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小说 - 其他小说 - 仙路烟尘在线阅读 - 第六卷 『云飞剑舞雄千里』 第九章 仗剑从云,光耀三军旗鼓

第六卷 『云飞剑舞雄千里』 第九章 仗剑从云,光耀三军旗鼓

        含金精之妙质,耀火德之明辉。



        ——祢衡



        见到己方危势已解,鲍楚雄立即着手安排反击。一声招呼,立有十多位军卒替下盛横唐三人,开始围攻那位会使法术的妖汉。而盛横唐这三位天师宗法师,立即退到阵后,专心绘制必要符箓。



        毕竟,以剑御敌,并非天师宗法师所长。



        经得刚才一番战火燎天,人兽相博,虽然声势颇为吓人,但郡兵死伤其实并不严重。虽然那些猛兽来势汹汹,但这些官兵绝非赤手空拳的普通人可比,个个训练有素,又有利刃坚盾在手。这种情况下还不幸被猛兽厮咬至死之人,寥寥无几。而那场真正能带来灭顶之灾的大火,又被突如其来的及时雨一顿猛浇,现在只剩下几缕青烟,再也成不了气候。



        因而,虽然现在南海郡郡兵队形散乱不堪,受伤者也不少,但整支队伍并未伤筋动骨;待鲍楚雄一声令下,这些已憋得一肚子怒火的郡兵,便开始对密林前的匪兵发起全面攻击。



        面对官兵迅猛的攻势,这些早已是腿肚子转筋的大风寨匪人,连逃的时间都没有,只好各抄兵刃死命抵抗。临到性命攸关之时,这些自知血债累累的亡命匪徒,不知从身体哪块儿又冒出一股邪劲,一番挡砍,居然将如潮般的官兵攻势,堪堪挡了下来!



        火云山剿匪战事,已进入短兵相接的胶着状态。不过,在人数占优,又发狠攻打的郡兵面前,这些大风寨匪贼全面崩溃,也只是迟早间事。



        现在,盛横唐几人,已经制好必要攻击符箓,正在寻机往那位靛面怪汉身上招呼。



        只不过,这个长相鲁莽的长身巨汉,对这几位会使符咒的法师,竟似一直暗中防备,从不肯在一处停留,只将他那只宣花重斧舞得如疯如狂,一路奔蹿,专往人堆子里扎。而那些郡兵虽然人多势众,但在这巨汉势如疯虎的攻击下,反而施展不开手脚,只好任他在人群里左冲右突,一时竟拿他没办法。



        见此情形,盛横唐几人倒也不便施用符箓。毕竟,现在那巨汉专往人多处挤,所过之处又都被他搅得一团糟,可不比揭阳军营那专门空出来的校场。万一符咒失了准头,又或被那妖汉做啥手脚,误杀伤了官兵,那样反倒不美。



        不过,盛横唐他们也不怎么着急。因为那貌憨实智的巨汉虽然迫得他们不能下手,但毕竟这保命法子消耗极大;除非他是巨灵神仙转世,否则按这架势,恐怕是撑不多久。到了力竭之时,这头猛虎也就走到他的末路。



        现在,隐藏在火云山上空云阵后的雷音,一直在滚动低咆,就像是永不停歇的战鼓,在催动着这些地上的生灵彼此生死争锋。应和着天上的雷鼓,地上喊杀之声震天动地;矛刃锋牙噬吮而出的鲜血,正将脚下这片本就赤赭如火的土地,遍染上一层诡艳的腥红。而那西天不停闪耀的惨白电光,更把这剧烈动荡的血色土地,映得如同鬼域魔宫。



        不过,这样有如炼狱般的惨烈战斗,似乎并不需持续多久。那些负隅顽抗的匪寇,已渐渐抵挡不住,开始在郡兵的刀枪下成片倒下。



        对大多匪徒而言,即使现在有心逃蹿,他们身后遁入林中的后路也不复存在:



        不知不觉间,兵匪之间已是犬牙交错;大半匪徒身后的林木,已悄悄换成刀枪并举的军丁!



