦粤惊慌的叫道,生怕他又来个醉后来个脱衣舞,毕竟有过前车之鉴的。

        谁知乔十一嘟嘟囔囔的说,“太冷了,粤粤不能冻着,我把外套给你。”

        说完也不管秦粤同意不同意,就直接把呢大衣往她身上裹。

        也因为喝多了,分辨力不行了,手脚也略显迟钝,直接用外套罩住了秦粤的头。

        他还象征性的整理了一下,随后困惑的问,“咦,粤粤你的头呢?你头去哪儿了?”

        秦粤,“……”

        她努力探出头来说,“好了,你站着别动,我叫车。”

        “好。”乔十一立即来了个立正站好,身体挺得笔直笔直的。

        秦粤这才叫了车,又想把外套还给他,毕竟气温是真的低,怕他猛然这么脱了衣服会冻着。

        可乔十一拒绝得干干脆脆,“你穿着,我听你的,你也要听我的。”

        秦粤实在拗不过他,只能先穿着,怕他跟自己闹。

        好在车很快就来了,乔十一乖乖的上了车,秦粤才松了口气。

        一路上他都挺安分的,让秦粤省了不少的心。

        到了住处,他也是乖乖的听她的安排回房间躺下。

        “我去给你弄点醒酒汤,不然你明天起来会头痛,你就乖乖躺着等我,知道吗?”秦粤叮嘱着乔十一。

        等他点了头,秦粤才放心的下楼。

        因他经常喝酒应酬,家里的冰箱总会准备好醒酒汤所需要的食材。

        秦粤很快就熬好了醒酒汤给乔十一送去,谁知才推开门,就听到里面的乔十一在骂人。

        “买个装备都要躲草丛,你是在砍价吗?”

        “辅助你当这是菜市场啊?”

        “这射手河蟹都比你会走位!”

        “你们不推塔等着水晶自己爆炸呢?!”

        “这打野打得比我奶奶炖的猪蹄还烂!”

        秦粤,“……”

        咋还玩上游戏了?

        她不动声色的推门进去,见乔十一正骂人骂得起劲呢。

        也因为太专注,没注意到推门进来的秦粤,直至她人走近,在他床边喊了一声,“乔骞泽!”

        她喊的是全名!也就意味着,她生气了!

        乔十一条件发射的放下手机,一脸惊慌的看向她,结结巴巴的叫,“粤,粤粤,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什么?你不是喝多了吗?不是让你躺着吗?你为什么在玩游戏?”

        “我就是想……想把技术练好,好带你玩游戏。”

        秦粤一脸的问号。

        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乔十一接着说道,“我想陪你拿‘不渝’的成就,一直都想。”

        就那么一瞬间,秦粤的心柔软得一塌糊涂。

        原来他都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