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三卷 『神女云兮初度雨』 第七章 云华入梦,徘徊心水之间

第十三卷 『神女云兮初度雨』 第七章 云华入梦,徘徊心水之间

        告罪,为近期更新慢作个说明。有两个原因:



        1、mm和我闹别扭,心情郁闷;



        2、科研任务繁忙,12月14日是我博士课程中两次考核汇报中的第二次,相当于小答辩,所以一直忙于准备。



        因而无论主业还是私人原因,近期更新实在快不起来——虽然好像从来没快过。:p



        这周末,mm邀我去神户赏灯,自然义无反顾义不容辞,所以更新只得推迟到下周二(不出意外的话)。至于书作本身,最近我空闲时也反思了很多,这儿也不多说,因为到最后发现,想太多没用,最终还是得老老实实码字。



        唉,更新缓慢,十分惶恐,特告罪如上。也无他法,只好在临去神户前,解禁一章以飨公众版读者。希望各位书友能谅解。:(



        ※    ※    ※    ※



        清冷无垠的星空,彷佛触发了灵漪深埋在心底的忧愁,一时竟让她泪湿沾襟。



        见一向刚强的龙女忽然泣下,醒言心中也是有所感触。虽然他一向随和,但心思却十分敏睿;先前在南海神筵中,虽然是自己被察出“鬼气”,但那龙神将军颐指气使的姿态,南海水侯貌似有礼实则轻忽的对待,他也是觉察得一清二楚。说到底,这些只不过因为他只是个凡人。



        对于这份感觉,旁边交好的龙女自然感同身受,自此之后醒言便看出她有些神情落寞。而现在落泪,恐怕就是因筵席中那场风波,终于让她在近些天顺乎本心的情热之后,想到横亘在两人之间最大的鸿沟。



        与灵漪知交这么久,她心中这份忧愁,醒言如何不能感受?



        清冷月华中眼望着身边无尽的寥廓,内心里从未真正愁乱无措的少年,一时间竟有些忧郁。



        眼看长空漫漫,月光清苦,怀中人又是悲泣不住,醒言在心底叹息一声,便俯首对灵漪轻轻说道:



        “灵漪,不必难过,这些事儿我都已习惯……倒是这高处清冷,不胜寒凉,我怕会伤了你身子。不如,今晚我们先就在这海滨歇下。”



        听了倚靠之人温柔的话语,灵漪儿哽咽一阵,便止住悲声,坐起身子,在泪眼朦胧中轻轻应了一声:



        “嗯。”



        于是,那几匹通灵的龙马,“唏溜溜”一声清嘶,拉着银光龙驷便朝云下海滨那几间渔屋飞去。



        等踏上柔软的沙滩,灵漪儿素手柔荑紧紧抱住醒言的手臂,与他相倚而行。在无人的沙滩上行走一阵,感觉到身边人少有的困顿,醒言便让灵漪倚靠在一处礁岩旁,自己先去查探。此时灵漪儿对他百依百顺,柔躯斜倚在光洁的礁石旁,目送着醒言的远去。等他的身影转过渔屋再也看不见时,她便默默数起沙滩上他留下的那两行脚印——这位一向行事无忌的龙族娇女,此时好似头一回,将一个人视为自己的倚靠,只盼着他能早点归来。



        又等了一会儿,似乎过去了很长时间,醒言才又回到自己身边。朦朦胧胧中,只听得他说,这处海滩甚是荒凉,那几间渔屋也破败不堪,已经很久没人居住。刚才,他已经挑了一间最完好的木构渔屋,稍微整理了一下,只等她前去歇息。



        半倚在醒言身边,一身银纱素裹的四渎公主已好似柔若无骨;半扶半倚之间,醒言便带这位半梦半醒的神女,来到那间屹立海滩的旧渔屋中。



        虽然这间木屋离海水甚远,已算是四五间残存渔屋中保存得最好的,但毕竟也是年深日久,在海风咸雨的侵蚀下已经颇为破败。不过,它现在已被醒言快速整理了一下,原本洞然的门窗,已被他从别处渔屋中搜集来的几块木板挡上;屋中那块被渔民当作床铺的长条石上,已铺上一层厚厚的枯树叶。醒言将自己的长衫解下,铺在这层树叶上,便急就成一张松软的床榻。



