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七卷 『神戈鬼电舞天南』 第十五章 翼展鳞集,信巨海之可横

第十七卷 『神戈鬼电舞天南』 第十五章 翼展鳞集,信巨海之可横

        波涛浩瀚的南海大洋中,星罗棋布的岛屿不计其数。其中最大的有群岛四座,海洲十三,合称为“四岛十三洲”。这南海四岛是:



        神怒群岛,神狱群岛,神牧群岛,神树群岛。



        十三洲是:



        惊澜洲,乱流洲,九井洲,炎洲,桑榆洲,南灞洲,中山洲,银光洲,伏波隐波息波三洲,还有流花洲、云阳洲。



        这四岛十三洲,从南海龙域开始,向西、向北、向东北排布,居住着强力神人灵怪,筑寨守林,阻波兴浪,一共拱卫域中的神龙居所。若再加上龙域东南的波母之山,波母山东南的龙族新辟之疆“神之田”,整个南海龙域所辖的岛屿,合起来就像只头在东南、尾在西北的大钟,钟的提纽为最东南端的波母山与神之田,钟顶为南海龙域,其下沿西南、东北方向环列着神怒群礁;神怒群礁再往西北八百里,则为惊澜、乱流二洲,再其下八百里,则是九井洲。九井洲西北偏西五百里,则是盛产火光鼠火浣布的南海仙岛炎洲。



        从炎洲而下约两千里,则沿西南、西、西北、北、东北、东六个方向,万里海疆上犹如大钟下摆边沿,从东向西排布着神牧群岛、中山洲、南灞洲、桑榆洲、银光洲、神树群岛、息波洲、伏波洲、隐波洲、流花洲、云阳洲等二岛九洲。这二岛九洲沿钟摆方向排列,虽然上下略有参差,基本都在一条光滑的钟摆弧线左右。四岛十三洲中唯一在整个钟形之外的,则是南海流放神将神怪之所,神狱群岛。神狱群岛在龙域向西南三千里、诸洲钟形下摆最西端云阳洲向南四千里处,孤悬海外,自成一体。



        而在这其中,四岛之中的神怒群岛,紧邻南海龙域,乃龙宫近畿重地,一向由南海龙神宠爱信任的二公主汐影镇守,屯以重兵,固若金汤,牢不可破。又由于汐影公主也是南海风暴女神,故神怒诸岛海域又名“风暴海”,或称为“风暴洋”。



        从风暴洋向西南约三千里,则为神狱群岛外海。此处海域与南海其他海疆大不相同。一般碧蓝的海水,到了这儿却是鲜艳如血,其中又开满血红的巨莲花,从空中望去一望无际,就好像整个海洋燃烧了起来,红光耀日,血流飘杵,十分可怖。这片血一样地红莲花之海,据说是神狱岛中关押地神囚被鞭打千年后流出地鲜血,流出海岛浇灌酝酿而成。因此这神狱群岛所在海域也被称为“血莲花之海”。



        除了这流血千里地血莲花之海,四岛十三洲中还有一处十分奇异所在,便是号称“翠树云关”的神树群岛。



        这神树群岛,虽名岛屿,但其实全部是由南海神木构成。其中主岛为诸木之母,号为“云神树”,其躯干方圆上百里。上通云天,下达海底,躯干树冠枝叶繁茂,叶色苍碧。又因其高大无比,白云雾岚多出其间,蒸腾缭绕,宛如仙境,“翠树云关”之号便从此而来。



        这样碧树云枝组成的神树群岛,也被共推为南海最美之地。其中锦崖绣浪,灵禽慧木,碧秀青幽,缭绕无际。而在哪遮天蔽日的青碧枝叶下,群岛中各处树岛间漂浮着大小不一的青萍洲渚,大者方圆数十里,小者圆径只有几丈,一块块一团团,上栖着羽色洁白的珍异水鸟,有如滚动着露珠的碧玉圆盘。这些青萍组成的圆盘小洲,同顶上神木苍翠枝叶一道将这方圆数百里的海域映照得碧透空明。澄翠无涯,就好似巨型得上等明碧翡翠。正因如此,这神树海域也有别名,叫做“翡翠之海”,一般直接唤成“翡翠海”。



