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九卷 『刎颈鸳鸯谁画眉』 第十一章 羽客云随,偶慕活泼天趣

第十九卷 『刎颈鸳鸯谁画眉』 第十一章 羽客云随,偶慕活泼天趣

        如果说在这之前,醒言听过云中君那番有关邪魔混淆的说法,那么也觉得十分严重,但内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少真切的紧迫感受,也许是人之常情。许多事诺非亲临,则无论用多少恐怖夸张的词语形容,仍没有多少真切的说服力,对醒言来说,便是那亿万年前从、远从宇宙而来的大魔头,仍是显得稍有些空洞虚幻。



        不过.现在听得云中君这一番话.说是要让灵骑也去冲锋陷阵一同打仗.醒言便知道,那鬼灵渊中淆紊的威胁已是迫在眉睫.十分严重!



        此后几天里,就和醒言预感的一样.整个四渎龙族、玄灵妖族占领的南海北疆.就像一部庞大的战车一样轰轰烈烈运转起来:运输器械物资的巨蝜蝂川流不息.盔明甲亮的骑士如缕如流.还有那接受号召的援军从四海八荒而来.中土四渎的后备力量倾巢而出,现在的南海北域正是重兵云集.风雨欲来。



        在这大战前厉兵抹马的沉重气氛中,作为实力不凡的战将术士.醒言也一刻没请闲:前晚那次龙女帐中的饮茶.竟似乎成了此后几天中最后一次悠闲的径历。这些天中.醒言不分白天黑夜,都在领着玄灵妖族的战士、几位上清的道尊,还有阳澄、曲阿、巴陵、彭泽四湖的水部.往来穿梭于南海北部与大陆邻接的海路上,一刻不停地提防南海龙族派人破坏突袭。



        就在十二月十五这一天,早上正是天气阴沉.乌云四塞.醒言草草睡过一觉便猛然醒来.看了一眼还在旁边小床上酣睡的琼肜,便轻手轻脚走出帐篷。去到龙王主帐中跟云中君告别,全身披挂整齐.手执瑶光剑.跨着骗骗马.带领一众兵将前去北面海域中巡逻。



        这一天天色晦暗,正是风高浪急.正当醒言在海涛中驱波斩浪前行,忽见一别部水卒撞到马前.跪拜禀道:



        “报!报张少君。我部高阳湖车于前方巡逻,在绿藻谜涡中抓住道人两名,形迹可疑,聒噪不停。如何发落还请少君指示!,



        原是这报信这人正是另一支巡海水军的部卒.不久前他们在海波中遇到两个道人.行为古怪。颇为可疑。现在正是紧要关头,本想将二人随便拘回:但稍相接触,那俩行事疯癫的道装之人竟说和那位张醒言相熟--此时在这些四渎水卒中“张醒言”之名正是显赫,困此高阳部统领不敢怠慢.赶紧着人来这正在附近巡逻的龙婿少君鞍前禀明。



        再说醒言,一听水卒之言心中也是诧异,因为这三天里,虽然援军自四面八方而来,但自家道门一脉到没谁赶来南海。因此,听得禀报他也不便立即出言决定,只是招呼一声。带了十几位亲近部卒离开了大队,跟在那报事水卒后面朝他口中出事地点赶去。



        当这一行人赶到、还没等到得近前、离得很远醒言便听见一阵高声大嗓的喝骂顺风传来;侧耳细细聆听,醒言便听到几句零言碎语夹在海风中轰轰作响:



        “你们….这些不开眼地水怪。……闪开.别耽误我伏豹道人的事......、



        “伏豹道人?,听得这陌生的名号,醒言满腹狐疑。转脸看了一眼灵虚真人,却见他摇了摇头,显见对这道号也不清楚。



        见得如此。醒言又赶紧催马走了一程、离得近了。便听得在那哇哇暴叫声中还有个清和的声音正在耐心劝道:



        “伏豹道兄……且息雷霆之怒:依我说虽然这驯服禽兽之事紧迫,但不妨也等你师侄来了再说……,



        几乎就在这言语话音刚落.醒言等人也赶到那出事海域的附近。因为一直在海面平行.他朝前面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只见得一群玄甲军车.几乎有上百号人.正舞刀弄剑黑压压聚拢一处,将那处海面围得水泄不通。



        朝那边再近了些.也不用醒言升空俯瞅.那群围困的湖兵察觉出他四灵战甲上发出的神光,顿时朝四外一让,将中间那两个闹事的道人孤零零晾在海面。



        到了这时醒言等人才终于看清.原来在两名闹事道人旁边.还正崩腾咆哮着一只巨大地黑豹,乌黑的毛皮油光水滑.四爪挣腾面容凶恶。那两位道人,一个面相清和.举止从容,身穿着一袭半旧月白道袍,正飘然立在风波浪尖上;他身旁另一位道人.则身形高大、头梳双抓鬓,黑红脸膛.满脸落腮胡.长相甚是凶恶。



        而这刚猛道人.离那黑豹最近,一手正抓着黑豹顶花皮,手忙脚乱应付吃痛豹子的踢腾.一边抽空朝四周的湖兵怒目而视。



        “咦?”



