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都市小说 - 可我还喜欢你在线阅读 - 第17章

第17章

        费腾离开肖露晴的家,驱车往特警驻地的方向而去。

        昨晚,在得知段威已秘密入境,甚至已经有可能在监控着他的一举一动之后,他便心惊胆战,不是为自己,而是担心冷静的安危。

        段威曾经也是费腾的战友,他是比费腾早一年进入特种部队,在费腾到来前,他一直是狙击手连的头号射手,是连队的宠儿。

        但费腾到了狙击手连后,很快就取代了他,并且取代了原本属于他的职位。

        尽管如此,俩人却是配合最默契的狙击手和观察手,是生死战友。

        后来段威爱上了连队上的心理医生秦敏,秦敏却心系费腾,向费腾表白被拒后,她答应了段威做他女朋友。

        两年前,段威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在明知俘虏患有心脏病的情况下,不顾俘虏死活,一味威逼获取情报,致使俘虏死亡。段威就此被开除军籍,远走海外,秦敏也和他分了手。

        据可靠情报,半年前万骞被躲在暗处的狙击手一枪毙命,这名狙击手就是段威。

        段威加入了海外雇佣军,在雇佣军中威望极高,后来自己组建了一支雇佣军,还在海外接揽各种刺杀暗杀的生意,已被国际刑警通缉。

        三个月前,国际刑警联系上费腾所在的特种部队,提出合作,希望他们配合捉住段威,作为回报,他们将在某个重要国际案件上给予国家便利。

        费腾得知自己的观察手是死于原来的观察□□/下,心情之悲痛愤怒可想而知。军人最痛恨的就是战友的背叛,他暗自发誓,一定要亲手结束段威这个叛徒。

        段威爱极了秦敏,曾给秦敏的账户里汇过千万元的巨款,秦敏全部向组织汇报。

        这一次,部队领导想利用儿女情长,将段威引回国内,将其抓捕。

        费腾不顾爷爷反对,毅然决定当那个诱饵,对秦敏始乱终弃,致其怀孕并迫其打胎的负心人,部队是个极重组织纪律、讲究德行的地方,费腾因此事而被迫转业,去到地方。

        这些消息放出去之后,费腾才回到浮海市不过半个多月,鱼儿便入网了。

        段威作为费腾的观察手和相处两年的战友,自是知晓费腾的一些私事。

        最让费腾不安的便是,段威知道他每次出任务时放在胸口位置的蓝发夹是来自他的一个高中女同学。

        段威性格偏执,心胸狭隘,行事乖张,按他的性格极有可能挟持费腾心爱的姑娘来泄愤,而刚好昨天傍晚,他忍不住将冷静拥入怀中。

        费腾如何能不紧张,当晚便在会议上将这些渊源向在座的诸位领导提及,并希望能派遣特警保护冷静的安危。

        刘云飞当即斥责他是关心则乱,如果他这样做,就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将置冷静于险地。

        这时邓伟明突然提出:“我记得我家闺女露晴和费腾你也是高中同学吧,我看既然要引蛇出洞,不如让诱饵更诱人些。”

        他的建议着实让在座之人吃惊,他让肖露晴假扮费腾心爱的姑娘,俩人久别重逢,火速坠入爱河,段威必定会想要虏走费腾的女人,这时他们在肖露晴身边布下天罗密网,让他插翅难飞。

        费腾一开始是反对的,甚至感到荒谬,肖露晴又不是警察,怎么能让一个普通公民参与到这种危险任务中来。

        但没想到刘云飞和彭国荣却认真地考虑起这个可能性,并认为这个方法可行。

        段威是前特种兵,他一日不落网、晚一日落网,对浮海市公民而已,都是巨大的威胁;尤其当前浮海市国际能源大会开会在即,国家重要领导人、全世界的能源大企都将聚集于此,必须在此次重要会议举行之前将他捉拿才行。

        现在敌在暗,他们在明,对于他们极为不利,而若能引蛇出洞,那么形势就会逆转。

        邓伟明当即打电话给肖露晴,没想到肖露晴一口答应。

        邓伟明满意地笑笑,这次任务如果顺利完成,那么彭局退休后,他这个副局说不定有望晋升。

        ————————————————————————————————————

        尹逸开车行驶在冬夜的马路上,两旁的绿化带里盛开着鹅黄的迎春花,在暖黄的路灯映照下,越发温暖可人。

        冷静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更难受的是心,刀剜一样的疼。

        费腾他喜欢的人不是她,这在八年前不就已经知道了吗,为什么却不肯相信呢!

