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卷 第五章欢乐和颜 飘飞陛以凌虚

第二十卷 第五章欢乐和颜 飘飞陛以凌虚

        听得惊呼,众人立朝四处看去,便见在右边水壁上忽现一抹异色,此时并看不清楚是何颜色,等过了一会儿那光亮渐渐清晰,便见那水壁后莫测难明的黑暗幽深里,有一道两三丈高的淡蓝光影,正在黑暗中飘飘荡荡,透过水壁荡漾着阵阵的幽光。



        虽然此行跟随醒言杀过来的二三百骑士,都是精锐的妖兵灵将,但到了这时,除了那老练成精的老臣罔象、平生只畏惧哥哥生气的小女娃琼肜,其他如醒言、彭泽少主等人,差不多已是惊弓之鸟。一见光影浮现,诡谲难明,他们立即攥紧手中兵刃,屏息观察那怪影如何行动。



        也不过须臾之后,便见那波光大动,听不到任何响声,那众人瞩目的亮蓝怪物已破壁而出!



        到了这时,有那眼尖的才看清,原来这软绵绵左右漂摆的长蓝物事,却是只乌贼章鱼一样的怪鱼。身躯半为透明,如伞罩一般圆转蓬松;遍体氤氲着幽蓝的光气,其中浮动着星尘一样的亮银光点,身下则是千百条细长如鞭的触须,一色也是银蓝相间熠熠放光,在空明中胡乱挥舞。



        不用说醒言等人神经早已绷紧,如何会对这气势汹汹的怪章客气?等遍体蓝辉的章鱼破壁打来,各样法术光华早已如缤纷乱雨乱急骤击去,一阵“嗡嗡”乱响之后,那章鱼早被击成碎片!



        只是,饶是他们手段高强瞬即歼灭怪章,人群中却仍是惨呼一片,有不少士卒被幽蓝章鱼尸体四下纷飞的残片击中,竟像被烧红的烙铁打中,伤处火烧火燎,剧痛直入骨髓。转眼之后,被章鱼肉块击中的士卒有不少已开始呼吸困难。显见中毒。



        而在这之后,这群误入深海迷阵的妖兵水灵,又遇到许多闻所未闻的攻击。比如,以为一路只有些石头,脚掌踏过之时那石头却突然成活,一只只满身锐刺的毒鱼凶狠刺来。转眼又是中毒。或是幽暗莫测的水壁之后,突然有巨大触手横扫而出,将猝不及防之人齐腰卷住,转眼拖进无尽的黑暗之中。在这些防不胜防的奇异攻击中,前后才不到半柱香的工夫。醒言带来的二三百名妖骑水灵,已经折损过半,虽然死者寥寥,却大都伤痕累累;最倒霉的,已将一路遇到的毒物毒素全部都中齐。虽然。这些妖兵水灵或是皮糙肉厚,或是本就擅抵水毒,一时还不见什么大碍,但若是还不能尽快找到出路,转眼必死无疑。



        在这样极端艰难的情形下,之后濒临绝境的兵卒们又努力摸索过一个一个岔路,趟过不知多少条危机四伏的水道,却始终没什么头绪。“水无常势”,这水中的迷阵果然流转不息,种种岔道通路常转常新。醒言他们始终都没看到任何相同之处。



        时间一点点过去,往日几乎战无不胜的队伍。实已陷入绝境。



        只不过,这群陷入绝望中的人们,其实并不知道,就在这暗无天日的幽暗奇阵中,却有一人始终在一旁窥伺。这位金甲白袍的高大战将,一直潜在一团飞漩的水流中,在阵壁之外紧随着陷阵的敌人:开始只是关注陷阵敌军的动向,但在听了阵中少年那句横剑悲愤之言,他心中便有些疑惑:



        “张……醒言?”



