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二卷 『青衿浮世傲王侯』 第十一章 布袍长剑,闲对湖波澄澈

第十二卷 『青衿浮世傲王侯』 第十一章 布袍长剑,闲对湖波澄澈

        “倾城……永昌公主?!”



        听得居盈言明身份,醒言第一反应,便是想她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只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就立即被他否决掉——居盈岂是随口说笑之人?



        再看看眼前这枚华光灿然的印信,想想以前种种,便知道居盈她现在绝非在跟他说笑。



        “公主……”



        与灵漪儿那龙宫公主不同,就醒言这曾经的市井小民而言,对人间威权的敬畏,已是深入骨髓。现在乍知道眼前少女,竟然是本朝公主,则饶是他再过胆大包天,也立时震怖非常;脸上一阵红白色变之后,他赶紧递还公主印信,敛襟拜伏在地,向当今公主行觐见之礼。拜得急切之时,倒差点带翻旁边两张竹椅。



        见他这样,居盈却顿时手足无措,连声唤他起来。听公主颁下谕旨,醒言自然领命而起。只是在垂手恭立之时,却忍不住又想起往日种种事迹——想起眼前这圣上之女、皇室瑰宝、天下共传的仙子人物,自己却手也牵过,臂也拉过,还胡口儿调笑过——这种种大不敬举动足,估计已足够自己被灭族好几回!一想到这,醒言立时冷汗涔涔而下!



        正惶恐时,却见这刚显露本来身份的人间公主,喜孜孜说道:



        “醒言,我瞒你这么久,你千万别介意;今日我终于说出,正觉得惬意无比!”



        “嗯,虽然我本名盈掬,但只要醒言你觉得顺口,以后就还叫我居盈便是。”



        听她这么说,醒言一时还没转过弯来,又如何敢接茬?只知道公主殿下似乎并不追究他往日种种恶行,便暂时放下心来。这位心思灵动的上清堂主,现在却只管立在那儿如同木雕泥塑,只想得起连声说“不敢”。



        见他恭敬拘礼,居盈一时也不介意,身儿一旋,已过来牵住醒言的右手,将他往外间拉去。



        见公主御手伸来,醒言丝毫不敢挣动,只晓得木愣愣跟在她身后。而与他同来的琼肜雪宜,对刚才居盈这番话倒没太大感觉,即使听了“公主”二字也不十分理解意义,只觉得今日自家堂主表现有些怪异。现在见他被居盈拉走,她二人便也跟在后面一起来到草堂外间里。



        等亦步亦趋到了外面这间屋子,醒言才发现,这屋中竟是锅灶柴缸俱全;看它们方位排布,真是像足了自家马蹄山故居厨房。正半带疑惑的打量,身旁公主喜滋滋开口跟他解说:



        “醒言,这次我顺路去马蹄山,看望你家爹娘,却见原来住过的茅屋,已拆掉盖成瓦房。其实盈掬在你家茅屋中那两晚,睡得着实香甜,直到现在还记得。现在来水云庄中暂住,偶然说起,那无双小侯爷便依我性儿,在这迎仙台旁盖起这三间茅屋。”



        听她这么一说,醒言才恍然大悟。又见公主玉手指示道:



        “醒言你看,这是我刚淘的米。”



        与醒言现在毕恭毕敬相反,居盈放下一桩心事,此时倒快乐得像只小鸟。一边将犹带水珠的米篮向醒言雪宜他们展示,一边欢快说道:



        “醒言你不知道,原来在千鸟崖,常吃雪宜做的饭菜,我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这几天得了空闲,又没人拘管,我就自己学着做些饭菜,等以后再上罗浮山,也好给雪宜姐帮上手脚。”



        听得此言,醒言赶紧劝阻,说她是金枝玉叶,以后若再御驾亲临罗浮山,只要让自己帮着雪宜做饭给她吃便可。听他这样说,居盈耐心解释,说道自打和他还有琼肜雪宜相识后,她突然觉着帮别人做事,也是件乐事——还未说完,便见得醒言以手抚额,衷心感佩道:



        “公主能有这样体恤之心,正是天下黎民百姓之福!”



        听他这样赞叹,居盈却有些哭笑不得。再看着他这恭敬模样,居盈便有些闷闷不乐。愀然垂首,沉思一会儿,她才抬起头,跟眼前少年认真说道:



        “醒言,你这样恭谨对我,我却好生不惯……”



        现在,居盈真有些后悔刚才竟轻易说出身份。正自郁郁,她却忽然灵机一动,对眼前闻言手足无措的少年抿嘴笑道:



        “好吧,既然醒言你总奉我为公主,那我现在便命令你——”



        “恭聆听公主谕旨!”



        见他躬身施礼虔诚而答,居盈只好板起俏脸,一本正经的说道:



        “张醒言听好,从现在开始,本公主命你还和以前一样待我!”



        “遵命!”