        也许只有在这时,才能显示出正规军卒与乌合之众的真正差别来。不用上司劳神大声吆喝铺排,这些郡兵便非常默契的结成组伍,将匪徒分割包围。每处或大或小的包围圈中,全都保持着对匪人的人数优势。



        因而,虽然这些悍匪靠着对死亡的恐惧,尽力展示着最后的疯狂;但瞧这架势,这些满手血腥的大风寨群盗,离他们的最后覆没,也只有一步之遥。



        这样的情形,自然也落在那位大风寨寨主眼中。这头杀人如同戏耍、内心早已麻木不仁的金毛虎,浑身第一次被寒彻入骨的浓重恐惧包围:



        “难道、今天便是我焦旺的死期?”



        “不,不会的!我还要再撑一会儿!”



        让鲍楚雄颇感奇怪的是,眼前这位显然大势已去的著名匪首,也不知被啥邪念支撑着,手中那柄乱舞的狼牙棒,竟一刻都没放缓的苗头。



        虽然对这厮恨之入骨,但同为武人的鲍楚雄,也不得不佩服他这份坚韧武力。



        在战阵之后,则听得盛横唐说道:



        “罢了,我等已不必再施放符箓了。就让官兵处置那汉子吧。”



        因为,现在场中那位巨汉横冲直撞的势头,已经减缓不少,脚下步履颇露蹒跚之态,显见已是气力不济了。这时盛横唐等人若是有心对付,自然不费吹灰之力。不过,现在这巨汉正是虎落平川,已不必再劳他们动手。若此时出手攻击,倒落下个乘人之危、暗中偷袭的话柄,这自是天师宗弟子不屑为的。



        就在所有郡军、天师教弟子都觉着大事已定之时,忽听得头顶上一直低低呜响的闷雷,猛然大作;一连串巨大的雷声轰鸣,震天动地,便似要将众人脚下的土地,给整个掀翻起来。不过,这样的异响也只持续了片刻,那雷声便又恢复了低沉的腔调。



        就在这时,那位擅使火符的天师宗弟子林旭,突然讶声叫道:



        “咦?怎突变得如此清凉?!”



        原来,就在刚才声声雷震之中,似乎就在一瞬间,林旭突然感觉到一种爽然若失的清凉之意——一直在火云山中徘徊的火炎之气,似乎就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丝火云山特有的炎气,即使在之前那样猛烈的暴雨之中,也只是稍稍减弱一两分!



        就在林旭惊讶出声不久,基本战场中所有人,都感觉到身周天地间的这份变化。只不过,这样的天变与先前暴雨不同,对战局并没太大影响:



        暑气一去,浑身爽快,郡兵攻得更猛;凉气一来,头脑清醒了许多,匪兵抵抗得更勤。两下一抵消,并没像先前那样出现此消彼长的局面。



        只不过,在这些人当中,却有几人面露喜色。那位正自勉力冲突的巨汉,感受到身周空气的变化,嘴角忽露出一丝笑意;立时,他身上似又凭空长出几分力气,又恢复了初时所向披靡的气势。



        另外一位喜上眉梢之人,则是那个一直奋力抵抗的金毛虎焦旺。和他交手的郡都尉鲍楚雄,还没见过像他这样将垂死挣扎进行得神采奕奕的家伙。



        而现在,这厮更似是捞着一根救命稻草,心中大喜若狂:



        “厉门主果然成功了!就快来救俺们了吧?”



        此念一转,这位一直不肯乖乖受死的悍匪,更是精神大振;手中狼牙棒一阵胡乱挥舞,倒把左臂受伤使不出全力的鲍楚雄,给生生逼退两步!



        正在鲍楚雄和天师教几人心中狐疑之时,耳中却突听得一阵尖厉的呼啸,正从高耸的火云山顶传来。抬眼觑去,发觉在那高高的火云山上,正有一溜红光,如流星赶月般朝山下这边猛扑而来!



        在低暗的云天下,这道疾速飞驰的火焰分外显眼,便似条分开层层云雾风澜的愤怒火龙,将一路阻挡自己的林叶掀向两旁。



        等再近些,天师教诸人看得分明,那道飞奔而来的火光,原来是一头急速奔腾的金钱豹;豹上端坐一人,背后披风正腾出条条火焰;被迎面而来的山风一掀,这火焰披风便高高飘起,将势如奔雷的豹骑,变成一条迅猛疾驰的火龙。而豹骑之人手上,则擎着一把宝剑,同样也正吞吐着丝丝鲜红的火焰。



        “不好,真正妖人来也!”



