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五卷 『三生石上定仙尘』 第十四章 幽花零落,只恐香去成泥

第十五卷 『三生石上定仙尘』 第十四章 幽花零落,只恐香去成泥

        灵漪许久不见,醒言倒也有些想她。听龙灵说灵漪就在南海做客,醒言稍一沉吟,便即答应。



        听说醒言要去南海,琼肜自然也想跟去。只是这位须发皆白的南海使者,听了堂主身旁小妹妹的请求,却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次他家主公指明只邀醒言去,至于其他人可不可以,他也不敢擅自作主。



        见他这么说,醒言便好言安抚琼肜,说他出门远游,也需要有人看守门户,正好请她和雪宜在家照看,反正过不多久他就会回来。



        听他这么吩咐,琼肜便乖乖返回石屋,和雪宜姊一起帮醒言简单收拾相装。其实不让她们跟去,也颇合醒言心意。对他来说,上回带琼肜、雪宜一起去南海观看阅军,见到那样浩阔壮烈的场景后,就有些悔意。想那刀剑无眼,漫天的电戟光矛飞来飞去,万一误伤了琼肜、雪宜,那可大为不妙。



        闲言少叙,等换上套像样的袍服,醒言便跟雪宜交待一声,让她稍后去飞云顶禀告一下,然后便脚下生烟,飞起云光一道,和龙灵一起飞到半空里。



        等飞到半天云层里,醒言看到在远处的云丘雪堆里,正停着一辆明光灿然的羽盖云车,其上云虡画辕,金纹五彩,甚是华美。云车之前的青辂上,套的是两只怪兽,看那细长无角的身形,应该是海里的龙兽蛟螭。此刻那两只蛟螭,正在云堆中不安分的咆哮崩腾。



        等醒言龙灵两人从寒冷的冰雪云堆中飘飞过去,坐到云车上的大红缨罗座中,这驾前蛟螭不待吩咐便鳞爪飞扬。遍体云雾,朝无尽的远方奔腾飞去。



        在高天云雪中一路穿行,大概就在这天傍晚,这驾南海派来的蛟螭云车就拖着一身彤红的夕阳余晖,在波涛汹涌的南海烟波中分水而入,一路奔腾。冲入清霭流蓝的南海龙域。等到了龙宫中。下了螭车,那龙灵子便在前面引路。将醒言请入一座白玉穹顶的珠贝宫中。醒言看得分明,他们两人走入的这座宫殿珊瑚玉门顶上,錾着两个古朴雄浑的大字:玉渊。



        “是张兄弟来了么?”



        刚踏进玉渊宫门,还没等醒言两眼从宫中明晃晃的珠光宝气中恢复过来,便听得前面传来一声豪迈的话语:



        “本侯此番冒昧有请,又有失远迎。还请张堂主见谅见谅!”



        “哪里哪里,孟君侯您客气了!”



        说这话时,醒言两眼已经适应了这玉光四射的玉渊宫厅。凝目看了看,醒言发现这偌大的一座宫殿里,只有水侯一人立在长长的白玉案旁,一脸灿烂笑容,似乎对他的到来极为高兴。



        等他和龙灵走到水侯近前,醒言跟他见礼之后,又略略客套几句。那水侯孟章微一示意,已经侍立一旁的龙灵顿时会意,两手轻轻的拍,便见空明中忽有一只只碗碟望空飞来,个个盛满热气腾腾的珍馐美味。流水般依次排布到白玉桌案上。见酒菜排布整齐,主人便执杯祝道:



        “向日一别,甚是追慕堂主风采;每每想起,甚为惆怅。今日我等又得相见,来,干了此杯!”



