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二十卷 第四章遐路漫漫 感流波之悲音

第二十卷 第四章遐路漫漫 感流波之悲音

        话说战火纷飞之间,醒言领了云中君之命,仓促间带领身后几支骑军跟随自己向左前方杀去。那方正是九井洲东北侧,乍看起来营盘稀疏,不难攻破。



        冲锋的骑兵如风飚般卷出,踏海分波一路杀戮;不一会儿功夫整支队伍便接近南海龙军的大阵。



        也不知是否先前被杀得胆寒,还是这东北侧翼真就是薄弱之地,当醒言一马当先,带着狂呼乱喝的望月犀骑、辟水苍狼不家彭泽巴陵的水师龙骑奋勇砍杀,一路上竟然没遇上什么像样的抵抗。敢死队般的队伍如旋风刮过,转眼就从咸涩的海水中奔上九井洲的沙滩,登上这素有南海龙域“第三道门户”之称的大海洲。激动之际,少数赤脚步行奔跑的士卒根本感觉不到满沙滩碎贝石砾戳脚的刺痛。



        一待登上滩岸,醒言迅速朝四下望望,竟发现这偌大的九井洲稀疏的林木间,只有零星的堡垒木寨,蕨叶椰林之间更多的是一片片小湖,这时天空中战火烟光如流星般拖曳,映照下得这些静谧的小湖变换着各种颜色。相比这岛上稀松的防御,倒是天空中布满凶恶的黑蛟,在低垂的云天下游弋流窜。看着这漫天的龙蛇,想必也是南海防范有人从背后偷袭九夔虺。



        此刻事情紧急,也由不得这批突击队伍细细侦察考虑。简单环顾一下四方,醒言便立即挥兵穿林而过。直对着西南那只巍然天际的神兽急速前进。



        暂按过醒言挥兵急行不提,再说九井洲西方的浩大战场上。此刻战局已是一边倒的情形。威力强大的九夔虺喷吐不停,五彩缤纷的光华如瀑布般流泻百里。光瀑飞流之处,人神非死即伤,场面十分惨烈。面对这样强大到无法形容的神怪,什么经验法术都不起作用;生与死的结局,只决定于离那物远还是近。



        在这一夜,所有在飞火流光中挣扎呻吟的生灵。第一次明白,也许这天地间最不可抗拒的力量,仍不是自然之力;以前见得地震袭来,火山喷发,那种一吞噬毁灭一切的巨大力量似乎已是超常卓绝。但现在那踞海崩云、傲视遐迩的怪兽毁灭一切的能量喷薄而出,便好像让以往记忆中所有的自然伟力相形见绌;上古遗存的稀世灵兽,就像一只梦境中巨大的蟾蜍。撑天卧地,闪电般吐出斑斓瑰丽的光焰灵舌,一点点将广阔的天地吞食肚里。



        在这样无可抗拒的伟力面前。原本占尽优势的四渎玄灵顷刻间只能奔逃保命。等九夔神虺的喷吐稍稍告一段落,略略歇息之时,一直战无不胜的四渎玄灵大军已向后退过三四百里。原本近在咫尺的咽喉要的九井洲,现在对他们来说已是遥不可及。



        到了这时候,无论换了谁都不可能再有心进取;所有幸存的将士。只能听从龙君的命令一边筑起临时防线,一边救护伤者,等待时机反击。而这样仓惶撤退之时还能稳住阵脚意图反击,还多亏那位最近刚加入的人间道士。“三景道人”赵真人,自九夔虺出现便一直静静观察;等四渎大军稳不住阵脚开始后退时,他便挡在大军之后,施展出他平生最拿手的“三景”法术。在苍茫的海天****夜色*(**请删除)*(**请删除)*(**请删除)*(**请删除)中幻出月轮呈瑞之景、日耀洞明之景、星芒焕宝之景。



