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卷 第五章 桃摘玄圃,故家5色云边

第二十一卷 第五章 桃摘玄圃,故家5色云边

        轰轰烈烈的南海之战终于结束了。谁都不曾想到,旧水候孟章临终一击,竟让大捷变成惨胜;四渎、玄灵固然折损良多,那南海龙族更是损失惨重。经过战后点检,发现二月初三这场战役中南海龙域的战殁人数,竟远超他们在这场连绵数月的攻伐争战中死难的总数。



        不过,本来那“兵战之场”便是“立尸之所”;这般惊天动地的大战,如此伤亡也算在情理之中。追忆逝者,固然悲戚;若着眼来日,却未必惨淡。旧有的格局渐近腐朽,不经历这一场野火燎原般摧枯拉朽,那些腐旧的人事未必会自行消逝。



        细细点检这番大战的功过得失,若说南海大战后得利最多的,却不是那挑头的四渎。玄灵教,或曰玄灵妖族,成了这场战争最大的得益者。



        对这些妖族而言,虽然近年自号“灵族”,仿效人间势力成立教门,抱成团励精图治,看起来颇有起色,但实际上,这几千年来形成的“妖孽”形象始终难以改变。



        别的不说,这个为兴复妖族而成立的玄灵教,有关教主的人选,便哪怕妖族中再是精英倍出,从不乏智勇双全之辈,结果斟酌到最后,谁也没好意思锐身自任,反是碰上个机缘,遇上那千年难得一遇、向妖族大规模布道的道家堂主,便立即众望所归,在本人还不知情的情况下便已将他安上教主的名号,被千万个妖灵顶礼膜拜,指引着他们兴复族类的一言一行。



        这样颇有些荒诞的情形,若深究起来,其实十分正常。千百年的磕磕碰碰,历经失败挫折,妖族之中的有识之士已经发现,他们最缺乏的,其实并不是那些绝对的力量,而是那些能彻底扭转观念,使妖族能名正言顺的东西。



        当然,本来他们对这些虚无飘渺的虚名不以为然,于是在他方势力有意无意的推动之下,再加上本族中确有许多不争气的子民,结果便弄到今天这个地步。在许多地方,妖类几已成了恶势力的代名词!



        不过,这样尴尬情形,经南海一役,已经彻底扭转过来!



        与南海龙神作战,不论胜败,本身就是对长期低迷的妖族一个巨大的鼓舞。更何况,在这场神幻大战中许多决胜场面,全是出自他们教主之手!这样鼓舞人心的事迹,已胜过所有中气不足的自吹自擂!



        而他们得到的还不止这些。当南海大战彻底结束后,由四渎龙君主持赏罚,要选出十三位战功最著之人,颁以宝物赏赐,最后千挑万选的结果,他们妖族中居然有三人入选!



        原来,正如前面所言,大战之中四渎龙君便曾命其子洞庭君督促龙族神匠铸剑,于大虞泽畔增城之山立铸剑炉,以龙宫秘法采霞铁之精,引神风升离火,淬金砺玉铸剑十二口,预以“出云”为号,饰以美玉霞缨,一俟大功告成便由云中君亲将神剑赐给战功最著的十二人。



        也不知是否巧合,就在大战即将结束的一月末,某一天那神剑终于出炉。这样神剑,几若天成,裂鼎出炉时结果如何,神鬼莫测,只知当时剑山崩裂,霞风万里,十数把神兵光莹满天,飞腾于九天之上,风华阵阵,如霞中落雪。等神剑归位,细细点数,发现比预计多出一把,共计十三口。而当这十三把出云剑现于世间,寒气迫人,即使放在日中或是靠近炉火,那剑刃上依然满覆霜雪,稍一挥动,便是冷气千条,种种雪光彩光射人心魄,十分神异。于是等大事安定,经过认真遴选考量,剔去身份特殊的张醒言,云中君便将这十三口出云剑分颁给十三功臣,他们是:



