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八卷 『雪影摇魂映清盟』 第二章 嫩蕊琼苞,微绽乱云深处

第八卷 『雪影摇魂映清盟』 第二章 嫩蕊琼苞,微绽乱云深处

        “呃?!琼肜这是要做什么?”



        见到她回复本来面貌,醒言心中大奇。



        要知道,对琼肜来说,除了说她**之外,最忌讳的便是她非人的原形。自从上得罗浮山之后,经醒言努力,小女孩儿似乎已经忘记了本来的身份。但为何今天,却又显现出自己羞怯的原形?



        正在少年心中纳闷之时,忽见琼肜化作的那只雪色异兽,四足下忽然缭绕起一阵白雾,然后,便见她向面前斜坡上飘然跃去。纵跃之间,飘飘摇摇,直似足不点地。此时,那几只雀兔,全都静了下来,眼光一齐随着琼肜敏捷的身影转动。



        待到了高坡上,这只小兽便横走到一处兀立的石岩上,弓着身子,前足踏在岩边,脑袋探出来朝下张望。



        见琼肜这模样,醒言心中忖道:



        “难不成是在和鸟兽玩攀岩?不过这石岩也挺高,倘若一失足摔下来,那可不是耍子!”



        他现在对这失足摔跌之事,正是心有余悸。



        就在他想到这儿、刚要出声提醒之时,却忽见那女娃儿,已纵身从石岩高高跃下!



        醒言凝目望去,正看得清楚,那头洋溢着神圣气息的雪色小兽,在跳下的过程中,正努力扑扇着胁下两只洁白如雪的翅羽,试图从高岩上飞腾下来。



        只可惜,她那还未丰满的羽翅,左右扑打得很不协调,整个身形在下降过程中,一直都摇摇晃晃,根本不可与鸟雀飞翔同日而语。于是,就在少年一声惊呼中,这琼琚般的幼兽便很不幸的跌了个嘴啃泥!



        见到这情形,醒言立时明白了这小丫头为何几天归来都是灰头土脸。见她摔落,醒言赶紧纵步奔出,急速跑到近前,将琼肜轻轻拉起——刚才她这头小小的幼兽,听到那声熟悉的惊呼后,便再顾不得熬痛,在一片光影纷乱中赶紧又变回原先模样。



        见有人奔来,那几只为琼肜加油鼓劲儿的雀兔,也一下子惊得四下逃散。



        此刻,这一脸尘灰的小丫头,浑顾不得抹去脸上沾着的草泥,在那儿低头垂首,手指不停绞动衣角,就像做了错事被大人逮住一样,在那儿惶恐不语,只等堂主哥哥发落。



        见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醒言既心急又心痛,哪里还故得上责她。现在,少年只顾扶着小琼肜的肩膀,一连声问她伤到哪处没有。



        见哥哥并不责怪自己,这紧张不安的小丫头顿时就觉得浑身疼痛起来。只见小琼肜指着自己腮帮子,泪汪汪跟哥哥说道:



        “刚才这儿着地了!呜~”



        醒言一看,那处果然沾满尘草;略一抹去,便发现颊上已然红肿。见得这狼狈模样,醒言赶紧带她到附近一处小溪旁清洗。



        待洗清面容,醒言便以少有的严肃口气问道:



        “琼肜,上次哥哥御剑飞天,差点掉下来摔死,你怎么还敢偷来这儿学飞?”



        见哥哥郑重的神色,小女娃儿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我、我也是心里着急!”



        “着急?”



        见小丫头似乎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醒言便觉得这事大有必要问清楚,然后才好打消她这危险的念头。



        盘问了半天,费去少年好多口水,最后这小丫头才忸怩的说出真正的原因。



        原来,这事还与盘问之人有关。自上次醒言练习御剑飞行摔下来,被一只大鹏鸟救了之后,小琼肜心底就十分不安,觉着自己也长着翅膀,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心中好生难过。于是,出身奇异的小女娃,便决定来这偏僻处练习飞行。那几只旁观的山鸟,正是她请来的飞行教练。



        可惜的是,无论她怎么用心努力,却还是飞不起来。最多,只是摔轻摔重的分别而已。而且,尤其让她感到郁闷的是,到现在为止,自己并不是越练越好、越摔越轻;比如今天,就是近几天来几十次练习中摔得最重的一次。



        “不想却恰被哥哥看到!”



        小女娃儿一脸怏怏,感到自己十分倒霉。



        听她这么一说,原本还有些生气的少年,却再也兴不起任何责怪的心思;质朴的心胸内,已是满腔的柔情。



        不知不觉间,少年已经半蹲下来,将少女揽到自己的面前:此刻那份怏怏的神情,看在少年眼中,却似乎比传说中倾城公主的绝美神态还要动人。



        “你又为何要这样挨痛吃苦!”



