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八卷 『雪影摇魂映清盟』 第十章 雪影摇魂,恍惚偏惹风狂

第八卷 『雪影摇魂映清盟』 第十章 雪影摇魂,恍惚偏惹风狂

        仙子鬓眉春黛染,美人衫袖落花娇。



        同期秋水霞长映,无事休嫌雪难消。



        ——    佚    名



        身子还在半空中,“噗”一口温热的鲜血,就已从少年口中急喷到居盈白裳上。



        等他摔落到少女面前时,那一身蒸腾的护身光气,早已是涣散无踪。甫一落地,他还忍着剧痛挣扎一下,以手撑地探起身子,绷紧全身肌肤,预防刚才巨力撞击再次袭来。



        此刻,他已是避无可避。身前,便是一脸惊恐的少女。



        幸好,在这瞬间剧变之后,只听身后传来几声“碌碌”的滚动,然后便再无声息。屏息听了一会儿,醒言这才来得及在心中恨恨想道:



        “好个阴狠贼子!知我能防法术,居然设计用巨石砸我,真是要置我于死地了!”



        不用说,刚才脚下绊倒之物,定是赵无尘设下的机关阵眼;也不知这厮用了啥手段,一俟自己蹴上节眼,便有千斤巨石狠狠撞来。



        想到赵无尘这样狠辣手段,醒言不禁又怒又悔:



        “晦气!这厮都被猛虎攫去,却还中了他道儿!”



        乍见醒言受此重击,居盈惊叫痛惜之余,便赶紧要来扶他。只是,刚挣动一下,才记起自己正被五花大绑在树干上,手足都不得展动。



        “别急,我来解开。”



        见居盈挣动,倒落尘埃的少年,扭头朝旁啐了一口血沫,便艰难的匍匐而前,要来替她解开藤索。此时,他那把剑器,早已飞落一边;不过此时他也顾不得去捡。



        见他重伤之下仍要前挪,居盈急道:



        “醒言你先别动,我不打紧!”



        少女焦急的话语已带了哭腔。



        “我也不打紧。”



        固执的少年不理,继续在地下挣扎而前。这短短一段距离,却费了他好大功夫。



        “呼~幸好不是死结!”



        片刻后,让筋疲力尽的少年感到庆幸的是,那恶徒绑起少女的藤索,虽然层叠了两道结,但第一道并不是死结,很容易就可以打开。



        感觉到醒言在自己身侧解结,居盈也很激动。经了这一阵惊恐,她现在最想做的事,便是抬手替少年拭去脸上的血渍尘泥。



        只是,这两位少年男女心情激荡之余,却都没注意到,就在这株粗大的松干背后,缠绕少女的藤萝,同时还绑缚着几张麻纸。



        这几张画着奇异纹样的符纸,正贴在树干上,被人精心摆成一个并不规则的六角形状。随着藤索的动荡滑蹭,这六张符纸旁边,渐渐氤氲起一阵寒气,将那处变得如有水波晃荡。



        随着藤绳一圈圈滑落,那几张纸符却依然纹丝不动。



        “解开了!”



        醒言低低欢呼一下,使力将藤绳一下子抽离。



        “谢——”



        被解救的少女谢字还没说完,却只听身后传来一阵怪异的嗡嗡声。



        “这是什么声音?”



        还在懵懂,这原本身处黝暗林边的少女,便突然如腾云驾雾一般,须臾间被吸到一处光亮所在。



        “这是……?!”



        此刻在她眼前,所有暗黑的松林山岩都已消失,四周还有身下,只剩下一片清光闪烁、寒气逼人的冰壁!



        乍睹这诡异的陌生天地,居盈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罢了,不信这厮竟有如此法宝!”



        同样也被吸入冰壁之中的少年,目睹此景也是喟然长叹。此时,他已是精疲力竭。



        原来,就在他撤去居盈身上绳索的一刹那,却突然只觉眼前白光一闪,然后便身不由己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吸入古松后一座白色冰塔中。



        那方一直酝酿的符阵,终于在最后一瞬间全力发动,幻成一座寒光闪烁的冰塔!



        这时候,已是恐惧多时的少女,终于能安心的依偎上少年的胸膛;只是此际,她和他已陷入了另一个绝境。



        “居盈,不要急,一定有办法出去!”



