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十卷 『焚花荡月问前尘』 第八章 浣玉焚花,烟迷生死之路

第十卷 『焚花荡月问前尘』 第八章 浣玉焚花,烟迷生死之路

        “净世教段贤师死了?!”



        醒言独自返回场边后不久,这个惊人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没多久就传遍整个斗场。



        开始时,人们还只是窃窃私语;过不多久,人群就已喧嚷得如滴落冷水的滚油锅。不管是谁,无论他对净世教是拥戴还是憎恶,都想象不到前后只不过半盏茶凉功夫,那位赫赫有名的“碎星斩魂刀”就已经魂飞魄散!



        “要有好戏看了!”



        无关闲人们,竟有些期待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此时,金钵僧、罗子明等人,也从初闻噩耗的震惊怀疑中清醒过来。看着教徒抬回的尸体,还有捡回的那把已经黯淡无光的斩魂刀,对他们而言正是物伤其类,个个都感同身受,如丧考妣。



        而那些平日受他们欺压的对立门派徒众,则全都在心中都长出了一口气。回想往日段如晦狠辣的手段,谙知内情之人都觉着真是恶有恶报。只不过,虽然邹彦昭等人心下快活,但净世教人多势众,余威犹在,他们脸上也不敢表现出过分的欢欣鼓舞来。



        愣怔半晌,那金钵僧终于反应过来:



        “我乖徒儿、就此登了极乐吗?”



        看着手下门徒拿一袭白布盖过徒儿熟悉的面容,则任他再是佛门禅师,也禁不住心中大恸;又联想到刚才那少年,用的竟似是与本门“噬魂”相类的秘术,金钵僧立即口角哆嗦,不顾高僧风度,对着醒言那边嘶声詈道:



        “好恶贼,竟敢使邪术害了如晦性命!”



        此言一出,他身后的净世教徒立即往前聚拢,蠢蠢欲动,只等着上师一声令下。见他们如此,祝融门等教派弟子,人数虽少,也不惧怕,呼啦一声围到醒言身后。眼瞅着,若是一言不合,便是个群殴之局。



        见局势不妙,刚杀伤人命的少年立即从些许愧疚中清醒过来;定了定神,便戒备着对眼前怒气冲天的金钵僧说道:



        “金钵禅师,且莫着恼。小子方才本无意伤他性命,实是见他遭术反噬,才不得不出手解他痛苦。”



        正所谓“死者为大”,现在醒言也不愿多指摘段如晦如何如何,口头这话已说得十分客气。只是,即便他如此,眼前净世教诸人还是一脸敌意,那金钵僧口中更是“妖术”“妖术”叫个不住。见得这样,少年也忍不住动了气,高声叫道:



        “金钵僧!这比斗生死由命,可是你们自先约定——妖术?好,那咱先别比第二场,就当着合县父老的面,先来把这‘妖术’的事儿说清楚!”



        虽然,他现在并不清楚,刚刚恰好和自己一向极力撇清的“噬魂”邪术擦肩而过;但瞧段如晦那把妖刀上的诡异情状,他也知道,那斩魂刀和自己镇魂光一比,谁更拿不上台面。待说过这反诘话儿,醒言便执剑在手,全神戒备;不待他招呼,琼肜雪宜二女早已立到他身前,成犄角之势护住自己的堂主。



        一听少年这问诘,再见三人摆出这等架势,这位刚刚还满面悲伤的净世上师,竟立即就消散了一脸戚容,重又恢复了往日镇静。只见他袍袖一拂,弹压住身后蠢蠢欲动的教徒,然后便对着白布之下的陨命徒儿,诵了几句往生经咒。



        “果然不愧是我教前辈上师!”



        见金钵僧这么快就恢复了常态,激愤不能自已的罗子明心下甚是佩服。



        简短超渡程仪完毕,金钵和尚就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罗兄弟,下一场就靠你了。记住,这比斗规矩是生死由命。”



        火影阎罗立即听懂了他话中涵义,便狞笑一声,简短答道:



        “明白!”



        经过一番周折,争斗双方终于决定继续事先约定的比斗。这回,是净世教一方先去了斗场中央;而祝融门这边,却有些小小的延迟。那个就要下场的女子,正轻声请示着自己的堂主:



        “堂主,我是现在脱衣,还是等到场中再行解掉?”