        灿烂华丽的幻术一经施展,左右铺张几有百里;照耀洞明之际,竟似乎能转移九夔虺的注意力。许是那亘古未间的海兽在昏暗的深海呆久,虽然自己能喷薄出绚烂无比的光焰,但似乎对特别明耀之处仍是天生的畏惧。等赵真人施展出日月星三景法术。这四渎玄灵的大军逃奔之处便照耀得宛如星河倒泻、日月齐明,仿佛海天又回到先前水侯神兵天闪映如白昼的时候。只不过现在更加华美柔和。就这样,面对那个雪白灿烂的所在,九夔虺竟一时迟疑,尽管龙灵极力催逼,却仍是有些发愣,忘了攻击。



        而这时,先前已被杀溃的南海龙军也并未乘胜追来;已失了不少士气的将士,目睹神兽之威,现在只想仗着它取胜,并不愿轻言追击。一时间,这胜败倏忽变化的暗夜战场中,竟出现一个相互对峙的僵局。



        略过战场上短暂的僵持不提,再说醒言。轻骑登上九井洲,穿过几处林木,那巴陵湖的水灵便跟他禀报,说刚刚经过的两三个湖泊水都很浅,若是骑军直接从中涉水而过,应该能节省不少时间。听得这样报告,醒言心想此刻正在不测之地,应当速战速决,便立时下令直接从林间湖泊涉水而过。不再转弯绕行。



        如此涉湖而行,果然大大加快行军进程。过不多久,越过林木树梢观瞧,那九夔虺巨大的背部已似袒露在面前。等到了九夔虺背后,醒言等人果然看出些古怪;九夔虺那巨大的背影里,正有五六位宽裕大袖的法师悬在半空,大约就在九夔虺腰部的高度凭空作法。



        五六人中中央那位,似是众人之首。醒言看起来还有点眼熟,现在那人正缄口闭目,手指弄成奇怪的形状,头顶中逸出橙红光华一道,直射顶上云天。而在他周围那五人,犹如花开五瓣,正簇拥着中央方位作法,个个头顶灵光闪烁,鲜艳的光束在空中弯成五条圆弧,一齐注入中间那法师头颅。



        见此情形,不用明言大家也知道,只要想办法将那六名术士作法中断,那九夔巨兽便很可能便失去控制,停止攻击。



        “向前!!”



        一声令下,骑军如利箭弦般轰然启动——谁知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只不过一瞬间,热血沸腾作最后冲锋的突击队伍,每个人耳中只听“呼”一长声风响,便两眼一黑,身子一空,仿佛忽从万丈高楼失脚,猛可间坠落深渊,直吓得魂不附体!



        “这是哪里?”



        突然陷落异处。神魂甫定,便全都慌作一团;本能地眼睛四面环顾,却只看到处处漆黑一片,犹如黑夜再次降临,只有壮着胆子摇动几下手臂,那寒凉柔顺的感觉才让自己确定一件事——自己正落在冰冷的水里。



        异变陡生,起初的胆寒静默过后,所有陷落之人便一齐呼喊。想确定是不是自己失足。于是,在一阵喧闹得如同集市却又叽哩咕噜含混不清的嘈杂声过后,所有人大致确定。这回掉落冷水陷坑,差不多是全军覆没!



        “举火!”



        起初的喧闹过后,众人终于听到主帅冷静的声音。听到这样指令,大家好像立即安心;队伍里能在水中施术发光的士卒,便按照军中举火规条在水中发出各色的冷光。听得号令。紧随醒言的琼肜也对着手中握紧的朱雀小刃念叨片刻,让它们也亮起幽幽的红光。一直陪同的灵漪这会儿却没来;先前她正要跟醒言一起冲出,却被一批负责保护公主的四渎将士拼死拦住。



        再说众人。



        “这里是……”



        借着次第亮起的光亮。众人终于看清周围的景象,顿时便大惊失色!



