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四卷 『晓来剑气催春事』 第九章 好梦难通,错落巫山云气

第十四卷 『晓来剑气催春事』 第九章 好梦难通,错落巫山云气

        “好小子!闯了祸就想脚底抹油?”



        正当醒言跟灵漪道过别,唤过雪宜琼肜转身就想离去时,却忽听见身后有人大叫。闻言回过头来一瞧,却发现江洲外烟水中正有一褐衣老头踏水而来。



        “这是……”



        醒言看过去正好逆光,只见得满目粼粼水光,一时也没看清楚是谁。正当他极目观瞧,却听得身前那女孩儿叫了声:



        “爷爷!”



        然后便穿花蛱蝶般飞奔迎了过去。



        “呀!是四渎龙君驾到了!”



        心中刚升起这念头,那四渎龙君云中便到了醒言眼前。到了这沙洲上,满面红光的矍铄龙君,故意不理自己宝贝孙女,脚下一滑绕过灵漪,径直来到醒言面前。两年多后再次相逢,这位当初赠笛赠书的四渎龙君,仍是一副乡间寻常老头的打扮,一身简短褐麻衣裤,腰间随便束着一根黑色绦带,裤脚卷到膝盖,若不是他手中还拄着一根青藤缠绕的古森灵杖,旁人见了他这身衣装打扮,还会以为是谁家老翁刚从水田里干活归来。



        再次见到自己的恩人,醒言正是心情激荡,便要身躬腰作礼。不过还没等他低头,那云中君倒一把把他拦住,大声嚷嚷道:



        “先别忙着作揖打躬说好话,我来问你——”



        老龙君好像非常气愤:



        “你这浑小子,现在本事长了,就敢来拐跑我宝贝孙女,还弄丢我四渎传家宝甲!”



        “爷爷!”



        听爷爷满口胡说,灵漪儿不禁又羞又气,满脸通红,跺着脚儿不准他再说。见她真要生气,云中君哈哈一笑,便不再打趣,只是心中忖道:



        “漪儿是真长大了。往日如此取笑她。早就冲过来拔自己胡须了;今天在这少年面前,就变得这样规矩有礼了……”



        心中这么想着,再看看眼前这少年,见他也被自己刚才那番话说得满脸通红,正口角嗫嚅不知如何答话。他身边那两个女娃,年长的那个正坠在他身后,见了有生人来,便微微垂下眉,只管站在少年身后一言不发;而少年身旁那个年纪幼小的女童,则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溜溜直转。好奇的望着自己;那眼神中,还隐隐有好几分警惕。



        “这俩小娃,倒是忠心!”



        感觉出雪宜琼肜听过自己怪责话儿后生出戒备警惕的气势,云中君不禁也暗暗称奇。大感兴趣时,见醒言仍自尴尬无措。云中君便哈哈一笔,一振手中木杖,将杖头那只硕大的酒葫芦在他眼前晃了一晃,大笑道:



        “张家小哥,刚才那只是说笑。其实近几日之事——”



        “还不知是谁拐跑谁。”



        低低咕哝过这句。云中君便道:



        “上次在饶州稻香楼,咱们在一起真是喝得痛快淋漓!今天既然遇着,咱爷儿俩就再去寻个酒肆痛痛快快喝一回!”



        “咱们走!”



        话音刚落,云中君脚步一滑,转眼间已在数丈之外。正浮在江波上朝北岸漂去。此时他手中那根本应竖着拿的拐杖,却打横拎在手中,就好像横槊大江般浮波而行。



        醒言见状有些惊奇,灵漪便跟他解释:



        “我爷爷那根拐杖,其实就是拿着装幌子,主要为了挂那个大酒壶!”



        “啊,这样啊!”



        听了灵漪解释,醒言有些想笑。又见云中君已飘得远了,便赶紧也飞起身形,半飘半浮,掠水直追龙君而去。见他俩走了,灵漪便跟另外两个女孩儿说道:



        “我们也去;过会儿。我们别让他们喝太多!”