        四渎黄河水神冰夷;



        四渎汶川水神奇相;



        四渎谋臣罔象;



        四渎彭泽主楚怀玉;



        四渎静浪神银霜;



        四渎阳澄湖令应劭;



        四渎巴陵湖神莱公;



        南海伏波岛主孔涂不武;



        中土上清宫灵虚真人;



        中土上清宫神女张琼肜;



        玄灵族麟灵堂主坤象;



        玄灵族羽灵堂主殷铁崖;



        玄灵族漠北黑水狼王秬吉。



        显然,这十三把出云剑虽然本身已是神异,但作为功勋赐剑,意义更不比寻常。对这些得剑之人来说,大抵已不在乎赏赐之物本身的价值;若是宝剑本身,不过装饰洞府,光耀数里,哪及得这般夸耀同侪、千载留名?从此这十三口出云剑的主人名号,便流传于湖海江河,受众人景仰;因着这南海妖神之战的前事,后来这十三人便被称为“出云十一将”。



        说起这“出云十三将”,又因赐剑之人云中君曾对张醒言有“我辖云中,君辖云外”之语,于是当传说渐渐久远,这出云十三将也渐被传说成是四读公主的夫君麾下最杰出的十三位将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对于玄灵妖族而言,除了这些荣耀,妖族还跟其他灵族结下更实际的盟誓。当南海大战落幕,一切尘埃落定,玄灵妖族便和四渎水族、南海龙族、焦侥魔族,以及以上清宫为代表的中土人世在南海中距离大陆较近的一块海洲上订下盟誓,宣布五族从此结盟,互相敬重,世代永息兵戈。



        妖神人魔之间的盟誓,除签下盟书各自收藏之外,还将誓文篆刻于不坏之物,希望世代永存于世间。时至今日,在那烟波之中的海南岛尖峰岭下,游人还能从青梅等树的年轮之间,辨认出一些此地植株特有的花纹,形类古篆。据当地人说,那便是当年四方的神仙妖怪在草木中刻下结盟誓文。



        略去闲言,再说醒言;他那日依羲和神女之约,与琼肜二人来到南海之上,几番徘徊,除了那位孟章旧婢月娘,并没见到许诺之人。当日头不知不觉转到头顶正中央,快到晌午时,他们还没见到羲和任何踪影。



        时近中午,正当他们往来徘徊快有些焦躁时,却忽然遇到些异象。



        当时,醒言刚听了琼肜建议,两人一起潜入海中寻找,半晌无功后钻出海面,倚在大浪中还没等定下神来,便感觉到周围有些异样。原本晴天的晌午,天空碧蓝如洗,阳光灿烂明媚,一览无遗的海面上奔涌起伙的海浪被照得如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白雪,晃得人眼晴直发花;但现在等醒言和琼肜抹去脸上的海水,睁眼看时,却发现眼前一片昏暗,虽然天空仍旧没多少云彩,太阳孤零零地挂在天空里,但不知何时这轮耀眼的白日已变得灰蒙蒙一片,好像刚才趁自己潜入海中时蒙上许多灰尘黄泥,完全失去光彩。而这时远处那此漂流的云翳,昏黄流离,衬在同样昏暗的天空背景上,就如同一片片快化掉的薄荷糖。



        看到这样异状,正自踌躇间,醒言忽见南边那处火光大起。抬目凝神,只见那大海南面红光艳艳,连绵若帐,奇异的光帐撑开来约有十里。等定神仔细打量,便发现这光帐中间影影绰绰,竟有奇峰连绵,突兀巍峨;其中又有许多火焰喷射,仿佛火山虚空倒影,被这样海市蜃楼般的异象映到了眼前。



        看着这海上奇峰突起,醒言一时有些犹疑;正自踌躇迟疑时,忽听到虚空中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四面传来:



        “张醒言——”



        那醇净柔和的声音说道:



        “昆仑之门已开,若不惧祸福莫测,便请入此门来。”



        “羲和……”



        醒言听到这冥冥之中传来的话音,正是前日羲和神女的声音。



        听得羲和相召,明白无悟,醒言终于再无迟疑,拉着琼肜的手儿,御剑而起,踏进那万丈红光里!



