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我还喜欢你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28章

        冷静心里偷笑,脸上依旧神色清冷,冷笑着道:“你和肖露晴不也仅仅是同学关系,还不是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我们抱一抱,怎么就不能是同学关系啦!”

        费腾心里一咯噔,看来这女人心眼还真不是一般的小,都解释了多少遍了,还要拿出来说。

        “我那不是在执行任务嘛。”费腾能怎么办,只好继续解释。

        冷静轻哼了一声,想要推开他,费腾却贴得更紧,问:“你刚才和你们科里的医生小白脸说了啥?”

        冷静故意朝他笑得又娇又媚:“我们要表演钢琴二胡合奏,约好改天一起练习下。”

        费腾沉着脸,冷声道:“不准去!”

        冷静笑眯眯地道:“我这也是工作啊!”她将工作二字咬得极重。

        费腾又被掐在七寸上,干脆嘴一嘟,赌气道:“反正就不准你去!若是一定要去,我也要去!”

        冷静可从没见过费腾如此幼稚的模样,觉得很新奇,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费腾也被自己幼稚的行为话语惊呆了,觉得很尴尬,扭头用力咳嗽几声,正要放开她。

        冷静却突然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的胸膛里。

        那一瞬间,费腾体内的热血奔腾起来,下腹尤其燥热。

        “快抱住我的头,我们医院的王副院长往这边走过来了,别让她看到我的脸。”冷静埋在他胸膛上瓮声瓮气地道。

        费腾直接将花抬高,遮住了她的脸,同时身体退后一步,不敢贴近她的身体。

        一分钟后,冷静才稍稍把头抬离费腾的胸口,朝王副院长离开的方向张望过去,看到她已走远了,立即推开费腾,拍拍胸口:“好险,好险!”

        这王副院长和她妈妈可是好朋友,如果让她看见了,肯定说给她妈妈听。那她妈妈肯定会立马来找她刨根问底,而且她很了解她妈,她绝对不会赞同她和费腾谈恋爱的。

        费腾却不高兴了:“你就这么怕你的领导和同事知道我们的事?”

        冷静转过身来,看着他一脸怨念的样子,笑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走吧,我肚子好饿。”

        “对了,你刚才说要陪我去练习?”冷静想起他刚才的话。

        “如果你非去不可,那我自然要陪着。”

        冷静看了他一眼,眼中透着点同情:“可以,但你可别后悔。”

        直到后来,冷静和纪桓练习时,费腾才明白,冷静那一眼中饱含的深意。

        俩人并肩走出了医院,费腾看了眼手中的花,递过去:“这花你拿着,送你的!”

        冷静脸上露出甜笑,嘴上却嫌弃道:“你可不可以别送我迎春花,好土!”

        “哪里土啦,多漂亮,像你一样可爱!”费腾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她时,她站在一丛迎春花旁,笑得眉眼弯弯、梨涡浅浅的样子。那时候起,他才第一次发觉这不起眼的迎春花是如此可爱娇艳。

        “这花哪来的?”冷静忽然问。

        费腾笑笑:“花店买的。”

        冷静疑惑道:“花店居然有这种花卖?这花该不会是你路边采的吧?”

        费腾握拳抵唇,清咳一声,道:“当然不是,我是那种没公德心的人嘛!”

        他一大早跑了几家花店,问人家有没有迎春花卖,那些花店老板一开始都热情地向他推荐玫瑰、百合等别的花,但他坚持要迎春花,花店老板都不耐烦了,像看傻逼似地看着他,语带讥讽:“大清早捣什么乱,迎春花不是路边一大把嘛!”

        费腾干脆拿出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往桌上一放,道:“帮我采一束来。”

        花店老板立马麻溜地去路边花圃里采摘了一束给他,所以他的确是在花店里买的。

        冷静本想在早点店里随便吃碗米粉就好,费腾却非要坚持回家去煮面条吃。

        冷静把话撂下:“我可不会做啊!”

        费腾笑着将她的肩膀一搂:“放心,我会!”

        “家里只剩几个鸡蛋,别的什么都没。”

        “没事,前面就是超市,我去买把青菜,买两把面条。”

        冷静见他一副急于表现自己的猴急样,只好随了他,同时心底里还是隐隐有几分期待。

        半小时后,俩人到了冷静家门口,冷静打开门,转身将费腾堵在门口,不好意思道:“你等等再进来,我先进去收拾一下!”

        费腾边要进门,边笑:“没事。”

        冷静却不由分说,将他朝后一推,瞬间把门关上了。

        费腾:“……”这动作也真够敏捷的!

        五分钟后,冷静打开门,把费腾“请”进家里,从玄关处拿出一双男士蓝色棉拖鞋,道:“这是我爸穿的,你将就穿一下。”

        费腾毫不介意地换好鞋子,进到客厅,转头四下打量了下,客厅颇为宽敞明亮,沙发背景墙是浅灰色,与地砖颜色相呼应,一套米白色布艺沙发,抱枕是浅黄色的,贵妃榻上堆着一沓书和几件衣服,显然是刚才慌张下收拾起来的。

        “厨房在这边?”费腾指向餐厅吧台方向问,冷静点点头。

        冷静带着费腾绕过餐厅吧台,进到厨房里,厨房里的用具都非常崭新,看来冷静很少在家开火。

        费腾把手中的蔬菜和面条放在操作台上,双手扶在冷静的肩头,温柔道:“你昨晚打着电话,居然都睡着了,肯定累坏了,再去休息一会。我做好了,过来叫你。”

        冷静抿唇一笑:“好!费队长,那辛苦你了!”