        于是四海堂中二女,也和灵漪一起往江北凌波而去。等她们离水踏上江岸,便看到那一老一少,已在远远那座酒肆中跟她们招手招呼。等到了那处,灵漪才发现这路边酒肆极其简陋,与其说是酒肆,还不如说是酒棚。这棚拿四根粗毛竹竿当墙柱,撑起一块油布作棚顶,就被主人当成一个路边小酒肆。而自己爷爷,显然常来这里,现在就像老熟人一样跟那位面相憨厚的中年酒肆主人打招呼。也不用那一脸憨笑的店主招呼,老龙君便自己去垆边取过两只粗瓷大海碗,老实不客气地拿竹筒酒勺自己打满酒,一手一只小心端回桌上,然后回头跟主人叫了一碟盐煎豆,一碟细切肉,这一老一少二人,便在那张旧方桌边有滋有味的喝起酒来。在开喝之前,老龙君还一本正经的跟醒言说道:



        “这家米酒,很奇怪。按理说他们农家自家酿的米酒,口味都很清淡;但他们家,酒却非常浓烈。为什么这样呢?这问题我想了很久都没弄明白,所以经常来这里研究一下。”



        老龙跟少年这般解释过,然后便举起蓝边海碗,咕咚一声闷下一大口,“哎”一声长叹出了一口气,然后便眯缝着眼睛,摇头晃脑的品味口中美酒来。这醉心品味时,那农户出身的老实店主人,听了云中君刚才那话,赶紧走过来跟这位老主顾憨憨的说道:



        “老人家,其实我家米酒做法也不难,只要拿——”



        刚说到这,他这好心话儿便被老龙急急打断:



        “别!且先别急着说。老丈我,遇事儿最喜欢自己慢慢琢磨,要不了十几年,很快就琢磨出来了!”



        说罢,他便赶紧又是一口米酒入肚。这时灵漪和琼肜、雪宜也坐了下来,围在另一张稍微干净些的竹桌旁,跟店家要了几杯清茶,点了几样小菜,也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醒言他们安坐饮食的酒棚,正靠近江边。这时候,正是秋高气爽,水净沙明,靠近酒棚地江岸滩涂中,随意生长着一丛丛的芦苇。现在发展到秋天,芦苇的叶色都已变成绛褐。大多都低垂着白茫茫的芦穗,在江风中摇曳。再往远处看,便是水面开阔的大江。这里已是长江的入海口,从这酒棚望过去,只见一水茫茫,几乎望不见对岸。眼下这下午的阳光还好,以醒言、灵漪他们的目力,还能勉强看见对岸一些民居的淡影,但已差不多都只有青螺般大小。



        醒言与四渎老龙饮酌的这间酒棚,主要是为附近江边那些采沙的汉子喝酒歇脚。现在离他们收工的时辰还早,这酒棚里除了醒言这五六个客人,便再无旁人。又等了一会儿,中年店主惦记着家中场上晒着的稻粮,便跟这位老主顾告了一声。请他帮忙照看小店,然后自己的便急急忙忙的回家翻收稻米去了。



        等几杯烈酒下肚,身上脸上有了些暖意,云中君心情大为舒畅;转首环顾四方,见这酒棚中再无旁人。他便开始追究起这群小男女贸然深入魔洲之事来。只不过才说得几句,还没怎么怪责,那灵漪儿便腻了过来,一阵撒娇耍蛮,不停斟酒挟菜。软硬兼施,就是不让爷爷有空闲责怪。见宝贝孙女这样,老龙君没法,闷闷喝了几口酒,只好挑能说的说。



        于是酒意上涌地四渎龙神,便开始跟眼前几个少年人,吹嘘起他们此行弄丢的那副魔甲来。



        “不就是一副魔族的盔甲吗?”



        听爷爷夸耀了风句,灵漪便忍不住发问。说实话。那副黑魔盔甲虽然是她主张去盗,但它的来历她自己也不怎么知道。



        “那可不是一副普通的铠甲。”



        见面前几个少年人一脸好奇,老龙君得意的说道:



        “这盔甲,是被我封印了一个厉害无比地大魔头!”



        “啊!”



        听他这惊人之言,醒言几人不禁大为惊异。只听云中君说道:



        “你们可知那八纮西南极地的魔灵一族。自魔君魔后魔主之下,还有那四大天魔王?”



