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三卷 『神女云兮初度雨』 第六章 仙槎霞外,泪盈红袖青衫

第十三卷 『神女云兮初度雨』 第六章 仙槎霞外,泪盈红袖青衫

        正当夔牛之鼓敲击得如火如荼之时,却忽听有人脱口大叫一声:



        “有鬼气!”



        这声暴喝,有如雷轰,竟将夔鼓的震鸣给生生压了下去。



        听得磐犼将军一声大吼,响彻灵蕊宫的鼓乐顿时停住;有几个在强劲鼓乐中仍然意态逍遥的仙子散人,此刻却也和其他宾客一样,一阵小小慌乱。此时这些仙客们俱是心思一同,忖道:



        “是何方鬼怪如此胆大?要知这南海龙族,与烛幽鬼方乃是死仇。现在居然有幽冥之物敢来龙宫内室,真个是凶悍胆大!”



        这些仙朋,见发话之人乃是龙将中往常最稳重的磐犼将军,自然对他的判断深信不疑。



        对于磐犼而言,死敌鬼族,竟敢不顾龙威潜入龙族巢穴,自然让他震惊不已。也正因如此,才让他那声警示脱口说出。



        再说听得磐犼这声大喝,原本正琢磨着“人间礼乐、怕是源自仙族”的少年,顿时一惊,不待细想,立即流转太华,瞬间就将指间那枚司幽冥戒的鬼气掩饰得无影无形。



        这么一来,附近那位敏锐非常的磐犼将军,顿时便有些茫然。



        这时,灵蕊宫中一片静寂,原本作搏击破阵之舞的力士,已经“哗”一声全都聚集到将军身后,手中光芒闪动,只待神将一声令下便要降鬼伏魔。座中那些仙人,则都各各暗备护身法术,以免受了龙鬼相争的池鱼之灾。



        而那位南海水侯,听了部将这声大叫,顿时大步流星走了过来,一脸怒容的喝问道:



        “磐将军,恶鬼在哪里?为何还不拿下?”



        听得有鬼,孟章正是恼怒非常,没想这些讨厌阴物竟敢来自己筵席骚扰。



        听得主公问话,磐犼躬身一礼,略带尴尬的答道:



        “禀水侯,刚才属下确闻到一丝幽冥气息,绝不敢欺骗水侯。”



        “只是现在,这丝鬼气属下却又丝毫感觉不到,实在是古怪得紧!”



        见属下这副尴尬模样,水侯孟章丝毫不怪他莽撞。他知道,自己这手下头号猛将,性烈如火,但绝不是莽撞之徒;在八大部将之中,反以他最为沉稳。念及此处,略一思索,孟章便问道:



        “磐将军,刚才你闻到鬼气,到底是从何处传来?”



        “禀将军,是从……”



        说到这儿,磐犼转过身形,侧脸看了一下,便抬手一指,斩钉截铁的答道:



        “是从这位客人身上发出!”



        ——众人看去,磐犼手臂戟指之处,正是醒言站立之地!



        见磐犼指出鬼气流露之人,四围仙客顿时一片哗然。灵漪见状,立即起身怒叱:



        “磐将军休得无礼!如何敢胡乱指我同伴?”



        而此时,那位被指证的少年,则是一脸茫然,似乎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见四渎公主怒斥,再看到那少年绝不似作伪的无辜反应,磐犼一时倒有些吃不准起来。



        而见灵漪发怒,那位威风凛凛的水侯将军,顿时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只不过,水侯孟章毕竟是水族中一方王霸,又与鬼方征战日久,听属下示警,又岂会轻易放过。看了属下龙将被四渎公主申斥的尴尬模样,孟章便咳嗽一声,朝愤怒公主拱手说道:



        “灵漪妹子且息怒!依大哥看,磐将军思觉敏锐,一般不会看错。”



        说到这,见眼前龙女又要发怒,他便赶紧继续说道:



        “只不过,即便嗅到鬼气,也未必就是这位小友本身发出。依我看,应是他法力暗弱,才会被鬼方那些狡诈无比的阴鬼钻了空子,附身混了进来!”



        “如果这样,我们不详查清楚,恐怕对公主、还有这位小友,都是大大不利!”



        听了孟章这番话,虽然灵漪对他言语间流露出来的轻视之意,觉得好生不快;但他这席话,有理有节,一时也不好如何反驳。哼了一声,灵漪便问:



        “那你们想如何探察?”



        “这个简单!”



        见灵漪不发脾气,孟章顿时大喜,回头呼喝一声:



        “快去温房中取洞冥草来!”



        听得孟章此言,座中不少仙客顿时恍然,各自暗中称妙。原来,那世间罕有的洞冥草,能发出洞明幽光,正可用来照出鬼形。



        见孟章如此分派,灵漪也无可奈何。在她心中,醒言发出的“鬼气”,她自然知道个中原委,只是,此时绝不便道出。她知道,南海龙域与幽冥鬼族,正是势成水火;此时直言醒言与鬼王结交,也不知会惹来什么祸患。



        “这该如何是好?”