        看来此人似乎听过醒言大名。自此之后便更加紧随,努力在阵里那群纷乱的敌人中捕捉那少年的面目。大约过了一柱香的工夫,这阵外金甲战将便最终确认:这个将帅打抢、下马左顾右盼横剑而行的少年,正是他熟识之人,张醒言!



        也差不多就在这之后,过不多义,正当醒言带着队伍摸索着蹀躞前行。却忽又听得有人突然大叫:



        “瞧!那是什么?”



        再闻惊呼,众人更是毛骨悚然,一齐朝那声音所指方向看,却见远处黑暗的流水中,又随波逐流飘来两点幽蓝之物。



        “又是毒水母?”



        见那青幽幽的蓝光与先前毒章水母差不多,众人毫不迟疑,一经发现便有数十点寒芒飞出,划破黝黑的流水朝那两点蓝光扑去。



        “慢!”



        就在这时,那全神贯注的少年却突然喝阻,手下古剑一扬,一片灿烂的剑光炫然卷出,将那数点夺命的寒光瞬间击散。



        “众位且稍住,那二物却似有些古怪,待我前去探来。”



        说着话,醒言辟水行出数武,已朝那两点悠然飘近的蓝辉倏然而去。见他上前,老水神罔象点点头微微示意,那战力强大的彭泽少主也跟了上去,防止三军主将、四渎公主的心上人有什么意外。自然,那琼肜不待长胡子老爷爷吩咐,也早已翩然破水而去,站到哥哥身后。



        等靠得近了,醒言等人这才看清,原来这两只正在黑暗海水中升升沉沉的幽蓝之物,左边是一只拳头大小的晶莹水球,中间包裹着一只花朵,仔细分辨是一只蕊叶纤然的碧蓝花朵。右边那物,却有些奇怪,看样子是两支木条,靠得很近,一支完整,另一支从中断裂,呈“一”字之形。两支看似普通的木条,却在幽暗里荧荧放着蓝色,还不停翻滚;盘旋滚动之时,两支木条总保持着平等的姿态,中间断裂的那支,无论翻转如何迅疾,却始终安然无恙。



        看见这两物,醒言心中便犯了嘀咕。很显然,以他神识,立即便判明,这两物并无恶意,看样子并非凶器,却像两个迷题。



        “这是……”



        从饶州的季家私垫启蒙,一直到罗浮山千鸟崖上饱读经书,醒言早不是那个市井少年。这样谜面,如何难得住他。只略一思索,他便大致有了答案。醒言心中忖道:



        “这左边之物嘛……知有清芬能解秽,更怜细萼巧承情;左边这幻影之花,应该是兰花了。只是这右边两根木条又作何解?”



        沉吟之时,他身旁彭泽少主楚怀玉,还有那个琼肜小女娃,也跟他一起参详。那楚怀玉,总往水相事物联想,便始终不得头绪;琼肜倒是颇有所得,觉得眼前一个不过是屋里拿来当摆设的兰花水晶球,另一个则是又木筷,只是其中断了一根,正属于哥哥千叮万嘱不要往回捡的破败物事,当然,虽然很快想出答案,但连琼肜自己也觉得太过简单。便也没好意思说出口。



        且不提他二人;再说醒言,心中继续紧张思忖:



        “这兰在水中,那该解为……”



        既然两物同时出现,那便该对比一下之间有何不同。稍一观察,便觉得那裹住兰花的晶莹水球颇有寓意。显然,这兰花本就高手造就,即使在深海之中也不会轻易飘散。外面这层致密的水球,并非只作保护之用。这么一想,了便豁然开朗:



        “水?水主润泽,这左边之物……润兰!”



        一想通这关窍,脑海中便如一道闪电瞬间照亮。醒言顿时有了答案。水涵兰花,是为润兰;那左边两根木条便不是什么筷箸餐具,而是组成八卦的长短横道,“-”为阳爻,“--”为阴爻。由二木做成,相较晶兰水球又较大,那组合起来正是——



        “樊”



        “樊川润兰?”