        林旭首先反应过来,立即祭起他的“爆炎飞剑”,直朝那飞奔而来的豹骑激射而去。



        见这火符飞剑电射而来,那豹上之人却夷然无惧,只将手中烈焰之剑在面前略旋了个圈儿,便将飞来的符剑轻轻粘连在剑尖。



        还没等林旭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便见自己那把符剑,已被豹骑怪人拨射而回,朝这边破空射来。



        目睹剑光飞来,林旭也颇为敏捷,赶紧朝旁一躲;然后便听轰然一声,再去看时,已见到身后三四丈开外的那棵大树,已被他的爆炎符剑炸成漫天木屑。



        这一声气势惊人的爆响,终于惊动了这个胶着的战场。几乎所有人,都看到那匹火焰豹骑的到来。顿时,焦旺与手下群匪,尽皆大声欢呼起来:



        “厉门主!厉门主!”



        这个挟风带火而来的厉门主,似乎对大风寨群匪有着巨大的魔力。见他到来,战场中原本已快是强弩之末的匪众,一下子就沸腾起来。这些斗志重燃的匪寇,竟然一鼓作气,朝周围的官兵反攻而去!



        林旭刚才放出的那道符剑,丝毫没能阻挡豹骑的迅猛来势。转眼间,这厉门主便已突入战场;手中剑、背后披风、胯下豹骑,正组合成一条肆虐无忌的火龙,在战场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火骑暴突之处,郡兵尽皆退避不迭,丝毫兴不起对抗之心;就连那骁勇的郡都尉鲍楚雄,在豹骑经过身周之时,也不自觉就退避三舍,不敢撄其锋芒——



        在这样所向披靡的纵横冲撞下,南海郡郡兵苦心经营的对敌分割包围之势,瞬即便告瓦解!



        目不交睫之间,这厉门主就驱散围困在那位靛面巨汉周围的军丁,两人汇合一处,一起傲视着战场中胆战心寒的官府军兵。



        直到这时,南海郡众人才终于有暇看清匪人口中这位“厉门主”的长相:



        赤发白面,隼目鹰鼻,颧骨高耸,棱角生硬;苍白的脸颊脖项上,绘着三四朵形状奇特的血红火焰;被火光一照,这些火纹宛若活物,分外诡异。和他旁边蓝面巨汉一样,这厉门主也甚为长大,罩一身皂色裙甲,两耳各挂一只杯口粗的金环。



        瞧这怪异的长相打扮,显然这两人都非汉人。



        那位靛颜巨汉喘息几下,然后便开口说话:



        “门主,那物事,到手了?”



        “嗯。”



        厉门主苍白脸上流露出一丝喜色。



        “摩兄弟,你呢?”



        “我没事。不过我曾见军中有面崭新的朱雀旗。然后便又不见。”



        “哦?”



        听到“朱雀”二字,那厉门主眉毛不禁一跳。



        “属下以为,刚才那暴雨,还有头顶雷声,恐怕都有古怪——这人能呼风唤雨,又专躲在暗处,恐怕不易对付。门主要小心。”



        见这素不多言的摩护法,竟一连串说出好句话,显见是忌惮非常。见此情形,素来心高气傲的厉门主心中也是暗暗警惕;不过口中却道:



        “这个我自晓得,赤岸不必替我担心。我厉阳牙行事向来谨慎,岂会被小人所乘?”



        原来,这两人中,白面隼目之人名叫厉阳牙,靛面巨汉呼作摩赤岸,似都是大有来历之人;听他俩这番对答,显是为火云山中某样重要物事而来,而且现在已经得手。



        略过这兄弟俩叙话不提,再说那剿匪诸人,见妖匪气焰大张,林旭、鲍楚雄几人顿时心急如焚。



        “擒贼擒王。如今之际,只有用符阵对付他!”



