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五卷 『三生石上定仙尘』 第二章 幽堂蔽日,忽飘四海之魂

第十五卷 『三生石上定仙尘』 第二章 幽堂蔽日,忽飘四海之魂

        那火黎族民祷祝催起的火气云霾,早已把宜雪堂中来回踱步的四海堂主惊动。



        一察觉出窗外有异,醒言立即叫醒正在里屋中熟睡的琼彤雪宜,一起立到草堂外碧水池畔的柳树阴影中,悄悄朝东南方向观看。



        正当醒言瞧着那层飘飘忽忽的异样云膜若有所思时,又听得身旁琼彤小小一声惊叫,然后压低者嗓音说道:



        “哥哥你快看,那是什么?”



        “嗯?”



        得了琼彤提醒,醒言这才发现东南方向那团云霾经过的山坡上,忽有一点清幽的鬼火正朝着这边迅疾飘来。一看那鬼火飘忽闪动的急促模样,醒言心知有异,赶紧牢牢盯着看。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那团好像在躲避追赶的鬼火,在黎寨与山坳交界的边缘团团转了几个圈,然后便一头朝这边飘来,转眼间就到了眼前。此时乌云漫天,夜色朦胧,但醒言仍看得分明,这团几近透明的鬼火之后,暗夜中又有两团几乎不易察觉的暗影,正像抓铺犯人的差役一般紧随其后。看那如影随形的急切模样,显然那两团黑白不一的暗影,正在阻止那团青火朝这边飘来。



        只不过,等青色鬼火看到自己这三人跟前时,那两团鬼影显见起了畏惧之意,只在黑咕隆咚的沟坎阴影里巡逻徘徊,似乎不敢靠近这里。



        见得这样,心中满是疑惑的少年堂主如何肯放过,立即晃动身形,放过那团前来投奔的青色鬼火,身形也如鬼魅般朝那两团躲躲藏藏的鬼影激飘而去。只是,饶是醒言疾行时并没有带动一点风声,但那迫人的气势还是把那两个正在观察形势的鬼影惊动。几乎就是在醒言发足的同时,那两个鬼影便顿时吃了一惊,赶紧翻转身形,如轻烟般一转,便想朝远处逃去。



        “还想逃?”



        见那两鬼怪身形如此迅速,就似一道旋风般朝远处山梁逃窜,醒言反倒听了下来,将手中神剑一挥,口中低喝一声:



        “止!”



        话音落处,那两个正在夜空中没命逃窜的鬼怪,立即“噗噗”两声一头撞在两堵几乎看不出颜色的黯淡光膜上。于是这俩鬼灵顿时便象撞墙的苍蝇,“吱吱”怪叫着跌落在地。还没等它们来得及反应。那两张墙一样的光膜便“呼”一下席转而至,将它俩团团裹在一起。



        “给我过来吧!”



        正所谓“一法通,万法通”,以醒言现在的道法造诣,要逮住这两只小鬼实在不费吹灰之力。转眼间那团暗光流动的光膜,就裹着那两只鬼灵朝着这边飘来。而先前那团青色鬼火,现在已立定化作人形,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两位凶猛异常的鬼魅,已如两只老鼠般狼狈不堪的被人网罗而来。



        “哥哥真厉害!”



        这是琼彤间醒言手段神奇,忍不住拍手赞叹,好奇的问道:



        “这叫什么法术?”



        “鬼打墙吧。”



        醒言此时无暇细想,随口答了一句,便仔细观察起眼前这几个鬼灵来。



        “道兄?”



        树荫中光影黯淡的青色鬼影,正愣愣出神,便听得那少年喊了一声。原来正是醒言打量了一下这位青色鬼灵,见他看上去大概二十来岁模样,长方脸,眉目清正,身上穿着一件夏天才穿的短襟道服,头上戴只道冠,足下踏一芒鞋,一身道家行者的打扮。



        听得他呼唤,这位道士化为的鬼魂才如梦初醒,赶紧忙不迭的打了问讯,回礼道:



        “正是贫道。”



        其声暗哑细微,显然才成鬼不久,根元未固。听他答话有礼,醒言略一思索,便客气说道:



        “道兄请屋里说话。”



