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卷 第十五章 凤笛鸾鸣,邀月宿山深处

第二十一卷 第十五章 凤笛鸾鸣,邀月宿山深处

        当所有人死的死、走的走,这偌大的牧良野上一下子便静穆下来。茫茫旷野中,只剩下了久别重逢的两人。



        风声猎猎,又过了一小会儿,等心力交瘁的公主稍稍平静下来,那张醒言便对她说:



        “居盈,我们也走吧。这儿血腥太浓,你久处了该不惯。”



        说这话时,方才抬手间横扫千军的堂主,这时却格外地温柔。听了他的话,禀性刚强的公主鼻子一酸,忍着泪轻轻答言:



        “嗯。醒言,都听你的……”



        “好的。”



        听得居盈相允,张醒言一声唿哨,那远在高山坡上的白马便如闪电般奔到近前。只因居盈疲敝,醒言这时也顾不得男女之嫌,直探过手去,一把将女孩儿绵软的身躯抱在怀里,脚一点地,便飘然上了战马。此后只听得张醒言喝了一声:“驾!”那骕驦风神马便朝北方原野方向奔驰了几步,四蹄悄然离地,姿态优美地飘然而起,朝那北方浩阔的大地飞行而去。



        本来,这已是午后,但不知不觉已到了夕阳西下时候。逃难这许多天的皇家公主,终于能安详地倚在心上人的胸前,歪着脸,睁着明眸,美丽的睫毛微微抖动,静静看那落日的风景。今日的黄昏夕阳,并没有什么出奇;透过那一片淡淡的微寒的薄雾天风,居盈看到那发黄的日头,只在西边山峦上挣了一挣,便落到山那边去。满天的夕云似乎也没什么好看,因为没有红彤的落日相照,它们也算不上晚霞。满天的流云只在天空中微微泛着黄光,随着日落西山一阵光影变换。



        这样寻常的黄昏暮色,女孩儿却看得出神。渐渐的,那一团团的夕云在眼前发暗,慢慢地搅作一团,混片了颜色。她渐渐分不清这片那片……



        “居盈?”



        醒言忽然开口唤她:



        “你要睡了?”



        “嗯……”



        居盈慵懒地答道:



        “困了……”



        “嗯,这样,“醒言说道,“你身子这样折在我身前,若睡久了,醒了就浑身疼。你坐到我身后来吧,伏在我背上睡,会好些。”



        “嗯。好的!”



        在醒言有力的臂膀把握下,居盈很快挪到后面。等她坐稳,侧着脸儿在醒言背上倚下,那纵横交错的天风中便倏然飘来一道风息,如一道弹性十足的无形绳缆自腰后将她揽住。此后无论踏破虚空的神马如何颠簸,她也不虞疏离跌落。觉出这道无形的风索柔然牢固,如同将自己和醒言牢牢绑在一起,居盈许多天来终于“嗤”地笑出声,轻轻道了声“谢谢“,便倚靠在醒言的身后,安然入睡。



        自此之后。除了那横身而过的天风发出“呼呼”风声,其他再无声息。



        神异的坐骑踏碎虚空,在一片夜云中朝北方无尽的大地倏然飞去。天马行空之极。那马背上的骑士偶尔向两边看看,便见得两侧夜空中的星星都流动成短短的一线,朝身后不断地逝去。东方天边的那轮明月,也渐渐在一片流云中放出皎洁的光彩,又有些泛黄,如同一只镀金的银盘泛着金黄的光辉,让人在清冷的月色银辉中还感觉出一丝温暖。



        月如轮,星无语,就这般寂寞赶路。大约入夜时分,醒言和居盈终于赶到河洛东南的嵩山上空。



        虽然此时离京城洛阳还不到二百多里。即使这骕驦马悠悠慢行,也不过半个多时辰功夫,但醒言并没急着赶路。这位道法大成的上清堂主,此前已跟落难的公主夸下海口,说要以他一人之力,再加上公主相助,便能很快剿灭那些叛党。能这样大言,这心思素来致密的年轻堂主,心中已有了一整套缜密的计划。所以现在不急。