        居盈板脸说完,心中正自惴惴,不知效果如何,却忽听眼前之人一声清脆回答,然后便已直起腰来。还未反应过来,就见面前少年,两眼灼灼,不闪不避,直盯着自己看;而那张清俊脸上,也浮上一丝笑容,从容中略带三分不羁,正是自己十分熟悉。



        见他转变得如此之快,居盈倒又有些不适应。着忙一问,便听醒言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其实居盈,我也是把你当作居盈更习惯!刚才这一晌,都差点把我给憋坏!”



        原来刚才这一阵,真个是有违他本性,神不得张,志不得伸,连气儿都不大敢喘。经过一番思忖,醒言觉得这样折腾实在受罪。正有些后悔来听居盈告知自己公主身份,忽听她这番发赦,霎时间真如久旱逢甘霖一般,顿时就让他挺起腰来,觉得浑身爽快!



        见他这么快就转变过来,居盈微嗔一声,心下却甚是欢喜。



        等醒言恢复正常,这屋中气氛便也回复如初。那琼肜,见哥哥抑郁,她也不自觉就束手束脚。现在等醒言言笑如常,她便也跟着活泛起来,和居盈姐雪宜姊一起讨论起锅碗瓢盘来。于是这原本气氛滞涩的夕照草堂中,立时响起欢声笑语,正是其乐融融。



        等琼肜居盈无比热烈的讨论起锅边灶角之事,醒言这堂主倒反而插不上一语。等稍停一阵,那专心粥饭之事的盈掬公主,才忽想起重要之事,便向醒言道歉一声,去房中拿出一只蓝布包裹,说其中是他娘捎来的十五两纹银,让他花用。捎银之余,那张家姆娘还让她带话儿,说是告诉他家中一切平安,让他安心在罗浮山里修道。



        听居盈说了一遍,醒言便知爹娘央她传带的话儿,主要就是让他专心修道,平时要尊敬门中长辈,跟同门师兄弟和睦相处,不争闲气。听居盈转告这些质朴话语,醒言彷佛看见家中二老谆谆叮嘱的模样,一时间他也是好生挂念。



        只是,他却不知,在这诸多嘱咐中,居盈却说漏一样。原来,那醒言娘还曾请她捎话,说是催催自家孩儿,现在十八年纪也算不小,为了传继张家香火,也到了该留意终身大事的时候。那老张头又说,若是他家娃看上附近哪家女孩儿,只要她身世清白,醒言又喜欢,那就娶了便是,他二老绝不计较。



        一想到这几句话,居盈就禁不住有些脸红。这些话虽有些羞人,但却是醒言双亲的重托。本来让一个女孩儿家带这样言语,确有些不合情理;但在醒言双亲眼中,这位举止高贵、行事富贵的居盈姑娘,自家娃儿是无论如何也高攀不上,因此让她带这话也不算如何无礼。



        只不过,虽然他二老想得不错,但居盈此刻面对醒言,口角嗫嚅几回,但这些话却总是说不出口。玉面微酡之时,居盈又想起一事,便跟醒言郑重解说,说她这次来郁林太守别苑中暂住,只是因为原本她想去千鸟崖上与他们相会,但半途听上清长老传话,说四海堂几人已经下山游历,行踪不明,于是便应承下无双小侯爷的极力邀请,来这水云庄中暂住避暑。



        居盈又说,这位昌宜侯义子白世俊幼负神童之名,在京城皇宫内苑与自己也有过两三面之缘,最近又常听父皇赞他德才兼备,是不可多得的治国英材,于是她便留上心,也想顺道来看看这位无双公子是否真如传闻所言。



        听她这一番解说,醒言随口附和几声,倒也没怎么真往心里去。



        不知不觉,太阳便渐渐西坠,照得草堂西窗棱上缠绕的藤蔓,呈现出一种几近透明的鲜绿。见天色渐晚,心情大好的草堂主人,便邀请这几位亲密的访客在屋中用饭,也好印证一下她这几天学来的手艺。于是刚让一位故人倾倒在地的倾城公主,便遣一位侍女,去湖那边知会庄里,不必再给醒言房中送晚饭。



        等食用过清淡的晚饭,居盈便问起两位姐妹,七月初七那天可曾乞巧;听雪宜琼肜都说不曾,居盈便兴致盎然的提议要替她们补上。



        于是,等到玉兔东升之时,居盈便请醒言从草堂中搬出一张长条凳,放在月下明湖畔。她自己则从草庐中拿出三只青瓷碗,到湖边盛满清水,并排摆在条凳上。等乞巧之物备齐,这三位少女便都向天上的织女虔诚的默念祈祷,然后向各自面前的碗中撒下一把银针。



        待这样七夕乞巧隆重仪式过后,女孩儿们便请袖手一旁的张堂主,来检查各人碗中乞巧结果。等她们堂主一番认真鉴别,认定居盈、雪宜碗中,针影搭浮交错,都呈现出云彩花鸟之形,是为得巧。而那位琼肜小妹妹,在坚持不懈换过数碗水后,碗中针影也终于不再呈细线、粗槌之纹,经她堂主哥哥判定,也算得乞巧成功。