        脱口喊出这俩名字,眼前两只提示之物,忽如通了人性,在眼前上下微微浮动,似是点了点头,然后便悠然向旁边飘去。



        “跟它走!”



        醒言当机立断,立令军卒跟在这两只寓意“樊川”、“润兰”两位故人的奇物后面走;绝境之中。只能如此逢生;身处危机四伏的深邃海水里,也只能抓住这根救命稻草。而之后那罔象老水神,听得醒言“樊川”之语,也立时惊悟,告诉他这樊川正是南海镇守九井洲的旧洲主;九幽绝户阱。正是计蒙后裔樊川水神的拿手秘技。看来,那孟章为了应付眼前战局。又将这往日获罪的旧将起复了。



        听了罔象之言,醒言更加坚定自己的决定。紧追二物前行之时,他还在心中庆幸,庆幸果然善有善报,今日能脱困厄,全是拜当年好心所赐。念瘃此处,醒言自然在心中拜谢各位上清祖师,并赌咒发誓,以后要更加勤修道德。



        闲言少叙:直到这时,有了高人相助,大家才发现,原来铜墙铁壁一场的迷宫,忽已变得千疮百孔;不少看似没什么通路的水壁,水球爻卦到处意豁然洞开,凭空生出一条道路供人通过。并且,这一路上有惊无险,偶尔碰上几条看似凶猛的海鱼,全都只是一瞥匆匆而过。并不前来袭扰。原本七拐八弯有若盘肠的幽深迷宫,他们用不了半刻工夫便已顺利通过。



        等出了水阵,醒言他们便发现他们正在一片林间空地,困境之中,几乎闷绝;一朝脱离,所有人都大口大口的呼吸。觉得格外的舒畅。喘息之时,那些中毒较深的伤卒已被妥善安置,各各绑紧在通灵的兽骑上,以期能和大军一起行动。



        就在众人整顿喘息之时,醒言也没闲着,前后左右紧张的环顾,看看有什么敌人踪迹。



        看得一回,不仅杳无敌踪,便连那指路的恩公樊川也踪迹不见。险地不敢多留,见不着樊川,醒言便只得抱拳向四周团团一拜。算是谢了他指路之恩。



        到得这时,他们这群突击骑兵已离九夔虺十分接近;虽说“望山跑死马”,那九夔虺比寻常山脉还高,但现在不须凝神运目,便能看清那庞硕异兽暗蓝皮肤上不易察觉的深紫花纹。九夔异兽原本远处看着光滑的皮肤,现在一瞅,发现也有许多沟壑一般的纹路。看来,他们应该已经离九夔虺很近了。



        靠得近了,那位高高在上中央作法的老法师终于看清,醒言一瞧,一眼便认出正是见过几面的老龙灵。



        “哈,将他击倒就成了!”



        在无人的小树林中,醒言紧紧盯着那个极力作法的老水灵。心里盘算着如意算盘。在高山末产蹲踞的异兽背后,他还不知此时四渎玄灵的大军已退到安全地带。正和南海龙军僵持。并且,眼前这个摩天坐海的九夔异虺也不似开始凶恶。巨洞一样的九头虺口中半晌工夫才喷出一团光焰,在忽明忽暗的海天****夜色*(**请删除)*(**请删除)*(**请删除)*(**请删除)中流窜百里有如身长万丈的灿烂灵蛇。



        “打倒他们就成了!”



        这念头差不多是所有人的想法,当即这支二三百人的队伍便悄悄向林外前进。意图出一举奔出,突然发难,将那异兽发狂的根源彻底消灭!



        只是,当他们自觉悄无声息的冲出树林之后,全体上下包括醒言在内。看清眼前景物,一时竟全都傻眼!