        瞅着四周冰晶闪华的古怪模样,醒言第一件事,便是强忍喉头涌动的血气,安慰靠在自己胸前的无力少女。



        听他安慰,正静静依偎的少女,便仰起青丝散漫的俏面,抬手替他轻轻拭去脸上的血沫尘泥。映着清幽幽的冰光,醒言看得分明,身前原本惊恐不安的娇柔少女,此刻韶丽动人的俏靥上,却正流露出一丝安详的笑意。



        见到这抹浅浅的笑颜,感受到脸上兰花般拂过的温柔,一缕异样的柔情,不知不觉爬上少年的心头。



        就在醒言愣愣的目光中,有一朵晶莹的花朵,悄悄飞上少女秀长的睫毛。



        哦,不知何时,身边这片狭小的天地中,已纷纷扬扬下起雪来。



        看着眼前联翩飞舞的雪朵,已经恢复了几分气力的少年,也放松了神色,微笑着对轻偎自己的少女说道:



        “居盈,看起来,咱们眼前这场雪,比起卓碧华那场飘刃雪舞,却还要差得远。”



        “嗯……很久没看见这么美的飘雪了。”



        居盈轻轻应了一声,然后便出神的看着眼前自在飞舞的琼朵,便似在自家园中观赏雪景一般。



        与少女这份出奇的从容相比,醒言却远没这么镇定。虽然口中调侃,但内里却是心急如焚,真个是悔恨交加:



        “唉!怪就怪自己与小人结怨,却偏又瞻前顾后,没下得狠心!当时还觉处置得当,不想今日便遭此大难。也算是咎由自取!”



        “只是,却连累了居盈……”



        静处身前的少女越是淡定,醒言就越是觉着自己罪孽深重。



        “也罢,现下首要之事,还是想办法出去。”



        少年心神,也只是片刻散乱;意识到眼前困境之后,便赶紧运行起太华道力,迅疾施展出旭耀煊华诀。



        气力衰竭之际施展出的上清大光明盾,光色虽不如往日耀眼,但毕竟为这白茫茫的狭窄天地中添了几分生气。同时,得了法诀之效,在这微微蒸腾的光焰中,少年的气力也正在迅疾恢复。



        不一会儿,便听他柔声说道:



        “居盈,你且坐好。我来看看这屋子有无出口。”



        “嗯,我也和你一起。”



        于是,这两人便站起身来,在飞舞的雪花中,朝四下冰壁不住摸索敲击。



        只是,让这二人失望的是,无论居盈怎样细心摸索、又或醒言怎样大力敲击,却总是破解不开眼前这堵团团四围的明澄冰壁。



        咧着嘴抚摸着捶得发痛的手掌,醒言突然觉着好像有什么重要物事,自己一时没能记起。



        “是了!我忘了那把封神古剑!



        皱眉思索一下,醒言才想到为啥自己觉着手里空落落的:



        “我为何不召唤一下?也许她能帮上忙。”



        于是,他便聚拢心神,开始悉心感应那把失落的剑器。



        只是,又让他大感沮丧的是,无论他如何召唤,却始终感应不到那把瑶光剑的存在。这一下,醒言真有些要绝望了:



        “赵无尘这杀才,是从何处搞来这宝贝?竟能隔断自己与飞剑的联系!”



        “只是,为何这样厉害宝贝,却不能一下子把我们杀死?只在这儿漉漉奕奕的下雪!”



        惊惧之余,醒言也有些迷惑不解。



        对于他和居盈来说,困入雪境之中也只不过片刻时间,但却似乎已度过一个漫长的时间。



        醒言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与居盈陷入雪阵后,略过了一阵,他那把古剑失了主人气息,也是倏然飞起,绕着林间寒光缭绕的冰塔飞舞几圈,然后将剑身轻轻附在光壁上,似乎正在侧耳倾听。



        有些奇怪的是,听得一阵,这把古怪剑器并未着急救主,而只是往后一个倒翻,斜斜立身于松软的浮土中。



        与瑶光的怠工偷懒不同,就在她之后,又从林中急急蹿出一头金睛白虎,展身朝这座冰影纷纷的光塔扬爪狠狠击去——若是居盈在此,定可看出这头体形比一般猛虎大得多的巨硕白虎,正是先前掠走赵无尘的那头山大王。



        只是,现在任凭这头威猛的白虎死命捶击,这座光塔便如虚幻的烟景一般,总让它的巨掌穿塔而过,击不到实处。扑腾一阵后,这只路见不平挥爪相助的异虎才意识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也只是徒劳;于是便见它长啸一声,驾起一阵狂风,朝远处奔腾而去,一路带起纷纷的草叶。



        而在冰塔雪阵之中,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雪花,此时仍在静静的飘洒。蔼蔼浮浮,氛氲萧索,洁白无暇的雪朵,一如四月的柳絮飞花,在醒言居盈的头顶身周,轻盈的徘徊回舞。



