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二卷 『青衿浮世傲王侯』 第三章 明月多情,清光长照人眠

第十二卷 『青衿浮世傲王侯』 第三章 明月多情,清光长照人眠

        “咦?那儿怎么有人睡在地上?”



        琼肜从灵漪醒言之间探出脑袋,看清院中情景,忍不住叫出声来。



        原来,在一片朦胧月辉中,小院白石地上正躺着一个黑衣人,身材精悍,黑巾蒙面,一看便知不是端人。



        “应该是来旅店中浑水摸鱼的宵小吧?”



        虽然一眼看出这人身份,但让醒言觉着奇怪的是,这位梁上君子,现在竟四脚八叉,大咧咧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似乎丝毫不怕别人看破行踪。



        见到这情形,醒言觉着实在匪夷所思。若按他经验,做这种不尴不尬之事,首要一条便是要隐蔽身形,提防着不让别人发现。比如他当年在花月楼中,偷去蕊娘房里恐吓奸徒,一路上潜踪蹑足,那是何等的小心!



        暗地摇了摇头,醒言免不得大喝一声,纵身跳到那贼跟前,弯腰揪住他衣领一把拎起,准备审个明白。谁知,这贼徒看起来身量不大,但入手竟是死沉死沉;饶是少年力大,也在百忙中加了把力道,才没让这厮摔下。



        等醒言将这盗贼拖到门边放下,借着烛光才看清,这位梁上君子现在竟口吐白沫,鼻孔翕张,就好像得了啥急症。见他这模样,醒言也有些慌张;才惊了两句,却发现身旁那位修身颀立的小龙女,却在那儿掩嘴偷偷嘻笑。



        一见灵漪儿那副神态,醒言便立即知道,眼前贼徒这副倒霉模样,十有**便是她做下的手脚。心中暗道龙女顽皮,醒言又取过刚才漂浸玉莲花的那盆清水,将黑衣人淋清醒。



        一阵审问,才知道原来这贼徒,趁着黑灯瞎火潜到客栈中,想伺机行窃。本来,他倒也秉持着和醒言一样的理念,走路蹑手蹑脚,生怕惹出响动。谁知,半晌前刚蹑行到这处院落,却发现面前横着一堵竹篱墙。虽然惊讶院里哪来篱笆,但他看竹篱并不高,便轻轻一纵,跳了过去;因为穿着软底布鞋,落地时倒也轻巧。



        只是,听口齿不清的盗贼哭诉,也不知啥缘故,等他跳过一个竹篱,却发现前面总还有另一道篱墙;前后跳了约有二三十回,却还是见不到尽头。见着事情古怪,他也赶紧回头,谁知身后来路上,也同样竹篱密布,没个尽头。到了后来,他也搞不清楚哪是前哪是后,又惊又怕又累,最后终于体力不支跌倒。



        说到这儿,这小贼已有些歇斯底里,倚靠着门边大叫道:



        “有鬼!有鬼!我明明看到房子就在前头,明明看到……”



        看着这贼倒霉相,醒言便知是遭了刚才灵漪儿法术戏弄;看他狼狈模样,少年心下有些不忍,便准备拿出当年手段,恶形恶相的恐吓他一番,让他保证以后再也不敢行窃,也就把他发放了事。



        谁曾想,也是这贼自己末路到了。他这一通歇斯底里的大喊,却把店老板惊动,不知出了何事,赶紧带着几个得力伙计赶来处置。等到了这处,一瞧店中客人逮住的贼子身形,店掌柜立时叫嚷起来,一把扯过伙计手中绳索,不顾年高,扑上去就把贼汉五花大绑。



        原来,灵漪儿用幻术累倒的贼徒,竟是当地官府通缉了许久的大盗,数月间作案无数。因手段高强,最多也只被人瞧见过逃去时的背影。而醒言所住这家客栈,前后也遭他好几次荼毒,害得店里给客人赔了许多银子,店老板正是恨他入骨,将县衙精心绘制的画影图形,请画师描了一份,挂在房中早晚观看,早就记得滚瓜烂熟。这一下,总算老天开眼,终于让这贼子落到自己手上!



        当下,激动万分的店掌柜便对醒言几人没口子称谢,不惟免去了几人的房钱,还准备给这位新来的姑娘另外准备一间上房。自然,这好心的建议被醒言婉言谢绝。



        待精疲力竭、如中邪魔的盗贼被拖走锁到柴房,这一番喧闹终于平息。



        经过这阵子人语喧沸,小丫头也终于困顿,忍不住打了个呵欠,便被她雪宜姊拉着回房安歇睡觉。喧闹不堪的客房,转眼只剩下两位久别重逢之人,在那儿默默无语。



        稍停一阵,觉出两人静立室中,颇有些尴尬,醒言便提议大家不妨去院中闲走赏月。刚一说完,他就有些意外的看到,原本好强的四渎龙女,竟没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嗯”了一声,便顺从的跟在自己身后,来到这月光清淡的客栈小院内。



        这时候,夜已深沉,中庭静寂,不闻人语,耳中只有啾啾的虫鸣,时断时续。月光下的夏夜庭园,正是柔淡如水。



        这两位悄立月庭之人,却仍是静默无言。自上回浈河水底那一番**的潜泳,这已是二人第二回相逢。只是,上回瑶阳镇醉梦馆中那次相见,经得莫名小魔女一番喧闹,醒言与灵漪,还来不及细细体味两人逾礼后首次相见的尴尬。但这一回,竹影扶疏的淡月庭园中,已没了旁人的干扰,两人便有些手足无措。



        望着月光中长身而立的少年,尊贵的四渎龙女心儿却忍不住怦怦乱跳:



        “这个混赖醒言,会不会因为上次本公主……一时糊涂,就起了误会,马上便要来轻薄于我?”



