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卷 第二十三章 冰雪香肌,自有清芬旖旎

第二十一卷 第二十三章 冰雪香肌,自有清芬旖旎

        自知事以来,醒言从未感到这般孤独。



        方与居盈别,虽有那三年之约,不知何故心中却终有些怅然。一路归时,那葱茏草木里,驿路烟尘中,虽然春光灿烂,蝶飞花舞,醒言却只感觉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



        数年来的欢欢笑笑,翻变成冷冷清清。曾经相知相爱的女孩儿,因种种的缘故,都一个个离自己远去。默然上路时,孑然一身,不闻童稚憨语,不闻温婉问顾,不见了欢声笑语雪靥花颜,只剩得鸟声虫声、水色山色。望前程道迢迢而逾远,瞰来说情脉脉而难亲,直到这时他才终于清楚,自己最期冀的为何。



        行迈靡靡,中心遥遥,到惆怅而极时醒言忽然腾云而起。缩然惧,纷然乐,蹙然忧,藃然喜,有这诸般杂念苦缠,还不如腾驾碧廖,指麾沧溟,快然追云,浴于天河,洗去这满身的愁绪烟气。



        待足下生云,先与诸山共驰,冉冉升于碧穹,便览大地珠形。透过聚散离合的过眼云雾,只见得苍茫大地上高山如丘,村舍如丸,阔大的草原变成绿毯,奔腾的大河变得如田间小陌一样。



        天风激吹,五云明灭;心凝神释,浩如飞翰。浮沉于云海之间,凭虚御风,一任心意,不较路途。穿过一帘云边天雨,涉过几处天外云池,忽于脚下云雾罅隙间见黄河九曲。俯首凝视,那传说中的北方大河如发光的缎带丝绸,映着阳光闪闪飘荡于昏暗万山中。柔软弯曲的缎带尽头,又有连绵的雪丘,层层叠叠地伸向大地的尽头,一如身边苍穹的云朵。



        高天之上,伫立移时,正浩然出神,忽觉天风清冷,云絮泠泠。便御气南返,将寻旧途。一路电掣风驰,约略半日,当远远眺见大地山岳间那条比黄河还宽出一指的白亮大河时,醒言忽忆起四渎旧事,微有所感,便按下云头,脚踏实地行于大地阡陌中。



        此时所行近海,如果没有估错,再行十里便是江海通州。在一两年前,历海外魔洲事后,他曾与四渎老龙君在此江边喝酒。也不知是否今番离别触动,醒言只觉此时格外念旧,原本只是惊鸿一瞥的江海酒垆,现在却是格外怀念。



        此刻地近江南,春光更浓,一路行时,花雨纷飞,兰风溜转,风清绿淑,天净折芦。通州乃是水乡,河网纵横,一路上两边尽皆秧田。就在那杜鹃鸟一声声清脆滑溜的“布谷”声中,醒言看到不少农妇村夫正在田间弯腰插秧。



        一路看尽人间春色,不久便到了长江的尽头。到得大海之滨,正是天高气爽,纤云都净;眼前那浩瀚的东海水色苍蓝,纵使自己身边和风细细,海上仍是风波动荡,碧浪飞腾。伫足看了一阵海色,醒言便在这碧海银沙上寻得一块平滑礁石,也不管上面被阳光照得微烫,醒言便倚石仰首躺下,口中含着一根初生的嫩芽,一边吮吸着甘甜的茅针,一边悠然望着东方苍茫的水色。奔波了这么多时,经历了这么多事,东海边不虑尘俗地休憩仿佛让他忘却了一切,心内空空荡荡,心外也只剩下鸥声海色。



        正所谓“机缘巧合”,浩大海景中这般浑然忘机的静憩,仿佛比许多天的静坐修行都有益。当醒言静静倚靠海石,便有成群结队的雪白海鸥在他眼前捕鱼觅食。它们从云空成群落下,整齐地扎在海水中,当它们重新从水中钻出浮游在海面时,往往口中便多了一条银色的海鱼。这一往一来,时间久了,醒言眼前的海面便飘着几支它们掉落的洁白羽毛,逐着波涛,一沉一浮。



        “呃……”