        虽然一切顺利,但在将灵漪扶上石榻之时,这位神思恍惚的龙女,双手搂着自己脖项,怎么都不肯松手。迟疑了一下,醒言略略低头,从恍惚少女的环抱中脱出。也不知这女孩儿用什么香物,此时正是幽香满屋。当醒言走出木屋,将半截木板重新掩好门户,还听到那神女宛如梦呓般的一声呢喃,只是当时海风过耳,具体说什么并没听得清楚。



        脚步声渐渐不闻,明月光逐渐模糊,于是这眼睫犹带泪光的四渎公主,便在一枕海浪风潮声中渐渐滑入梦谷……



        第二天,等明亮的日光从半截门板中照入,灵漪儿才从睡梦中悠悠醒来。



        “嗯?醒言呢?”



        揉了揉惺忪的睡眸,灵漪分明记得自己应和醒言一起来到渔屋中。



        “是不是先起来出去了?”



        仍有些恍惚的龙女,想到这儿,却忽然惊慌起来,一下子便坐起身来,朝自己看去——



        只见自己裙袖宛然,这夜自己分明和衣而睡;再悉心体察一下,发现自己除了有些乏力之外,全身并无其他什么异样。



        “……我都想到哪儿去了!”



        ——正忙着检看自身的少女,突然间靥泛红潮,一张俏脸瞬间便变得有如霞染!心思狂乱、羞不可抑之时,心底却还有个细细的声音,抑制不住的说道:



        “奇怪……那时只是初见,他就敢偷偷吻我,怎么现在……却变成正人君子?”



        拿起少年那件当作床缛的长衫,移走门板走出户外,灵漪便看见那位君子好人,正在远处浅海中一座礁岩上正襟危坐,面朝着东升的旭日霞光,似乎正在专心炼气打坐。



        “哼!居然假装专心不理我~”



        不知怎么,一见那少年若无其事的背影姿态,刚才还一腔羞意的四渎龙女,现在却觉得很是生气。蹑手蹑脚走到近前,灵漪儿便恶作剧般一声大叫:



        “醒言!早啊!”



        ——哼哼,这一声叫,不把这可恶之人叫得走火入魔,也要惊得他吓一大跳!



        只可惜,虽然灵漪这声已是落力喊出,但乘着海风传到少年耳中,却仍是动听无比。



        “早啊!”



        听灵漪跟自己道早安,醒言赶紧束拢心神,长身立起,纵身一跃,掠过浅海水滩,稳稳立在灵漪面前。



        在旭日朝阳中,重新见到这张熟悉的面庞,灵漪儿那腔没来由的恼意顿时消散。侧过脸去,把长衫递给只穿月白内衫的少年堂主,嘱他快快穿上;等他穿好,灵漪问了一声,便转回脸来说道:



        “醒言,你昨晚一夜没睡?”



        “是啊。”



        “如果我也睡,万一有海兽夜魔来把你悄悄偷走怎么办?”



        明亮海霞中,少年依旧是跟她没正形的开玩笑。只不过她这时听了,心中却悄然升起一丝感动。



        “那你不困么?”



        “不困!没想到浩瀚大海边如此灵气逼人,这一夜施行那‘炼神化虚’之法,竟似有往日十倍功效!”



        “要不是琼肜雪宜等我,我还真想再在海边都逗留一些时日。”



        “灵漪,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醒言这话一连串说出,正是中气十足,双目炯炯有神,浑不似一夜没睡之人。只不过此刻他面前的女孩儿,整副心思都在他身上,对他这副精神抖擞的模样熟视无睹,满心都在担心他一夜无眠,困顿伤了身体。听他说想要马上启程,灵漪心中略一转念,便灵机一动,说道:



        “醒言,先不急回。我身上觉得有些乏了,想去这海中洗沐——要不你先靠着这礁石后面,闭眼睡一会儿?”