        一见这手抓黑豹地红脸道人,醒言身旁的灵虚真人讶然叫道:



        “赵道兄?怎么是你?



        听他叫唤,那个忙得不可开交的老道士赶紧在百忙中抽出空来。抬眼朝外一看,瞥着灵虚凡人,当时便大笑起来:



        “原来是灵虚真人。我们好久不……唉呀!“



        问候话儿还没说完,这红脸膛地道人便突然一声惨叫,愤怒叱骂道:



        “好你这畜生一一咳咳.灵虚老道我这可不是在骂你一一你竟敢偷袭!”



        原来刚才说话当中,红脸道人只不过稍一松懈,便被那暴怒非常的黑豹一把狰脱,猛一个虎跳蹿起,张着一只血盆大口一口便咬在那红道人左臂上!



        “哎呀!,



        那样凶猛巨豹,张嘴一合几有千斤之力,这一口咬实那还得了?霎那间醒言灵虚等人便大惊失色.全都准备冲上去出手相救!



        只是就在这时,却听得黑豹沉闷的低喘声中那道人大声呼叫:



        “别来!别来一一都别伤我爱豹!”



        听他这般扬言.众人尽皆愕然驻足;还没等大家如何反应过来。四下飞溅的浪花中那个灵虚真人的道友扬了扬左手.看准方位竟又将那正在不住扑腾的黑豹顶花皮抓住.“嘿”的一运臂力,一下子便把黑豹沉重地身躯撇到一边:一边拽开豹躯、一边还口中念念有词:



        “黑儿啊黑儿,你跟了我这么多月,却还是不长进:你一口咬道爷我化臂为石.最后你只落得门牙崩落两个。还得赖我老道医治。



        听得这刚猛老道絮絮叨叨的抱怨之词.周旁围观众人正是目瞪口呆,到得此时.总算是风平浪静:醒言驱马到得近前.在灰亮的天光中看得分明。原来这两人竟然都是自己旧相识:



        那位身形高大地红脸膛道人,自己以前曾在罗浮山上见过:当时他正带着琼肜去跟飞云顶求情,请求掌门开思让小女娃留下;当时这红脸道人。正驱着一只白额吊睛猛虎.在掌门的房中跟大家自称“伏虎道长”



        他身旁那位仙风道骨的素衣道者,醒言同样与他有过一面之缘;当年和灵骑赴会南海观赏海昙花,正碰得这名号称“流步”的海外仙客用两只奇禽蛮蛮鸟代步:现在想来.好像当时还出了点事故。



        这一来.既然都是旧相识.等两相见面一说请.双方顿时嫌隙尽释。着人持那只凶猛的踏水黑豹圈住,醒言灵虚便邀流步仙赵道人一起到一处风波较为平静的海礁旁驻足.听他们叙说详情。



        等听这位灵虚老友赵真人详述。醒言几人才知道、原来到今日那中土原本近似一盘散沙的闲散道家教门,到这时也终于达成共识。他们确定.几月前岭南同门遭受地那场冰天冻地、六月飞霜地大难.并非是他们教门有人做下十恶不赦的罪行:同样那什么所谓“神罚天谴”的传言.在这些才智出众地教门精英详查下、也都确认并非事实



        因此。等往来串联.甚至召开连绵十数天的闭门会议.最终这些道家同门才得出结论。应该增援。于是就在大约一个多月前.天下几个主要地道门。譬如鹤鸣山地天师教、委羽峰的妙华宫,皆精英尽出。从各地先后赶往岭南罗浮。汇聚上清,决计等那南海恶神再度攻来时,一齐同心御敌。当然,所幸的是果然和消息传闻一样,那些南海恶神果然被四渎打得几乎无还手之力,这天下众教门汇聚罗浮半月有余,虽然整天人心惶惶,但却始终是风平浪静,相安无事。



        此后又等了几天,到了近几日。等四读龙君传话四方.这些保卫罗浮的道子自然也听了这个消息,因此简单商量一下,便由罗浮山新掌门清河真人牵头决定,准备派出一部分人手前来南海支援。如此议定之后,他们便先派那位和灵虚真人,醒言堂主都相熟的赵道人,先来南海探路交洽.准备问明各项情况后大队人马再向南海进驻