        喝了些酒打开话匣子的老龙君,和那些喜欢给后辈讲故事的老人没啥两样,一边抿酒一边滔滔不绝的说道:



        “那西南魔疆中,强手无数,计有四大无魔,十二魔帅,七十二魔将。那诸魔将帅之首的天魔王,分别号为‘善思天魔’,‘守神天魔’,‘广闻天魔’,‘多目天魔’,个个都智计惊人,法力无穷;你们刚刚打过资产的那个犁灵老头儿,便是第四天魔王中的多目天魔。而在他们之下,那些魔帅魔将,也个个法力强大。就拿魔将来说,他们又分……”



        刚说到这儿,灵漪见爷爷又要扯远,便赶紧出言打断他的话头:



        “爷爷你先说那魔甲到底封印的是什么魔头!”



        “咳咳——”



        云中君这时才想起刚才的话头,便喝了口酒润润嗓子,说道:



        “你们偷走的那副供奉于扬州娘娘庙中的黑魔甲,封印的正是当年魔君手下第一大天魔,皋瑶!”



        “啊!”



        这时候,就在长江边这个寻常小酒棚中老龙君正扯开魔族的话题时,那位刚刚被醒言绑架过的魔族小宫主莹惑,也已被多目天魔凶犁小心护送回魔都之中。刚回到黑霾笼罩的魔神殿,满肚子酸甜苦辣的莹惑小魔主,便跟魔君魔后诉开了苦。将那可恶的少年乱骂了一通,眼圈泛红的小魔女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在魔皇魔后面前走了这么个过场,诉过委屈,骂完绑架者,神思倦怠的小魔主便再也没心思听自己父母亲的安慰,准备赶紧回十二火山屏峰自己宫阙中歇下。只是,正要离去时,她那隐于高高魔云之中的君父告诉她,说是她这乖女儿,这回立了个大功。



        “立了大功?”



        莹惑闻言,一脸莫名其妙。



        “是的。”



        在自己女儿面前,一贯威严少言的魔族君皇,语气和缓的说道:



        “莹惑,你先去火日晶魔鼎中见见皋瑶大姨。我常常跟你说起的我族第一智天魔,这回便因你才能获释归来。她的元神被封印化为盔甲,已经有三千年。那些龙族,也真够狡猾,竟想得出将她藏在送子娘娘庙中日受千人供奉朝拜,让我魔族丝毫不觉。”



        “你去吧,她也很想见见你。”



        “嗯!”



        答了一声。莹惑便转身走出黑暗魔云笼罩的魔神殿,前往火晶魔鼎而去。



        这魔皇口中的火晶魔鼎,其实是一座汇聚火元之气的火山,其中熔岩腾涌,终年不绝。到得鼎山之口,莹惑朝内中望去,见到那红热的岩浆火气中,正有一个淡淡的人影,在不停喷发地火气中微微飘动。



        看到这媚丽如雪的人影,莹惑便知是皋瑶姨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正在火鼎中淬炼元神,巩固魔骨。



        “是皋瑶姨吗?我是莹惑!”



        “你来了?”



        火鼎中的女天魔高兴的招呼她,声音很是动听:



        “嗯,小莹惑果然生得很美。这次我能回来看看,要谢谢你!”



        “不客气啦。这是小事一桩!”



        想了想,莹惑有些疑惑的问道:



        “皋瑶姨,你的法力比凶犁叔叔还大,怎么会被那些龙族给变成盔甲?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他们?”



        听莹惑好奇的问起。那火焰中的绝丽女子只是淡淡一笑,说道:



        “为什么要恨他呢?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



        “是啊……乖侄女,你想听的话,我便告诉你。这事还要从三千多年前说起。那时候。我们魔族正和龙族打仗,叫作‘伐龙之役’……”



        几乎恰在这时,那长江边小酒棚中的老龙神,也正好说到这里:



        “那次和魔族打仗,叫做‘讨魔之战’。你问什么原因打起来的?呃……说实话爷爷也说不清楚了,反正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



        听爷爷说到这里,灵漪儿不知怎么就想起那个小心眼儿的魔族宫主,便叫了起来:



        “那我们一定是正义的!”