        虽然听磐犼说已嗅不到鬼气,但灵漪此时还是心乱如麻,只觉得好生后悔,这次不该依着性子带醒言来。转眼再看看少年,却见他一脸从容,脸色沉静如常。



        见得这样,四渎公主心中才略略安定。她忖道:



        “嗯,即使过会儿真被孟章测出鬼气,我也要拿爷爷名号出来,‘押’醒言回四渎龙宫审察……”



        正在心中辗转思量对策,孟章手下已取来一束洞冥草。



        手握着微带幽光的浅绿仙草,孟章叫了一声“得罪了”,便亲到醒言身前,手举草把在他身上上下拂拭。



        “咦?”



        仔细拂过洞冥草,孟章却发现草光中毫无异象。回头看了自己心腹大将一眼,孟章便问道:



        “磐将军,你可曾察到鬼气逃往他处?”



        “未曾。”



        磐犼回答极为肯定。见得如此,孟章疑惑道:



        “莫非是手中这草神光不够?”



        在他心目中,自是希望能将混入龙宫的鬼怪找出。



        听他这么一说,醒言心中一转念,便从容笑道:



        “禀水侯,其实小子曾习过催光之术,也许可助照鬼仙草神光更明。”



        原来他见水侯半信半疑,便要借故使出自己那太华清力,不管能不能将洞冥幽光催得更盛,至少可让旁人看出,自己这是纯正的三清道力,那些恶鬼自然近不得身——说起来,自己那鬼仆宵朚还真是个异数,恐怕也非是寻常强横鬼雄。



        再说孟章,见被试之人主动请缨,也只好点头答允。于是,所有注目这边的神仙宾客,一瞬间全都感觉到正有一股至清至纯的本原之力,从那少年指间奔涌而出,朝那束微光闪烁的碧绿仙草汹涌奔去——



        “呼”



        就如同枯草被火星溅着,那束原本幽光隐隐的洞冥草,顿时被激发得绿气纷萦,光华灿耀得就像一支绿焰熊熊的火把!



        而在这绚耀明光之中,那位被神光罩定的凡间少年,容颜淡定,襟袖飘飘,神态与座中俊逸仙客丝毫无异,哪还见得到半分鬼影!



        “磐将军,我看你是酒喝多了!”



        见到眼前情景,孟章顿时转头对属下一声叱吼。被主公叱责,那位龙神部曲一脸尴尬。因为,之前他确曾喝过一些龙宫琼浆佳酿。



        经过这一番风波,虽然其后仍然是一派鼓乐笙歌,但今晚灵蕊宫中不少人的观感,已与半刻前颇有不同。这些神力渊深的仙客异人没想到,四渎公主带来的那位一脸亲和笑容的少年随从,竟还能施出这样精湛清醇的仙力。所谓“见微知著”,直到这时许多人才想到,那位盘踞鄱阳、总领陆地水系的四渎龙君,虽然韬光养晦日久,行事往往还不如手下那些湖主河伯来得高调,但内里、其实力真个不可小觑!



        而那位南海三太子孟章,则又有另外的观感。



        见灵漪与那随从少年言语亲密,他自然已经问过灵漪,知道那少年只不过是人间道门的一个新晋子弟,便也不怎么放在眼里。只是,刚才孟章见到醒言那一手精纯的仙家之力,顿时便改变了看法。



        刮目相看之后,再瞧着四渎龙女跟那少年的亲切私语,南海三太子的心中便有些不自在起来。



        对于醒言、灵漪来说,经过这一遭事故,他二人对眼前这龙宫筵席,便没了刚开始时的那分兴致。待南海龙宫的赏花筵席按部就班的结束,灵漪便谢绝了主人孟章同游南海的邀请,径直和醒言一起回返。



        待驾驭龙驷从南海水域中破水而出,醒言与灵漪才发现,此刻人间的天地中,又已是到了黄昏时候。西坠的夕阳,涂满半天的云霞,并将碧蓝的海水,染上一层赤金的颜色。在横波而过的长风中驭车而行,醒言又在途经海岛的烟波海市中市得带给雪宜琼肜的礼物。等快出得南海洋域时,头顶的穹隆中已是漆黑如墨。



        长空中灿烂的星河,倒映在万顷海波中,便散作亿万点闪耀的银辉。从龙车扶手旁探首朝下望去,便看到海涛浪尖这些点点的银光,就好像星河倒挂入水,其中游动着亿条的银蛇。风声过耳,万籁俱默。龙驭飞天之时,彷佛整个天地间,只剩下星与水,你与我。



        感受到眼前玉宇中这一分清冷入骨的寂寥,端坐龙车之上的少女,不知想到何事,忽然间悲从中来,竟鼻子一酸,珠泪忍不住扑簌簌而落。泣下之时,转侧埋首于少年怀中,那肆意奔流的泪水,便打湿了少年凉薄的襟袍。



        待初时的无措过去,醒言只是手抚怀中泣女的青丝柔肩,默然无言。



        俯望着星月光辉中少女**的香肩,醒言又回想起当初鄱阳湖畔两人奇妙的相逢,不觉感慨万千。往事回眸,一幕幕历历在目,就仿如词牌所述:



        水斜山仄处,有寒花三朵,美人家住。梦醒霜天,又坐销灯影,乱愁无措。



        碧海云空,空自把疏星遥数。夜永如年,烟没江南,雨横风竖……



        神思悠悠半晌,见怀中伤心神女仍是哭泣不住,醒言便运转目力,极目遥见大海的边缘,有几间零落的破败渔屋。于是他便叹息一声,俯首对怀中人轻轻说道:



        “灵漪,今晚我们先就在这海滨渔屋歇下……”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