        等他们二人来到这洛东南的嵩山上空时。在一片月华光影中,醒言小心地按下丝缰,那银鬃赛雪的骕驦马便如一朵轻云落在一个地势平缓的山地里。



        落到地上,举目四顾,见这片小山坳中,有一条蜿蜒流淌的山间小溪;小溪的两边都生着大片的松林。虽然已是春季,这片背阴的松树林边还有不少枯草,枯草中落满了焦枯的松针。跳下马来,踩在上面,只觉得柔柔软软,如同天然的床榻一般。于是醒言便在这溪边的空地上选了一块软滑的草地,然后微念咒语,便从袖中滑落一条阔大轻薄的绒毯。将来时准备的绒毯小心地铺在地上,等一切准备妥当,便将那还在马上风索中沉睡的女孩儿抱下,来到这片野外简易床榻前,将她轻轻地放下。



        “……嗯?”



        正当醒言将少女妖娆的身躯和衣摆好,刚要将绒毯对折盖上,那女孩儿却嘤咛一声醒了。



        “醒言~”



        见得眼前情景,少女一时有些不明白,只觉得脸儿红红,心儿砰砰跳动,好生定了定神才能开口说话,幽幽说道:



        “醒言……”



        “嗯?”



        “我……我想先洗个澡……”



        “好啊!”



        听了居盈请求,醒言拍了拍脑袋,自责道:



        “倒是我疏忽!”



        说着话他赶紧上前,将浑身瘫软无力的少女扶到溪边,将她倚靠在一只青石上,然后双手一振,那波光粼粼的山溪上便顿时起了一阵洁白雾帐,朦胧缭绕。如此安排好后,温文守礼的堂主便避去一边,坐到林边一株黑松旁,背靠着树干开始闭目养神。如此之后那居盈便开始滑入溪中开始沐浴起来。



        当然了,虽然张醒言这四海堂主似乎道法大成,神术通天,但在其他方面,似乎修为还很浅显。等得无聊时,他竟也好几回睁眼偷看,看看远处那边漓中的光景。正好今日也不知是十五还是十六,月亮正圆,那东南边平缓的山脉挡不住明月皓白的光华。当如银的月华泻下,醒言自己亲手布下的雾帐已被照得如若轻纱。此时要是他凝起神来,自然其中事无巨细靡不分明。不过,这张醒言张大堂主虽然向来不拘小节。却还是天良未泯。因此当他倚松忍不住觑眼偷看时,倒也只用了二三分道术……



        那一处,月华山中,雾幔中的少女曲线玲珑,在月光中,在波光粼粼的空明背景中,勾勒出无比曼妙的倩影。在偷看的人儿心目中,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和这水月自然相衬托,都成了绝美的图画。撩水时,是一幅少女嬉水图;侧首时,是一幅仙子沉思图;俛着靥用纤纤玉指梳理如瀑长发时,是天女浴发图;靠着溪边滑石略略搓洗裙裾时,是西子浣纱图;而后来朝这边看看,似乎发觉什么,俯下螓首去,却又不逃开,则又是倾城公主含羞图……



        无论如何。醒言是一个刚刚冠礼的男子。而溪中那浣纱少女正是天下闻名的倾城公主。因此这从他刚开始的秉持圣人礼法之心,非礼勿视,到后来非礼略视。非礼再视,渐渐目不转睛盯视,却也十分正常。



        闲言少叙。话说当居盈梳洗完毕,终于从溪中走出,原来的战甲裙裾晾在青石上,浑身不着一缕飞快钻到那简易毯床中,那四海堂主便又东张西望装着欣赏了一阵月色,才从松树林边慢慢走过来。



        “沙沙,沙沙……”



        一步步走近的脚步声中,那绒毯中香脂滑腻的女孩儿。身子突突突直颤抖,心儿跳得越来越快。冰清玉洁的女孩儿,本能很想地逃开;可是转念又一想,想起这几月来的遭遇,这渐渐走近的男子刚刚的承诺,还有那种种刻骨铭心的往事,她又硬生生按下自己胆怯的娇躯,努力让它柔软。她这样的努力起了作用;等待时,那完美无瑕的身躯儿渐渐放松。只有那眸中却流下泪来。



        正泪眼朦胧、心旌摇动之时,那模模糊糊的脚步音终于消失。刹那间,居盈的身躯不由自主地绷直,浑身都不受控制地僵硬,刚才半天地努力,毁于一夕。



        “……”



        在那令人窒息的平静之中,居盈却忽然感觉到,颈边的绒毯紧了紧。



        “居盈——”



        只听那张堂主帮居盈掖好绒毯,正唠叨说道:



        “居盈,你先睡吧,不知怎么我不困了,睡不着。你先睡。”



        “……”



        “好的……”



        少女咬着嘴唇,声音还有些微颤,说道:



        “那……你也别太晚睡了。小心着凉。”



        “嗯!”