        自从琼肜千里寻上罗浮山,有惊无险的加入四海堂中之后,醒言已经很少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和她对答。平时,大都只把她当作一个可爱的小妹妹那样逗着哄着。原以为那样已经足够,到此时才知道自己竟是这么大意粗心。



        见哥哥突然这样温柔的对她,琼肜不知怎么,便觉得心里一下子好生欢喜,又好生难过;眼睛眨了两眨,那泪水儿便如珍珠般扑簌簌直落。



        只见小小少女抹着泪儿,哽咽着断续说道:



        “琼肜什么都不懂,只会给哥哥添麻烦……雪宜姊会给哥哥洗衣做饭,居盈姐姐又会写哥哥喜欢的诗文……只有琼肜什么忙都不上。呜~”



        谁能想到,这位平时似乎只爱玩闹的小丫头,小心眼儿里竟有这么多沉重。



        “琼肜,你却想错了。”



        “嗯?”



        泪眼朦胧的少女闻言有些诧异。



        “我问你,如果哥哥什么忙都帮不了你,那你还会不会对哥哥好?”



        “会呀!”



        “嗯,同样,即使琼肜什么忙都帮不了我,我也一样会对你好。我和你还有你雪宜姊、居盈姐,并不是谁对谁有用才相处在一起。这些道理,也许等你长大,就自然会明白。不过,有件事儿现在就要告诉你:”



        “在我心里,只要你每天都开开心心,就算对哥哥天大的好!”



        “嗯!我会对哥哥很好的!”



        醒言这番话,琼肜听得似懂非懂,却觉得非常开心;重重点了点头,又想起哥哥最后一句话,便赶紧手忙脚乱的擦抹起脸颊上的泪水。



        大致抹去泪痕,小琼肜还是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是不是说、即使琼肜再笨,又是妖怪,哥哥也会一直不嫌弃?”



        “嗯,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



        “对了琼肜,你怎么又忘记了?你是我张醒言的妹妹,可不是什么妖怪。以后这两个字不要再提起。说不定……”



        说到这儿,满腔温情的少年,看着眼前泪痕犹湿、兀自抽噎的娇小少女,一瞬间似乎浑身热血都沸腾起来:



        “妖怪?妖怪又怎地!我张醒言这辈子,说什么都会和她在一起!”



        想到这儿,少年忽的开口说道:



        “琼肜,我想明白了。”



        “嗯?想明白什么?”



        “我还是要练习御剑飞行!”



        少年心中,又浮现起上次赵无尘欺上门来的情景:



        “若是比赵无尘更强的恶徒,要来欺辱琼肜、雪宜,那我该怎么办?嗯,我只有趁现在有时间时好好修行;那次火云山下天师宗弟子林旭说得对,‘恃人之不攻,不如恃己之不可攻’;只有自己变得更强,才能保证她们不被人欺侮!”



        这一刻,过去的饶州少年、现在的上清堂主张醒言,终于前所未有的想通这一点:



        和居盈不同,琼肜雪宜二人把他当作唯一的依靠,满腹心思都放在他身上;既然这样,他就应该担起相应的责任,不让她们受到丝毫伤害。



        眼前还在使劲擦抹泪痕的小姑娘,又怎会了解少年这番心路转折;听说哥哥又要去练习御剑飞行,不禁大惊道:



        “哥哥,再等等呀!琼肜还没学会飞行呢!~”



        “呵~妹妹不必担心。这些天我已经想明白,上次遇险,全是因为我不够镇定,有些口诀理解也不够,只会飞起,不会着地。这一次,我要去找清溟师叔,把口诀要点再好好问清楚。”



        “噢!那我也一起去。”



        “没问题!”



        于是,这兄妹俩就踏上了归途。



        半路中,那位一直若有所思的少女,忽的出言问道:



        “哥哥,琼肜几天都飞不起来,是不是因为最近贪吃,肥着了?”



        闲话少叙;到了抱霞峰弘法殿中,访得清溟道长,醒言才知道自己那次试练御剑术有多冒险。



        清溟告诉他,上清宫中凡是有条件修习御剑术的门人弟子,都要先禀过所在殿观的师长,然后在他们的陪同下,一起去罗浮山中一处专门场所进行修习。



        “专门场所?”



        “不错。这御剑修练专门之所,便是罗浮山东南的积云谷。这积云谷经得我教某代前辈施设法阵,习练御剑时,若在谷外能飞一丈,则在谷内云团中只能飞出一寸,并且绝不可能飞出谷外。这样便可保得我教弟子安全无恙。”



        “飞天之事,又岂可儿戏?”



        听得清溟这么一说,醒言暗道晦气。若是早知有这样好去处,又何须吃那场惊吓?那次意外,几乎都让他断绝了飞天的念头。



        对于清溟道长,醒言也不隐瞒,便将上次御剑之事说了,然后顺便向清溟道长请教,倒底自己为何失败。



        听得醒言相问,清溟便告诉他,应是他与飞剑沟通还不完全娴熟;真正要随心所欲的御剑飞行,必须做到与飞剑形神相连。



        “不过,贫道倒觉着有些奇怪。按理说,第一次御剑飞行,绝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飞得又高又远……是不是因为你道力精纯深厚?不对,应该不是;毕竟张堂主入山时日还短——哦!”