        仿若灵光霎时闪现,落寞望海时看见这样飘浮的白羽,眼光有意无意地随着它们沉浮,醒言忽然忆往日修行中一幅情景。也许是一次晚饭前,在千鸟崖上,自己演练那道家天罡三十六法之一的“花开顷刻”,术成之后,他见那顷刻催成的鲜花虽然开时灿烂,却不能久长,盛开怒放不过一瞬,便如术名一样顷刻枯败萎烂。当时,也如同现在这样,脑海中灵光一闪,似是想到什么,却又如隔着一堵无形的墙,明明悟到,却始终无法彻底看穿。



        两三年没想起的情景,此刻忽然想到,再看看眼前那虽然浮浮沉沉、却始终不会被海浪吞没的鸥羽,刹那间恍如一道耀目的闪电在混沌的脑海中遽然劈过,醒言忽然通悟!



        一经想通,他便从礁石上跳下,冲到那漫卷抨击的浩荡海潮中,手舞足蹈,往来奔跑,放声大笑!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道通彻之际,虽然醒言也想要自言自语,大呼言说,话到嘴边却张口结舌,无法言明。于是奔驰笑闹了一阵,所有精妙幽微的无名大道冲到嘴链,化成一歌:



        “春每归兮花开,



        花已阑兮春改。



        叹长河之流春,



        送池波于东海。



        浮羽尘外之物,



        啸傲人间之怀……”



        悟道啸歌之时,大约也近傍晚,举目四顾,天高水平,回望长江,遥碧晚山。于是披着满身的斜阳,醒言于那通州江岸边雇得小船,往那扬州溯流而上。



        两桨汀洲,片帆烟水,溯苍苍之葭苇,汇一水乎中央;在浩荡长江中迎着夕阳晚霞由通至扬,则无论长江下游水势如何平缓,也须到第二日天明方能抵达。



        不过,偶尔也有例外,便如此刻这舟上旅客,只因不凡,稍使了手段,船速便大不一样。“白水一帆凉月路,青山千里夕阳鞭”,对醒言而言,也不用什么夕阳鞭策,只需他轻抚船舷,那舟船便鼓足风帆,去势如箭,不到一个时辰便接近维扬。



        当然,这样怪异之事,醒言早对那艄公舟子编好说辞,他告诉那船夫老汉,说自己曾蒙异人赐符一张,使用了便能加快船速。而他自山地来,少走水路,今日偶尔起兴去扬州玩,便试用一下,看管不管用。虽然这是瞎话,但醒言目朗神清,他说什么那饱经沧桑的老艄公毫不生疑,一边啧啧称奇,一边用心摇桨,将这已放缓的帆舟驶向扬城。



        船近扬城时,长江中正是晚凉风满,流霞成波。靠近繁华无匹的天下维扬,舟船渐繁。这时候正是落日西下,月上东山,行棹于江岸,时闻对面数声渔歌映水而来。靠着船舷,醒言听了,只觉这扬州船夫的渔歌大抵豪放,却又不乏婉转;偶尔听得渔娘唱的,则温侬柔啭。水声泠泠,颇为消魂。当然,毕竟隔远,这些渔歌临风断续,听得并不大分明。



        就在喜好音律的四海堂主侧耳倾听,忽然他身后那舟子老汉也猛然放声歌唱,就像和对面的扬州渔歌赌赛一般,带着些通州方音苍然歌唱。醒言听他咿呀唱的是: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手机访问:wap.16k.cn全文字阅读让您一目了然,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



        “老渔翁,一钩竿,靠山崖,傍水湾。



        扁舟来往无牵绊,沙鸥点点江波远。



        萩芦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斜阳晚;



        一刹时波摇金影,猛抬头月上东山!”



        “哈哈!”



        “好!好!”