        近在咫尺之人答应一声,便转过脸去,沿着小溪向前走去。到这时,辛苦躺卧的公主终于忍不住,泪如泉涌,在绒被中无声的大哭。



        “呜呜……却是我错疑了他……”



        就在这样肆意的泪水里,还有心中那无数遍“谢谢”声中,奔波劳苦多日的少女,终于昏昏沉沉地睡去……



        略过少女心事,再说醒言。当安排居盈睡着,他便在溪边寻了一块山石,坐在那儿,手支着脸,想起心事。



        “吾皇驾崩了……”



        自今日居盈传信起,每当想起这件事情,醒言仍忍不住头晕目眩,如欲昏厥!



        说起来,虽然这当年的饶州小厮,得了奇缘上了罗浮山,拜三清祖师,后来又有那许多神幻奇遇,但事实上,他还和这人间尘世中许多人一样,心目中以皇帝为天为地。毕竟方入道途没几年,即使再是洒脱不羁,上了山入了道门,但自小熏陶的皇权观念仍是蒂固根深。也许后人不太理解,当时如果皇帝薨毙,对很多老百姓而言,真比死了自己亲族还悲伤。



        这样情形下,如果再知道这皇帝驾崩,还是由于奸臣为了谋权篡位引起,那便悲愤交加,更加不能容忍。



        原来,就在今年二月初时,差不多正当醒言在南海中翻天覆地之时,那中原京师,也发生一场大事。洛阳帝京中,那当今天子的兄弟、倾城公主的叔叔昌宜侯,野心勃勃,到这时觉得时机已到,便突然发难,联合朝中死党府中死士,施用绸缪多年的计谋,一举将自己皇兄谋害,又囚禁了包括永昌公主在内的诸位皇子。



        如此作为之后。因为顾忌朝中颇有几位贤明大臣,特别是几位不肯从逆的将领掌握着兵权,昌宜侯便听了谋士谏言,准备徐图缓进,跟诸位朝臣谎称皇上重病,暂由他摄理政事。而此时他的党羽已密布宫中,所有忠心皇室的宫女太监都已杀害,因此这弥天大谎撒下来。两月间竟安然无事。当然,在这期间,也颇有不少大臣心生疑虑,但因那昌宜侯所行之事太过骇人听闻,便即使流言四起,也没人敢想到宫中已经天翻地覆,这摄政王爷昌宜侯,竟已将陛下杀害皇子囚禁!酣慨而在这两个多月中,昌宜侯紧锣密鼓着手篡位之事。此时他那得力义子,原先据说被鬼迷了心窍的郁林郡守白世俊。现在也在净世教高人的全力施救下恢复了正常。又成了昌宜侯左膀右臂。白世俊现在任虎贲中郎将,统领洛阳城最精锐的五万虎贲军,负责宫城防卫。



        而那张醒言曾经交过手的邪教净世教。竟早就和昌宜侯暗中勾结。现在侯爷一旦举事,他们也大模大样变成护国神教。一时间,净世教徒从全国各地赶来,遍布京师各处。朝廷专门为他们征了教府建了法坛,自此那些净世教众不可一世,作威作福,直把京师搅得乌烟瘁气。此时的净世教众,早已不把那上清、妙华、天师等名重一时的传统道门放在眼里。



        所有这些变故,林林总总不得一一繁叙,总之和那历朝历代谋权篡位差不多。自逆事发动起,昌宜侯麾下全都沐猴而冠,只等五月初昌宜侯、净世教联手导演的“禅让大位”仪式上演,到时候再裂土分茅、弹冠相庆。



        当朝中官员要职渐渐按自己的意思调换得差不多之后,觉得大事已定的昌宜侯便凶相毕露,开始大肆屠戮皇兄遗下的诸位皇子。对昌宜侯而言,虽然这些天璜贵胄是自己侄子,但斩草宜除根,这样夺取天下的大事绝容不得半点妇人之仁。于是这些往日养尊处优的皇子。便一个个相继惨死!