        这云神木翡翠海中,并无特定种族常住;它乃是南海各族休憩休闲之地。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分隔在神树岛两边的银光、流花二洲上的灵族。



        十三洲中的银光洲,银沙遍地,世代栖息着南海特有的巨峰战士;而那四季长春、鸟语花香的流花洲里,则居住着姿容娇美的蝴蝶仙女。在南海这些形态各异的种族中,流花蝶女与银光蜂兵世代通婚,生子则为蜂,生女则为蝶,千年以来和睦通婚。又因为中间隔着云神树,还有伏波隐波息波诸岛,两个姻亲洲之间相隔不啻数千里,往来不便,因而他们相会相交便选在云关神树,他们的子女叶都产在神树岛上。



        因为这样的缘故,灵碧如幻的翠树云关上便多了一道风景;那些蝶女产下的雪白圆卵,挂在葱翠欲滴的神树枝叶间,清风一来,则随风轻轻摇摆,望过去也是赏心悦目。在此之外,那些已经破壳而出的蜂子蝶女,刚生下来便知和兄弟姐妹们在翠叶碧枝间追逐嬉戏,蜂翅疾扇,蝶翼飞展,纤细的身形不时在枝叶间弥漫的白云中隐入淡出,飘逸轻盈,仰望去正是仙境中最美丽的精灵。



        如此宁静安详的神树群岛翡翠海,和那风波诡谲的风暴洋、血气冲天的血莲花之海一起,又合称为南海大洋中的“三神海”。



        南海四岛中除去这三个,剩下的那个神牧群岛,在所有的洲岛中最为神秘。神牧群岛的主人从不轻易以真面目示人,只有从他们辖下的桑榆、南灞、中山三洲上那些能征善战的灵怪口中才能隐约得知,他们的主人乃是远古天神的遗族,据说是伏羲太阳神一脉,号为“旭日重光神”。



        神牧岛中这些旭日重光神,数目并不多,两三千年来也从没在南海大大小小的战役中出手过;但从他们血脉传承来看,应该是神力如海,深不可测。如果不是那样,那威加南海的水候孟章也不会对他们如此看重,默认他们节制自己境内的桑榆三洲。再者如果不是神力通天,这三洲中许多桀骜不驯的强力神怪,也不会如此顺从地臣服在他们麾下。



        就在这四岛十三洲之外,龙域东南地波母之山则是方圆数千里地大洲;只不过虽然占地广大。上面却荒芜不堪,人迹罕至,荒漠野草间猛兽恶禽出没无度。这座荒洲唯一出奇之处,便是在云间偶尔路过地神人看到,荒洲上生长一种怪兽,形似鼠而两足,头似鹿而无角,跃似羚却又尾长;那母兽腹间,还似有皮肉口袋,其中似有物蠢动。十分奇特。当然南海广大,这样的怪兽虽然奇异,比起其他异类种族来说还是大大不如。



        在这荒芜的波母之山东南,南海大洋的深处,则是一处更为奇特的所在,那便是南海少主孟章五百年前新辟的疆域,“神之田”。这神之田其实是一处海渊,本不叫神之田,在南海龙族从烛幽鬼方手中夺过来前叫做“圣灵渊”。乃是烛幽鬼族的圣地。当然,这圣灵湖的叫法即使在当时也只是鬼方一家之言,其他龙域辖内的生灵都称这鬼族圣地为“鬼灵渊”,一向都是敬而远之。一般而言,那些不在仙神人兽之内的鬼物阴灵,极为诡秘难缠,其他各界灵族都不会轻易招惹。