        也不知谁人作的歌词,老艄公这渔歌恁地清豪典雅。醒言听了,拊掌大笑;回想歌词,也不禁逗起兴趣,沉吟一阵便也学那老翁渔人歌调,对着眼前茫茫蒙蒙的烟波云水,拍舷击节放声歌唱:



        “维江有兰,



        美人植伴。



        白云茫茫,



        归兮何晏。



        平川落日,



        舟近维扬。



        疑天地之衰运,



        复太古之茫然。



        星吐焰而耿耿,



        月流波而娟娟……”



        扬子江流波烟朋中出尘的歌子唱罢,这船儿也到了扬州江岸。弃舟登岸,厚遗了舟公放还,醒言便入了城中,径赶往那扬城西北的瘦西湖畔。当年,在这扬州城中,他曾和雪宜、琼彤在瘦西湖中浮舟载酒;当时那月光下舟欸乃、橹咿呀,三人一起畅游溪湖的清雅温馨滋味,至今难忘。因此他转来扬州,是想重游故地,重温一下当年的美妙时光。



        只是,虽然醒言想得美好,但毕竟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若那当年的人物不在,即使江山未曾变换,落到眼中也可能全变了模样。九省通衢地扬城依旧繁华,灯红酒绿,烟柳画船,纵使夜深了依然游人如织,不见疲倦。当神色清俊出尘的道子仙君徜徉于花街柳巷,自引得流莺阵阵,艳蝶迷漫。柳巷花街边,这个娇声唱:



        “哎呀,这个小郎君呀,奴家我——带月披星担惊怕,久立在纱窗下,等候他,蓦听门外的皮儿踏,则道是冤家,却原来是猫儿偷食风动了茶蘼架!”



        有的则不耐烦做这水磨功夫慢宣传,直截了当高声喊:



        “小哥喂,和老娘,巫山**霎时成,一次只要二百文!”



        “不行?别走啊,只要你肯,老娘倒贴二百文!”



        ……灯红酒绿映淡了月明星稀,叫卖喧声不见了渔舟唱晚,纸醉金迷里醒言还未到那名湖胜地,便忽然想通,兴尽而返。



        “澹春色兮将息,思美人兮何极。瞻孤云兮归来,与千鸟兮俱栖。”



        不到天明时,醒言便回到那云雾飘渺的仙山高崖上。



        去红尘中走得这一遭,便相思更重,情意更浓。每日中,醒言足不出户,只在这千鸟崖上看护梅魂。他要防遭风吹雨打,要防虫扰鸟啄,甚至还没来由地担心会不会有顽皮道童偷来折花去玩。“木以五衢称瑞,枝以万年为名”,在醒言这样日夜小心看顾下,那树瑞彩寒梅越发萱丽衒华,清香氤氲萧曼,香蕊葳蕤怒放;每当山风吹来,梅朵辄摇曳于风间,如对人笑,如对人言。每至此时,四海堂主亦对花含笑,崖上清冷孤寂生涯,浑然顿忘。



        这般又过了半旬,这一天晚上,醒言给那梅花略洒了些冷泉,便回返石堂中挑灯夜读。现在正是五月初夏,山月半圆,明洁皎凉,夜阑人静之时,四海堂外草丛中蛐蛩唧唧不停,在东壁冷泉流水潺潺的间隙,已能听到山野中断续的蛙鸣。



        烛光如豆,月色满窗,四海堂外千鸟崖上正是暮烟初螟,*夜色*(**请删除)萧然。



        灯烛月色里,当窗前洁白的月光渐渐西移,读经半晌的四海堂主稍觉口渴,便放下经籍,心思还未从那书中出来,懵懵懂懂,习惯性地道了一声:



        “雪宜,劳烦你沏杯茶来~”



        一言说罢,四壁悄然,听得好一阵虫语。不见应声,这时他才清醒过来,回首望了望空空荡荡的石屋,醒言哑然失笑,自嘲道:



        “罢了,这般糊涂,莫非老了?”



        说罢,也觉不甚口渴,便又继续用心看书去了。



        不过,也许今晚真有些糊涂,刚才那般误言之后,过了一会儿,他又犯了同样的错误。看书看得高兴,醒言偶尔觉得还是有些口渴,便伸出手去,端起几旁的白瓷杯盏,放到口边吹了吹热气,便开始喝起了香茶。



        “哈!”



        等几口热茶入肚,醒言只觉得温润解渴,齿颊留香,便不由由衷问道:



        “这是什么茶片?清香解渴,芬润甘香,莫不又是你去山间寻来?怎么这香气竟能萦绕一屋……呀!”



        忽然之间,四海堂主如梦初醒!



        正是:



        碎剪月华千万片。



        缀向琼林欲遍。



        影玲珑、何处临窗见?



        别有清香风际转,



        缥缈着人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