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二卷 『青衿浮世傲王侯』 第十章 神翻魂断,惊罗衣之璀璨

第十二卷 『青衿浮世傲王侯』 第十章 神翻魂断,惊罗衣之璀璨

        青云道一击不中,飘然远遁,半空中留下一句叱骂;醒言闻言愕然,立时止步不前。



        刚才青云这化龙一击,前后只不过片刻功夫,真个似电光石火,兔起鹘落;直到现在,还有不少被刚才那阵狂风吹得东倒西歪的侍女宾客,没弄清方才究竟发生何事,仍在那儿死死抱住身旁栏柱。



        不过,枕流台上还是有不少人心中清楚,刚才青云道迅雷一击,看似冲那位张姓少年而去,但看他前后言行,实际目标正应是此间庄主白世俊。



        现在,这侥幸死里逃生的白世俊又惊又恼,正对着青云逃遁的方向恨声连连:



        “好贼道,好贼道!亏我白世俊待你为上宾,现在竟想来觑空害我!”



        恨声叱骂一阵,又忽似想起什么,白世俊便望了望身前醒言居盈一眼,悠悠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说道:



        “唉,今日才真正知道,何谓树大招风,何谓木欲静而风不止。饶是我白某人平日广施德政,勤谨再三,却仍有不法贼徒成日想来害我!”



        此时,这无双公子白世俊心中雪亮。原来这青云道,混入自己府中,一心只想取自己性命,平日卑琐言行,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只是,这半月多来,自己倚为左右手的飞黄仙长总是随伴左右,这贼道估计是畏他法力高强,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下手。而今日自己遣飞黄仙长出府查勘一事,便被这厮当作良机,瞅空就要来害自己。



        只不过,这青云贼道万万没想到,今晚座中本无多少法力高强之人到场,本应是十拿九稳的杀局,却谁料,竟给下午才来的新客给无意破坏掉。



        忖到此处,再想想刚才那条黑龙势不可挡的狠样,白世俊也是好生后怕。



        到得此时,这临水楼台枕流阁,已被无数手执钢刀火把的庄客围得水泄不通;四五个盔甲鲜明的剑士,急跃过来将白世俊围在中心,死死护住。在这片纷乱之中,醒言也顾不得许多,只管急问居盈雪宜她们,刚才可曾被恶龙吓着。



        正喧嚷间,醒言忽见周围围得密不透风的庄丁,突然“哗”一声朝左右两边分开,然后便是一队身着轻甲战裙的兵士朝这边直冲过来。



        借着灯笼光亮,醒言看得分明,这队手执雪亮弯刀的兵士,看模样身形,竟个个都是娥眉女子。正自惊奇,却见这群红粉女兵竟直冲自己奔来;还没等拔剑喝问,身形一错落间,自己身旁那个刚刚相逢的女子,已被这群巾帼娇娥给隔到阵中,迅速朝后退去。手忙脚乱之时,莫说喝问,一个躲闪不及醒言倒差点被这些奋勇向前的女将给推个跟头。一片眼花缭乱之后,堪堪稳住身形的少年只来得及听清一句:



        “醒言明日记得来找我,我把你娘亲捎来的东西交给你……”



        话音犹自袅袅,那支娴熟非常的军阵早已朝玉带桥方向迅速移去。



        等居盈被护送离开,众位受了惊吓的宾客也不敢多逗留,胡乱跟主人道别一声,便都在庄丁护送下各自散去。至此,水云山庄枕流台上,这场原只为醉月飞觞的风流雅宴,终于在一片刀光剑影之中曲终人散。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四海堂三人所居院落中,一早琼肜便几次提议,说要赶紧去看居盈姐姐;听她提议,醒言想了想,觉着还是下午再去,更从容些。



        用过早饭不久,庄主白世俊便遣人送来一套崭新的袍服冠帽,说是谢他救命之恩。仆人送来的这套袍服,宽摆大袖,玄黑底色,上绣青色兰草花纹,其款式正是大夫以上品级才可穿用。而那顶冠帽,若以寸记,则前四后三,名为“却敌冠”。