        只不过,不知是为立威还是其他原因,就在八百年前那位年轻气盛的南海水候,却在一统南海诸岛灵族之后不久,还未等休养生息缓过劲来,便挟着新胜之师,和那些刚被征服的各洲勇士一道,十分坚决地攻打烛幽鬼方。这一打,就是八百余年。虽然大概在两百年后南海联军终于攻下鬼族圣地鬼灵渊,并取了一个颇带羞辱意味的名称“神之田”。但在那之后,南海联军就再没前进一步,只能在鬼灵渊外不远处的海疆中和烛幽鬼族不停拉锯争夺。数百年间各有胜负。而由于波母大洲处在鬼灵渊和南海大本营之间,这新辟之地神之田和烛幽鬼族盘踞的地盘中间便再也无险可守,于是孟章便将威震南海的八大浮城尽数安排在神之田之外,首位相衔,抵挡鬼方无休止的扰袭。



        对于这样的守势,水候辖下各族中那些有识之士,倒还有些其他看法。因为,纵观整个对鬼族的作战。花了那么大力气攻杀,到最后也只打下一座鬼灵之海,不能吃不能住,实在不划算。说到底,这连绵数百年的战争,除了一座死渊,还有在战争中掠来一些鬼灵贩卖各处充当鬼差鬼役,其他真个是什么好处都没捞着,也难怪这些出了力气的人长期腹诽。对他们而言,为了这些蝇头小利,却和那些极其难缠的鬼灵做上对头,从此觉都睡不安稳,实在有些不值。



        而这些倒还没什么,最重要的是,这些见识高明之士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今天这样进退两难的尴尬局面,其实根源还在他们现在实际的主公水候孟章身上。他们的水候,一贯英名神武,勇猛精进,但不知何故,却在这鬼方战略上畏首畏尾,极为保守;打下一座死城之后就故步自封,光安排着几座浮城死守,却不思进取,再无有效方略彻底消灭鬼族。而每次他们向水候踊跃进言,直谏不如倾南海所有人力物力,突飞猛进,奔袭万里,彻底攻下鬼母老巢,却都只是被水候嘉勉一番,到最后还是啥实质行动都没有。



        这样看起来,虽然他们的主公还有那些谋臣们嘴上口号喊得震天响,说什么阴邪鬼界是南海和平安宁得最大威胁,南海诸族和它们不共戴天云云,但这样浮华昂扬背后,却只是无心再战,只想守成!



        为何胸怀大志神勇无俦得孟章水候,会这样一反常态得松懈怠慢首鼠两端?这个一问盘桓在南海许多人心头数百年,却始终不得要领。



        只不过,到了今天,当几千年来南海头一回发生外地主动来袭之后,胸中这横亘了数百年得疑问,好像终于有了解答得希望。所有心思敏锐得神怪长老们,都从案头上四渎龙军刚送来得宣战檄文中,似乎嗅出些与众不同得味道……



        撇去这丝令人惊喜得启发,这些南海中真正有力量得诸侯到这时才猛然发现,原来自己一方与敌人打了三天轰轰烈烈的大仗,对方竟一直是战而不宣;直到己方大败,龙域主力折损严重,那对方主帅才送来义正词严、文情并茂的华彩檄文来。



        “唔……看来这位远房祖龙,绝不简单。”



        看着檄文中自称南海水候“远房祖父”的四渎龙君字样,不少人都是若有所思。



        等大略浏览完手边这张藻文锦质的檄文战书,这些海族首领再看看那个正转身离去的信使背影——一只自己连杀都兴不起的烂鱼弱蟹,大多数人心里便都明白,自己这势单力薄的南海灵族,又到了一个生死攸关的抉择时刻。于是不管有没有动心,所有人都重新拿起自己这份刚收到的檄文,对着光亮认认真真的研读起来。



        就在他们郑重揣摩檄文之时,此时却有一人脸色铁青,带着三四个亲卫,左手捏着锦檄,右手提着宝剑,风风火火的闯进一处优雅洁净的轩房中。



        “呀!原来是三弟——”



        正在书轩中读书的温谦公子,见那人进来,刚想站起身来打个招呼,却忽然看清他的面容,还有跟着闯进的那几个神将的脸色,便一下子惊的跌回身后玉椅中去,脸上“唰”一下变得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