        清溟随眼一瞥,似乎恍然大悟:



        “一定是这把古怪的剑器了!上次便见它灵气逼人……”



        清溟忽想起上次遭此剑捉弄之事,不禁有些老脸微红。



        于是,醒言便在清溟引领下,往那座刚刚提及的积云谷而去。那个小女娃儿,则一路小跑着颠颠跟在两人身后。



        到得积云谷,才发现这处巨大的空谷中,到处涌动着乳白的雾气,流转卷动,缭绕蒸腾,远远望去,果然便似堆积了大片的云朵。



        醒言望了望,正准备抬脚进去,却忽听见道旁一间小竹屋中,正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吆喝:



        “喂!等一下!这位小兄弟还没交造云费呢。”



        话音未落,便已从竹屋中转出一人。



        醒言闻言停步,转眼看去,正见一位鹤发童颜、葛衣芒鞋的老头儿,拿着一只半旧托盘正朝他走来。



        不管少年诧异,清溟道人见那老头儿过来,赶紧迎了上去,从袖中掏出十几文钱,叮叮当当落在那只沾满绿锈的铜盘里。



        等铜钱完全定住,那老头儿拿眼略略数过,然后便抖动着粉刷般浓密的白眉,满意的说道:



        “数目正好。你们可以进去了。”



        醒言正不明所以,却被心性方正的清溟一把拉过,认真说道:



        “这次入谷钱费,先从我弘法殿中出;回头再跟你四海堂结算。我们先走吧。”



        经过这笑呵呵的老头儿身旁,那个小女娃儿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停下来仰脸问道:



        “老爷爷,琼肜进去,哥哥要帮交多少钱啊?”



        “呃……”



        这俗家打扮的老头儿,刚才只顾收钱,倒真没注意这小女孩儿的样貌。经她一问,才记得低眉俯眼打量她一番,然后又抬手比了比,才道:



        “你嘛……儿童免费。”



        说着他便从铜盘里拨拉出几个铜子儿,弯腰递到少女手中,说道:



        “小孩子不要钱。这几文钱,就还给你买糖吃了。”



        “噢。”



        听得老头这话,琼肜小嘴儿立时嘟了起来,侮着脸儿悻悻走了进去。



        “那老者是什么人?”



        走出十数步,醒言忍不住问清溟。



        “你说那守谷老头儿?据说他也是我们上清宫的道士,道号飞阳。只是有些奇怪,咱上清近五六辈里,都没有飞、阳二字;而自取道号,又只有观天阁中的老前辈才可以。这飞阳老汉,一直说这谷中云气,是他每夜作法积得,因此谁要进谷使用,都要付给他几文辛苦钱才行——其实掌门师尊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反正他也上了年纪,就权当养老吧。”



        “哦,原来如此。”



        醒言倒觉得这飞阳老头挺有趣。



        闲言略过;且说等少年入得积云谷中,有清溟在旁指点,又能放心大胆的试炼,不到半天功夫,醒言御剑飞行之术便大有进步;尤其在操控灵剑方面,又有了更多心得。



        经得清溟指点,醒言才知道,这御剑飞行的姿势可以有许多种,最基本的,就是踏剑而飞。若功力精进后,又可不拘形态,坐卧皆可。



        另外,让少年印象颇深的一点是,据清溟道人说,这御剑飞行最难之处,便是“静极”、“动极”两个极端境界。静极,便是御剑悬停空中,如立平地;动极,便是瞬息千里,朝南溟而夕北海,亿万里之遥旦夕可至。



        清溟说,无论静极动极,都是人剑合一的无上境界。



        说到这里,清溟道人便满含敬佩的跟少年赞叹道:



        “醒言你上次也看到,我上清掌门师尊,御剑之术已渐臻静极的境地!”



        自打这日之后,醒言又费了二三十文钱,入积云谷练习得几次,最后,他终于能比较熟练的掌握御剑之术。自此以后,若非与琼肜等人同行,少年上下千鸟崖时便总是飞剑往来。



        只不过,经得积云谷中按部就班的练习之后,信心百倍的少年,却反而没能再像第一次尝试那样,在高天云空中迅疾的穿梭。眼前这说高不高的千鸟崖,对他来说目前也只能堪堪一次飞到。



        这怪现象,让醒言百思不得其解。



        不过,实践的次数多了之后,他已经积累了不少有用的经验心得。比如,每次御剑飞行前,都要检查一下随身贵重物品,特别要记得扎好钱囊——这可是他损失了数十文钱后得来的宝贵经验!



        在少年这样勤奋不辍的道法修行中,千鸟崖上的时光便如流水般悠然逝去。下得几场秋雨后,罗浮山中的天气,也一天比一天清凉。



        渐渐的,当在下山山道上碰到越来越多袍服各异的道人后,醒言才意识到,今年原始天尊诞辰那天的道门盛典“嘉元会”,再过十多天就要在罗浮山上清宫举行了。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