        说毕抬手往远处一招,将那两只恶鬼席卷而至,“呼”一声掷进宜雪堂里,然后便招呼着这位道装新鬼进屋说话。



        等到了屋里,先问了一下这位青色鬼灵的由来,才知道他名叫蓝成,原来也是位道人,大约半年前在这片黎寨中遇害,阴魂不散,化为冤鬼,只等有道家同仁来替他报仇。现在正是蓝成闻得醒言的道门气息,急急赶来。



        一听蓝成之言,醒言唏嘘慨叹之余,便问他是何师门,为何来此,又到底被谁杀害。只是,虽然醒言问得详细,但不知是否已经化鬼的缘故,这蓝成道兄现在已是记忆模糊,语言支吾,虽然此前一直急着把自己的冤屈说清楚,但等真见到这位亲爱的道门师弟,却忽然发现自己头脑中一片混乱颠倒,全然理不清头绪。



        眼见碰到这么一位神通广大。役鬼如神的道门师弟,却什么都说不清楚,直把这冤死的蓝成道人急得抓耳挠腮,在雪宜堂中飘忽奔窜,四处撞墙!



        不过,虽然他刚才语言错乱,叙述颠倒,但醒言还是听出一个重要的关窍:



        “这些事,果然都与那族长有关……”



        原来醒言发现,这位急得撞墙的蓝成鬼魂,生前所有的记忆,说到那位族长家时便嘎然而止;而自己一提那苏黎族长的名字,这鬼魂便吓的发抖。看来,那苏黎老人的确大有古怪;和先前料想的一样,入寨这几天自己观察到的种种可疑之处,都与此间族长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又见蓝成急作一团,醒言便赶紧安慰:



        “蓝道兄少安毋燥,这事小弟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为蓝兄讨回公道!”



        听得如此,蓝成顿时安静下来,只在那儿喃喃言谢。



        安顿好蓝成,醒言腾出手来,便冲门口以招手:



        “你们过来!”



        “来了来了!”



        答话的正是先前那两个紧追蓝成不放的恶鬼。



        现在这俩一黑一白宛如黑白无常的鬼煞,身上那层可怕的光膜早已撤去,醒言也放着不管,但他俩却一直不敢走;听得醒言问话,这俩蓝成眼中的凶猛恶鬼,便赶紧凑了上来,一脸谄媚的回答:



        “在这儿!不知鬼王大人有何吩咐?”



        “呃……”



        听得这俩鬼煞这般称呼自己,醒言倒是一愣,下意识的看看指间那枚幽幽然然的鬼王冥戒,醒言心道莫非是这鬼王戒指起了作用?念及此处,他便决定先不动声色,赶紧装出一副威严神色,喝问眼前这俩一脸谄笑的凶煞恶灵:



        “你这俩鬼,有名字吗?叫什么?”



        “丁甲!”“乙藏!”



        二鬼争先恐后回答,唯恐一时答慢。



        “噢,丁甲,乙藏,还挺响亮。对啦,既然你俩不是无名小鬼,为何还要为难我这位蓝成道兄?”



        原来刚才听蓝成说,这俩鬼煞一直欺他是新鬼,百般刁难戏弄,成日驱逐,几乎让他没有立足之地。正因为听得如此可恶,醒言才准备帮他兴师问罪。



        再说这俩白乎呼、黑茫茫有如一对黑白无常的鬼灵,一听醒言问责之言,顿时着了忙,尖尖的耳朵上渗汗,枣核样的头脸上又露出最可怜的表情,哭丧着脸连忙说这是误会,是他俩有眼无珠,鬼眼看人低,不合该冲撞鬼王大人的朋友。



        此刻这俩瘦骨嶙峋的尖耳鬼灵,已确信眼前此人便是鬼王无疑。说起来鬼灵这样的灵物,与人不同,不会以貌取人;冥冥中仿佛有一种烙在灵魂中的印记,让它们觉得眼前这傲然不凡的少年,便是它们天生要服侍顺从的暗夜王者,因此他们这求饶好话,倒说得无比真诚。



        见他俩如此恭敬,醒言哼了一声,也不再追究。那丁甲乙藏二鬼,顿时如蒙大赦,赶紧顺着醒言心意,又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有关这火黎寨的古怪,如竹筒倒豆子般滔滔不绝的说给“鬼王”听。直到丁甲乙藏说话,这位上清宫的四海堂主才知道,原来那位苏黎老族长口中的“灾星”,是一位晓得降雨生水法术的女子;而这黎寨变得山清水秀,就是她的功劳。