        “这个……”



        四海堂主闻言,微一沉吟,然后便吩咐道:



        “还是现在脱掉。过会儿万一来不及,就白白烧掉这套好袍~”



        “嗯。”



        听过醒言吩咐,寇雪宜就在这众人之前,素手轻舒,竟开始当众解起身上裙裳来。见她这样,旁人多是不解;更有不少男子,圆睁二目,满含期待的盯着这解衣女子的一举一动。



        片刻之后,等雪宜褪完外罩的裙裳,众人才知道她此举是何用意。原来,就在那一层宽大裙裳下,这娇俏女子竟穿戴着一副雪光灿然的轻甲!此刻,这位清雅淡丽的女子,就如同破茧而出的雪蝶般脱胎换骨,正流光焕彩的伫立在众人眼前。刹那间,所有朝这边观望之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仿佛昏暗云空中突然闪过一道电光,耀亮了那女子站立之处。



        南海涛神相赠的这套火浣雪甲,隐隐流动着蚌珠的晶润光泽,把这梅花雪灵包裹得如同玉人一般。神宫妙手缝成的紧凑战衣,贴身覆在女子婀娜的身躯上;火浣雪丝交织成的衣甲,随着她不常显露的玲珑曲线宛转流动,绕过酥胸,抚过纤腰,把她那一段天生的风情,衬托得格外的妩媚妖娆。



        此时,雪宜那落去巾冠的螓首额前,饰着一对雪白的羽翼,顺着宛转的娥眉,朝两边飞扬而去;而腰肢间那握金丝织就的腰带,接口处是一只面目狰狞的黄金海鲲,平分两半,锋牙交错,为柔妩女子平添几分英气的同时,又锁住万种的春情。



        这一回,是梅花仙灵自下冰崖以来,第一次以斗甲示人。虽然,现在这身甲胄只是他人相赠,万丈雪崖上的千年梅魂,于这战衣上还有旁人未知的天然妙处;但此刻在醒言看来,自己堂中这素性清柔的女子,已端的是神姿艳发、妩曼非凡。正是:



        琼姿何必在瑶台?沿水沿山几处栽;



        临风品在云光上,带雪身从净土来!



        且说寇雪宜着了紧身雪甲之后,她这袅娜的身姿实在动人,就连见惯她模样的少年堂主,也忍不住将目光在她身上细细流连。不知不觉间,这位最近刚识得些情事的少年,竟似上回见到那妖媚胡三娘一样,不自觉便吞了一下口水。



        “罪过罪过!”



        察觉自己失态的少年,脸颊顿时发烧,心下自责不已。毕竟,这位焕然一新的雪姬梅灵,久以婢女自居,天长日久下来醒言也不免要奉承一二,顺她意思视之为自己下属。而现在,他竟对着素来敬重自己的属下垂涎欲滴,便不免大感羞愧。



        正在他惶恐自责间,却听那女子依旧恭敬的请示道:



        “堂主,我现在可以去与那人比斗吗?”



        听她相问,心怀鬼胎的少年赶紧正了正颜色,庄重答道:



        “嗯,去吧,小心些。”



        于是雪宜便朝场中翩翩而去。身后,琼肜小妹妹捧着那堆衣物,和自己堂主哥哥一起关注着即将到来的争斗。



        就在目送雪宜之时,醒言忽然注意到那位先行下场的火影阎罗罗子明,头顶上竟又现出十数朵花光萼影。虽然颜色黯淡,但瞧它们不停的回环绕舞,落在眼中也端的奇妙。



        “那就是三花聚顶的境界吗?——奇怪,怎么看起来有些眼熟?”



        正当醒言觉着那花光似曾相识,身旁小琼肜见着他神色凝重,便仰起小脸儿安慰他:



        “哥哥,不用担心!要是雪宜姊打败了,我就去打败那个老和尚!”



        说罢,还朝不远处那个留意全局的持钵僧人扮了个鬼脸,顿让他又是一阵心惊。



        略去场外之人患得患失不提,再说一直等在场中的罗子明,正候得有些不耐烦,忽见有一曼丽女子,一袭白衣,眉弯春山,目泓秋水,正朝自己施然而来。



        “这小娘是……”



        此刻,一身雪甲的寇雪宜正是琼姿英发,身形袅娜,顿时便让火影阎罗欲心大起。身子骨轻了没二两之际,立即就把那要替死难兄弟报仇的宏愿抛到爪哇国里。正要开口搭讪,却听那女子轻启珠唇,没头没脑的问道:



        “那些庙里之人,是你所焚?”



        寇雪宜这端肃的问话,听在罗子明耳中却如天籁一般。此时这位火影阎罗色心正炽,便涎着脸儿顺口答道:



        “这位姐姐说得没错,那些浊胎贱民正是本贤净化。这世间,就应只留你我这样的神人血脉;大劫到来之前,那些污秽之民都须除掉——”



        刚说到这,谈兴正浓的罗子明却被那娇美女子半中截住;只听她冷冷言道:



        “呣,那就是了。你知道么?我家堂主曾说过,善报恶报,迟报速报,到头来终须有报。那今日、就让我来完了这番报应吧。”



        “……你!”



