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四卷 『晓来剑气催春事』 第八章 慧舌如莺,啼催万里风雷

第十四卷 『晓来剑气催春事』 第八章 慧舌如莺,啼催万里风雷

        “东南偏南一千四百里,赤红潮水钟形岛屿中。”



        按着先前那消息,魔洲这行人没花多少力气,很快就找到东南海域中这处钟形海岛。在东南偏南一千四百里左右,这石岛呈一钟形模样,四下里海水赤红如染,在石岛外不住洄转。若按少年传话,交换之所定是此地无疑。



        只是等到了这处海岛上,四处察访一番,凶犁这行人却始终没看到那少年和小魔主的身影。按理说,这钟形海岛长宽后狭,方圆并不大,甭说他们这些魔族高手放出灵力略微一查,就是一般人前后来回走几趟,也费不得许多功夫。但就是这样巴掌大的岛屿,凶犁长老他们却始终没发现任何人迹。



        “莫非那少年诓我?”



        也是关心则乱,见情形稍有不对,连沉稳多谋的天魔长老也有些怀疑起来。现在在他心目中,那位胆敢劫持魔界之尊的少年,简直是啥事都干得出来。正在怀疑,却忽听身边有魔将大呼道:



        “长老您看,那东南海波中似乎有人!”



        “真的?!”



        一听部下之言,多目天魔赶紧放出目光,朝东南方放眼望去——这一瞧,果然发现那方极远烟波中似有人影晃动。



        “哈!也来跟我玩这样小花招!”



        终于发现对方踪迹,虽然口中不屑一顾,但凶犁心情大快,赶紧招呼一声,带着部下魔将小心押着灵漪二女,箭一般朝那人影绰约处飞射而去。



        而此刻那两位被押解的女子,一边感受着罗裙被涛浪溅湿的清凉,一边却是满腔疑惑:



        “奇怪,看样子这些狡猾的魔人,并不像预先安排了什么陷阱。”



        见他们这一番手忙脚乱,灵漪雪宜心中俱疑,也不知那位少年究竟做了什么手脚,竟把这群魔头支使得团团转。到了这时,看清眼前状况,雪宜必死之心渐去,现在满心中只想能早些看见自己堂主的模样。



        这样一路风驰电掣,过不多久凶犁一行便在醒言三人十数丈开外小心停住。



        “来晚了,来晚了!”



        见着醒言面,天魔长老好像已忘了片刻之前的不快,立定潮头,隔着汹涌烟涛跟远处那位少年抱拳打招呼:



        “果然不出老朽所料,张老弟果是信人,原来早已到了。”



        瞧他这满脸笑容的殷勤模样,不知情的还要以为他今天刚碰到失散多年的好友。见他这么客气,醒言也赶紧拱手回礼:



        “好说好说!其实我也刚来不久,只是见那小岛狭窄逼仄,才来这开阔处闲逛,倒让老哥久找了。”



        亲热招呼打过,双方俱在心底暗赞一声对方之后,立马便切入正题:



        “对了老弟,今天我已把你那两位朋友带来,不知能否让老哥也把我那位客人请回?来我岛上作客,她爹爹甚是想念。”



        和这边不同,灵漪雪宜二人足踝上戴着束缚法力的魔环,不虞逃走,因此就立在魔将垓心的海风浪涛中,醒言也看得分明。但醒言这边,也没啥合适法宝,只好将莹惑迷晕,让琼肜努力扶着;又怕对方看出虚实,便让琼肜召唤出那两只硕大的朱雀火鸟,翼展如轮,轰轰扇动,将莹惑隐在一片明晦交替的火幕之后。



        现在听凶犁提起换人,醒言看了看对面情形,立即换去嘻嘻哈哈的语气,跟对面天魔一众直截了当的说道:



        “诸位魔尊、还有犁灵长老在上,请恕晚辈直言:今日你方势大,我还请你们先放人。等我那两位朋友快到我这边,我自会将莹惑放回。”



        这句话,说得十分直白,又直接提及魔女名讳。此言一出,凶犁身后的魔将立即一阵骚动,不满之情溢于言表。只是此时,众魔之首的凶犁一听醒言之言,却想也不想便立即作答:



        “好!”



        话音未落,这火发黑袍的第四天魔便长袖一拂,身后那两个女孩儿立即飘出,在阵阵海涛中朝醒言这边缓缓漂来。而当她们凌波而来时,她们雪白足踝上那两圈青绿的魔环,焰色也跟着渐渐黯淡。每接近醒言一分,那魔环光焰也就黯淡一分。



        见得如此,醒言再无迟疑,朝对面魔族长老躬身一揖作为谢礼,然后便回身施法,将施在那魔女身上的鬼王迷咒化解。几乎与此同时,小琼肜也将朱雀火鸟幻回两只红波流动的神异短刃,将莹惑展示在众人面前。此时这魔女,仍有些恍恍惚惚,但已能勉强迎风立在烟波中。



        “去吧。”



        对着眼前的凌波少女,醒言的口气已经温柔了许多。



        听了他这话,莹惑却出奇的没有回答,只是随着海波一沉一浮,任凭自己宛若暮烟霞紫的长发飘散在风里,樱唇紧闭,不发一语。只不过,她这样静默端正不要紧,却顿时急坏了她身边那位少年堂主。此时灵漪和雪宜已渐渐接近,那边魔族神将见自家魔主这么一副模样,不仅不往这边走,竟还显露出一副端庄娴淑的模样——



        “太反常了!”