        见白世俊送自己袍服,特别是见了这顶却敌冠,醒言知道,这位无双公子对自己颇有结交招纳之意。因为,这却敌冠,一般是达官贵族的近卫首领才能穿戴。虽然明知其意,醒言也未推脱,就老实不客气的收下。等来人走后,他便在雪宜帮助下,穿上大夫袍,戴上却敌冠,对镜一照,发现确实要威风许多。



        上午清闲无事,醒言便随便翻了一会儿典籍经书,然后出来到小院中闲转。



        他眼前这间院落,花木葱茏,清静雅洁。粉白墙垣上,青黑小瓦线条宛转。东南墙角一堆假山石,岩骨嶙峋,颇值玩味。假山脚墙根边,又葳蕤生长着一蓬蓬青碧修长的书带草。院西南角,长着两株叫不出名的花木,开满粉白花朵,交相错落,密密簇簇,几乎看不到半点叶片。锦云般的花枝间,正雀跃着两只小小黄鸟;互相飞舞嬉戏之际,便不时扇落片片花瓣。



        正饶有兴致的观看时,忽见那位一直蹲在墙角,不知在玩着什么的小琼肜,忽然站起身子,舞着手儿蹦蹦跳跳跑过来,兴高采烈的说她抓到一只漂亮虫子。等她将手中虫子小心翼翼递给醒言,醒言一瞧,发现这回琼肜的倒霉猎物,原来是只蝗虫。



        将琼肜的贡物捏到指间,对着日光看了看,醒言忽然皱起双眉,心下竟有些踌躇。原来,他手中这只蝗虫,啮齿锋利,后肢强健,倒与世间蝗虫无异。但奇怪的是,这只暗绿蝗虫两侧身上,分别有两排金色黑心的圆斑,看上去有若毒眼。听琼肜意思,就是这金光耀然的斑点,才让她觉得好看。



        见蝗虫这样斑纹,醒言心中疑窦暗生。因为,抱霞峰四海堂中所存风物志,相比经书更为有趣,他早已翻得烂熟,但也从来不记得有这样蝗虫记载。自那晚观察天相,特别与灵漪一番对答之后,他就怀疑,这郁林郡中突如其来的蝗灾,可能并不比寻常。现在见了这只斑纹怪异的蝗虫,便让他疑虑更重。



        望着手里蝗虫,醒言忽然心中一动,暗忖道:



        “说来也怪,昨日来无双公子水云山庄,一路看来,越到这庄园附近,草木越是葱翠繁盛,似乎丝毫没受蝗灾影响。而现在这院落中,却偏又遗落下这只本应群生群长的蝗虫。”



        正琢磨着,琼肜又来问他这虫儿好不好看。醒言便告诉她,这虫子虽然漂亮,却正是让这几县民众挨饿受苦的罪魁祸首。一听此言,还没等他来得及细细解释,琼肜便已是双眉紧拧,建议哥哥把这虫子送给树上那两只鸟儿吃掉。



        等她得了允许,便自告奋勇接过虫子,一路小跑冲向花树边,想将蝗虫送给那两只黄鸟吃掉。谁知,她这一路匆忙,却把那两只黄雀惊得扑簌簌飞掉。顶着满头落英花片,琼肜只好唤出自家那两只听话的火雀,然后将手中蝗虫抛向空中。于是,还没等这只已被折腾得半死不活的蝗虫想起要展翅逃跑,便“呼”的一声,已化作一团火球自空中坠落。



        略过琼肜这段疾恶如仇的事迹不提,用过中饭,又歇得一阵,醒言便带她和雪宜,去往玉带桥那侧居盈住所拜访。



        记着昨日侍剑丫鬟引领的道路,醒言七拐八绕,半晌功夫后也走到水光涵澹的芦秋湖边。只是,等从迷宫一样的房舍轩榭中走出,到了湖边一看,醒言才知道此刻他们三人,离那玉带桥诸岛已经偏得很远。于是,他只好又带着二女,望着迎仙台玉带桥的方向,沿芦秋湖往回折返。