        “知道,你去洗吧,我保证不偷看!”



        说完之后,醒言却还有些迟疑。灵漪知他心思,便说道:



        “放心吧,我可是龙族公主!你可不用担心有什么海怪来害我!”



        说罢,不待他答话,灵漪已是飘然飞空而去,然后扑通一声投入万顷碧涛中。她那身奢丽的宫裳,则在她入水前一刻,从波涛中飘然而起,悠悠荡荡飞回到醒言身边;其中有一条束腰的绫带,还飘到他脸前,挂在醒言鼻子上。



        嗅着少女贴身裙衫那一缕**的奇香,醒言不敢多停留,赶紧将这腰带丝绫扔到那堆衣物中,然后便绕到这块高耸的青黑礁石背面去。



        过了半个多时辰,灵漪儿估计醒言也歇得差不多了,便浮波涌浪将海水淹上沙滩,等海波逼近那块礁岩时,她便涌身跳出,拾起自己的裙钗,开始悉心穿戴起来。



        “嗯,那呆子,估计也睡得差不多了吧?”



        “……咦?”



        就在灵漪儿漫不经心穿衣之时,却忽然听到礁石背面传来一阵“扑、扑”的轻响;听这声音,像极了有人正在水浸沙滩上赤脚走来。



        “……”



        “我先前察探过,这海滩方圆十数里之内并没旁人,这脚步声……啊!难道是他?!”



        想到这里,灵漪儿忽然羞红满面,那只正在扣搭襟扣的玉手也有些不听使唤起来。



        “呀,那人怎地如此惫懒!月夜暗影之时好像正人君子,现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反倒……”



        想到此处她便再也不敢想象下去。事情终要临头,便让尊贵的女孩儿彷徨无措;想要起身逃跑,却发现双足酥麻,浑身酸软,只能借着礁石支撑身形,哪还提得起半分逃走的气力——这时候,只剩得下檀口中微微喘气,连心儿“怦怦”的蹦跳都制止不了……



        “这是……”



        又过了许多时候,等惶恐无措的龙女终于抖抖嗦嗦束好腰间的银纱丝绦,头脑变得清醒些,却发现岩石后那恐怖的“脚步声”仍在不断传来。



        等扶着礁石站定,略略平复了一下晕眩的心神,转过礁岩一看,灵漪才发现,那“扑扑”的响声,竟只不过是醒言正拿剑轻拍沙滩!



        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嘴唇不再哆嗦,重又能正常说话,灵漪儿才敢开口跟醒言问话:



        “醒言,你这是在做什么?”



        “呀,灵漪你洗好了?”



        “你们女孩儿洗澡真慢……灵漪你快来看,这些小蟹多有趣啊!”



        灵漪闻言一瞧,才发现随着他的敲击,那些藏身沙滩中的小螃蟹,个个惊慌得从沙里钻出,四下奔逃。等这些指甲大的透明小蟹逃出,这位四海堂主便停了敲拍,等那些小蟹重新钻入藏进沙里,便又开始重复那个拍沙的行径——如此循环往复,正是乐此不疲!



        “唉,虽然无聊,谁叫灵漪她下海沐浴时间这么长……”



        “呃?你脸怎么变得这么红?”



        懵懂无知之人,见这样有趣事情得不得爱玩少女的回应,便觉得有些奇怪;转脸一看,却看见灵漪颜面如霞。



        醒言见状,赶紧伸手去探她的额头,却发现正是烫得吓人。



        “呀,灵漪你是不是刚才出水着凉,发烧了?——哎呀!”



        关切话儿还没完整说完,他头上却已是被重重敲了一记!



        略过这边碧海银沙上小儿女的喜怒笑闹不提,此时在那万里之外的蟠龙小镇上,在一处小小院落中,却有一个小女孩儿正在院中咬着手指,仰着脸儿专心望着天上。



        呆呆看得许久,这小女孩儿才转过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身后女子说道:



        “雪宜姐姐,我又数乱了~”



        “你说,要数到多少,醒言哥哥才会坐那块云彩回来呢?”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