        见这横空而来的厉门主法力高强,寻常符箓怕是不起作用,林旭等人立即决定要合几人之力,用天师教威力强大的符阵对付他。



        此时,林旭、盛横唐、张云儿这几位法师,都已避在兵阵之后;前面兵士重重阻隔,将他们严密保护起来。在那法力高强的妖人面前,恐怕也只有这几位天师教的法师,才能和他一争高低。



        于这符阵,天师教三位同门之间已是默契非常。顷刻之间,便见有六朵符箓乘风扶摇而起,瞬即飞凌火焰豹骑的上空;其中五张符箓,排成五星形状,围着中间那张符箓回旋不止,发出或红或白的毫光。



        摩姓巨汉法宝已失,见这几张符箓来者不善,立时跳避一旁。厉阳牙则毫不退让,只默运法力,将剑器披风上的火焰催得更旺。



        转瞬之间,那不住盘旋的五星符箓,便在林旭、盛横唐的呼喝声中,化作一圈寒光烁烁的五角冰环;而在这寒光闪耀的冰环上,竟跳动燃灼着千百道鲜明的火焰——



        见着这冷热相随、冰火相生的奇景,场中无论兵匪,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紧张观看着这场难得一见的斗法。而这场斗法孰优孰劣,直接关系着己方是胜是败、是生是死!



        就在火焰冰环盘旋几圈之后,忽听张云儿娇喝一声:



        “缚!”



        话音刚落,那张处在垓心的符箓,瞬时便化作千万点青色的光华,如丝雨飞入花丛,消融到周围那圈寒冰火焰中去。顿时,这火焰冰环上便激发出千万道火焰冰气,红白相间,如藤蔓鬼手一般,张牙舞爪朝厉阳牙扑腾而去!



        面对这样古怪的符阵,厉阳牙也不敢怠慢,已用火焰将豹骑团团裹住。那千万条气势汹汹的冰火触手,一碰到厉阳牙身周的护身火团,就再也进不得分毫。



        天师宗的冰焰,与厉阳牙那团妖火,便开始两相争拒起来。



        在此紧要关头,林旭、盛横唐、张云儿三人,也都是神色凝重,口中不停念诵着神秘的咒语,催动十数丈开外那方“冰焰天牢缚魔阵”。



        在他们细密的咒语声中,那符阵中千百条散发着诡异美丽的冰焰触手,开始逐渐向眼前的火团进逼。



        半寸、一寸、两寸……在冰焰似乎能蚀骨化魂的侵袭之下,渐渐的,厉阳牙那团护身火焰便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被逼迫得不住向内退缩。



        不一会儿功夫,就在郡兵欣喜、匪众惊惧的目光中,那一人一豹已被冰焰光团牢牢裹缚在其中。就在这慢慢收缩的光团之外,仍有千万道鲜红透明的冰焰触手,在空中不停的飘飖摆动,离合着绚烂的冰火神光。



        看来,那豹骑上的白脸法师,已经抵挡不住天师教的神妙符阵,说不定就快要形神俱灭了。



        就在鲍楚雄喜形于色,焦旺、摩赤岸面如死灰之时,却忽听“轰”的一声,那个正在不停裹缚收缩的冰焰光团,却猛然炸开,碎成千万点缤纷的光雨,朝四下飞溅而去;退避不及之人,已被灼得发出骇人的惨叫!



        就在那光团崩裂之处,正有一道耀目的红光,从厉阳牙怀中冲天而起,直透云霄。在晦暗的云天下,这道赤红的光柱如此灿烂夺目,直让人不可逼视。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等众人反应过来之后,这道红色光柱已经消失无影。



        而阵后正在全力施为的林旭几人,就在那光团爆裂、红光冲天之时,胸口突如遭重石捶击,惨叫一声,齐齐吐出一大口鲜血。



        而侥幸化险为夷的厉阳牙,想着刚才的凶险,正是惊怒非常,立时便和摩赤岸呼喝着大风寨匪徒,朝官军这边冲杀而来。



        本来,厉阳牙那有如火龙一般的豹骑,官军便抵挡不住。现在这条火龙还被撸了逆鳞,更是凶猛异常,在战场之中纵横冲突,所向披靡,瞬即便瓦解了郡兵仅有的几处抵抗。



        到了此时,鲍楚雄麾下这一拨剿匪郡军,终于斗志全消,帜歪戈倒,开始朝后溃逃。



        而在乱军之中,斗法失败暂时丧失行动能力的三位天师宗弟子,也被郡兵教民或拽或扶,一起裹挟着逃离战场,朝西边的来路溃败而去。



        见官军溃退,焦旺这厮自是不肯放过乘人之危的机会,极力聚拢起手下一帮亡命之徒,跟在郡兵后面衔尾追击。这厮心中打的是这样的如意算盘:



        “趁着厉门主法力之威,这次一定要把鲍楚雄这混蛋打怕,下次就再也不敢来打搅老子生意……这可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的买卖,这次定要做牢实!”



