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天下第九在线阅读 - 第六九二章 憋屈的樊远

第六九二章 憋屈的樊远

        狄九摆摆手,“好吧,焦蛋,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狄九自然是故意叫焦蛋的,这家伙不分青红皂白就要铲了他的店铺,他能高兴的起来才是怪事。

        幸好焦笪对付的是妖族的虚亭丹阁,如果是对付别的丹阁,狄九哪里还会和他废话,直接动手了事。

        焦笪有些怀疑狄九刚才不是发音不准,而是又说焦蛋了。可他还真不敢和狄九再打起来,狄九让他想起了当年的叶默。

        如果说他焦笪还有一个忌惮的人话,那必定是叶默无疑。作为一个混元圣帝,被道元修士压制,除了叶默他还没有看见第二个。

        当年叶默也是道元境,就可以压制的他不敢乱说话。今天他终于看见了第二个道元境就可以硬抗他的存在了,这种人,他焦笪实在是不想得罪。他肯定狄九还不到混元,和当年的那个姓叶的一样,都不是什么善茬。

        “这个虚亭丹阁最是不要脸,专门欺骗新来的修士。特别是人族修士,来这里更是被欺负的凄惨。我弟子有一株九星竹,就被这家无耻的丹阁骗走了,若不是我弟子有点手段,估计已经被这家丹阁给抹杀掉……”焦笪怒声说道。

        狄九心里一动,他想起了峦文星和季灵竹。这两个人一枚乾元果也被人骗走了,狄九以为他在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后,峦文星会告诉他是谁骗走了乾元果。没想到后来峦文星居然没有求助他,他因为要出手道果塔玉牌,还有要弄店铺,倒是将这件事忘记了。

        莫非骗峦文星夫妇的丹阁也是这家?如果是这家丹阁的话,峦文星不告诉他倒是可以理解。他和妖族的樊远看起来关系似乎不错,而且还从妖族的丹阁划走了一片地盘。峦文星肯定是担心他难做,这才没有说这件事。

        如果真的是这样,峦文星这次可真干的错了。要他知道虚亭丹阁的人骗走了峦文星的乾元果,狄九岂会和樊远商量?他直接将虚亭丹阁给毁了,霸占这个地方。

        “前辈,我虚亭丹阁真的没有做过这种事情……”那名被焦笪丢在地上的道元修士赶紧叫道。

        一边的旷禾也跟着说道,“是啊,两位前辈,我虚亭丹阁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况且,九星竹这种宝物,我只是听说过,见都没有见过。”

        焦笪哈哈一笑,直接说道,“好徒弟,你自己出来认认看,是不是这个垃圾丹铺?”

        焦笪话音落下,一名黑发青年就出现在众人面前。很显然,这黑发青年是子啊焦笪的真灵世界中。

        这青年一指那道元修士说道,“当时骗我的就是此人,还有一名女子,那名女子现在不在这里。”

        道元修士心里一跳,正想继续反驳的时候,这名黑发青年却是拿出了一个水晶球说道,“师父,当时我担心对方弄鬼,还特意录了一个水晶球。”

        水晶球的影响清晰的显示出来,这黑发青年拿了一株九星竹过来炼制道星丹。

        焦笪哼了一声,再次一把捏住了这道元修士的脖子,“还想要狡辩?骗你太爷的弟子,你胆子肥的很啊,当年诸葛智宸也不敢骗老子,你居然有这种胆子。”

        “焦道友,别捏死了……”

        狄九刚刚说了一句,焦笪就是一皱眉,盯着狄九很是不满意的说道,“怎么,现在事情清楚了,还要帮助这个垃圾?莫非你的确是和妖族有勾结?”