        只是现在,听乙藏说,那女子已被当做了害人的妖怪,让那位知晓上天旨意的老族长着人绑到东南群山中,每逢初五、十五、廿五的深夜子时,便命族中火黎遗民一齐跪拜祷祝,用他们祖先蚩尤大族长遗留下来的火性气息,镇压那水性女子身上的妖气。据说,等这样的祝祷镇压坐满七七四十九次,那害寨人的灾星便真正能魂飞魄散,再不能给村寨作乱。老族长说,到了那时,上天便会体恤他们一片诚意,从此再也不给村中降灾。



        “原来如此!”



        听得这一番鬼话连篇,醒言心中顿时豁然开朗,盯着眼前二鬼,再将此事前后思量一下,四海堂主便有些快活起来:



        “哈!如果这俩鬼灵说得是真的,那她就该还没死!”



        想到此处,少年心情大好,一时差点没高兴的蹦了起来。



        努力按耐住心中喜意,醒言看了一眼前面这几个人鬼,想了想便按排道:



        “我们这样,琼彤你来陪这几位鬼叔叔在屋里玩,我和你雪宜姐出去查探一下!”



        “好!”



        琼彤脆脆的应了一声,便朝这几位鬼灵叔叔嘻嘻而笑。



        略去琼彤与那几个鬼煞如何玩耍不提,再说醒言,和雪宜一路悄悄向村寨西南的族长家蹑足而行。



        刚才听了蓝成之言,醒言觉着想要解开村寨中种种的古怪,查访到那曾经来访的水精,关窍便该落在那位似乎德高望重的苏黎老族长身上。



        这时候,夜空中正是乌云密布,四处一片黑暗,正好掩住他们的身形。渐渐的,醒言便和雪宜靠近了族长家那个坐西朝东的院落。按着醒言一贯的少年心思,等接近族长家,他便要请那位梅花仙子在院外替自己把风,自己则施展龙宫秘术“水无痕”,隐身进去探人**。



        只是,才刚刚靠近那竹篱院落,醒言却忽然停住;静静的朝那处院落看了一阵,他便轻轻朝旁边女子一摆手。悄声说道:



        “今晚莫去了。我们先回。”



        说罢便和雪宜一道又悄悄的折回。



        原来,刚才在黑暗中,醒言忽然感觉到前方那院落中,一股勃勃的草木生气逼人而来;看样子,显然是苏黎族长家哪些翠碧异常的草木,正在暗夜中舒展着它们的气机灵觉。而在醒言的灵觉中,这个看似寻常的苏黎家院落,现在就像是伸出了无数条绿气纷萦的气机触手,在朝夜空中不住的伸展探动。这样情况下,则即使隐身,也未必瞒得过那些“耳目”。



        只不过,虽然未能入内探得究竟,当此行也不是一无所获。光看那些在黑夜中仍然警觉异常的守户草木,醒言便知道,那位苏黎绝非只是像他所说的那种稍能通灵的糟老头。



        “嗯,那我就明日再来拜访。”



        回头望望那个院落,醒言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再说等他和雪宜回到雪宜堂,推开房门一看,却发现小琼彤正在听两位鬼叔叔讲故事。这小女娃,一边浑身发抖的听着鬼故事,一边让那两支火影纷华的朱雀刀,在他俩头顶上盘旋飞舞。



        “我怕鬼故事噢……”



        见醒言神情古怪的看着她,琼彤白忙之中认真的解释了一句,然后又转过脸去,催促那两个可怕的恶鬼叔叔快接着说故事。烛光中,她这位醒言哥哥看得分明,那两个正搜肠刮肚竭力给小女娃讲故事的凶灵恶煞,现在已是头角丝丝冒汗,狼狈不堪。



        见得如此,醒言一笑,便又去和蓝成说了会话,希望能再探听出些虚实来。只是此后这番详谈,醒言只听出昨晚洞房时门外那声鬼哭是蓝成发出的,其他则一无所得。即使就这鬼哭详细问蓝成,问他为什么要在自己与二女洞房时发声示警,蓝成却只是一脸懵懂,说自己只知道一定要阻止他们洞房,否则便会出大祸乱;至于具体为什么,他却只是摇头,什么都说不出。