        这般程仪过后,见辰光尚早,头顶十六月儿正圆,这几人便去湖边解得两只渔艇,醒言居盈一船,琼肜雪宜一船,用木桨划着,就此离了红蓼滩头,荡荡悠悠朝一湖烟水之中行去。



        这时节,正是天心月照,清辉满船;两只小舟,首尾相衔,蜿蜒行于莲田之中。身后水路,上映月华,正显得波光粼粼;但过不多久,狭长水路便又被浮萍荷叶填满。



        舟行莲湖之中,则水莲荷碧叶红花,拂人而过,如欲随人上船。



        月随舟动,就在醒言打桨之时,已和他数次同舟的少女,便采得手旁莲蓬,剥出莲子,将清美甘滋的果实递入对面着力划桨的少年口里。而身后莲舟上,那小少女也学样剥莲,在自己啖食之前,记得将甘美的莲子送给划船的雪宜姊。



        又行得一阵,见了这明河弄影、莲花依人的湖景,心情舒畅的倾城少女,便对跟前喜爱之人说,要把眼前景色唱出来。于是醒言便听她玉啭珠喉,轻盈唱道:



        “碧莲湖上采芙蓉



        人影随波动



        露沾衣,翠绡重,月明中



        画船不载凌波梦



        翠盖红幢



        香尽满湖风



        ……”



        这样婉转娇柔的歌声,和着泠泠桨声,随身边荷风飘荡,似只在小船四周的水云间低徊回旋,听入醒言耳中,正觉得无比的清泠雅淡。



        见得眼前斯人斯景,听得身边此歌此音,刹那间,醒言只觉得无比的**——色授魂与之时,听仙音,观娇颜,逍遥乎山水之间,放旷乎人间之世,这眼前的风月,又岂是千金能够买来?



        正心动神摇之时,一阵云影飘来,遮住月轮,湖上忽纷纷下起小雨。见雨丝沾衣欲湿,醒言便招呼一声,将小艇驶入湖岸边一处繁花树下避雨。这株花树,垂下千百条柔软枝条,上面开满淡紫花朵,密如繁星,就彷佛紫云垂水,如一帘花幔般将这两舟遮住。现在这花之下、水之上的空间,就如同一处遮风避雨的山洞,将这几个游湖的小儿女严实的遮庇住。



        这帘繁花幕幔挡住雨丝风片的同时,也遮却了雨湖中些微的亮光;于是对醒言而言,那近在咫尺的旖旎容颜,便在眼前渐渐模糊。淅淅簌簌的雨打花枝声中,他只觉得一阵仿若兰麝的香气袭来,也辨不清是衣香还是花香……



        约莫半晌之后,雨声渐停,不久便是云开月明。等将小舟划出花坞,检点衣物,醒言发觉身上衣裳也只是略略湿润。



        经得这场突如其来的烟雨,醒言对面的少女却兴致更浓。抬头望望,见得头顶这轮圆月,经过方才一番洗礼,现在光华四射,显得更加明亮。看着舟舷旁映水月轮中浸透人影的模样,盈掬公主便回想起当日告别罗浮山,眼前少年飞上高树,在一轮圆月衬托下笛歌相送的情景。



        此刻,这位与她近在咫尺的少年堂主,正是无比的温柔。听她提及往事,醒言便微微一笑,说道独乐乐不如同乐乐。于是还未等居盈如何反应,便发觉自己已被人携手飞凌半空;回眸望望身后下方,则见到原先乘坐的小船,正在水中荡漾;旁边扁舟中,那小琼肜正使劲向她摇手嘻笑。



        这样凭虚御风,须臾间便来到栖明山峰那处最高的树冠顶。等半虚半实的立于树冠之上,朝四下一看,这位名动海内的倾城公主便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呈现在自己面前的江山,转瞬又换成另外一副模样:



        往西北望,烟波浩淼,明湖百里,湖岸上房舍连绵,中有灯光点点;向东南看,则青山崔巍,峰峦连绵,月色银辉中泉瀑如练,林声如涛。看这眼前四面寥廓的景象,真个是山接水茫茫渺渺,水连天隐隐迢迢!



        看了这大气磅礴的江山画图,这两位几经重逢、如有宿缘的少年男女,一时间心胸俱阔,只觉得灵台澄澈洞明。



        就在醒言居盈二人携手树冠,正看得如痴如醉之时,却忽听得“嗖嗖”两声尖利风响,似有两物正朝他二人直扑而来!



        ※※    ※



        小注:抱歉,这章作起承转合之用,略显平淡;原本也安排有一个阴狠的场景,但发觉不太协调,就移到下章再写。



        另,既然附注了,也不影响订阅字数,那我也就在vip章节中第一次说些题外话:



        真的很感激您的订阅!无论多少,这都是对一个原创者的尊重。至少这让我知道,原来这盛世文章,还是能值点钱的。    :p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