        “不辛苦,为女朋友服务!”

        冷静嗔了他一眼:“什么女朋友,你可还没转正呢!”

        费腾双手一摊:“那好,为我未来的女朋友服务!”

        冷静离开厨房,走进卧室,又走了出来,直接到卧室睡觉,好像显得有点轻浮了,还是到客厅沙发上躺会儿吧。

        才躺下不到十五分钟,一股浓香飘来,冷静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立刻起身,穿好鞋子,迎了上去。

        费腾腰上绑着围裙,一手端着一个大碗绕过吧台,走到餐桌旁,将两碗面放下。

        热乎乎的面条上有两个金黄荷包蛋、点缀着几根青翠的蔬菜,卖相还不错嘛,闻起来也很香,不知味道如何!

        “快来坐下来尝尝!”费腾帮她把椅子拉开。

        冷静道了声谢,坐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便要往嘴里放,费腾叫道:“小心烫!”

        面已入口,冷静张着嘴不停哈气,嘴里叫着:“呀,好烫!”

        费腾凑过去,微堵着嘴,对着她嘴里的面条,用力地吹气。

        冷静咽下那口面条,看着费腾近在咫尺地脸,和他微嘟着的嘴,忍不住又咽了口口水。

        费腾的喉头亦滚动两下,她呼出来的气息,不经意摩挲过他下唇,麻麻痒意……

        俩人不自觉地靠近,双唇几乎要贴在一起时,餐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俩人都被吓了一大跳。

        冷静忙坐直身子,专注于面前的面条,夹起一筷子吹了吹,道:“味道还挺不错的!”

        费腾接起了电话,神色一点点凝重,挂了电话后,他道:“我要去出任务了,等结束了,我给打电话。”

        冷静立即放下筷子,道:“你现在就走?不吃了再走吗?”

        “不了,我得赶快赶过去!”有时候一秒钟的时间对于被劫持的人质而言,事关生死。

        冷静将费腾送到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才关上门,回到餐桌旁。

        她很快将一碗面吃完了,刚才还觉得美味无比的面,此时却感觉没那么好吃了。

        他的那碗面怎么办呢,倒了可不行,这面可是他做的,怎么舍得倒掉。

        “那就留着中午吃。”冷静端起那碗面,倒回锅里,打算中午的时候,再热来吃。

        冷静伸了个懒腰,饭饱就犯困了,她进到卧室,倒在床上,打算好好补一觉。

        若是往常,她一粘枕头肯定就立马睡着了,但此时她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默默地在心里将费腾接电话时的脸部的表情细细回忆,以判断他任务的严重性,想必还是挺严重的。

        等她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多。

        她去到厨房,将锅盖打开,面条已将汤汁全吸饱了,膨胀起来,黏黏糊糊的一锅。

        冷静是个对食物有些挑剔的人,看到这个情形,顿时就胃口全无。

        不过她还是开火煮热了,挑了几根吃了些,实在吃不下去了,才住口。

        冷静把面倒了以后,洗干净锅,拿着手机,盘腿坐在沙发上等电话。

        他说任务结束了,就给她打电话的。

        迷迷糊糊中,她又睡着了,直到电话响起,她揉着被巨大铃声震得生疼的耳廓,接起电话。

        “我任务结束了,一会儿过来找你,我们去过平安夜吧!”话筒里传来费腾略微沙哑的声音,还有一阵飒飒的风声。

        冷静的心情愉悦起来,立即冲到浴室,洗了个澡,吹干头发,挑好衣服,化好妆,一切做完,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门铃也很合适宜地响了,冷静立即跑过去打开门,烟雾弥漫中,费腾斜靠在门框上,手上夹着根烟。

        冷静不喜欢烟味,微微蹙了下眉头,侧身让他进来:“任务顺利吗?”

        费腾走到厨房,将烟掐灭了,丢到垃圾桶里,才转出来,一把揽住冷静的腰,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着道:“我出马,能不顺利吗!”

        冷静抡起小拳头,砸在他的胸口,笑骂:“没个正形!嘴里还一股子烟味!”

        费腾“哎呦”一声,冷静以为他受伤了,忙问:“怎么了?这里受伤了吗?”

        费腾点点头,可怜巴巴地道:“早上被你气得胸口疼,这会儿都没好。”

        冷静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骗子!”

        俩人闹了一会,费腾的肚子咕咕叫了几声,费腾道:“肚子好饿!”

        冷静看着他:“你该不会现在还没吃饭吧?”

        费腾道:“我一完成任务,就马不停蹄地来找你了,毕竟今天是平安夜嘛,不想让你久等。”

        冷静心里仿若有暖流淌过,柔声道:“走吧,我们去外面吃饭先!”

        费腾一天都没吃东西,冷静也不挑什么环境了,见到一家炒菜的饭馆,便拉着他进去了。

        填饱了肚子,俩人走出饭馆,天已经黑了,夜色笼罩,霓虹灯一闪一闪,街上到处是人,基本都是情侣,有的手牵着手,有的搂抱着,有的公然在接吻。

        费腾突然长臂一伸,揽住冷静的肩头,在她耳边低语道:“你说我们抱过了,亲过了,接下来,该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