        寇雪宜这番冰冷的话语,就如滚烫沃雪,将罗子明一腔欲心霎时浇灭。须知道,虽然雪宜在醒言面前素来自居娈婉,但她毕竟是天地生成的千年精灵;此刻心中嗔怒,说出话来便自然有凛凛的威势。



        不过,此刻她对面之人,也绝非善茬;被她这副不怒自威的冰寒模样一激,不自觉打了个寒噤之后,素来骄横的火影阎罗立即便熄了一腔爱欲,又忆起为兄弟报仇的大义来。于是,只听他仰天大笑数声,然后便高声叫道:



        “哈!以本贤师法眼观之,你这女子,正是那浊胎秽民,我今天便要替天行道!”



        这句话声震斗场的话儿声音刚刚落定,便见罗子明脚尖点地,身形往后疾飘;与此同时,又挥舞手中爪形铁杖,几乎未念什么咒语,就已让那雪甲女子所立之处,平地腾起冲天的大火。



        瘁不及防间,雪宜已被这突如其来的凶猛火浪齐顶湮没!



        见一击得手,罗子明便在两三丈外得意非凡:



        “哈!女子就是无知;大话说过,还不是一样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与我三花聚顶的法师斗,怎能不死?”



        也难怪罗子明有恃无恐;刚才他使出的,正是拿手绝技“追魂赤莲”。这法术名号,取净世教教义红莲赤火劫之意,焰形如一朵含苞的莲花,可将被攻击之人完全闭合吞灭。而更为厉害的是,这法术有如附骨之蛆,能自动跟随被攻击之人,如影随形,不死不休!



        这时候,在这朵巨大的火莲花映照下,本就灰暗的天地更加黯淡;众人眼中,彷佛只剩下这朵焚心灼魄的熊熊赤莲。



        见此情景,场外无关的闲人们,差不多都是一个心思,都在为这个陨命火场的女子惋惜:



        “唉,真是怨怨相报何时了!可惜了这么好一个女孩儿……”



        与他们相比,此时有一人更是心急如焚。只听他急切问道:



        “琼肜,你真的觉得雪宜没事?”



        “是啊!”



        琼肜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腾出手来朝前一指,叫道:



        “不信你看!”



        “呃?!”



        见她指点,附近之人尽皆朝场中望去;一看之下,醒言这群人顿时惊喜交集:



        原来,就在那斗场石坪中,先前被大火吞没的女子,竟正从熏天大火中姗姗走出!跳动的火焰,正在她雪甲上肆无忌惮的舔舐,却丝毫不能阻滞她前进的脚步;而发丝旁灼燃的火苗,随着那雪羽冠饰上下飘动,就彷佛被隔上一层无形的隔膜,只能在她青丝外飞舞,却伤不到她分毫。



        “呼~樊川果不欺我!”



        一见此景,醒言顿时放下心来。刚才他还在懊悔,后悔之前没将火浣衣在炉上烤几个时辰试试。而那位见多识广的金钵僧,见了寇雪宜浴火而出毫发无损,更是惊异非常:



        “难不成那女子身上所着之物,便是南海异宝火浣甲?……这几个少年男女,究竟是何来历?”



        正在他心中惊疑不定时,那个踏火而行的女子,已取下发边木簪,迎风幻出那支花萼之形的“圣碧璇灵杖”;素手轻轻一振,便见得碧影纷纷,瑞彩灼灼,无数朵金碧辉煌的花光萼影,在她身周不住缤纷流转,将她衬托得如散花天女一般。



        还没等惊诧万端的火影阎罗如何反应过来,寇雪宜一声清叱,已是飘身而起,人杖合一,瞬即旋起一道气势煊赫的花飙雪浪,疾如流星,迅若雷霆,朝那不住退避的罗子明轰然击去。



        于是,在这目不暇接的光影流幻间,众人只听得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号,然后便见那个罗贤师,已然重蹈了他段兄弟的覆辙——



        狂花散尽,在女子身后如影随形而至的追魂莲焰,瞬即就将这魂魄俱丧之人,烧成一段黑炭!



        而在这惨状之前,历经千年风雨的女子恍然不觉,只足蹈遍地火海,在熊熊烈焰上朝自己堂主这边,无比优雅的俛首一福;那左右飘飞的火苗,正将她玉靥映得如出水的红莲……



        “呀!原来那所谓的三花聚顶、不过是预言生死的鬼神之兆!”



        看过那灵杖击出的碧朵灵苞,罗浮山四海堂堂主恍然大悟!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