        此刻,醒言已放弃了无谓的敲捶,只在那儿依壁而立,尽量挨延着时间,好等到有人发觉救援。



        这时候,在漫天飞雪中,少女居盈正轻轻靠在少年的胸前,默默注视着眼前翩翩飘舞的琼花雪朵。在这样静谧的素白世界中,白衣少女这样亲昵的动作,却让醒言觉着无比自然。



        渐渐的,原本落下即融解无踪的纷纷雪朵,慢慢便如茸茸的蒲絮,在居盈发髻上渐积渐多;原本俏洁的面容,现在已变得苍白起来,恍惚间看去,少女流转的口鼻轮廓,竟变得有些透明,似乎正与四周空明的冰壁,渐渐融为一体……



        看着居盈这般迷离的模样,感受到她身上不住传来的颤抖,醒言不禁暗暗心惊。



        于是,为了让少女不至于在冰雪中冻僵睡着,醒言便扶着她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转圜行走。一边走,一边又把自己与赵无尘结怨的事儿,择要跟她说了。



        就在他恨责自己因一时之仁,而将居盈牵扯进来时,却听得这位已重获几分生机的少女柔声说道:



        “此事不怪你。你做得完全没有错处。只可惜当时没和你在一起,否则又可以像去年秋天夜捉贪官那样,一起对付那个邪徒。只是……”



        “和现在的醒言相比,我却没什么法力。即使在,也帮不上什么忙。”



        听得少女自怨自艾,醒言急忙想出言排解,却听她又接着说道:



        “其实今日这事,还是居盈累你。都怪我只想急着学法术,便没听你劝告,又……又不想有人随从,才遭恶徒挟持,反累你遭此苦楚。”



        “居盈切莫这么说。”



        醒言赶紧接话:



        “其实,赵无尘这杀才自那事之后,变得温良谦恭,谁能想到他内里竟还是如此怨毒?我俩与他同门,原是防不胜防。如非今日此事,他日定还有其他事由引我入彀。”



        说到这儿,这位扶曳着少女的四海堂主,不禁又变得怒气勃勃:



        “想来想去,还是没料到世间竟有这等恶徒!早知如此,当日我实该将他一剑杀却,最多只是赔得一条性命,也省得今日连累你这样娇贵之身!”



        想到激愤处,醒言抬脚便朝身旁冰壁胡乱踢去。正狂怒间,却只觉一只宛若凉冰的小手轻轻握住自己的手掌——原是居盈听到“娇贵之身”四字,不觉幽幽叹了口气,便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其实今日能与你共赴患难,正是盈掬朝思暮想之事。唉,那等恶人……我却想起一句话。”



        “什么话?”



        心情激荡之时,醒言并未听清少女的自称。



        “我曾见过这么一句话:与其溺于人,宁可溺于江。溺于江犹可游也,溺于人不可救也。”



        “……这句话说得甚是!”



        品了品句中涵义,醒言大为感叹;激赏之余,又如往常般问道:



        “居盈,这话你是从哪本经册中看来?我却从没读过。”



        “这是在家时,我晚餐前浣手玉盆上的一句铭文。”



        “哦,原来如此!”



        正若有所思的少年,顺口答得一句,却没发现旁边少女神色忽有些慌乱,便似说错话说漏嘴一般。



        醒言此时想的,却是从居盈那句“溺江”之言中,联想起自己所会的几种法术。此时他才发觉,“冰心结”、“水无痕”、“辟水咒”、“瞬水诀”,虽然也似不少,但此时却都派不上用场;而那个屡助自己度过难关的太华流水,现在又起了些变化。



        自上次突出身外强行炼化那个九婴妖魂之后,不知是因囫囵吞枣,还是妖魂法力过于庞大,以至于直到现在,他还没将它彻底炼化。现在运转道力时,那脉原本无色无形的清溪水,却似变成一道寒冰流,虽然能助得自己不惧身周的寒气,却不能助得旁人御寒——刚才将太华道力流转掌上,一触到居盈,却让她呼冷不已!



        “照这样看来,以后若离得近,也不必劳烦冰心结了。还是时日短了了,来不及炼化。”



        “唉,早知今日,无论如何我也得学会小琼肜的放火术了!”



        一想到这个“火”字,醒言心里却突然一动,伸手便朝袖中摸去。这一摸索,顿时便让意兴萧疏的少年如抓救命稻草:



        “天助我也!这下又可多撑不少辰光!”