        不过这次。她爷爷倒没赞同她。豁达的老龙君说道:



        “漪儿,那事情我已想了千年,最后觉得也说不清是哪一方正义,哪一方邪恶。他们大火烧来,我们洪水浇去。唯一区别就是一个是火患,一个是水灾,反正倒霉的都是战场上那些无辜的生灵。”



        听到这,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少年也忍不住点头称是。虽然云中君还没叙述这场争斗到底如何,但醒言不用想也知道,四海龙族和天南魔族的争斗,战场绝小不了,被牵扯的生灵也绝对少不了。只听云中君又继续说道:



        “这场稀里糊涂的仗,两族义愤填膺的打了十几年,确实谁也打败不了谁。这当中,在我四海龙族联手之下,那天南魔族能支撑下来,完全是靠他们那位智计卓绝的善思天魔。你们别看那女天魔模样长得挺俊俏,但智力双绝,不愧是后来被魔君亲封的第一天魔。魔族好几次攻袭得手,前后筹划全都出自她手。不是我老龙吹牛,那时我可是四海龙族第一智龙——”



        “那时是,现在就变成第一老糊涂了!”



        灵漪跟爷爷打趣。



        “去!你这顽皮丫头!——不相信?漪儿你今晚就去跟族中几位老叔伯问问,看看爷爷有没有骗你!”



        四渎老龙君吹胡子瞪眼之时,魔域那边火鼎山头的对话,也正在这进行。只听皋瑶跟莹惑说道:



        “那场伐龙之役,你姨我也参加了。开始时,我就只晓得跟着魔帅魔将们猛冲猛打,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就这样一直糊里糊涂,直到我遇见那人。”



        “啊?是仇人?”



        “不,是爱人!”



        说到这儿,原本在熔浆焰气中微微飘动的皋瑶,突然间剧烈动荡起来,显见是十分激动。



        “就是那人,后来封印了我!”



        “……”



        见父亲座下第一天魔脸上只有欢欣鼓舞之意,却无半点怨恨之情,莹惑不禁瞠目结舌。正要问询,却听那皋瑶姨有些陶醉地说道:



        “莹惑宫主,你没见过他,不知道他有多么成熟出众、英伟不凡!很多龙族的计谋,都出自他手。那时候,当我在战场上第一眼望见他。就知道我这辈子再也离不开他!后来我积压物资,他是东海老龙王的三太子,因为功绩出众,正要掌管天下的水系四渎。”



        “可是,那时我只不过是他敌方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女子;我这第一天魔王的称号,还是那场龙魔之战结束后才被追封。那时候,像他那样卓异不凡的大人物大英雄,自然是注意不到我的!”



        “那皋姨你该怎么办?”



        “是啊,我该怎么办呢?当时我想了很久,最后想出了我平生第一个聪明的办法。那就是,虽然自己笨笨的,但也要努力想出很好的计谋,帮魔将们打赢几次仗,这样才能让他注意到我!”



        “醒言你们不知道。”



        此时老龙君正悻悻说道:



        “唉,你是没遇见,那婆娘,可真叫厉害!你要是没见过她,就不知道什么叫世间真正的诡计阴谋!那些计策。狡猾啊!花样百出,让人琢磨不透,防不胜防!饶是老龙我当年就已经那么老谋深算,可还是连着好几次着了她道儿!”



        “要不是我每次都使出浑身解数,再靠着十二分的运气。绝对逃不出她的毒手!今天也不会和你们坐在这儿喝酒闲聊了!”



        而此时皋瑶在那边说道:



        “可是,莹惑你该知道,我这么一个小女子,又怎么斗得过那样出众的大人物?每次我花了好多天辛苦想出来的计谋,想想也很好,可真用起来,就是打他不倒!——当然,我只是想让他注意到我。又怎么敢奢望能打败他呢?”



        “嗯……”



        听到这儿,原本对任何事都不屑一顾的莹惑小魔主,此时居然也有些感同身受起来。



        “那你后来怎么被他变成了盔甲?”



        “嗯,我像刚才说的那样努力了很久,最后终天有了回报。有一天。我的部下来报告我——我也搞不太清楚,帮着献策打过那几次仗后,我的部下就越来越多。我听我部下来禀报,说是打听到那个东海龙太子,正在密谋要捉住我——不瞒侄女说,自从皋姨第一眼看见他,我就很想知道他每天在干什么,开始我还能单身前去窥探,但后来我被魔君大人分派的部下越来越多,自己单独出去不方便,只好派人每天去他营辕侦察,然后转告我他在做什么。”



        说到这儿,女天魔一脸的甜蜜幸福;而那边老龙王,却侮着脸恨恨说道:



        “漪儿,后来你爷爷我被逼急了,就准备用一个禁忌的法术,将那可恶的女魔头一举封印。谁知,那女魔头真是狡猾,竟然派她们族无孔不入的影魔,整天都在暗处窥伺我们一举一动。而且那女魔心思缜密,每次都嘱咐那个影魔躲在我们万想不到之处,饶是我们灵觉非常,也从来没察觉。要不是后来将她封印,罢了双方的攻战,才隐约知道这事,否则我们还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呼~反正后来是封印成功了!”