        狄九很是不爽焦笪这种毛躁的性格,他淡淡的说道:“我要和谁勾结,倒也轮不到你焦蛋来过问。我只想问这个家伙一句话。”

        听到狄九有些不爽,焦笪硬生生的将怒火压了下去。如果狄九现在是混元圣帝,他反而不惧。关键狄九现在才是道元圣帝,这才可怕。

        狄九看着被焦笪捏住脖子的道元修士冷声说道,“之前我朋友峦文星和季灵竹来虚市,拿来一枚乾元果……”

        问到这里的时候,狄九明显感受到这名道元修士周围的规则有些许波动。

        狄九哈哈一笑,“看样子我不用问下去了,我朋友峦文星和季灵竹的乾元果果然是被你这个垃圾骗走了。”

        那道元修士知道躲不过,急切的角度,“前辈,那乾元果不是我骗的,是井慧珊……”

        焦笪的那名弟子却是怒声呵斥道,“井慧珊就是你的弟子,她不是受到你的指示,鬼都不会相信。”

        狄九手一张,被焦笪捏住脖子的那道元修士手指上的戒指已经落在了狄九手中。

        焦笪心里一惊,这种手段……

        “哈哈,狄兄,焦兄……我来的晚了一点,咦,这是怎么回事?”樊远已经走了过来,说话间目光就落在了被焦笪涅在手中的那名道元修士,那表情就好像他不是为这件事来的。

        焦笪脸色不好看的说道,“樊远,别和我套近乎。你妖族这名道元圣帝骗我弟子的九星竹,还骗了狄道友的乾元果。”

        对樊远,他倒也不敢随便称太爷。

        樊远目光冷冷的盯着那名道元修士,“弗伦,你胆子不小啊。我妖族在虚市一直有口皆碑,你却用小伎俩来败坏我妖族的名声?莫非你以为自己是一个化道丹圣,就可以无法无天?”

        狄九却是拿出一个玉盒递给焦笪,“焦道友,九星竹我已经找到了,给你吧。至于其余的东西,我就不客气了。”

        狄九发现弗伦的戒指中有大量的神灵草,而且档次都还不错。想到他即将要为人炼丹,同样需要大量的神灵草,狄九可不打算将这戒指还给弗伦。

        樊远自然知道弗伦的戒指中有多少好东西,他张口正要说话,狄九却说在了前面,“樊道友,你可真不厚道啊。”

        “啊……”樊远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开口,狄九先恶人先告状了,这是怎么回事?

        狄九指了指成了一片废墟的店铺说道,“之前我说过,要帮你照顾店铺一二。后来焦道友来这里毁了你的虚亭丹阁店铺,我当即就大怒,差点和焦道友同归于尽。可是结果如何?结果是你的丹阁丹师做事太不讲究。骗了焦道友弟子的九星竹不说,连我朋友的乾元果也骗,可笑我还在帮你的忙,这简直将会我的脸打的啪啪响啊。我狄九好歹也是要点脸面的,若是这件事被焦笪道友传出去,我哪里还有脸见人族道友?”

        焦笪本来想要狄九共同分那个戒指的,现在听到狄九将他名字的发音说的很准确,心里很是满意,倒是一时间没有开口问狄九要东西。

        樊远知道狄九绝对不会为了他的店铺和焦笪打起来,不过他还真没有想到,弗伦还骗了狄九的朋友。等等,乾元果?似乎他听说过这件事……

        妖族现在的实力可不比之前,现在狄九和焦笪站在一起,给他樊远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对狄九和焦笪发作。哪怕心里不爽到极致,樊远还只能怒盯者弗伦,“弗伦,你可真是找死啊。”

        弗伦半个字都不敢说,他哪里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此刻樊远根本就不敢得罪狄九和焦笪,否则的话,岂会骂他?他在虚市骗取新来人族修士的宝物,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被他悄悄杀掉的人族新人也不知道有多少。

        樊远可从来都没有管过,现在管他,不过是害怕罢了。

        狄九却是一摆手,“算了,看在我们的交情份上,我就不杀这个家伙了。”

        他心里已经打算好了,如果焦笪杀了这个弗伦,那是最好不过。如果焦笪不杀,等从这里离开后,他一样要杀掉弗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