        如果说,真按照昌宜侯这样布置摆布,恐怕这天下还真要落在他手里。很可惜,这昌宜侯不妇人之仁,他那比亲生儿子还亲的义子白世俊,却是。说起这白世俊,虽然曾因居盈,差点丧命,可还是死性不改;等痊愈后,那梦里魂里都还是这个倾绝天下的丽影。



        于是,当一个个皇子凋零,在他的苦苦哀求之下,昌宜侯居然网开一面,暂且留下了居盈性命。而居盈当然是聪慧无比,一看便知白世俊此人很可能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于是虽然怀揣着血海深仇,也要豁出些矜持,与这奸贼仇敌虚与委蛇。当然,这只是外柔内刚的居盈一时策略而已。若这厮真要犯她清白,自然宁可一死!



        不过,公主这想法却多虑了。可笑那白世俊,根本用不到居盈牺牲色相。他痴迷如此之深,以致于居盈板着脸,他却当笑脸如花;居盈没好声气,他却觉得是天籁神音;而转过身只留背影给他,他竟也能流着口水看半天!



        就这样,居盈行动一日日自由,终有一天,让她觑得机会,和那早就怀疑事变的前羽林军中郎将严楚毅联系上,将自己的情况和盘告知。这严楚毅,虽在昌宜侯的清洗中被革职,但作为皇家卫士统领,毕竟消息灵通,早就发觉种种异常。因此,即使革职之后他仍派着心腹在京城各处要害暗中查探。当他接得公主传出的讯息之后,他大哭一场,抹完眼泪便召集旧部,歃血为盟,觑好时机,带着这帮死士冲入软禁公主的帝苑,救出公主,然后亡命天涯。



        这便是所有前情。可以说,在遇上醒言之前,他们这一路只能惶惶如丧家之犬,一路折损,人数越逃越少,其中万苦千辛,自不必细言。



        略去这些内情,再说醒言。



        在嵩山东麓山坳中苦思一夜,不知不觉那东方便晓星明亮。当山林中到处鸟声响成一片,一夜未眠的年轻堂主便负手立定,站在这山谷小溪边,仰望着东边山峦上浩大的天空,少有的神情肃穆。



        此时在醒言眼中,那东天边的晨光起处,鱼肚白的天空到处布满细小的云片,如鱼鳞般整齐地排列。鳞状云片之间,又有许多肉眼难以察觉的紫色雾气氤氲缭绕,游移不定,给这灰色的云朵镶上淡淡的紫边。



        “这……”



        观察着清晨云气,半晌无语的年轻堂主忽然间喃喃自语:



        “晨星迸现,紫气东来,主天命转移,回归大统,这倒是大吉……”



        “只是这云鳞如甲,浩然纷繁,恐怕今日有好大一场杀劫!”



        “……醒言?”



        正当醒言神色变得肃然如铁之时,忽然听得身边一声温婉地呼唤。



        “嗯?”



        醒言转过脸去:



        “居盈你醒了?”



        晨光中,醒言正看到居盈头束金环,一头乌亮的长发瀑布般垂撒在那袭华光湛然的嫩黄长裙上。



        原来在醒言沉思自语之时,居盈已经醒来,穿好昨晚醒言放在绒毯上给她特地准备的裙服,又去溪边略梳洗了洗,便信步走近,已注目看了他半天。此刻见醒言终于回过神来看她,这宛如杏花烟润般的少女便莞然一笑,凝目看着他朗若晨星般的眼睛,吐气如兰说道:



        “醒言?”



        “嗯?”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居盈真有些不习惯呢……”



        “呵呵,是吗?”



        听居盈这么说,醒言刚刚那严肃冷峻的脸色也融化缓和下来。看着这如花似玉的帝女,他又同往日那样嘻嘻笑了笑,然后停了停,按着腰间的封神古剑跟她说道:



        “居盈,我本不该如此。”



        “只是这杀人总是大事。今日我这三尺青锋,恐伯要饮足鲜血!”



        正是:



        男儿试手补天裂,



        剑似寒霜心赛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