        且不说这酒席间的往来客套;让醒言觉着有些奇怪的是,来之前龙灵明明说灵漪正在南海宫中,但此刻水侯孟章只管敬酒,于灵漪之事却半字不提。不过,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见孟章正在兴头,醒言也不扫兴,当即便觞来卮往,和孟章二人殷勤喝起酒来。



        在他们饮宴之时,龙灵在一旁相陪,间隔着给他二人斟酒。见他这样的鹤发老者给自己殷勤倒酒,醒言倒觉得有几分忸怩。只是席间孟章言语热烈,醒言一时也不及太多顾及。



        这样对少年来说有些莫名其妙的酒宴,饮到酣时,那醉意醺醺的南海龙侯,又起身离席,将手一伸,掌中凭空多出一条电芒闪烁的利鞭,在空荡荡的宫房中执鞭踉跄而舞。在那电光鞭影绕身而飞时,醒言便听这威震四海的年轻龙神踏节而歌:



        “寿夭本由天兮,穷通自然。



        数无无始上兮,缘定生前。



        天地同归此兮,阴阳毕迁。



        可笑凡遇子兮,痴心学仙!”



        歌咏之间,言语含糊,醒言一时倒也没有完全听清。等孟章舞罢歌停,重回座中,醒言偈向他鼓掌赞贺。



        “见笑了!”



        见醒言称赞,向来目无余子的高傲水侯,这时却少有的谦逊两声。此时水侯正是兴致勃发,跟醒言殷勤说道:



        “此鞭名‘天闪’,又名‘裂缺’,由八条闪电天然铸造成,乃天界罕有的至宝神兵。此鞭由雷神师傅传我。”



        “哦?!”



        听水侯介绍掌中兵器,醒言顿时打起十二分精神,朝他手中那个电芒纠结的裂缺神鞭看到头,想要看个仔细。谁知,这水侯已经半醉,似是丝毫没留意醒言的神情;话音稍落,便将手一合,那支电光缭绕的神兵转眼就消逝无形。



        没看到雷神仙兵具体模样,醒言正有些失望,却见酒意酣然的水侯忽然睁眼,大声说道:



        “张堂主,上回我跟你说过的话,你后来想得怎么样?”



        “呃……”



        饮宴正酣,突然听他问起这个,醒言觉得很有些突兀。不过水侯问的这事情,自从那次南海归来之后他就已经反复想过,此刻不用细想,当即就清咳一声,神色认真的回答:



        “君侯有此问,请恕我这逆旅外臣斗胆进言。其实,水侯此言差矣。”



        “哦?”



        听得此言,少年面前两人同声诧异;原本酣醉的龙侯脸上。更是一脸凛然。只是此时少年神色不动,依旧神色谦恭的回答:



        “上回有幸面聆君侯一番谕旨,知水侯心慕四渎龙女,欲请我知难而退。君侯之言,甚为妥帖有理。只是在下回去仔细想过,觉得世间情事。不外乎‘两情相悦’四字;依小子愚见。君侯若想和四渎娇女鸾凤和鸣,其实不应问我。”



        说到此处,少年略停了停,然后一脸平和的说道:



        “此事不该问我,而应问那龙女。”



        此言说罢,醒言便嘎然而止,不再多言。张堂主此时,只管一脸谦和的望着孟章水侯。而那孟章水侯。也是杰出之士,听到这里,如何不晓得少年言外之音,未尽之意。因而等醒言刚一说完,孟章立时圆睁双目,瞪视醒言,半天无言。



        到这时,见席间气氛尴尬,那陪坐一旁的孟章谋臣龙灵赶紧起身打圆场。只是刚等他倾身向前。正要说话时,却已听得主公开口:



        “好!”



        龙灵闻言,讶然望去,见到自家主公正是挑指称赞:



        “不意道门贫家儿,竟有此等见识!”



        一语说完。孟章仰天大笑,声震屋宇。朗笑声中,又执壶递前,亲自给醒言斟上一大觥酒。在这水侯大笑声中,这两人又是将樽中美酒一饮而尽。



        此后这席间,也就剩下吃菜喝酒。直到酒过数巡,快到落席之时,孤身赴宴的张堂主才似突然想起什么,醉语恍惚的说道:



        “敢问水侯,灵漪何在?……为何总不见她出来陪酒……”



        “唉!”



        同样满面红云、醉态酣然的孟章水侯,听得醒言之言,却叹息一声,有些惋惜的说道:



        “可惜,张堂主你不知道,虽然今天我说你就快到来,但灵儿不知为何,却先回了。可惜,可惜!”