        见到这情形,不用说那些本就怒火中烧的魔将,就连一直沉稳的凶犁长老都有些躁动起来,和部下一起拿两眼狠盯这边,脚下也不自觉的朝这边缓慢移动起来。



        见得如此,醒言顿时鬓角冒汗,急得如热锅上蚂蚁。此时正是间不容发,稍有差错便是万劫不复。在此紧要关头,醒言迅速判断了一下眼前局势:此刻正是一触即发,自己若想一掌击在魔女身上,将她硬生生赶过去,那绝对是最蠢的做法;那样的话,只怕自己掌风刚刚挥出,那边魔人便应声攻来。



        迅速判明当前局势,心念电转之后醒言立即朝向魔女,低声下气,准备卑言向她诚心求恳。只是就在这时,还没等他开口,那位拿腔捏调的端庄魔女却忽然“嗤”一声笑出声来。



        “?!”



        局势紧绷之时忽听得这一声轻笑,反倒把近在咫尺的少年给吓了一跳。



        正心惊肉跳时,便见这端丽魔女已露出一副顽皮模样,双目闪瞬,一脸明黠的跟自己说道:



        “嘻~吓坏了吧?”



        “哼哼,谁叫你这几天老是打我骂我吓我欺负我!”



        一口气说完,也不等目瞪口呆的少年有什么反应,莹惑便一摆水红裙,朝对面身姿曼妩的翩然飘去。而这时,灵漪和雪宜也恰好来到醒言近前。



        “呼~总算顺利!”



        见一切都与预想的相彷佛,前后苦心筹谋数日的四海堂主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事终于完满了!”



        这时候,又见归来二女脸上均是惊喜交加,醒言心情也大为舒畅。当然此地风波险恶,绝非互诉别情之时。当即醒言便跟对面魔众一拱手,道了声“打扰”,便赶紧要与琼肜几女一同遁入烟波,往那海阔天空处急速离去。只是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张醒言!”



        隔着海浪风波掀起的水雾,那边忽然传来一声娇喝:



        “张醒言,我喜欢你!”



        这声突如其来的娇叫荡水传来,甚为响亮,传入这几位正要离去之人的耳中,霎时就如同惊雷一样!——当此时也,不惟醒言几人惊诧,那发话魔女身边那几位身份尊隆的魔洲首脑,闻言也顿时如遭雷打,个个呆若木鸡!



        “……”



        最后还是四海堂主最先反应过来;稍一愣怔,醒言便发觉身边这几个俏丽玲珑的女孩儿都在拿眼望他,便有些尴尬的说道:



        “咳咳!那狡黠魔女出此怪言,一定有甚阴谋。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快走!”



        说罢,异常警惕的四海堂主便挥手扬起两道清光,迅速将瞬水诀的法术施展在琼肜雪宜身上,然后拉上灵漪,一齐按水而入,顺着这道温暖的暗流直往北方而去,转眼间就离开这风波诡异的是非之地。



        且不提醒言救人得逞,遁水而去,再说犁灵诸位魔灵。对他们来说,今日还有另一番纷扰。这些魔洲首脑,按着**方位从东南西北水下空中,用心护送着嘟着嘴的魔主摆驾回鸾。



        才刚走到半道,便忽有魔兵慌张而来,气喘吁吁跟他们报告,说是几乎就在他们诸位大人前脚刚走,许多四渎龙兵就和南海龙域的军将一起杀来,大军席卷如云,不惟悉数夺回放养绿岛的龙鳞战马,还轻易攻破那些几乎无人把手的外岛。就当留守犁灵的魔族上下,按着长老吩咐紧守本岛避不出战时,那些南海龙神水侯麾下的骄兵悍将,又在犁灵洲四外的海面上往来奔驰,耀武扬威,大声鼓噪警告他们这些“恶魔”别再冒渎龙族威仪,否则定要族灭而还——



        这禀报魔兵刚说到这儿,一直小心翼翼护送魔主回驾的魔洲首脑,顿时就一片哗然,尽皆气得哇哇大叫起来。在这派乱纷纷的怒叫中,连一直表情端正的荒挽侍者也忍不住大为愤慨:



        “好个狡猾的龙族,竟在交换人质时乘虚而入,真个是卑鄙无耻之极!”