        原来,此刻在他们面前,数百面绚烂的旌旗迎风招展,数十镇披坚执锐的武士严阵以待。中间更有数十名黑袍法师各持法杖,同千百名甲士一齐注目。朝他们这边冷冷瞪视。



        “……原来刚才不是风声!”



        到得这时,大家才知道,刚才在林中听到的呼呼的声音,并不是林外海岛猛烈的夜风,却是林外风卷才系的猎猎旗声。



        “失败了!”



        一见眼前阵势,醒言便知道现在自己最该做什么。眼珠一转,他便仰脸朝正对面龙灵那边看看,左手却在身后做了个手势。然后他右手中宝剑一举,朝正前方挥兵直指!



        “来了!”



        眼见醒言这拨人冲来,一直严阵以待的南海龙军兴奋中又带些紧张。虽然,按他们军师老龙灵的空神机妙算,此际无论谁来,只能是以卵击石。但这会儿忽然有不少人认出对面那一马当先的神甲小将,正是传说中的张醒言,顿时便有些不自在起来。不少人,包括几位久经战阵的神将,想起这小邪神之前种种匪夷所思的战绩,便忽然觉得身上筋骨有些不得劲。一股寒气蹿上后脊梁,十分别扭异样。



        不管怎样,该来的还是要来。所有守株待兔的精锐龙军,一瞬间全都攥紧手中利器;那些辅助攻击的法师术士,各种凶险的法术也蓄势待发,只等那批送死的敌军冲到合适方位。



        谁知,出乎这边所有人意料,那批狂呼乱喝奋不顾身的敢死队伍刚刚稍稍冲近。还没等自己这边动手却忽然转了方向,在那位为首少年的带领下竟朝北面军阵稀薄处急转而去。



        刚开始时,南海龙军还以为他们要从北翼薄弱处攻击突破,谁知眨眼之后,那支刚刚还异常凶猛的敌军一沾即走毫无恋战之意,只从侧面一窝蜂般杀开一条血路,便冲进浅滩海水中朝远方奔去!



        到了这时,所有布阵的龙军精锐才明白,那个威名赫赫的四渎龙婿太华神子带领的突击部伍,竟根本没存什么破坏军师作法的念头。打刚才一开始,便专心只是想逃!



        想通这点,哭笑不得的龙军战阵迅速朝北面敌人逃跑方向追击,意图将他们一举歼灭!



        认真说起来,虽然北翼并非孟章大营所在,军力相对稀疏,但毕竟是紧靠九井洲,那沿路的浅滩海水中如何不军卒密布。只是,醒言这支骑军果然个个精悍。要说从刚才那千军万马中杀到龙灵子近前将法阵毁掉,绝无可能,但如果只是下定决心想逃。则除非真有上百名高强的神将蓄谋已久,一齐出手,才能将他们阻住;像这样毫无组织的就地阻拦,根本挡他们不得。



        因此,在醒言、琼肜、罔象、楚怀玉等人拼力施法砍杀之下,这两三百人的骑军很快便冲出重围,泅入冰凉的海水中,拼命朝西边本阵方向逃去。



        这一路上,在醒言指挥下从西北逃出的这批人还拼命向南靠近,因为那边正是九夔虺喷吐奇光烈焰之处;醒言看出,从九井洲倾巢出动的追兵,似乎也忌惮九夔虺光焰,追击时并不敢如何向南迫近。



        就这样,虽然这片海域上喊杀震天流光乱舞,但醒言等人从南海龙军本阵杀进杀出,竟没多少损伤便已逃出数十里地!而这时,那些正在三四百里外勉力支撑九夔虺光焰、按云中君之命静观待变的四渎玄灵军阵,也看到他们这批仓惶逃出的敢死队伍,当即千百个早已待命的战骑蛟龙如离弦利箭般射出,躲避着四处飞洒的流光电雨,朝对面急赶接应。