        冷静头疼欲裂得想死,更想死的是八年前尹逸和费腾的对话不断地在脑中回想看,不断地提醒着她,这些年来她的可笑、愚蠢、犯贱和自欺欺人。

        高三寒假里的一天,冷静从家里司机李叔叔口中得知,他看到一个高瘦、长得很英气的少年去了尹逸家。

        冷静不用想也知道,那少年一定是费腾,没白费她天天关注着尹逸家的动向,总算给她逮着了。

        她立即快速收拾打整了一番形象,兴冲冲地往尹逸家而去。

        刚好碰到尹逸家定期来修整花园的赵师傅,冷静便悄悄溜了进去,想要吓他们一吓。

        在尹逸家的室内篮球场里,冷静躲在门后,朝里看去,费腾站在三分线上投球,尹逸在篮下接球,传给费腾。

        冷静正想进去,却听尹逸问道:“小腾,你有喜欢的女孩吗?”

        费腾接住尹逸传来的球,微微一愣,立即道:“没有。”然后他身体轻轻一跃,右手高高举起,手腕一弹,球飞了出去,打在篮板上,晃了一圈,没进。

        尹逸接住球,笑道:“得了吧,你骗骗别人还行,想骗我!”

        费腾之前都是百发百中,偏偏刚才心情起伏,手微微抖了下,失了准头。

        尹逸将球丢了过去,道:“快说,有没有!”

        费腾不语,尹逸犹豫了一瞬,装得若无其事,问:“难道你喜欢阿静?”

        听到这里,冷静心跳都几乎停止,抓着门框的手指微微泛白。

        “没有的事。”费腾立即道,再次稳稳地投出一球,球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刷的一声,空心球。

        尹逸松口气的同时,忍不住叫声:“好球!”

        冷静松开手,呆立在原地,听到尹逸还在追问:“那女孩是谁?”

        费腾漫不经心地道:“我们班上的,其他的保密。”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他一直喜欢的都是班上的肖露晴,只是她自己一直不肯相信。

        人总是有种错觉,把别人无意识的行为看成是“别有所图”,总觉得他是喜欢我的,只是由于某种原因不愿表露。

        冷静想着想着,忍不住狂笑起来:“哈哈哈,太好笑了,真的是太好笑了!”

        尹逸将车靠边停下,担忧地看着她:“阿静,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冷静大笑:“我哪有哭啊,我这明明是在笑嘛!”

        她说着抬手摸了一把脸,摸到的却是湿漉漉的泪水,果然还是哭了,有什么好哭的,费腾他有什么了不起……

        “呜呜呜……”可是真的好喜欢他啊!

        尹逸正想安慰她,冷静却捂着嘴,表情扭曲痛苦。

        她打开车门,冲了出去,冲到一棵树边,蹲下呕吐起来。

        尹逸也跟着下车,这时口袋里的电话响了,他看了眼,是费腾。

        他接起来,费腾问:“阿逸,冷静她怎么样了?”

        尹逸冷哼一声:“怎么样了?你还有脸问!我之前在电话里不是跟你说过了,我和阿静从头到尾都没谈过恋爱,毕业那天,你看到的也只是错觉!我告诉你我恋爱了,是因为被阿静拒绝,所以答应了我的一个学妹!你他妈的在搞什么!你不喜欢阿静就直说啊,干什么这样伤害她!”

        费腾再次急切地问:“她到底怎么样了?”

        “怎么样了?你自己听!”尹逸怒气冲冲地将手机免提打开,丢到口袋里,走向冷静。

        冷静正蹲在树根边,吐得昏天暗地,将将胃里的东西通通呕得一干二净,又呕了两下,只呕出些黄胆水。

        她边吐边哭:“费腾你这个王八蛋!你有什么了不起!你凭什么让我变成这样!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要再喜欢你!我冷静发誓,从今以后,永远、绝不再喜欢费腾!绝不再喜欢他!呜呜呜……”

        作者有话要说:男主特种部队、狙击手相关工作内容并不专业,请勿较真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