        激愤之时,他也忘了注意措辞,直截了当就把喜怒无常的小魔主说**质。听他此言,一直不动声色的天魔长老神色一紧,小心的朝魔主看了一眼,见她仍是只顾嘟着嘴朝北方张望,便安下心来。于是只听天魔长老一声咳嗽,将身旁这些魔将的鼓噪喝住,然后便半笑不笑的跟手下众人说道:



        “诸位族友且勿动怒。前日我已拜见过魔神君王,今日之事,早已在魔君预料之中。诸位大人请放心,不必等得多久,也不用我等劳神,今日这番羞辱之仇也就自然报了!”



        虽然他这番话说得云遮雾罩,神乎其神,但诸位骄横的魔将一听是魔君之言,立即个个噤口不言,神情肃然,转眼间就好像没发生这回事一样。



        等他们回转魔洲之时,那些龙族兵马早已顺海撤去,真个来如激雨,去若雷霆,连个照面都没碰上。而那位小魔主莹惑,不知是不是气恼自己竟被人用法术将克制,刚回到犁灵洲岛,她便气鼓鼓的大打出手,在几处荒岛上大肆施放混沌天魔之力,直毁去十数座礁屿峰丘后才肯罢手。



        暂按下魔族这边善后事宜不提,再说醒言一行人。



        顺着奔涌的暗流遁水而逝,过不多久他们便抛开茫茫大洋,来到天下四渎之一的长江入海口。到了水势浩荡的长江大渎,醒言与灵漪紧绷的心便放了下来。到了这儿,便是四渎龙神的辖域了。



        刚才一路急驰,现在到了自家地头,灵漪与醒言几人,便在这海水江水交汇处的一个沙洲上停下来,略事休息。



        喘了口气,灵漪儿便开始嗔怪起醒言来,怪责他这回太冒险。芳洲之上萋萋秋草中,只听这四渎龙女生气的数落道:



        “醒言你可真冒失哦!你该知道,我们龙族在海域内耳目众多,我和雪宜一块儿失陷魔洲,我家立会知道,马上就会来救。又如何要你来冒这个天大的险!”



        刚刚脱离险境的四渎龙女,现在姣丽的面容上正是一脸怒容——灵漪这回是真生气了!



        见她这样,原本机灵的少年,却一时没弄清她到底为什么生气,便在那儿望天叫屈道:



        “灵漪呀,其实我这回一点都不冒失,也不冒险。你们俩,都是我必救之人;而那魔女,又是他们必救之人。我这回是攻其必救,救我必救之人,一点也不危险啊!”



        听他这么一说,又见他这么一副认真的模样,那位一直紧绷着俏脸作出一副生气模样的小龙女,便再也坚持不住,忽然间整个娇娆的颜容,瞬时便笑成一朵花儿!



        “就知道你有本事,我的张大堂主!~~”



        ——听着灵漪故意拖长的话尾,再看看这宛若春花般盛开的笑容,饶是四海堂主机变百出,此刻也不禁一阵迷糊,不知这些女孩儿内心中究竟是何心思。



        心中忖测之时,回头看看那位静立芳洲的冰雪女子,却见她一贯清恬静穆的面容上,现在已荡漾着满脸欢欣的笑颜——见惯雪宜清冷的模样,再看看她这样欢畅淋漓的融融笑靥,醒言一时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却不小心又把那她瞧得羞低了颜面。



        就在这时,琼肜又跟两位姐姐略略说了这几天来的情况。虽然从她的口中得知,这几天还算风平浪静;但等听完琼肜的一些话,灵漪还是大为惊奇。与雪宜不同,龙女灵漪儿深知那魔界小魔头的狡黠骄横,现在听说眼前这少年,和她相处几天竟安然无事,不禁大为惊奇。又想起那魔族鬼丫头往日种种,灵漪儿便告诉洋洋自得的少年:



        “其实,你还是冒险了……”



        这时,先前魔女那声“我喜欢你”,灵漪倒反而没放在心上。在她心目中,不用想,那露骨话儿定是那无聊魔女故意说来离间用;作为驰名龙魔两界的老对手,她才不会上当!



        就这样歇得一时,正待醒言要起身继续送灵漪回返四渎洞府时,灵漪却有另外的计较。只听她用着温柔的语气说道:



        “醒言,这回多谢你救了我。不过往下就不用你送了,因为这一回是我瞒着家里,偷偷出来去夺龙马。要是让我爹爹撞见你,恐怕就要把这罪怪在你身上。”



        “噢!有道理,这样也好。”



        醒言一想,灵漪说得有理,因此又说了一阵话儿,便与这龙族公主依依惜别,准备各奔前程。



        只是,就在这当儿,正待醒言要转身离去时,却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大叫,有人大呼道:



        “好小子,哪儿跑!闯下这么大祸,这就想逃?”



        醒言闻言一惊,本能便想奔逃;就在拔足之前,回头一望,却见那浩渺云天下正有一人踏水而来!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