        体会着爷爷刚才的话儿,灵漪儿舒了口气。刚才云中君这一番描述,说得惊险,四渎龙女和醒言几人全都听得紧张万分,只想早些听到胜利的结果。那小琼肜,更是一直攥紧两只小拳头,在心里使劲替这位喜欢和哥哥喝酒的老爷爷加油!



        “嗯!是成功了!”



        这时云中君也松了口气,得意洋洋地说道:



        “当年我揭底的那法阵,号称禁忌,就是施展不易,还可能有很多后患,因此当时一经我提出后,咱族中便争论不休。最后还是我力排众议,告诉他们,如果不封印那个女魔,我们再打下去基本要败。为了不败,我们必须冒险!”



        云中君说及决策往事,激动得有些声嘶力竭之时,魔疆火焰中的皋瑶却正是满面羞颜:



        “当时我一听说他亲口说要将我封印成盔甲,真的是又害羞,又欢喜。我努力了这么久,终于让他真正注意到我!并且还不止,他还要把我变成他的盔甲,要和我有肌肤之亲!”



        “……”



        听了皋瑶姨这话,此刻就连鬼灵精怪行事不按常理地小魔主。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起来。



        “那后来你就故意被他施法封印,变成他的一副铠甲?”



        “是啊!差不多……”



        名震魔疆千年的第一天魔现在正神色忸怩:



        “也不能算故意啦……是他……反正是我愿意的啦!”



        “那、”



        见了皋瑶姨这副羞涩模样,莹惑忍不住问道:



        “你们发生这么多事,那个四渎龙王,他知道你喜欢他吗?听了这么久,好像没听你提起过曾跟他表明你的心迹。”



        “听她这么问,那位智计过人的女天魔立即睁大眼睛,奇怪地说道:



        “这样美好微妙的事情,还要明说么?好几次交战,他都要拿眼睛望我。一刻都舍不得转移;光这样看还不够,每次见到我,他都还要来追我,好大胆!~”



        “这些还不足够么?我知道他心里有我,他也一定知道我心里有他。不是皋姨自夸。魔主你年纪还小,这男女感情上的事,你不懂……”



        “是嘛……”



        看着火山中皋姨那张容光焕发的丽容,莹惑在心中嘀咕:



        “可我还是觉得,喜欢一个人。还是要大胆的说出来,告诉他自己的心意。”



        不过现在莹惑又有些不确定起来,因为眼前这位皋瑶阿姨,毕竟是被自己父王魔君亲自追封的第一天魔,还宣示魔疆。说他世代都与皋瑶以兄弟相称。这样一个魔帝看重、以智计闻名的第一天魔,这种小事上又怎么可能看错呢?



        正疑惑间,只听那皋瑶又说道:



        “后来,你也知道,我就给他封印住,成了他的盔甲,度过了刻骨铭心的三天……”



        “三天?才三天?!”



        “是啊!三天!可对于相爱的人,热恋只要三天就够了。以后过日子,还是要能忍受平淡!”



        说到这,女天魔一脸甜蜜:



        “是他体贴我,穿戴我三天后,怕他的龙气冲散我的魔骨,便把我安排在香火鼎盛的扬州大庙中。让我日受千人供奉,磨炼我的元神。这样细心地安排后,他还会常常来看我!”



        说到这儿,那火焰浆气中的女天魔竟好生羞赧,害羞了好一阵之后才有些怅然的说道:



        “唉,三千年了,一下子从他安排的庙中离开,都有些不适应了。歇了这几天,才又想这许多事情。嗯!等我完全恢复过来,就去找他,再续前缘!”