        又聊了一阵,看看窗外,已是夜色深沉如墨,又跟蓝成与丁甲、乙藏交待了几句,醒言便抬起手臂,只听“咻”的一声,便将这三个鬼灵收入自己的“司幽”鬼戒。此时局势未明,蓝成又根基未固,如果再让这位道门同门在荒郊野外游荡,甚是危险;而那俩黑白无常一样的丁甲、乙藏,又一个劲的表达自己随侍“鬼王”之意,见得如此,醒言便索性就将他们一股脑收入指间的鬼戒,嘱那宵赢鬼王有空时,教他们几个修炼鬼术。他已跟丁甲、乙藏吩咐过,以后蓝成要有什么事,他俩一定要在旁边扶持。



        这些使役鬼神的事情略过;此后睡了一两分时辰,窗外便已是天光大亮。和往日一样洗漱完毕,醒言便叫上琼彤雪宜,一起往村南头的族长家行去。



        “有人在吗?”



        到的院门外,醒言又像昨日那样唤了一声。此时立在院外,再看这篱墙小院,又只是满眼的翠绿欲流,再没了昨夜那样逼人的碧气。



        ……



        略等了一会,醒言才听到从院中传来两声咳嗽,然后有人在屋中答道:



        “咳咳,老朽在。是谁呀?”



        “搅扰族长了。晚辈张醒言,特携新妇跟族长见礼。”



        虽然隔着院墙,那族长看不见,但醒言说话时仍然双手抱拳,躬身作礼。听得他恭敬回话,那屋内族长便应了声:



        “哦,那进来吧。”



        醒言听了,“吱呀”一声推开篱门,便进到院中。这三人正走道院中那棵大樟树下,正要往人声传出的西厢房迈进时,却又听房中传来苏黎老苍老的声音:



        “张家小哥,实在抱歉,老朽屋中不方便有女子进入,你还是一个人进来吧。让你两位夫人在院中看会景吧。”



        “好!”



        回头跟琼彤雪宜略略示意,醒言便探手按了按腰中剑,抬步就朝苏黎老屋中大步迈去。



        “老族长,您这是在练法术?”



        小心迈入房中,醒言便看到那位干瘦的老村长,正盘腿坐在木板床上,眼皮闭合,口中吐纳呼吸,仿佛正在炼气。听他问话,那苏黎老长长的呼了口气,便伸腿迈下床来,呵呵笑道:



        “呵,见笑了!哪里是法术,这只不过是老汉习了些吐纳法,闲时练着耍耍,保养残身而已。”



        “哦,这样啊。”



        醒言听了这答话,也是一副如无其事的模样。此后又拿眼光在房中扫扫,发现这族长的居室甚是简单,一张木板床,一张长条凳,一张梨木桌,桌上放着一只粗陶罐,还有几只喝水的茶碗。看着虽然这翠黎村变得富庶,但族长房中依然朴素如故;朝四处大致看看,整个屋中也只有木门旁靠着的那柄鹤嘴锄,还有土墙上挂着的那支拂尘,看起来能值些钱。



        “敢问前辈,您也修习道术吗?”



        踱步停在墙上挂着的那柄道门拂尘前,醒言不经意的问到。



        “小哥说笑了,老汉一个荒村野老,哪会什么道术……”



        “是么?”



        醒言闻言,头也不回,仍是一副好奇的语气,追问道:



        “可是,我怎么觉得这拂尘上依附的请气,只有修道人才有呢?”



        听他问起这话,在他身后的那位苏黎老族长,那满面慈祥的笑容已悄悄凝固,换上一副与他模样不相称的狠戾神色。只是虽然他脸露凶相,但口中却依然笑答:



        “呵,呵呵--”



        “小兄弟,什么是修道人?什么是清气?老汉见识少,你跟我说说吧……”



        平和的语气中,这位在醒言背后目露凶光的苏黎老人,已变得判若两人;一边在口角边呲出白亮锋锐的牙齿,一边朝门旁悄悄挪去,慢慢伸手握起那柄锄头--就在他干枯的双手握上锄柄时,那柄原本黯淡无光的农家锄头,忽然光华暗闪,已变得精光湛然!



        “说说吧,什么是修道人……”



        阴测测的语气中,苏黎老已握起寒光湛然的鹤嘴锄,对准那位仍然懵懂不觉的少年后脑勺,“呼”一声狠狠劈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