        这时候。正是风声、浪声、梭镖利箭破风声、流光烈焰穿云声、威吓鼓劲叫战声。声声搅作一团,惊天动地;旗响、马嘶、人语、妖嚎、龙吟、蛟鸣,种种怪叫纠缠一起,将这方圆百里的战场闹得沸反盈天。



        似乎这大战,从昨晚打起直到现在才到**;不论其他,光这震耳欲聋的声响气势,便比以往任何一场大鏖战都要惊人。



        在这样震天动地的厮杀鏖战声中。醒言也是手忙脚乱。驱马逃在众人之后,一边要运起残存的太华道力,施展师门别名“大光明盾”的旭耀煊华诀,将清幽的光膜流而众人身后,抵御漫天飞来的虺华焰、法术光流,一边还要飞剑如龙,斩杀任何方向袭来的敌军战卒。



        “哈哈!”



        正在边打边逃之时。喧沸沸腾的海天中忽然回荡起一阵清亮无比的笑声,瞬间压过所有的声息。



        闻得大笑,醒言一惊,循声一瞧。却见原是那作法驱虺的老龙灵已和法阵一起转到西侧,正在九夔虺的半腰处朝这边大笑。醒言看得分明,纷乱战火中占尽上风的南海老军师长髯飘飘,傲骨英风,一边继续作法,一边在漫天流窜的烽火烟光中朝自己这边苍然说道:



        “张家小儿,怎的走得如此匆忙?不如留步,和老夫叙一叙旧谊?”



        “……”



        听得龙灵之言,醒言脚底跑得更快,口中却也运功回复:



        “龙家老汉,多谢多谢!只是本将军一天征战,肚中饥饿,还是先回去充饥,叙旧之事以后再谈。”



        自他这一言答罢,双方骂声便轰然而起,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清,听不听得懂,双方所有闲着观战的士卒极尽嘲讽挖苦之能事,朝对面叫骂不停,一来发泄心中怨气,二来给己方正在战场核心奔逐的将士鼓劲。



        且不提双方骂战蜂起,再说醒言,乱军之中回头朝西望望。他不禁心中暗喜:



        “快了!再挺一阵子就能和援军汇合了!”



        刚才这一阵潮流浃背的且战且退。不知不觉已逃出上百里;回头望望也渐渐看清那些援军的面目。醒言心中欣喜。看看基本没什么危险。便也转过身去,和部众们一起专心朝西逃窜,照这速度,不过半刻工夫,他们便会遇上援军的锋头。



        只是。经历这么长时间艰苦鏖战已有些晕头转向的上清堂主,奋勇逃命之时,却渐渐觉得赎罪围的风声有点不对劲起来。



        “咦?”



        “怎么那声息小了?”



        断后奔逃之时,醒言忽然发现,原本乱成一锅粥的苍茫大海,不知怎么竟在自己耳边渐渐平息。喧声震天的海天战场,渐渐竟只得见风声水声。



        “这是怎么了?”



        随着这渐渐静谧的海天,前面那些奋力奔逃的部属,居然也渐渐放慢了速度。队伍中越来越多的妖兵水灵,在如此紧急之时竟开始停住驻足,回过头来。专心朝自己头顶后方观瞧。也不知在看什么东西。



        “不要命了么?”



        醒言被他们带慢速度,心中抱怨一句,却也知道有异,便跟着军伍一起停下来。这一停,随眼朝左右一看,他却大吃一惊!



        原来不知何时,一直跟在他身边飞跑的琼肜,此刻竟踪迹皆无!



        “难道刚才匆忙,失陷后方?”



        醒言额头冷汗涔涔,不顾仪态,赶紧朝四下大声呼唤寻找:



        “琼肜!琼肜!”



        刚喊了两声,却忽有发愣的部属朝他身后指指,示意他看看身后。



        “嗯?”