        在这番一本正经的禀述报告中,爱好驯兽几成痴瘁的赵真人,还是被灵虚真人几次看似漫不经心的询问,便道出这一路的一些实情。



        原来这赵道人.虽然日夜兼程.却仍痴迷驯兽之术.一路驯化的那只颇通灵性的黑豹,准备看看是不是这回能顺道驯服。而那位灵虚以前并不相识的流步仙长.也是赵真人在驯豹途中识得.只不过稍一交谈.便发现两人嗜好相同,不仅都喜爱驯化、亲近兽禽.而且都对个中之道大有心得。因此.这二人顿生相见恨晚之心.不仅称兄道弟,稍后那本来习惯云游四海、从来不拘形迹地流步仙人.还花了几十文钱买了身半旧的道服,和赵其人一起向南而行.准备来南海中援助四渎。



        除了流步仙这回前来的因由.在灵虚子一番旁敲侧击和“伏豹道人”赵仙长的高谈阔许中.醒言还得知.原来这当年的“伏虎真人”今天的“伏豹道人”,本名赵大通.除了伏虎伏豹之外还有个固定不变的道号.称为“三景道人”。



        有此三景道号,实因这赵大通赵真人,虽然一身降豹伏虎地本领还很有提升的潜力.但他在那道家幻术上的造诣,已经是出神入化,独步天下。和那些同障眼法差不多地幻术不同.赵真人的幻术能够幻化有无.往来虚实.在当个道门中几乎己可称为神术。具体而言.赵其人最拿手地幻法神术.和他道门老祖传说中一样可以一气化三景,极天极地.无边无涯.分别现月轮呈瑞之景、日耀洞明之景、星芒焕宝之景.这三景尽皆光明正大,照耀无遗.直教人无处遁形。若法力不深,心志不坚.堕入这三景之中必死无疑!



        只是.虽然可称当世道家泰山北斗的灵虚真人介绍时,对老友这三景幻术颇有推崇,但在醒言看来,这三景真人赵大通言语神情流露出来的,却是对自己那神乎其技的三景幻术并不在意,反倒始终不遗余力地跟别人吹嘘他驯兽之术如何出神入化,数说种种不堪推敲的成功事迹。



        见得这得道真人说话时.各项言语神情都是自然流露,绝不做作,到最后便连这从来聪容机敏的少年也有些不敢确定,只觉得高人行事果然高深莫测,说不定那肤浅的表象下还蕴藏着什么深奥的寓意.看不出来只是因为他这样的后生小辈道行不够.不得妄测。



        只是.虽然醒言认定眼前古怪行径只是奇人异士嬉戏风尘的游戏之作.但却觉得他们是不是装得太过?此后一同回返伏波大营途中,为了安全起见.那头凶猛的黑豹任谁都不听摆布.最后还是由一众妖灵水卒制服,之后它才乖乖跟大队人马一同返回驻地,而那位流步仙,等醒言等人恭声请他一同回转四渎大营,这位神姿飘逸的潇洒仙客刚刚才从风尖浪头上飘然起身,准备驱动坐骑乘雾而去,谁知道不知何故脚下一滑.竟两腿劈分一个仰八叉.“吧唧”一声拌在海浪波涛之中.正是狼狈之极!



        见流步跌倒.众人大惊之下赶紧向前,将这仙人扶起细问缘由。经过流步解释.才知道原来刚才事故只是偶然,不过是因为流步那两只原本一直驯服的坐骑蛮蛮鸟.可能今天有些倦怠.才不小心在起步之时让他脚下稍稍一滑一一听得这解释.除了那少年之外.众皆释然。当然此后这流步仙,恐是为了慎重起见还是暂时弃了代步神鸟,只略略施展些神行之术.和众人一同往南边飘摇而行。



        军伍回转.一路无话:在整个返程途中.队伍里只有一人思潮起伏.十分慨然。



        此人正是三景真人赵仙长。碧波翻卷白浪纷飞之中.道德高深却又性特豪烈的三景老仙长.此刻侧脸望望身边那位缓缮陪行的英武少年.再看看身前身后一队队井然有序默然前进的玄灵兽卒.他心中竟忽然有万千感慨:



        “唉.这四海小堂主……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造化威名:想我老道刚才和人争执,提了灵虚老友竟没什么人认识:直等拖言说出这张姓少年乃是我师侄.这些凶神恶煞的悍卒才撤下刀兵。”



        想至此处.望望四周.三景赵真人又连叹两声.更加慨叹



        “唉,和我这“师侄”一比,我这一大把年纪算是白活。“



        “要是哪一天我也能像他这样、让这许许多多舟灵兽精俯首帖耳。真心驯服.便可觅一处仙山洞府,世外桃源.忙时闻鸡起舞,闲来对牛弹琴.烦闷了便朝河东狮吼一一唉!如此赏心乐事,极乐生涯,怎不叫人心生羡慕、顿起那逃名遁世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