        “轰……”



        刹那间,昏暗的时空中一声巨响,仿佛有一道神秘莫测的天地之门霍然洞开,将这俩贸然踏入之人霎时吸入其间!



        ……



        “这是哪儿?”



        踏进这神女羲和布下的“昆仑之门”,张醒言懵懵懂懂间举目四顾,只见那周身外似乎无天无地,无上无下,无左无右,到处都只见绵延不绝的熊熊火焰;除了火底那些烧软的熔岩流浆,这天地中除了他这俩不速之客,只剩下一望无边的鲜红烈焰。



        这样奇异的烈火空间,并看不到丝毫飞烟火尘的存在;许是因为喷发万丈的焰苗太过炽热,落入其中的一切,无论能否燃烧,全都在一瞬间蒸发成一缕热气,融入到这无边无际的火海之中。



        在这样能够烧化一切的火焰山里,感受着那逼人而来的烘烘热气,醒言那奇异的修为下惊人的直觉刹那间超常发挥,躲避烈焰之余,预感到在这样炎烈寂灭的熔岩火山里,即使自己比前几日面对孟章还要超常发挥,在这样炽热无比的烈焰中也挨不上片刻功夫。到那时,一切都寂灭,他张醒言和琼肜都得成为流焰飞灰!



        而这时候,醒言抓住琼肜小手在这烈焰交织成的网栅间御剑疾飞,随着他疾驰的身影,那四处焰底流浆的颜色又变得更加明亮艳丽,散发出蛊惑的光芒;似乎只要醒言的目光一对上那无处不在的明艳熔浆,就被深深吸引,不知不觉飞行的轨迹也向那处偏离,整个人忽然理解了扑火飞蛾的心情,要去那明亮艳彩的熔岩浆壁上印下自己的形迹,灵魂则化作一缕烟气,永远留在这热烈奔腾的炎火之山上。



        “走!”



        面对这样险境,经验丰富的四海堂主毫不迟疑,左手一举,脚下封神剑崩腾而起,如一道闪电般在面前划过,瞬间在那高举的左手五指上划过一道道血痕。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让人清醒,再加上太华道力凝神定气的卓著效力,这闯入炎火神山的四海堂主立即摈弃了火灵的诱惑,拉着琼肜如过天流星,从这方圆不知凡几的炎火之巅飞过,将那火灵乱舞的狂暴之山远远抛在脑后!



        只是,才过火山,还没等松一口气,却又是一样异样的感觉袭来。清凉,爽惬,仿佛汗飞如雨的大夏天忽然踏入风吹千里的竹海,一种惊人的清爽感觉铺天盖地袭来。尤其刚经历那烤炉般的坎离真火烘炼,再突然遇上这样清新凉爽的感觉,身心如何舒适,已非言语可以表达;否极泰来般的惊喜之时,甚至有为这片刻清凉而死的感觉!



        只不过,这样让人迷醉的惬意,配合着万丈之下那鹅毛不浮的弱水之渊,这截然相反而来的清凉沉醉就变成另一种致命的寂灭。



        昆仑天墟外围炎火之山下的弱水之渊,平滑如镜,水光如黑宝石般幽深,漫流环绕在天墟外,源流不知几百里。这与炎火之山一道考验闯入之人能力心智的弱水之渊,扰如热恋中情人的多情眼眸,幽重而含蓄。清滑透彻的深渊水面不起丝毫波纹,似乎一眼便能见底,但不知何故,如此清纯见底光浩如镜的水渊,看去却如黑缎丝绸般凝重。即使有幸能行到此处,也看不到自己丝毫的倒影。