        醒言赶紧转身朝后一看,却海面一片黑茫茫,别说琼肜,就连刚才追迫甚急的敌军,此时也都渐渐停了水迹浪踪,一起如呆头鹅般朝他们身后那东边观看。



        “琼肜……”



        进东方一望,醒言便立即发现那女娃踪迹。黑空中看得分明,那个不谙世事,事事跟随的小琼肜,身畔正带着两团烈烈飞舞的朱雀光火。竟就在那渊停岳峙一般的怪兽身上!



        “琼肜……什么时候去那儿啦,她要干嘛?快回来!”



        醒言冷汗淋漓,张口欲呼,却又不知道会不会惊动那凶恶怪兽,只张了张嘴,却又停住,这时候,不仅他着急,对面那敌军却也面面相觑,一时忘了攻击。所有人抬头望着东边云端那个方向。视线紧紧盯着已到了九夔神虺脖子的小女娃。这时所有人耳边渐渐只听得风声浪声。云边偶尔还有看呆的蛟龙鹰隼,忘了飞腾,掉坠云空,在半空中费得一番翻滚挣扎。



        不提三军愣怔,再说琼肜。



        飞鸟一样的身姿转眼就到了这“大蜥蜴”的颈项。天真烂漫的小少女一边在九夔虺身上寻找着能够落足的纹路,一边还在樱桃小口中念念有词:



        “道可道。洞着跑!”



        活用着往日醒言都着背诵的道家经典,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儿眨眼就来到九夔巨虺的头顶。



        说来也奇,相对这巨兽,琼肜便如一粒微尘。但在她踩踏之时,脚下这通天彻地、不可一世的远古异兽,却似乎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张口结舌,一时意忘了继续向身前的那些微小的生灵喷洒郁积的灵火。



        “到了!”



        这巨兽头顶也太过宽阔,宽阔得如同自己门派的飞云顶。琼肜又费了好些劲。借了一只火鸟之力。才翩然飞近云边那颗滴溜溜放光的橙红“丸果”。



        “不可!!”



        到得这时,便连傻瓜也知道这倏然攀登的少女是何用意,见她伸出玉样的藕臂,此刻已低低在下的老神灵一声惨呼,试图阻止。当然,此时那位高高在上专心采摘的少女,绝听不见底下那声撕心裂肺的呼喊;转眼之时,那颗醒言等人处心积虎都破坏不了的法阵之源,眨眼就被她握在手心里。



        “摘到了!”



        摘到心目中的佳果,琼肜嘻嘻笑着从九夔虺巨大的头颅上奔下。从云端溜下,一溜烟般朝哥哥那边飞跑而去。直到这时,那个刚刚同众人一样惊呆的九夔异兽,却才如梦初醒。朝这小小异物飞离的方向。无意识般吐出口中蓄积的最后一口烈焰光火。



        “哎呀,烧着了吗?”



        划空而过的烈焰流光,仿佛送人远去的好风。在琼肜身后一路延展。烽烟光气的锋头,正是那位做成大事的小女娃,虽然担心着身后的裙裾,但掩盖不住一脸得意的欢笑,在一片火急火燎中离哥哥越来越近。



        “醒言哥哥,给!”



        就这样,千百年日月菁华内外兼修性命相连的神异龙丹,就这样被有人眼中梦魇一般的小少女轻易的递给她哥哥;而那受丹之人此时却早无往日的精明机灵。脸色僵硬。只如机械般接过小妹妹这颗意外的赠礼。



        “……”



        “琼肜?”



        “真是琼肜?”



        “这真是自己在荒山僻壤随便认来的异族小女娃?”



        对这位心智聪灵的少年来说,忽然之间,仿佛其他一切都不存在。只有这笑逐颜开的小少女成了唯一的问题……



        而这时,那琼肜见敬爱的兄长沉吟不语,还低了声音,歉然说道:



        “哥哥,这丸果是有些小,不够哥哥半口;可是哥哥饿了,琼肜现在只能找到这颗。先垫垫肚子,等回去再多吃……”



        这时,正是沧海雾浮,洪波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