        原来,也不知中了什么古怪机关,现在众人所浮之处。似一条海水通道。往前望望,看不到头;朝后瞅瞅,也望不见出口。再朝四边看看,便发现无论头顶脚下还是四周,都是一层青黑色的水壁厚膜。现在有光亮映照。那水膜烁烁闪动,上面不停有波光流过。转眼便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



        “罢了!”



        目睹此景,刚才鏖战中一头烟火不及细想的少年统帅,这时才恍然大悟,明白先前为什么一路并没遭到像样的阻拦,原来,那稳踞九井洲的南海龙军中不乏高人,正张下罗网,等着他们这支精锐。念及此处。醒言便后悔不已!



        不过,此时也不是后悔自责的时候;况且先前事态那样紧急,为了拯救大军,本来就是明知陷阱也要硬着头皮向前,死马当活马医。现在既然真被困进陷阱,那最紧要的还是如何想想如何突围。在这样深不可测的水阵中呆久了,一来延误战机,二来恐怕那些只是懂些粗浅水术的妖灵有性命之忧。



        因此,醒言撇过万般杂念,和众人一起冲撞柔韧万端的水壁厚膜未果之后,便开始在这冰寒刺骨的水阵中小心跋涉。探寻是否有脱困途径。



        这样时候,无处不在的海水透过盔甲战裙传来刺骨的寒意;冰冷晦暗的水色中潜藏着无尽的敌意。一路前行时,灵觉敏锐的妖族水灵仿佛感觉到。那远处朦胧的黑暗中隐藏着无数毒色的眼睛,正默默窥测着这一群不速之客。



        这时候,队伍中那微弱的光华还能给大家一些暖意;但等片刻之后他们明白了一件事情之后,这仅有的光明也被泯灭。惊恐的身心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原来,在这看似无人把守的怪阵当中,竟隐藏着专冲着光亮攻击的巨鱼。带着光辉前进的队伍不过行出数武,便忽有上百条巨大的怪鱼呼啸而出,朝着光亮之处疾扑。刹那之后,伴随着一声声诡异的鱼啸凄厉的惨叫。不过片刻功夫便有许多军卒被巨鱼撞断肋骨,有不少还感觉到一阵针扎一样的剧痛,显见被那怪鱼身上的骨刺扎伤!



        “……”



        在这阵忙乱中,有不少彭泽巴陵的水族认出刚才攻击的怪鱼,原来是魟鱼。听他们一顿诉说,醒言和诸位妖族战士才知道,原来这鱼和鲨鱼是近亲,一向有“深海鬼鱼”之名。平时,这魟鱼便神出鬼没,善于掩藏于海水沙地之中,可以几天几月不动;一旦发现猎物,便张开翅膀一样的宽大双鳍,在海水中犹如飞鸟般翩然而过,用尾上的毒针刺迷猎物,将它们眼中的美味捕获。



        不过,据这些水卒说。虽然那魟鱼游起来也很快,但绝不会像刚才那样带着撕心裂肺的呼啸闪电般飞来,看起来,这些应该是这南海军中特意训练的异种。



        不管如何,遭了刚才这轮伤亡,队伍中所有光亮全部灭去,众人隐在一片黑暗中。这时候,没了反光。刚才还烁烁泛光的水壁已完全看不见;周围伸手不见五指,如同被扣在黑铁锅中一般。



        “嗯,虽然看不清路,但总好过刚才被怪鱼刺杀!”



        陷在一片黑暗中,虽然周围更加叵测难明,但那些凶狠诡异的魟鱼也不再出现,便让众人心悸之余,还有些庆幸。



        只是,他们可能还是高兴得有些过早。就在灭掉所有光亮,只在黑暗中摸索之时。却发现远处竟渐有光亮,初时模糊不清,过了一阵便渐渐清晰。等飘飘摇摇浮到近前,大家才发现,原来好光亮是一只只透明的发光水母。在无边的黑暗中散发着缤纷的光辉,或淡绿或粉红,或鹅黄或浅紫,悠悠然然的飘在黑空中,犹如朵朵被风儿吹在空中的晶莹小伞。



        “好美啊……”



        晶彩纷华的水母飘来,许多陆地而来的士卒觉得十分新奇,还个个在心中赞美。谁知道转瞬之后,那熟悉的厉啸之声忽又猛然响起,一只只车**小的巨魟闪电般袭来,顿时又将许多人击倒!