        心中越想越美,焦旺这厮口中便更加卖力的吆喝起来:



        “弟兄们,这次一定要杀出俺们大风寨好汉的威风,杀得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不敢再来!”



        听他这一番鼓动,大风寨这群惯于捞好处的亡命徒,立马都狂呼鬼叫起来,跟在焦旺后面就往前猛冲。



        不过,包括他们智勇双全的寨主在内,这些还有劲儿追击的贼徒,在刚才的战斗中消耗甚大,饶是心中琢磨着奋勇追敌,可脚下还是有些不听使唤。再加上刚才战斗中已经被官军杀得死伤过半,因此上,虽然这群追兵群情激愤,喊杀震天,但其实也只有五六十人,稀稀拉拉跟在焦旺后面往前冲。听了他们震天响的喊杀恐吓声,再看看与之大不相称的追击速度,实在让人觉着这些匪徒口齿间的气力,要远远胜过足下。



        不过,虽然追兵乏力,官兵们也好不到哪儿去;因此这两拨人的头尾,还勉强能够接上。



        就在焦旺精神头十足的率众追击之时,那厉阳牙、摩赤岸二人,见官军败退,反倒没有冲在最前。



        这俩人刚才一合计,总觉着与其让人在暗中算计,不如现在就借势逼他现身,明刀明枪干上一仗,无论是胜是败,总之要得个说法。否则,以后这人一定是阴魂不散,反而麻烦得紧。



        不过,虽然打定主意要穷追猛打,但交换一下意见之后,这哥俩一致认定,这暗中之人甚是棘手,实不能轻举妄动;最稳妥之计,还是让这些似乎斗志昂扬的匪兵打头阵为妙;他俩只要在后压阵,静观其变就是了。



        且略过这二人筹划不提,再说正两相追逃的匪寇官兵。不到半柱香功夫,这两拨人便行出有三四里之遥。



        正追击间,那位追得正欢的匪首焦旺,忽然有些奇怪的发现,前面那片如潮般退却的败军,竟似乎在渐渐放慢了步伐,好像又想要重新开始聚拢阵形。



        “真是些不知死活的蠢货!刚才一阵还没被烧够?!”



        正在焦旺且骂且喜、奋力加快步伐之时,跟在他后面不远处的一位匪徒,猛然就见冲在最前的焦头领,毫无征兆的“咕咚”一声栽倒在地!然后,就顺着惯势叽里咕噜朝前滚去。



        “焦头领是不是被石头绊倒?”



        刚刚得出这个符合常识的解释,这匪兵就觉着有些不对劲:



        焦头领那**的身形,就像根不知弯曲的直木椽子,正在布满碎石的野地里朝前翻滚而去,好像丝毫不觉痛楚。



        正当左近匪徒觉着头领这一跤跌得诡异之时,这个就似滚地葫芦一般的金毛虎,已然滚到一匹白马蹄下——



        视线上移,此刻所有追击之人,全都清楚的看见,就在渐渐拢住阵形的郡兵之前,正有一人一马,如同海潮过后露出水面的礁岩,傲然挺立在战阵之前!



        而那端坐在雪色白马背上之人,浑身上下都笼罩在绚烂夺目的明黄光焰之中,远远望去,就如同金甲神人一般。千万道辉煌的光焰,蒸腾炫耀,如燃金霞;霞焰吞吐之间,又似与西边天际正不停闪耀的电光息息相应,就好似眼前这整个的昏天黑地,都在这霞耀电激之中震荡晃耀起来。



        “咚!……”



        已有几名匪徒,在这样的电光激荡中目眩神迷,一时竟毫无知觉的臃倒尘埃……