        “哦,这样啊……”



        主臣二人看得分明,少年脸上也露出一丝失望,喃喃说道:



        “是可惜,当初有传授法术之恩,我一直愿执弟子礼,待她为师;只是近来一直未见,也不知如何谢礼……”



        说罢,便颓然伏倒在白玉桌案上,碰翻金觥两只,弄得满席上酒水流离。



        听了他这话,又见他伏倒案上,孟章便与龙灵对望一眼,说道:



        “堂主醉矣!”



        说罢轻轻击掌,顿时有两位美婢妖鬟奔入,将醉酣的客人搀起,半曳半扶,搀到玉渊宫偏房卧室中安睡去了。



        只是等醒言走后,这酒席却仍在继续。原本醉醺醺的水侯孟章,此时却一扫醉颜,眼中神光凌厉,直视龙灵,沉声问话:



        “此人……你怎么看?”



        “这……”



        听主公问话,龙灵有些迟疑,略想一想,然后恭敬回答:



        “依卑臣看,恐怕原本君侯与我都小瞧了此人。方才席上,此人闻贬抑之歌却似充耳不闻,见雷神之鞭浑不露丝毫惧颜;其后又与君侯剖析,于关窍处其理甚明,一语道尽君侯尴尬处境。最后还卖傻装颠,申明自己对四渎公主只有师徒之情——这样看似无心之言,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他已经觉察出自己身处险境,只想编个话儿,先行撇清;等哄骗过我等之后,便就此脱身遁去,再也不复前来!”



        “哦?”



        听到此处,孟章目光炯然,凛然问道:



        “龙灵你是说,最后他那话,不是出自真心?”



        “正是。”



        “唉,原本如此……”



        此时水侯仿佛刚刚明白此事,正是若有所思。



        静默一阵,正当龙灵努力揣摩主公心意时,却听他开口冷冷说道:



        “哼!先前请灵儿来,起初不肯,直到听说这张堂主也在此,才肯前来。而到了南海,还未坐稳,只见‘醒言哥哥’未来,便怒气冲冲而去——照这般看来。灵儿心中,却还是只有这道门小子!看来——”



        这时原本神色有些激动的水侯,却反倒换了一副悠悠的口气,叹了口气,淡淡说道:



        “唉,此子不除。恐怕本侯是不能娶四渎龙族的公主为妻子……”



        “对!”



        忽听主公悠悠道出凶狠之语。龙灵却丝毫没有吃惊,反认为理所当然:



        “依卑臣看。主公当早下决断!这样一个小小道门堂主,如何敢阻挡水侯大计!”



        “唔……”



        等龙灵兴奋的附和完毕,却见自家主公又沉默下来,一脸的高深莫测。跟着沉默一阵,龙灵却似恍然大悟,叫道:



        “主公英明!知道此刻不宜直接剪除。因为那四渎公主知道我南海曾矫言说这人到来;若是他这回出事。那公主定然善罢不了。”



        “嗯,正是如此。”



        对于属下能这么快领会自己意图,孟章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了主公鼓励,那龙灵顿时来了劲,只是稍微一想,便兴奋叫道:



        “有了!臣有一计!”



        “哦?赶快说来。”



        “是这样,卑臣已侦知这小小堂主双亲俱在,其人又极为孝道。既然我们不能直接对付他,不如——”



        “混帐!”



        龙灵刚刚兴奋说到这儿。便突然被怒气冲冲的水侯一下打断:



        “我南海孟章是何等尊神?!又怎会使出这样龌龊手段!”



        勃然怒时,孟章眼中寒光一闪,眼前刚刚飘过的一只空明气泡顿时冻结,凝成一团晶莹寒冰,“砰”一声跌落地上。摔得粉骨碎身!