        灵漪儿紧张万分的思忖,俏脸上不知不觉已羞得通红。



        “如果他真敢来无礼,那我是该逃,还是拿法术冻他?”



        一番患得患失之后,四渎小公主便决定不逃,而要施展“冰心结”来阻止少年的无礼。只是,打定主意之后,她脸上红晕却更加艳盛。因为她隐隐知道,自己这法术,似乎对少年无效……



        “也许这次能行呢~”



        龙族小宫主鼓励着自己,但脸上却烧得更烫。



        只是,就在她柔肠缠转了这么多时,那个可恶少年,居然无动于衷,丝毫不来侵犯,只顾仰脸看天,盯着天上星月微茫的夜空看个不停。



        看着少年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原本怕他来扰的小龙女,却没来由一阵生气。



        又等了一阵,正当灵漪儿公主脾气就要发作,忍不住要抢先给这只呆头鹅来一记“冰心结”时,却见这只顾看天的少年,终于转过头来,对自己说道:



        “奇怪啊灵漪。”



        “……嗯?!”



        “你不知道,我刚才察看天相,发现从这郁林分野上看去,岁星在北,太白在南,不应该发生蝗灾饥荒啊!”



        “……是嘛。”



        听醒言突然说起这个,灵漪才知刚才冤枉了他,当即也不知该喜该恼,只好顺着话儿问道:



        “那是为什么呢?”



        “灵漪你看,”



        少年抬起手臂,示意少女朝天上看:



        “那岁星属东方春木,太白乃西方秋金,现在一北一南,名为牝牡,正主年谷大熟;而灵漪你再仔细瞧,北边那岁星现在颜色深沉,显红黄之色,又主四野大丰,无有虫灾。”



        说到此处,少年顿了一下,犹疑道:



        “若是我上清宫中传下的星书无误,今日观此二星相,郁林郡绝不应遭这样的蝗虫饥灾!”



        “是吗?那就是有妖孽作怪。”



        “嗯,你说的很有可能!”



        肯定回答一句,醒言又凝目仔细看天,满面愁云。出身贫寒的少年,又要比旁人更知道饥荒的危害,现在正是忧心忡忡。



        而那位“雪笛灵漪”,因为见惯了少年随和乐观的模样,现在忽见他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神色,倒引得她芳心大讶,头一回仔细的朝少年脸上看去:



        只见清幽的月光中,清俊的少年临风伫立,脸沐一天的星光,儒雅坚毅,宛如龙宫的宝物,正泛着神异的毫光。那两只清亮的眼眸,现在幽如深潭,彷佛能包容下头顶夜空中漫天的星华。



        彷佛就在一刹那,一道亮光在眼前闪过,然后这天地间所有的事物,都不再与前一刻一样。尊贵骄傲的少女,内心深处彷佛被谁拨动一下,忽然响起一声让人心醉的回响,宛如圣唱,清越绵长。



        于是,还在仔细复察星相的少年,便听到身后响起一声彷佛梦呓般的呢喃:



        “醒言,你能把那年谷大熟的‘牝牡’,再跟我解说一下……”



        “牝牡?”



        “嗯……”



        “牝牡,就是男女,就是阴阳——”



        道门少年本能的解说,到这儿嘎然而止。回头望望,发现那一双凤目星眸,已渐渐朦胧,彷佛正漾荡着无边的春水,寂寞而温暖。



        于是随着一声悠悠的叹息,一阵云影飞来,遮住了朦胧的月华,也遮住寂静庭园中一对渐渐重合的身影……



        大约半晌之后,便到了离别的时刻。无论多么不舍,“镜影离魂”的法术也只能支撑这么久。



        这一回,镜影而来的少女并没有凭空消散。在将依依不舍的少年送入门内,娇俏的少女立在门外,将房门轻轻掩上。



        就在木扉缓缓阖上之时,少女嫣然一笑,展颜说道:



        “下次记得再来找我玩。”



        略带顽皮的神情,就宛如暂时告别的邻家少女。



        直到厚实的木门,将阳春芳菲般灿烂的笑颜完全隔断,门内的少年都没有应答。又过了许久,出神的少年才如梦方醒。



        从那如痴如醉的梦幻中醒来,醒言并没有立即打开眼前的木门。又等了许久,他才伸手将闭合的门扉轻轻推开——



        只见得小院中月光如水,竹影迷离,一切又静寂如初。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