        而在这之后,充当指路明灯的绚烂水母,飘到众人面前时也突然爆烈。无论原来什么光色,现在全都在众人周围拖曳下一绺绺绿烟一样的毒素。带着烧焦杏仁的苦味,转眼又让十几个猝不及防的士卒颓然踣倒。这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眨眼功夫醒言他们需要照顾的伤卒又多了十几个。



        于是在此之后,只要那些光色晶莹的好看水母在远处一露头,便立即被队中的法师施法销毁。不过即使这样,那些毒水母死去流出的毒素,在这并不宽敞的空间中渐渐飘散开来。难闻的异味萦绕左右。之后又毒倒四五位先前受伤的士卒。而时间已似乎过去很久,随着这些冤鬼缠身一样的毒素蔓延,众人心中的焦躁情绪也越来越明显。



        “该怎么办?”



        作为众人首领,醒言此刻最为着急,心中念头急转:



        “要不,我一个奋力冲击?虽然刚才和孟章斗法,气力仍未恢复,但借着骕骦马的冲力,恐怕也能脱身而出!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先去把那几个南海术士的法阵给破掉。”



        心中升起这念头,粗想想还不错;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有些不妥。此刻自己毕竟是主帅,正是众人主心骨,若是自己一人脱出,留着其他人困在此处,万一最后全军覆没,他实在罪无可恕。况且,显然那南海早有准备;光凭自己一个人冲出去,恐怕也只能送死。既成不了事,又没把握救大家,这样的吃亏事儿显然不能干。



        就这样,表面强自镇定的少年其实心乱如麻,各种念头纷至沓来,心里如同开了锅一样!



        正在此时,军中那位向来少言寡语的随军谋臣罔象,忽然开口,略带些疑惑的跟醒言说道:



        “少主,老臣倒忽然想起一事。”



        “嗯?老将军太客气了,有什么快快请讲!”



        “是这样,老臣虽见这眼前水阵古怪,似乎前所未闻;但若细究其理,却发现和当年那位九井洲主最擅长的法阵想像,这法阵,老臣还记得,应该叫做‘九幽绝户阱’。”



        “九……”



        听得老神之言,醒言忽然十分郁闷,“九井洲”“九夔虺”还有什么“九幽绝户阱”,似乎今日自己十分不宜这十减一的数字。心里哀叹,口中却急急问道:



        “既然知道些法阵来历,那您可有破阵之法?”



        “这个……”



        见醒言一副急切盼望神色,罔象略一迟疑,似有些不忍心,但最后还是无奈的说道:



        “臣汗颜,此阵乃九井洲主绝学,从无外人知晓破解之未能……不过少主也不必担心,以我等战力,这绝户阱一时也害不了我等。只要我们而心巡察,总能被我们找到破绽!”



        “……”



        罔象这颇为自信的老持沉重之言一出口,众人闻听犹如大夏天当头被浇下一瓢冰水,心全凉了半截。



        心烦意乱之时,没一个人注意到老水神接下来的喃喃自语:



        “只是……奇怪啊,这阵法得临时催动才行。可是据老夫所知,那九井洲主当年,不是因罪被贬谪流放吗?还……”



        罔象自言自语,那银鬃白马上的少年却忍不住横剑大叫一声:



        “罢了!难道我张醒言、今日便要困在此处?”



        几月来的潜移默化,自觉十分谦卑的少年绝境中一声断喝,气势着实威猛。



        “……”



        正在这时,黑暗中却忽有人大声惊呼:



        “看!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