        见得如此,刚刚还颇有几分得意的龙灵,顿时浑身冷汗淋漓,伏地不停叩头,恳求君侯龙威宽恕。



        “起来吧。”



        见老臣子震怖如此,刚刚怒气勃发的孟章水侯,却忽然一笑,和颜将他搀起,抚慰道:



        “龙灵,刚才我也是一时情急,切莫计较。其实你跟随我这么久,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南海水侯,虽然有时为成大业不拘小节,但一向行事都还是方方正正、光明磊落的。”



        说完这话,刚刚发怒的龙侯却好像突然忘记刚才商议的大事,转而去说起另外一件似乎毫不相关的事情:



        “罢了,今日虽然倦了,但那烛幽鬼母一日不除,本侯便一日不得安稳。我现在还是巡海去吧,看那各大浮城,有无松弛懈怠。我这一去,就有两三天——”



        说到此处,孟章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龙灵,我有一件事要托你去办。”



        “什么事?”



        刚刚受了惊吓的谋臣战战兢兢的问道。只听孟章郑重其事的吩咐道:



        “这几月,又到了我南海巨灵海兽配种的日子了。在我出外巡海的这几天里,龙灵你可要看好那玉芝田中的巨阳花,不可让人趁空毁掉。”



        原来这南海龙族,向来豢养一种巨型海兽,每只有一两座山那么大,战力惊人,对南海龙军来说极为重要。只是正如俗谚所说“一山不容二虎”,这样巨硕如山的海兽,整个南海也极为稀少,若按照正常繁殖,恐怕几百年也产不出一头。南海历年与鬼方作战,这样凶猛的巨兽极为有用,因此便使用南海另外一种特产神草“巨阳花”,来为巨灵海兽催情繁育。而这巨阳花及为厉害,只要喂下小小一朵,便能让身躯如山、几百年才发情一次的海兽立即情动。这样的巨阳花,若是让人误食……正听得南海水侯极为认真的吩咐道:



        “龙灵,那玉芝苑就交给你看管好,记得不要让闲人随便进去赏花,要是误食了那就不好——”



        说到此处,威名赫赫的龙侯瞑止沉思,须臾后睁眼继续说道:



        “唉,那些烛幽鬼怪,奸猾无比,最能诱人,龙灵你可要将龙宫把守好,不要让鬼方奸细混进来才好……”



        说罢此言,孟章不再多语,当即转身拂袖而去。



        “……”



        在他身后,那位他倚重的谋臣细细咀嚼过他刚才每一句话,不知不觉间脸色却变得更加苍白……



        且不提龙灵如何招待醒言,如何看管玉芝苑,再说这茫茫南海龙宫深处,有一处水色清蓝的湖谷,四围里山礁如白玉屏障。在这寂静清幽的湖谷底,银色沙滩上那株巨大花树下,有位雪色湖裙的女子,正倚在巨大花树的根上。



        此时这身姿婀娜的女子面对的清湖,正静静蒸腾着一团团若有若无的云雾;其中偶有几绺飞来,便停留在她身畔缭绕不回,于是这人,这树,这雾,这湖,显得格外的凄清迷离。



        “那虞波爷爷,说得准么?”



        原本这位与湖上烟云痴痴对望的女子,还在想着心事。



        “虞波爷爷说,‘见红则喜’,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已经寂寞千年的风暴女神,此刻犹如一只柔弱的狸奴,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怯怯的看着这眼前的烟湖。



        “琅”



        正在汐影出神之时,她头顶上的海魂花树,悄然落下一片花瓣,静静坠在她身旁。正自落寞凄清的神女,闻声随手将那落花拈来,举到面前嗅它清香。



        “噫?”



        过得一阵,原本落落无聊的女孩儿,无意中看了手中的玉石花朵一眼,却忽然惊得失声轻叫;在那惊呓之时,原本执花轻摇的玉手,也猛然凝固在空中!



        “见红则喜、是这意思么?!”



        原本此刻女孩儿指间那片玲珑剔透的花瓣中心,本应如封存在透明琉璃中的淡黄玉石,此刻却转呈一种艳丽的殷红——



        “我终于能遇上一件喜事么?”



        靥有暗影的女孩儿,乍睹落花红颜,顿时既惊又喜,将信将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