        当善思天魔皋瑶一脸幸福的憧憬时,这边老龙王地闲篇也说到结束时:



        “……最后嘛,当然是我拼得一条老命——咳咳,我那时就长得显老——反正是我豁出条性命,经过一番艰险的搏斗,才终于将那女魔头制服,将她化炼成一副铠甲。因为这事,这讨魔战也被称为‘封魔之役’。只不过……”



        说到这儿四渎老龙有些遗憾:



        “只不过这魔族婆娘颇有些古怪,变成铠甲后,时不时就是一股热气透来,烘得我心惊胆战,只敢穿了三天,就赶紧把她放到扬州庙中,靠着人间烟火封固,让魔人也找不到,省得她再为祸人间!而这藏在庙中的魔甲如此重要,我还会常常前去察看——不过这当然是那时的想法。”



        看着孙女嘟起嘴,以为自己又要怪她和醒言,老龙王赶紧说道:



        “唉,都是陈年旧事了,那时候闹得不可开交你死我活,今天想想,却都很无聊。还不如咱爷儿几个,安安稳稳坐在这儿喝美酒看江景。那皋瑶受了三千年的苦罪,现在回到魔族也好。我们这上几辈人的恩怨纠葛,到今天总算一了百了。”



        说到这里,云中君想起自己当年的意气风发,不禁出有些感慨,便又和眼前的少年碰了几次碗,喝过许多酒。



        这之后,过不了多久,那江上的日头就渐渐西移,大江对面的景物也渐渐模糊起来。就当夕阳西坠,黄昏的云霞将江面染得一片红彤之时,那下工来酒棚中喝酒散心的采沙汉子也多了起来。见酒棚主人还没归来,身份尊崇无比的老龙神,丝毫不计较什么,就替这路边的小酒肆当起家来。一脸和善笑容的老龙君,招呼着孙女,醒言几人帮忙给客人们打酒上菜,若不是雪宜自告奋勇上前阻拦,这四渎老龙神甚至撸起袖子就要亲自动手炒菜。



        当然,此刻酒棚中那些粗鲁汉子眼中,眼前这几位张罗着招呼客人的男女老少,个个气度不凡,不知不觉中他们收工后喝酒解乏的吵闹喧哗,就比往日收敛了许多。又过了一阵,那酒棚主人归来,掌勺打酒付账之事交接完毕,云中君又把杖头酒葫芦灌满,便要带孙女跟醒言几人分别。



        临别时,在江渚边看了看孙女儿恋恋不舍的眼神,云中君暗暗笑了笑,便叫过醒言,喷着酒气跟他说道:



        “醒言啊,我这宝贝孙女,近来常在我耳边嘀咕,说是你们在找什么罗浮山跑丢的水精——”



        一听这话,刚喝过酒正脸酣耳热的少年,顿时精神一振,认真的听这位水族龙神说话:



        “嗯,看在你这回费心竭力把我这胡闹小孙女救回的份上,我也来帮你出出主意。”



        说到这里,云中君便问醒言这半年多来都走过哪些地方。听他诉说过一回,云中君便瞑目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睁眼说道:



        “醒言你在那郁林郡周遭,可曾仔细寻访过?我倒好像听谁说过,说是在那郁林地方周遭四百里内,有一处村寨,一直未得我龙族眷顾,但有些奇怪的是,近些时这地方,却变得山清水秀,雨水丰足。奇怪,真是奇怪。”



        云中君说完,摇头晃脑一阵,便拔足欲走,不料灵漪儿却在旁边一把扯住,嗔道:



        “爷爷你真小气!既然都说了,就再多说一点嘛!”



        瞥了一眼宝贝孙女,老龙君无可奈何的说道:



        “你这小丫头真不懂事,我这是在泄露天机,说多了要被雷公——”



        才抱怨到这儿,话头就被灵漪截去:



        “雷公难道不是爷爷的好朋友吗?”



        “呃——”



        云中君一时语塞,略停了停,望了少年一眼,见他毕恭毕敬,满脸殷切,便也不再留难,又若有所指的说道:



        “张家小哥,等你找到地头,不妨留意一下那似是而非之人。”



        说罢这话,他便再不多言,跟醒言几人一摆手,便扯上孙女灵漪,在漫天霞光中飘然而去了。



        望着他们祖孙二人离去的背影,驻足一阵,醒言便叫过雪宜、琼肜,溯江朝那郁林郡方向而去。



        有了四渎神龙的指点,这回应该很快就能完成师门任务,再回到千鸟崖去过那清闲日子吧?正是:



        洞天丝管唤仙班,灵鸟将雏倦亦还。



        一朵白云依北斗,无心还忆旧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