        路途之中,绕过一棵大柳,脚下道路便逐渐偏离湖畔,往一片翠竹林中逶迤伸展。顺着小径走进竹林,他们便觉林中似有一阵清风在不停回荡,吹得竹叶沙沙作响。



        被这挟带竹林清气的风息一吹,醒言顿觉暑气尽去,遍体生凉。心旷神怡之时,正要回头夸赞,却见得那小琼肜,已倚在一株修竹上,脸颊紧贴竹杆,蹭去汗珠,正借着清竹纳凉。见他看来,小琼肜便展开笑靥,朝他嘻然一笑——此时这翠竹黄衫,碧叶娇儿,看在醒言眼中正是明丽非常!



        望着琼肜倚靠竹枝的样子,醒言心中一动,忽想起去年与这小少女初见的模样。那时候,在那罗阳山野,也正是满山的翠竹。想到这儿,他便跟依恋竹枝止步不前的小琼肜,说了句玩笑话:



        “妹妹啊,若是有一天你贪玩走丢,我便也来这样竹林中寻你!”



        听得此言,琼肜赶紧放开清竹,跑到哥哥身边,认真保证道:



        “哥哥,琼肜很乖,一定不会丢掉!”



        一阵玩笑,不经意间便走出竹林。等出得林来,醒言发现竹林边有一块半埋土中的石碑,读了上面的字儿,才知道此处叫“幽篁里”。看来,此地应是水云山庄中另一处景致。



        过了幽篁里,又走了一阵,不多久他们便过了枕流阁,到了连接湖中小岛的长堤处。走上长堤,过了玉带桥,便到了迎仙台下。见他们到来,一位早已等候多时的轻甲女兵,便奔去夕照草堂中禀报。片刻之后,这位面容英武的带剑女兵,便请他们几人去草堂中和主人相见。



        等进到这间与自家马蹄山故居极为相似的草堂,还没等醒言开口问候,那位正倚在窗前青玉案边,不知摆弄何物的少女,便请他过去,说是有件物事想给他看。



        “我娘让她带了何物?”



        记起居盈昨晚之言,醒言便以为她现在想给他看的,一定是家中带来之物。心中惊讶着居盈竟会再去家中拜访,这位当年的饶州少年现在的上清堂主,便接过少女玉手递来之物——



        “这是?!”



        打开居盈递来的小盝盒盖,揭去一方红罗泥金帊,再拨开香软的红绵,醒言便看到一只温润如膏的白玉印,赫然嵌放在一座精光灿然的小金床上。



        在居盈示意下,满腹疑窦的少年,伸出双指,捏着这枚白玉背上五盘螭钮,将玉印轻轻提离宝盝。将印举到眼前,醒言看得分明,这面微透粉红的明玉版上,正端端正正錾刻着八个篆文:



        太素天香    既寿永昌



        “这是……”



        面对少年迟疑的目光,居盈忽展开一脸明灿的笑颜,轻启珠唇,嫣然说道:



        “醒言,其实居盈,便是你曾说不敢娶的‘倾城公主’。”



        “我爹爹给我的正式封号为‘永昌’,即是永昌公主。”



        望了望少年的面容,已是一身端丽宫装的少女,想想又添上一句:



        “其实盈掬想着,堂主你已觉得我可以是公主侍女;这样我再说出本来身份,也只不过去掉‘侍女’二字,你就应该不会太吃惊了……”



        “咦?醒言你?!”



        ※    ※    ※



        注:盝,音lù。古代小型妆具。常多重套装,顶盖与盝体相连,呈方形,盖顶四周下斜,多用来藏放香料,或者盛放玺、印、珠宝。盛放公主帝王之玺,盝子常为二重。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