        原来,他发现自己衣袖倒袋中,恰携着火镰荷包!现在这冰窟之中,寒意四溢;身上的衣物,根本就无御寒之用。若是点着生火,反倒可以再拖延一些时候。



        找到缓解之法之后,醒言赶紧将居盈扶到一旁,然后便脱下自己外罩的道袍,使劲摔拧几下,之后取出荷包里的艾绒,紧覆在火石上,弯腰躬背,将这些取火之物护在身下,然后用火镰在火石上迅速擦击。



        只一下,便听“咝啦”一声,几点耀眼的火花从火石边缘蹿出,正将紧挨的艾绒瞬时点燃!



        一见艾绒燃着,醒言赶紧将它凑到自己的布衣上——



        谢天谢地!幸好这古怪法宝里面的雪花,似乎只具六出之形,并不能真正融化为水;因此,现在他很容易就将道袍点着。



        “哈哈,那家周记杂货铺老板,果然没蒙我,这火镰果真物美价廉!”



        瞧着手中越燃越旺的道袍,醒言打定主意,今日若能脱离灾厄,以后四海堂中所有日常用品,只要周掌柜家有,便不去第二家买!



        只不过,欣喜之余,少年却又有些懊恼:



        “早知道,我今日就该多穿几层棉袄!”



        看手中布袍已经燃起了势,醒言便抬起头,准备招呼那位浑身冷战的少女过来取暖。只是,展眼看去,却发现居盈正一脸怪异的看着自己——



        “哎呀,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直到看见居盈古怪表情,一直光顾着高兴的四海堂主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只穿着上下两件内里衬衣;自己这胳膊大腿,此刻竟都在姑娘面前光溜着!



        一察觉到这般窘态,从没这样失态的少年立即手足无措,红着脸便要跟少女赔不是。却听对面少女说道:



        “醒言,你这样,不怕自己冻着么?”



        一听她这满怀关切的恳切话语,只着单薄内衣的四海堂主这才放下心来,略带些尴尬的招呼道:



        “不怕,我有练功。居盈你快过来取暖。”



        “嗯。”



        扶在冰墙旁的少女,闻言便袅袅走过来,和光着膀子的少年一起,围着地下这堆衣物燃成的篝火取暖。



        映着明亮的火光,原本脸色苍白的少女,这时又重泛起些鲜艳的血色。只是……



        “琼肜她们咋还不来找我们?”



        看着眼前这堆转眼就将燃尽的篝火,醒言心下不禁又有些焦急起来。看着眼前面色与雪花一样素白的少女,情急之际,又怪道起自己道袍来:



        “这袍服看起来宽大,却恁地不经烧!”



        他却忘了,平日自己还常常夸擅事堂发给的这袍子,穿起来既轻便又爽滑!



        眼前火堆转眼即尽,于是过得一阵,醒言上身已是精赤。



        过不得片刻,他的上着衬衣,转眼又化成一堆灰烬。



        望着少女不住颤抖的娇躯,现在身上只着片缕的少年堂主,故作夸张的喃喃道:



        “这、这已是我的极限了……”



        “醒言。”



        正胡言乱语时,忽听对面的少女叫了自己一声。



        “呃?何事?”



        “醒言……”



        短短这两字,对面的玉人,却呼得两遍;并且,轻呼之时,竟还似欲言又止,原本一片琼光的粉脸上,现在竟又泛出些血色。



        这番古怪情形,直看得醒言狐疑不已,心中暗暗惊道:



        “莫不是居盈她、已冻得神志有些不清了?”



        正胡思乱想间,却见对面的娇娃,伸出玉手,指了指两人之间余烟袅袅的火堆,又指了指她自己,然后却不置一词。



        “难道……?!”



        毕竟,醒言神志此时仍是万分清醒;见到居盈这样手势,如何不明白她的涵义!



        霎时间,少年脑中似乎又被重石猛击一下,“轰隆”一声巨响,只觉着全身血液,瞬时间全都冲到了脑门;整个面容,变得与琼肜妹妹的朱雀神刃一样火红!



        正在口干舌燥、怀疑自己刚才看错之时,却见咫尺之遥的女孩儿,脸上已丝毫没有甚凄怆怃然的神色。这时节,貌可倾城的少女,秋水般的明眸中已迷离起一层朦胧的春雾;琼葩玉蕊样的粉靥上,溢满了娇赧幸福,在漫天飞雪的映衬下,正是神光动人,俏艳如花!



        而就在疑真疑幻之间,这位雪凝琼貌的倾城少女,轻启玉珠点就的绛唇,对着面前十七岁的少年,半含羞涩的说道:



        “我、我却不愿自己解……”



        细若蚊吟的话语,却如洪钟大吕般撞击着少年的耳膜!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