        “其水有灵!”——当醒言充满着愉悦快意从火山之巅像弱水之渊堕落之时,他心中充盈着一种莫名的感动。沉默无言的水渊,倒映到脑海之中,却仿佛现出一位幻丽出尘的神女身影。缥缈的女神,脸上焕发着圣洁的光芒,用最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唱着委婉的歌曲。快来吧,快来吧,当污浊的身躯重归圣洁的怀抱,一切无谓的烦恼都归于虚空的烟尘,我将伴你沉睡在这永眠之地,直到世界的终日……



        “我来了,我来了!”



        应和着心底这样迷人的歌调和呼唤,醒言如一片秋叶从高山坠下,脸上带着幸福满足的笑容,朝万劫不复之地欣喜地落去。



        “哥哥!”



        忽如一声春雷响起,就在虚空中的黑点快坠入深渊之前,几乎只剩几尺几寸,那浩渺无涯的清光中忽然闪过一道身影,就好像掠海而过的白鸥,伸展着初丰的羽翼,从醒言飞坠的身下滑过,一把将他承起,翙翙羾羾,如一团被狂风推着的白云,从幽深的弱水渊谭翛然出岫,在半空飞掠而过,投向远处烟云迷漫的高空!



        ……昏昏沉沉,直到良久之后——



        “哥哥,你不用谢我!”



        当醒言清醒过来,跟琼肜道谢时,她却毫不居功。他们现在正在这奇异空间中一条云路边休憩,靠在一块光泽的玉石边,醒言惊魂甫定,忙着安神定魂,琼肜则东张西望,十分好奇。不过,即使琼肜四处瞻看,也看不到什么。他们现在身外到处都是涌动的云雾,铺天盖地,丝毫看不到远处。



        在这条云路边休憩,停了一会儿,琼肜偷看了一下醒言神色,见他脸色仍有些苍白,便自告奋勇去附近找些能压惊的食物。没等魂不守舍的四海堂主反应过来,好心的少女已弹身而起,蹦蹦跳跳走入云雾之中,再不见踪迹。



        琼肜去后,这一回醒言倒没担心太多时。不到一会儿的工夫,琼肜便从弥天漫地的大雾中显现身形,两手中各举着一只硕大的雪白果物,朝这边飞跑过来。一边跑时,琼肜两眼不离手中果子,倒似怕它们飞掉。



        “这是什么?”



        等琼肜走近,醒言看清她手中攥着的果物,看形状倒像两只丰满的桃子;不过看颜色光泽,又不太像,醒言便不敢确定,问琼肜道:



        “这是桃儿么?”



        “是!”



        琼肜两片薄薄的嘴唇上下一碰,清脆答道:



        “这是好吃的玉桃!”



        “哦?莫非真来到西昆仑?”



        先前已经历炎火之山、弱水之渊,再听琼肜这么一说,醒言对照以前看过的典籍记载,心道自己怕是真已来到那众仙之地、天神之墟的仙山昆仑!



        这时,因为刚才被那炎火之山烤过,确是口渴,醒言听得琼肜“玉桃”之语,不免有些流口水,便伸手要取琼肜手中的玉桃儿。刚要拿过来,却见琼肜说道:



        “哥哥,这玉桃儿不急吃;哥哥再等一会儿,等琼肜找到水井,用这边井里的石髓玉液洗过再给哥哥吃。现在这桃儿就像块石头,着急吃了会崩掉牙齿!”



        “呃……”



        听得琼肜这话,醒言有些惊讶,问道:



        “琼肜,你怎么知道这玉桃吃法的?”



        “啊……”



        没想到这随便一问,琼肜竟被问住。



        “是啊,我怎么知道的?”



        正是:



        春日乘槎,行到天孙渚。眼波微注,将谓牵牛渡。



        见了还非,重理霓裳舞。都无误,千年一遇,休讶张郎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